三级片导演?不,是艺术大师

于念慈 2018-05-24 23:59:57

提到何藩的名字,大家可能还有点陌生,但是由他导演的《我为卿狂》你肯定知道。

但你不知道的是,这位让叶玉卿“一脱成名”的男人,其实是中国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

Fan Ho,是西方摄影界记住的第一个中国名字。

看看这几张摄影作品是不是很熟悉?

《阴影》

《迷离阶梯》

《山坡图案》

此外,何藩不仅是导演,摄影师,还曾经扮演过唐僧

而作为演员,他的表演也是广受好评。

图片出自《西游记》(1966年)

所以说,何藩的一生真的可以用“神奇”来形容。

何藩出生于上海,后与父母移居香港,十三岁那年他收到一份父亲送的礼物,一部Brownie相机,从此迷上了摄影。

他用镜头精准记录下香港市井生活,他曾影响了无数人包括张艺谋。

他想成为导演,24岁加入邵氏电影公司。最初任场记,后转做演员,但多是配角。

1972年终于出任导演,但公司只让他拍情色片,在别人眼里他沦为三级片导演。

但何藩却说:“我拍过很多三级片,但我的摄影从未妥协过”。是的,他将三级片拍成了艺术。

何藩电影代表作

“何藩算得上是香港色情电影的文艺复兴人,其作品既有费里尼的情欲幻像,也富有莎士比亚剧作的因果循环。”

所以,影评人会说何藩的三级片每个镜头都富有哲学含义。

叶玉卿、陈玉莲、邱月清,这些女神在何藩的调教下千姿百媚,女体摄影活色天香,你从未看到一部情色片让人如此心生佩服,因为每个镜头都是摄影极品。

他拍的三级片是叫好又叫座,《夜激情》创下当年票房记录。

只可惜,世人看何藩觉得他精神分裂,你的摄影作品如此唯美,怎么还能拍出三级片?有人觉得费解、恶心。

但我觉得何藩令人敬佩,因为他懂得妥协,更懂得坚持。

为了实现导演梦,他忍气吞声拍了几十年三级片,却从未抱怨过,大师尚且如此,作为平凡人的我们感到汗颜。

最美中国藏在他的镜头里

何藩成长于香港,被誉为中国摄影界的“一代宗师”,也被誉为中国的布列松(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现代新闻摄影之父),总之,所有溢美之词用在何藩身上都不为过。

何藩一生拿过280多个国际摄影奖项,但何藩真正令人崇敬的地方,在于他对中国底层人民的关注,何藩钟情于小人物的喜怒哀乐。

因此,在他的镜头下藏着中国最真实的样子,每一个中国人在看完他的作品都会找到共鸣与情感释放。

何藩做的就是老百姓的艺术。

著名导演吴宇森在为何藩摄影集作序时写道——

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重见人类间的温馨,善良,美丽和单纯人去留影,不带走一片云,却是潇洒地留下绚烂的剪影⋯

所以,很多人说看到何藩作品会感到亲切,就仿佛自己家中的爷爷奶奶一样,很温馨自然。

比如这幅《午后闲聊》在香港中环街市拍摄。

“我喜欢日落前这段时间,这样我可以获得长长的影子,我觉得影子比物体本身更吸引我,有一种神秘感。”

何藩的拍摄方式很特别:当我发现我的主题人物后,我会跟随他到我认为无论地点、光线,气氛都和我意时,便拍下我的照片。

就像1960的《后巷》,这条巷子可以看到玩耍或做功课的孩子,挑夫等。

何藩的作品不仅能看到传统中国家庭的礼让与亲密,更能看到中国人骨子里的拼搏,用现在话讲就是草根精神。

何藩很喜欢海明威的那句名言“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他认为周围的香港人就是有这种拼搏精神,有着为生活奋斗绝不言败的决心。

“50、60 年代有句民谣‘鬼叫你穷啊,顶硬上啊’就是说谁叫你穷啊,咬紧牙关去力争上游。对于这种草根精神,我当时很感动,想要去歌颂他们”。

何藩有很多作品都是在香港的中环街市拍摄的,他在中环、西环、上环、湾仔等地寻找素材。

比如,清晨的早市,一个小女孩在卖菜,目光无神,若有所思。

1954年拍摄的《夜幕降临》是何藩最中意的作品。

“我找到了这个地方,去过很多天。手推车,一个回家的男人。煌煌大厦,波涛拍岸,深处无声,低角度的光线,这是我的决定时刻,简直太神奇了!”

还有戴头巾的少女,双手托腮,眼中略带绝望,与建筑工地上的劳工们幻影交叠。

这些穷街陋巷被何藩称为The Living Theater,即人生舞台。

前文提到,何藩的镜头富有哲学意蕴,“我对中下层的民众很同情,特别喜欢关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就是直觉。可能我受到《悲惨世界》和狄更斯小说影响吧。”

不过何藩的作品也不是全有褒奖,也有艺术家称这些作品不过是“泥中木舟”的样板。

但当年确实感动了不少老百姓,很多游客就是被何藩的黑白照吸引而来,旅游局还因此给他发了一个奖,可见其作品的魅力所在。

我拍过很多三级片,但每部都是艺术品

虽然何藩贵为摄影大师,但他一辈子最耗费精力的事还是拍电影,更令人称奇的是,他拍的电影多为三级片。

何藩非常喜欢电影,他可以付出所有,为此他先是在片场打杂工,而后参演一些小角色,比如后来演了唐僧,终于有机会拍电影时公司却只让他拍色情片。

和何藩工作过的人都说,从来没见过脾气这么好的导演,他从不发火,温温吞吞,公司给什么拍什么,一到了现场,他就活着。

写到这,我忽然想到张国荣主演的那部《色情男女》,一个满怀斗志的导演得不到重用,只能靠拍色情片勉强养活自己。

这样的剧情似乎和何藩的事业轨迹一样挫折,但何藩摄影大师的身份让他在拍片时多了更多顾虑。

《色情男女》中张国荣的台词正是何藩的心声。

太多人在说风凉话了,更不要说观众看色情片只寻求感官刺激,这对于想表达更多情感的何藩来说是毁灭性打击。

香港那时候是金钱挂帅,票房为主,我的衣食父母是票房,一个艺术工作者,没有创作自由如同行尸走肉,让我去拍风月片简直是屈辱。

看完《色情男女》的观众可以脑补出何藩在拍片现场遇到的各种阻碍。

何藩的“曲线救国”坚持了几十年,想想我们生活中为了梦想不肯折腰,贵为摄影大师的何藩为我们好好上了一课。

我最佩服何藩的真诚,先不要说他高超的摄影技巧,即便他在拍三级片,他内心依然清澈见底。

我所表达的都是真实的自我,是真正出于我的內心的。
年轻时的何藩

为了自己的赤子之心,何藩不仅咬紧牙根拍色情片,还在年逾半百,老眼昏花时自学Photoshop。

在香港时他有自己的黑房,但是移居美国后,由于身体原因医生不让他进黑房,因为黑房会损害眼睛,为了能继续拍照片,何藩开始自学Photoshop,一学就是十年。

说来真是惭愧,我们曾经有过那么多梦想,但为了它“活到老,学到老”的真是少。

这份赤子之心在何藩拍摄色情片时转变为一种创作态度,我可以拍色情片,但我有自己的底线,这个底线就是何藩的美学追求。

何藩镜头下的三级片,色而不淫,美轮美奂。

虽然情节老套,但何藩却运用光影征服了不少影迷。他一手捧红了叶玉卿,在他的电影中一脱成名。

毫不夸张地说,看何藩的情色片简直就是享受,因为他拍裸体太美了!

在《我为卿狂》中他拍盘根交错,玉体横流的画面,何藩利用他摄影中的重叠技术进行二次修饰。

重叠画面出现不止一次,还有用艺伎混合的镜头,充满异域风情。

何藩不愧是“光影大师”,吻戏拍得也是意乱情迷,精致的打光让人陶醉。

通过何藩影像的修饰,叶玉卿的身体也有了不一样的美,闪耀的光线下宛若女神出浴。

一部三级片能有这样的精心雕琢,厉害啊。

一方面,何藩像一座神,因为他的艺术才华确实令人折服,但我更喜欢他作为一个人时,闪现的那种魅力。

为了拥有这种魅力,何藩与我们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但即便他年纪大了步履蹒跚,却仍然像一个精神抖擞的小伙子一样拼搏,就像他镜头下那些挑夫、车夫一样动情。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蝉创意,请勿随意转载!!

于念慈
作者于念慈
97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36 条

查看更多回应(36) 添加回应

于念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