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纽约《Interview》王家卫专访梁朝伟

洛飖 2018-05-06 15:06:35

我们本来约在晚上11点碰面,但伟仔把时间改在了9点。他最近早睡早起做运动。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梁朝伟:不拍戏的时候,他总是在为下一个角色做准备。——王家卫 采访时间:2005.8.25,星期二 采访地点:香港铜锣湾岳飞餐室(开平道1号地下)

图片版:(翻译下拉)

王家卫:你从小就养成这样的习惯吗? 梁朝伟:我是在六七十年代长大的,家境不是很富裕,没有太多东西玩。除了去电影院看电影,我常做运动,打羽毛球,在街上骑单车。 王家卫:我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发现所有你喜欢做的体育运动,像慢跑和骑自行车,都是一个人的运动。我想说的是,我从没听说过你玩踢足球之类的。 梁朝伟:我很怕人多,会很紧张,我也不打篮球。 王家卫:所以你喜欢一个人的运动。那你又演戏?强迫自己跟很多人打交道,要跟整个团队协作? 梁朝伟:那不一样。演戏的时候我就不再是我自己;我变成了其他人。我能把我的感情宣泄出来。所以我爱演戏。 王家卫:我们都知道你和周星弛,就是导《功夫》的那个,你们小时侯的故事,拍八毫米电影,还扮演李小龙。 梁朝伟:那时侯喜欢演戏的是他不是我,他真的很喜欢演戏。 王家卫:(笑)但我听说总是你扮演主角,他演反派。 梁朝伟:正好反过来,我是反派,他才是主角。 王家卫:周星弛跟你说的不一样,他说那部摄录机是你的,所以他只好演反派,而且每场戏中死掉的那个都是他。 梁朝伟:这中间肯定有些要…… 王家卫:澄清? 梁朝伟:对啊。摄录机是他的,电影也是他的,是他想拍的。

王家卫:你们都是从TVB开始发展的,当时是香港最大的电视台,你们参加他们的演员训练班。报考的时候竞争激烈吗? 梁朝伟:七十年代是电视业的繁荣期,我们很多著名的电影人,像徐克、许鞍华、杜琪峰都是从电视业开始发展。去电视台工作对很多年轻人来说都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职业上的选择,周润发、周星弛和我都是从TVB训练班毕业。我之前从没想过做一个专业演员,是周星弛鼓动我,他跟我说很多训练班的事。我还记得大概有6000多人报考,只有60人被录取。课程有一年。竞争很激烈。我想最后大概只有30个人毕业。

王家卫:很快你就成为香港最当红的小生,人们狂赞你是最有潜力的年轻演员之一,你跟很多大导演拍电影,像吴宇森,侯孝贤,还跟周润发演对手戏。最近我在看你的从影经历,发现你主演了60多部电影,对一个香港演员来说,你实在很低产,很懒!可我记得1991年拍《阿飞正传》那会儿你还能同时拍三四部电影! 梁朝伟:没有,只有一部杜琪峰的《沙滩仔与周师奶》。我记得每天拍完杜琪峰那边的戏就不得不赶到九龙城寨你的拍片现场。累得我。 王家卫:我清楚记得你那时是同时拍了三部戏:我们的那部,《沙滩仔》,还有《倩女幽魂3》。有一次你为《倩女幽魂3》剃了光头,我们还不得不为此改期拍摄。 梁朝伟:不对,没有。 王家卫:有。你拍《沙滩仔》的时候还戴假发呢。 梁朝伟:好吧。如果我那时侯戴假发,又怎么可能去演你的电影? 王家卫:所以我们才要改期,拍其他人的戏。 梁朝伟:不是吧,《倩女幽魂3》是后来拍的。 王家卫:那你怎么解释你拍《沙滩仔》拍到中间忽然要戴假发?(墨镜这忽悠能力...沙滩仔没有戴假发,戴假发的是千王1991和五虎将之决裂,和倩女幽魂3确实都是后来拍的。老虎你要相信自己...) 梁朝伟:不可能……也可能你是对的。但我的确记得那段时间很累。赶去你那边的时候我常常希望你正在处理摄影、灯光或者拍其他人的戏,那样我就能休息一会。 王家卫:岂止能休息,你根本就睡着了。(大笑) 梁朝伟:我记得你们还把我睡觉的样子拍下来。那场“戏”我拍得很好,很放松。 王家卫:那是段好日子。 梁朝伟:是的。但是在九龙城寨拍戏也很辛苦,那里总是有很多吸毒的人,是一个禁区。我记得以前从来没有人真的跑到那里去拍过,太危险了——是一个充满罪恶的地方。我们都觉得去那里拍戏太疯狂了,又脏,又到处都是老鼠,你不会想在那里多呆一天。我们的拍摄场景又很狭小,感觉就像是个犯人。我记得一直在滴水,我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污水。

王家卫:我为了你的角色才改变整个场景,我把天花板拆掉一半下来。你演的角色在这样一个地方长大成人,直到这个地方再也关不住你。我觉得那样的空间能帮你创造出一种独一无二的肢体语言。《阿飞正传》一开始的构思非常有野心,是讲述二战后第一代香港人的故事。本来想做成二部曲,第一部发生在1960年,第二部发生在1966年。你的角色原本只在第二部里面出现。但是因为你的档期我们只好同时开拍两部戏,我们拍了很多你的戏打算放到第二部里。有一场戏你的表演非常有力量,我太喜欢,才决定把它作为第一部的结尾。那是我所有电影中最迷人的结尾。 梁朝伟:那场戏我记得很清楚。我自己也被那次的演出吓了一跳。我从没想过可以做到那样。对我来说,跟你合作很伤脑筋,但是那场戏让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式。戏里的我正准备出门,你给了我一大堆的小道具让我跟它们一起演戏:扑克牌、零钱、梳子、手帕、烟,还有打火机。我必须把所有这些东西一一放进口袋里然后出门。啊,你还给了我一把指甲刀。 王家卫:我迫切想看到你在那场戏里会怎么演,结果你一出来就光彩夺目。就在那一刻我知道该怎样跟你合作:我必须给你这个角色创造所有可能的外部环境。很多演员接受的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式的训练,表演要有动机,要由内而外,但有的人却是由外而内的。那场戏也让我发现应该怎么跟你合作。

梁朝伟:是的,我所受的训练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式的,TVB的很多中国老师教授的都是那样的表演方式。但是我却走了一条截然相反的路。当我得知因为市场的原因我们不得不放弃制作《阿飞正传》第二部的时候,我是很难过的。我感到在我的电影生涯中有一个半途而废的角色。后来我试着找机会再次扮演一个赌徒,12年后,《2046》提供了这样的机会。我尝试想象他们在银幕上是一个人。《阿飞正传》的最后一场戏和《2046》的第一场戏可以产生一种关联,好象它们都发生在同一个晚上。但是12年的时间让它们已经根本不同了。 王家卫:周慕云这个角色有没有渗入到你真实的生活中去? 梁朝伟:当然有。我整个陷入到这个角色中去,我需要一段时间把自己慢慢找回来。 王家卫:如果你真的就是周慕云本人,你会怎么选择?电影的结尾是开放的,换你来讲这个故事,你想象中的结尾会是什么样子的? 梁朝伟:他会一次又一次地重蹈覆辙。 王家卫:为什么?我一直奇怪为什么很多人跟我说他们的父亲就是周慕云那样的。你见过你的父亲吗? 梁朝伟:是的,我见过他的,也记得很清楚。从某种角度上,我在电影中扮演了我父亲。我的父亲做过夜总会的领班,所以在六十年代我就去过夜总会。我们去那里看表演,我还在那里喝过用朗姆酒调配的可乐。我记得我妈妈跟《花样年华》中张曼玉的打扮一样,穿旗袍和高跟鞋去上班。跟张曼玉不同的是,她没有每天花六个小时弄头发,只是在睡前用布把头发包起来,然后一早起来去上班。我那时大概五六岁。

王家卫:像你父亲吗? 梁朝伟:我想是的。 王家卫:我不是说你的样子,我是说你的角色。 梁朝伟:也像的。《花样年华》和《2046》分别代表他性格中的两面。 王家卫:你更认同哪一面? 梁朝伟:这个不到我来判断。(我最感兴趣的问题居然不回答,你不说你老爸说自己也行啊...墨镜一定有点失望吧) 王家卫:(沉默良久)好吧。现在我做一个学生,请问演戏的秘诀是什么? 梁朝伟:(沉吟)对自己诚实。 王家卫:不是反过来吗?作为一个演员,你认为应该诚实还是应该撒谎?你会不会跟自己说前面有一堵墙或者正围着千军万马?你需要说服自己去相信吗? 梁朝伟:不,不总是这样。我会这样开始,就像先试试这把刀怎么样或者先翻翻这本书的前几页。我专注从细枝末节开始就已经是那个人,例如这个人怎么往杯子里倒酒这些看上去很简单的小事。我专注于动作本身。有些人把重点放在镜头或者导演身上,我却专心致志地坐在桌边吃芹菜或者倒酒喝,而且这边演完那边我就能轻易地忘记自己刚才都做过些什么。

王家卫:说到你在电视台的训练,你曾日以继夜地赶戏。你在电视台的记录是多少天? 梁朝伟:我曾连续七天日夜拍戏。因为要抢拍完这部剧集好开拍下一部。上一个剧组必须在10天之内把三个礼拜的戏拍完,然后放我去另一个剧组拍戏。所以在这些日夜赶拍的日子里我几乎没有时间睡觉。 王家卫:你的家庭和**妈,有没有说过如果你不是一个演员,他们希望你做什么? 梁朝伟:从没有。我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我现在的工作,或者我以前的工作。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以我为荣。 王家卫:你和**妈的关系怎样?我看得出来你跟她很亲。 梁朝伟:我们很爱对方,很关心对方。按我们从来不会跟对方说这些字眼。我们都是那种不知道怎么跟对方表达感情的人。我妈妈曾经反对我去TVB。 王家卫:她什么时候改主意的? 梁朝伟:我告诉她我一定要去之后没多久。 王家卫:你的家庭对你重要吗? 梁朝伟:我在一个不断争吵的家庭中长大,过去我只会记得父母的争吵。在那些日子,家庭意味着责骂和战争。现在,家庭意味着安全感。我不经常外出,很多时候我都呆在家里。

王家卫:你家里哪个地方对你最重要?起居室?书房?还是卧室? 梁朝伟:卧室。 王家卫:对你来说,卧室里必不可少的是哪一样? 梁朝伟:一张非常舒服的床。非常大的那种。 王家卫:为什么你不喜欢外出?你不喜欢旅行吗? 梁朝伟:我不是一个贪新鲜的人。我不喜欢冒险。我是那种需要安全感的人。如果我外出,我会预先安排好所有的事情。 王家卫:哦,那跟我们的工作方法正好相反。 梁朝伟:是啊,所以我常常被吓住。 王家卫:你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你被吓住过。事实上,你看起来太轻松了。在我认识的所有演员里面,你是最有耐心的。 梁朝伟:是的,我是很有耐心的。跟吴宇森拍《喋血街头》的时候,我反复拍杀死张学友角色的那场戏。拍了50到60次,连吴宇森都走上前告诉我他已经很满意了。可我觉得那场三分钟的戏里,中间总有些地方不太对,我还想重来。但是当我跟你拍戏的时候我发现你比我更有耐心。

王家卫:你说过,演戏需要很多的能量。我留意到你在这方面的变化。让我们回头看看《辣手神探》。你那时侯看起来很不一样,有一种很不同寻常的能量。你是怎么准备那个角色的?我记得你伤到了脖子。 梁朝伟:吴宇森给我很多空间去创作这个角色。他所告诉我的只是一个故事,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去演。我自己思量这个角色的样子,我知道我必须给我的角色创造出一个模样,头发要很短,举止要很硬朗。这个角色必须跟我从前扮演过的所有些或知识分子式的或软弱怯懦的角色都完全不同。拍电视剧和拍电影我都要亲自完成特技动作。拍电视剧的时候常常很赶。那时侯我也很年轻,从来没考虑太多受伤了怎么办。我要从颈椎治疗师那里直接赶到片场。我没有太在意脖子上的伤,直到一天早晨起床,我没法转动脑袋。我突然意识到脖子有多重要,牵一发而动全身。拍到《辣手神探》的结尾戏时,我和周润发有很多激烈的动作戏,其中有一个镜头,我被那个反派角色踢倒摔在旁边的纸板上,我的脖子再次受伤。接下来的戏就是我一直坐着拉住自己的脑袋。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受伤,我不想影响电影的拍摄。

王家卫:跟侯孝贤拍戏又是什么样的?我想他跟吴宇森的工作方式大不一样。《悲情城市》是你跟他拍的第一部电影。你的角色,电影中的哑巴,一开始并不是个哑巴。 梁朝伟:因为当时我不会说国语,于是孝贤就把我的角色改成一个哑巴。那是一部关于当代台湾的电影,没有动作戏,但是我必须阅读大量的台湾历史书。孝贤塞给我很多书,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呆在酒店里看书。我很享受那段拍戏的经历。

王家卫:陈英雄呢? 梁朝伟:跟陈英雄拍《三轮车夫》是一次愉快的合作。他也给我很多自由。他拍完《青木瓜之味》后,认为我很适合在他的越南黑社会故事里扮演一个诗人。陈英雄几次来香港跟我谈,面谈之后我觉得他的故事很有吸引力,于是就接受了那个角色。那个角色需要我同时学习越南话和法语:因为电影是法国片所以要有一个法语版本去通过法方审查。有一个会说越南话和法语的越南女士到香港来每天教我语言,教了三个月。但是最后去片场拍的时候,除了我自己的台词,我还是听不懂其他人的越南话和法语。

王家卫:张艺谋呢? 梁朝伟:《英雄》是我第一次拍摄跟中国大陆的电影,阵容强大,感觉很厉害,有张曼玉,李连杰,陈道明和章子怡。我特别兴奋的是能跟艺谋合作,我一直很佩服他的电影。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我想到的是黑泽明的《罗生门》。当时艺谋还给了我另外一个角色,类似《东邪西毒》中张国荣扮演的叙事者。最后我扮演的是艺谋希望我扮演的残剑,张曼玉扮演的飞雪的恋人。因为我有一张娃娃脸,我很担心自己在这部电影中的样子,我要扮演的是一个武打英雄。我不希望看起来没有说服力。我花了很多时间跟和田惠美,电影的服装设计,研究我的角色的样子,要塑造一个生活在古代中国的英雄人物,服装是很重要的。 王家卫:在戈壁沙漠上拍戏情形如何? 梁朝伟:从我们住的地方乘车去,每天来回要花五个小时。在戈壁沙滩上拍电影很不可思议,那就是丝绸之路。我们的行程也不可思议,我能想象古人们如何长途跋涉,同样的行程他们要走上三年。

王家卫:还有《无间道》,我听说马丁西科塞斯正在拍一部以这部电影原型的电影,The departed。 梁朝伟:我们在香港电影工业最低潮拍了《无间道》,是那年的票房冠军,可能在历年票房中也能排到二三名。我很高兴能跟这么多优秀的演员拍戏,那是一部男人的电影。 王家卫:说到男人的电影,让我们说说跟你合作过的女演员们。你在《2046》里跟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中国女演员都对过戏。先说章子怡,你觉得她怎样? 梁朝伟:子怡很努力,你能在电影中看到她的进步,作为一个在北京成长、对香港的舞小姐一无所知的年轻女孩还说,她在创作这个角色的时候显示了丰富的想象力。她良好的训练也让我惊奇。 王家卫:王菲呢?流行音乐天后,她到目前为止只拍了五部电影,但是有三部都是跟你一起拍的。 梁朝伟:对。王菲很有天分,她的表演并不是去演。她没有计算也没有矫饰。她就是那么自然,那就是王菲。

王家卫:张曼玉呢? 梁朝伟:张曼玉是另外一种情形,她很像另外一个我。我们几乎同时进入这一行,在早期的电视剧集中演过对手戏,也在其他场合合作过,比如一起拍过《阿飞正传》第二部,虽然从来没有机会上映,也一起拍过《东邪西毒》。但是直到《花样年华》才再次演对手戏。张曼玉是个非常有经验的拍挡,适合跳华尔兹的那种。我们很少碰面,这样就能保持各自的神秘感,也让我每次见她的时候能察觉到她的新变化。 王家卫:所以,你们两个人之间神秘感很重要? 梁朝伟:是的,否则合作起来就感觉太按部就班了。

王家卫:那么刘嘉玲呢? 梁朝伟:刘嘉玲跟张曼玉很不一样。我们在一起很久,彼此之间太熟悉了,但是在拍戏的时候却必须假装完全不认识对方。不过如果只是那么一小会儿还是很好玩的。 王家卫:跟张曼玉、刘嘉玲、章子怡、王菲、巩俐这样的女演员们演对手戏,而且跟每个人的对手戏都要呈现出完全不同但是同样微妙的表演,是不是很过瘾?这部电影,我们是一段一段地拍的,从章子怡开始,又在她那里结束。拍巩俐那一段的时候,我想起你说过一直很期待跟巩俐的合作。在楼梯下面遇见巩俐演的角色的那场戏里,你的表演让我大吃一惊。事实上,那是你跟巩俐拍的第一场戏。当时我很感动。你在角色身上表现出来的那样一种挚诚的感染力,是前所未有的。

梁朝伟:这场戏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我变成好象章子怡的角色那样把自己真实的感情敞开来给别人看。当周慕云请求巩俐扮演的苏丽珍跟他一起走的时候,他没有给自己留退路,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别人,别人可以很轻易地拒绝他。对我的角色来说,巩俐扮演的苏丽珍给他上了一堂重要的人生课,让他学会如何应付他后来遇到的那么多女人。周永远不会再让任何人看到他的底牌。他会说行或者不行,双方各取所需。 王家卫: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没有做演员你会做什么?你的理想是什么? 梁朝伟:什么也没有。我很可能什么都不做,无所事事,玩! 王家卫:如果一定要你选择一个职业呢? 梁朝伟:(沉吟良久)我还是什么都不想做。

洛飖
作者洛飖
246日记 36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添加回应

洛飖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