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睡是种莫名其妙的骄傲

白眼 2018-05-16 02:53:42

今天晚上算是完了。

初明合上笔记本电脑,瘫坐到沙发上。外面闹了一阵后暗了下去,是旁边的建筑工地收工了,正好是晚上十点。

初明熟悉这个工地的作息时间。

白天,工地开工后会吵醒昏睡中的她,她再也无法入睡,但也不急着起床,只是下意识地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这个时候手机上的时间一般是七点左右。晚上,工地收工后初明才会意识到外面已经很暗,屋子里也安静得出奇,而她漫长的等候才刚刚开始。

这样的日子难以一时算清过了多久,工地是什么时候开工又会在什么时候完工,初明当然也无从可知。

本来,这个夜晚对她来说也是有些难熬,然而终究还算过得去的又一个重复,但是,事情却发生了变化,初明有了不好的发现。

这个发现在当时的初明看来足以摧毁她所有正面情绪,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种摧毁竟然可以持续很久,甚至直到多年以后,都还没有恢复的迹象。

所谓“不好的发现”,其实只是一段聊天记录。

初明一直有查罗鲨手机聊天记录的习惯,这是一个让初明感觉耻辱的习惯,但她收不了手。罗鲨知道初明有这个习惯,但也无可奈何,因为这个习惯还是他当初传染给她的。

罗鲨是初明的男友,他说自己叫罗鲨是因为母亲在生下他之前几次梦到一头非常英俊的鲨鱼。鲨鱼如何会是英俊的,这个问题罗鲨也没解释清楚过。

这是他身上唯一浪漫的成分。

现实生活中他是普通而真实的,如果人也可以像衣服一样分各种款式,有正装、运动装、时装,那罗鲨就仅仅是基本款,没有特别设计的那种衣服,大多数时候穿出去不会错,因为不引人诧异。他就是那种发表观点的时候众人都齐声说“就是这样”的人,没有人会讨厌他。

两人刚恋爱的时候,罗鲨非常紧张,也可以说是警惕,老是害怕初明会和其他男人有染,正常的朋友间的交往也常常引得他醋劲大发。也许在罗鲨内心深处,是感到自己配不上初明的。

所以一开始是罗鲨喜欢查看初明的聊天记录。

按照初明的理智出发,这种事她是肯定不会同意的,然而因为还在热恋阶段,她很爱这样新鲜的罗鲨,比起她那前男友放任不在意的冷淡,罗鲨的霸道专横,罗鲨对于她个人世界的过多干涉,反而还显得有些孩子般的可爱。

于是她也放松了警惕,纵容他去看,仿佛让罗鲨去看她的聊天记录,就是在欣赏他是如何爱她一样。而罗鲨在那个时候,为了印证他所说的两个人之间应该“一切透明、一切坦诚”,也主动让初明去看他的聊天记录。

在那一段日子里,两个人谁也没有发现对方有什么问题,聊天记录里偶尔出现的向他人夸耀自己另一半的对话,还成为两人甜蜜的契机。

当然慢慢地,初明越来越多地在罗鲨的聊天记录中发现问题。比如有一次,罗鲨和他一位异性朋友聊天,那个女人问他和初明相处得怎样,他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就那样,还是和你们一起好玩”。

首先是“就那样”,让初明想不通,难道你和我在一起很平常很平淡吗?什么叫“就那样”?我们难道不应该是特殊的一对吗?

是的,初明也和所有恋爱中的人一样,犯了同一个错误,就是总觉得自己的恋爱是特别的,自己和另一半这种结合,是特别的,不能是一句“就那样”打发了的,“就那样”只能属于勉强的爱情关系,特别的爱情关系,不可能是“就那样”。

其次,初明也感到,“还是和你们一起好玩”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是罗鲨在向那个女人传递他对她有好感的信号,虽然他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但是在这句话里,她初明就成了一个非常不重要的,甚至是无趣的存在,而“你们”以及那个女人才是罗鲨喜爱的、留恋的。

这样的“问题”初明发现了很多。

但都是些不大不小的问题,让人失落但还不至于伤心,也没有违背什么恋爱的底线原则。所以每次初明拿这些聊天记录向罗鲨问责的时候,罗鲨总能用几句蜜语甜言让她平息,时间一久她也不再介意,只是更加频繁地去查看他的聊天记录。

看得久了,初明的心中就形成了一些固定关注的对象,只要罗鲨的联系人里面出现这些对象,她就必然会去查看他们的对话,这其中就有罗鲨的前女友。

罗鲨的前女友叫何绮。

何绮和罗鲨是大学同学,在一起三年多,毕业的时候何绮认为该结婚了,罗鲨却各种推诿,摇摆不定。何绮在家人的胁迫下选择先出国读硕士,罗鲨选择在本地工作,异地万里让两个人都对感情没有把握,只能分手。

这些情况是罗鲨谨慎地透露的。

关于何绮,罗鲨讲得很少,从来都只是在初明的追问下说个大概,却从不讲细节。初明一开始也没拿何绮当回事,倒不是她大方,而是她过分相信了自己的魅力。

她看过何绮的照片,认为自己比她漂亮,而且罗鲨同何绮在一起之前,就认识初明,对初明示过好,只是当时的初明拒绝了罗鲨。所以在初明心里面,一直都有“要是当初我和他好了,还有你什么事”这样的想法,她也认为自己和罗鲨在一起,对罗鲨来说是个更好的开始。

但是后来,初明通过聊天记录发现,罗鲨对何绮的感情并不是那么轻描淡写。

他和何绮还有联系,虽然谈话内容无非就是问候寒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聊天过程中总是罗鲨比较热情主动,何绮则显得冷淡矜持。

这种反差让初明不怎么舒服,而每次罗鲨给出的解释都是诸如“我就是个热情主动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类的,把他对何绮的态度普遍化,好像何绮也只是他诸多朋友中的一位而已,让初明虽然不舒服,终究是不好再多发作。

不发作是不发作,敏感却是越来越敏感了。

罗鲨和何绮有联系但却很少,往往几个月才会有一次,每出现一次就会引起初明的高度关注,每一次联系不管内容是多么清淡,也都会引起初明同罗鲨的争吵。

但现在看来,那些问题,那些争吵,实际上都是非常边缘的,也就是没有触及到什么核心问题,吵过之后,初明仍然认为罗鲨是爱她的,他们仍然可以在一起,虽然她不是特别坚定,但总归觉得日子还是过得下去,还是有让她笑出来的时候。

只是这一次的发现,这一次“不好的发现”,触及到了核心问题——那个恋爱中的女人们都关心的问题。

聊天记录已经是上周的了。

初明首先是在罗鲨的“最近联系人”里看到了何绮,她立即点开看记录,却是空白的。这之前,罗鲨和何绮的聊天记录都没有被删除,这是第一次。初明看到空白的记录页,只能作罢,同时心里也隐隐有些庆幸,她不愿意承认,删除记录本身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二十分钟之后,初明查到了一个可能能还原聊天记录的办法,她试了试,果然奏效,于是她有了“不好的发现”。

一开始罗鲨同何绮的聊天还是仅限于寒暄问候,但后面因为对于某一首怀旧歌曲的讨论,两人开始聊起从前。

起头的是罗鲨,他不但聊起从前,还急迫地谈到了现在对于何绮的想念与不舍,并且还有一句非常老套的告白:“我想我再没有像喜欢你那样喜欢一个人了”,而何绮对于罗鲨同初明关系的追问,则被罗鲨避而不谈,用令人肉麻的告白遮掩了过去。

在这段对话里,罗鲨向前女友告解了爱恋,并且没有承认现女友初明的地位。

初明感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这种难过与其说是因为对罗鲨的感情,不如说是因为痛恨自己输给了自认为不如自己的人。

初明认为何绮不如自己的,不仅仅是外表,根据罗鲨零零碎碎的透露,初明也能大概描画何绮是一个怎样的人,单纯而简单,很会做饭但不怎么开玩笑,基本上算是一个无趣的女人,从她照片上那中规中矩的穿着和拘谨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最让初明瞧不起的,是何绮社交网站上的动态,不是转发心灵鸡汤似的文字,就是发一些吃饭游玩的图片,没有新意也没有内涵。

而她秦初明,不仅长得好看,在这好看中,还带着一股聪明劲。初明受过良好的教育,处事说话懂得分寸而又不失个性与风趣,她读先秦诸子,也读萨特、加缪,她想她思考过的问题,她的思想到达过的地方,何绮几辈子也理解不了。

从实用的角度来讲,正在创业的罗鲨,需要的也应该是初明这样的女人。

罗鲨是在初明的鼓励下辞去原有工作选择创业的,每一次艰难与关键的时刻,都是初明在罗鲨背后出谋划策。待人接物、识人用人,甚至是公司管理,初明都能给上意见。到后来,罗鲨事事都要请教初明。

公司的员工虽然知道初明和罗鲨还没结婚,却都爱称她为“老板娘”。初明也自认为,自己扮演的幕后角色,比之北宋苏轼的亡妻王弗亦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初明没有任何野心,她没有得到任何实际的利益,也没有想过要得到。

初明不明白,罗鲨为什么还对那位他当初不愿意娶回家的何绮念念不忘。

电脑上的聊天记录翻来覆去在她脑子里重复,事情的严重程度在一遍遍放大,她甚至悲观地想到,罗鲨也许从来就没爱过她,她只是一个适合搭伙过生活的光鲜的伙伴。

她决定就此分手。

分手这个念头,其实并不是头一次在初明的脑子里闪现。前前后后各种关于罗鲨的发现,虽然都被他辩解了过去,但初明并不是一个好骗的女人,某些事她心知肚明,但她的性格折磨着她,让她无法就此罢手。她太好胜了,在感情中也像是战场上的将军,操戈向前为的是虚幻的胜利。

初明明白,罗鲨的心,终究是没办法长时间地集中在某一个人身上的,除了何绮,罗鲨表达好感的对象并不少,而且都以一种难以让人定性却始终让人不舒服的方式进行,就好像打了你一巴掌却说是在拍蚊子,那蚊子究竟存在与否鬼才知道。

这让初明感到憋屈,也意识到罗鲨的狡猾与世故,她不得不承认,在男女关系这方面,罗鲨是个能手,能手也就意味着是个老手,老手也就意味着,那什么,玩过的女人不少。

虽然想着要分手,初明并不是就此放下了,她还想听听罗鲨将如何辩解,即使要分手,也要清清楚楚地分手才对。

晚上十点对于初明来讲是“很早”。

这个“很早”是按照还有多久能见到罗鲨来算的。罗鲨公司的业务一般要进行到深夜,他常常是凌晨三四点才回家,一天二十四小时初明能见到他的时间往往不超过两小时。这种节奏初明适应得很痛苦,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要知道,懂事的女友不是天生的,是扮演的。

初明扮演得难受,但她自以为当下非常爱罗鲨,完全离不开他,所以也只有忍受着,憋不住的时候就发发小脾气让罗鲨哄一哄,就像是在游戏中,给人物补血的药品有限,就只有等到血剩得很少的时候补一补,初明知道男人的疼爱就像是这补血的药,可不能肆无忌惮地用。

没有办法找罗鲨马上对质,初明只有保留了那份聊天记录,合上电脑坐到沙发上等罗鲨回家,她打开电视调来调去,但电视里放着什么她一点也看不进去。

她想着等会怎么同罗鲨讲,真分手了,自己到哪里去(房子是罗鲨的),她甚至想到了自己的年纪,29岁,这样年纪的女人恢复单身,在中国将迎来很大的压力,父母的急躁暂且不说,各路亲朋好友也会格外“关心”起你来。

小初明一岁的表妹唐苏,因为还是单身,被家里安排了多次荒唐的相亲,逢年过节也总是成为长辈们必谈的核心话题,这些人关心唐苏的程度到了恨不能替她恋爱、替她结婚的地步。

想到这些,初明的难过转变成了烦躁,她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一根接一根。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楼梯间响起了脚步声,立即掐灭了手中的烟,并且合上眼睛假装自己是在沙发上看电视睡着了。

她觉得必须要罗鲨来喊醒假寐的她,这个过场是她进行接下来谈话的必须要的缓冲,以及莫名其妙的骄傲。

白眼
作者白眼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白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