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叠置平面,“消灭”剖面?

HY 2018-05-17 09:22:58

Mapping/Planning? Cross Sectioning? Longitudinal Sectioning?

Notes of Sectionings

我曾经有段时间走火入魔了,想要用layering的方式追求“极致”的异质性。既然是极致的,那就要尽量多地罗列。于是乎,对一个物体分层的方式无非就三种,那就是平面(plan)、纵剖面(longitudinal section)、横剖面(cross section)。所以我在三个方向上都进行layering,那一定能达到最“极致”的异质性……

经过简单地实验,结果呢?显然画不出来。甚至还会画出矛盾的情况来。其实只要在plan、cross section或longitudinal section中任意选择一个方向进行叠层就可以“决定”一个建筑了。 所以一旦选择了一个方向,另外两个方向就只能看着,“干着急”。

而这三个方向中,显然先排除的是longitudinal section,因为要画出它,代表你对整体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把握,所以一开始就画的话难度太高。

Cross section是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在河岸这种单层的斜面中。但是在画cross section的时候,因为不方便叠置,所以画A的时候顾不上B,画B的时候顾不上A。而且如果体量不是一个长条形,那就面临跟longitudinal section一样的问题。

Planning其实是最好的选择。因为planning天然地可以叠置着理解,同时平面上的各个物体都具有极大的自由度(异质性的保证)。唯一的问题就是要找到在planning中表示sectioning的办法。

HY:

我随便画了一个示意图哈,这就是一条倾斜的河岸,我们要进一步设计它。那么一个最通常的思路就是先罗列想要的特殊剖面,再loft起来。就像我在sector 5.0里面的图表示的那样。

异质截面的loft

但是现在我们不要剖面,于是我用蓝线代表最底下一个不确定标高的一个layer,用-1表示,仅仅就是说蓝色画的东西都是最底层而已。同理,黑色是0,代表中间层,红色是1,代表最上面一层。

然后我们用不同颜色的笔来画的线就代表不同层的东西。就开始设计了。

我觉得这么设计的话有一种强烈的整体性。因为用异质剖面loft的形式的话,我会“乱”罗列一些可能的剖面,但是这么从层叠平面上直接进行设计的话,就可以想象出整体的剖面复杂性。

这个表示方法就类似于中国古建把屋顶平面直接投影到一层平面上。但是用到设计上就不一样了。就很类似康斯坦特的透明楼板的效果,直接可以看到上下层的对应关系,而这种对应关系的处理,就是“剖面”了。

于是我们就玩大一点试试。先试试教科书,萨伏伊别墅。

The Superimposition of Villa Savoye

The Superimposition of Villa Savoye

当然也可以看两两之间的关系。

实际上这种层叠超过三层基本就会失效。所以其实保持图的简洁挺重要的。就像康斯坦特的透明楼板中一样。

The Superimposed View of Red Sector

The Superimposed View of the Sector Interior

The Superimposed View of the Hague

库哈斯的设计中superimposition of planning才是本体,sectioning只是用来事后展示的,而不是生成的。

本体,Netherlands Embassy, OMA

展示性的unfolded section,Netherlands Embassy, OMA

其中最典型的叠置平面主要就是用来处理“移动中庭”。事实上这种中庭边界极不完整。基本是通过切分平面。

Two Library, Jussieu, OMA

当面对与老库类似的方形体量的时候,扎姑也没辙了。也玩起了移动中庭。

42nd Street Hotel, Zaha Hadid

但面对条形体量时,哈迪德建筑中planning的叠置是可以承载自由异质性的。

Bibliotheque Nationale du Quebec, Zaha Hadid

相比于superimposed planning这种思考方式,juxtaposed sectioning的思考方式也特别常见,但这种方式跟sectioning本身具有的特点一样,就是除了直接的the extrusion of sectioning,你想象不出其它任何空间,因为sectioning的思考方式本身就是paranoid,断裂的、狭隘的。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这个,

Il giardino dei passi perduti, Peter Eisenman

它的放大版本就是这个,

The City of Culture of Galicia, Peter Eisenman

可以看到即使正中间的通道,也是被trim出来的,也就是说,在sectioning的罗列阶段,根本没考虑到通道这回事。事实上,不论小的还是大的,都没有多少真正的“活动空间”,仅仅是造了一座山。而且考虑到sectioning的连续性,整个空间最后基本等于没变化,等同于把一个本质的“M”给extrude了。

Lofting of Sectioning本身是无法承载异质性的,无法自由罗列。因为一旦真正自由罗列就会直接变成带状构成,如同库哈斯Parc de la Villette中的layering一样。

The Sectioning of Parc de la Villette, OMA

我自己曾经玩过这么一个把戏。

Street Wave, HY, LC, YM, FZ

实际上这种东西就类似之前说的,直接在一个街道长度的longitudinal section上进行罗列。而这跟https://www.douban.com/note/642040158/ 中提到的“立剖面”是一回事,等同于只有一个物体宽度的平面。

上下两层坡面γ与β构件的叠置,HY

取建筑语法中诸多β构件的平面形式,最终得出的superimposition。

β构件的平面形式叠置,HY

1 新的建筑讨论:康斯坦特·民居与纪念碑 https://www.douban.com/note/582745715/ 2 图学作为一种纲领 https://www.douban.com/note/586066267/ 3 作为肌理的建筑学 https://www.douban.com/note/638554908/ 4 空间虚线与层次 https://www.douban.com/note/638680177/ 5 图学概念与成品的误差 https://www.douban.com/note/638687455/ 6 轨迹、位置 https://www.douban.com/note/638818337/ 7 关于倾斜 https://www.douban.com/note/640714910/ 8 放射线 同心圆 网格 https://www.douban.com/note/641926006/ 9 负空间中的“正空间” https://www.douban.com/note/667326488/ 10 叠置平面,“消灭”剖面? http://www.douban.com/note/669878274/ 11 建筑是否应该“能动”? https://www.douban.com/note/676447364/ 12 关于尺度比例 https://www.douban.com/note/697029047/

HY
作者HY
38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H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