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的数学家

陈毓秀 2018-05-11 11:53:34

温州的数学家是真心多,不过很多人将其归为浙东学派和经商文化的功劳,这都是扯淡,很多温州人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最后都会扯到这上面,就像一切都是时臣的错一样,这样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母猪为什么会生下秃驴也会是事功学派干的好事。 一个温州人,言必提及浙东学派绝对是出于装逼心理,然而作为一个日常生活里根本不会出现的冷门人物,如果不是初中教科书提及鬼才知道原来祖上有这号人物,而且从古至今姿势分子与普通人都是非常脱节的,学院里的人物怎么可能对市井造成如此深远的影响。 更何况温州的数学家群体是十九世纪后期才开始涌现的,之前温州并没有这样浓郁的数学文化,至于温州的经商热情是1974年以后的事情,之前比不上浙北那一块,而且纯粹数学学理研究跟经商管理之间的差别也是非常大的,商人家庭对学术感兴趣的话明显更可能去选择经济学,然后是医学,最后是艺术,就像今天温州的很多富二代一样。 真正原因是两个:地理上的先发优势和经济发达带来的教育优势。大象工会有篇文章指出江浙沪的智商优势就是靠教育堆出来的,吴语籍的院士多也是因为沿海,西方学术先登陆,引起西学比内陆早,经济好因此比内陆有钱折腾教育,日积月累下优势越来越大。 温州数学家多要放在这个背景下理解,当时整个吴语地区西学家都很多,只是温州人主攻的是数学。至于为什么偏偏是数学,这要归功于黎应南和孙诒让先生的功劳,前者是传统数学家李锐的弟子,在1830年代来温州平阳当知县,在本地掀起了算学热,种下了种子。但这一热潮的出现也不是温州特有的,当时朴学被越来越多人质疑,主张经世致用的学问在整个大清朝呼声越来越高,平阳的算学热是时代的产物。 后者是以前温州最富也最有文化底蕴的瑞安县的世家子,于1895年发起在瑞安创办了中国近代最早的数学专科学校之一的“瑞安学计馆”,培养了大批人才,温州最早的数学家不是平阳人就是瑞安人,然后蔓延到其他县。 作为世家子,孙诒让先生算是叶适的直接传人,这可能是唯一能与事功学派挂上关系的地方,不过他也是19世纪初经世学派的继承者。他看上了数学可能只是一个偶然,如果当初他办的是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学校,今天温州就是生物学家之乡之类了吧。但这也说不定,因为当时温州很穷,我是说比吴语地区其他地方穷(现在其实也是),物生化都要花很多钱,数学就廉价多了,我怀疑温州数学家出的多很可能也是因为研究这玩意成本便宜。 可惜今天的温州基础与高等教育都是渣渣,温州人有钱就拔吊跑路,我们高中跟浙北学校进行联考的时候,其他差不多,数学分数普遍低很多,赶脚温州教育界的数学传统要完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啊,真是有辱野兽先辈(迫真)(棒读)

陈毓秀
作者陈毓秀
185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陈毓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