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香港荒废小学里遇见了一群小学生

烏陵 2018-05-04 18:45:01

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就像他们才是活的,而我们只是被囚禁在时空界限的透明局外人。

在天气回暖,夏虫未至的初春,我决定了却一桩执念———探访香港一处废弃的监狱,并顺道去了处颇负盛名的荒废小学。只是这“盛名”听起来总不那样正派,作为「亚洲第一猛鬼地」,想必也因着都市传说吸引过不少前前后后来自世界各地的造访者。我并非为它而来,却也遇见了几则趣事。


和传说中此地的氛围恰恰相反,也或许是由于白天造访的缘故,它非但没有阴森恐怖的气息,反倒因着无处不在满眼茂密浓郁的绿色,和残留于落叶间的红花,竟多了几分娇俏可爱之感。我和队友绕过了大门———门卫在操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大声地与电话那头的人对骂———绕到了学校的背面。

“那位大妈真是凶悍呀。” 站在已经荒废的篮球场边,我掀开帽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什么啊,他是男的。”

“嗯......?“

后来类似的对话也出现过很多次,彷佛此地确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非比寻常之处,尽管我不会将其归功于”灵异“之上。

传出怒骂声的保安亭

“假入口”

按照老规矩巡视一圈,找到了“真正的入口”后,这片传说中的亚洲第一猛鬼地才终于展现出了它的全貌。

曲径通幽处

绿色爬满的小屋

植被覆盖的洗手池

校园全景

不出意料的是,建筑几乎只剩下骨架,血肉都被挖走了。大概是由于丧失了痛感,我们踩在其身上的脚步几乎发不出声音。那一道道缺失了门的门框就像被拔掉牙齿的牙洞,张着它的大嘴说“进来吧!进来吧!”

盛情难却,我们便钻入其间,并挨个穿梭于千疮百孔的“牙洞”之中。

只剩下骨架的教学楼

牙洞一号

牙洞二号

牙洞三号

我们很快便深入腹地———在走廊尽头处撞见了有关此地的网文中曝光频率最高的词:厕所。这也大概是我首次如此光明正大地踏进一个在废墟以外与我毫无干系的绝缘之地:男厕。

废墟以外的绝缘地:男厕所

已经无法承接尿液的小便池

如传闻所言,确有人在蹲坑前烧香。

和上图中男厕位置相对应的女厕

由于地形的特殊,我们进入时就位处二层。就在我们蹑手蹑脚地下到一层的礼堂后,发生了我们最不想撞见的事:门卫突然出现,仅一墙之隔。

从这里下到一层

礼堂中剧组遗留的道具

荒废的礼堂,我们躲在图中左侧的位置。

我和队友屏住呼吸,蹲了下来,但由于处在不同的位置,虽然只有几米相隔,也只能通过手机信息联络着。

而就在我们的身后,有一尊圣母玛利亚的小雕像,大概是剧组留下的拍摄道具,她一直在背面静静地凝视着我们。

站在背后的“圣母玛利亚”

雕像底座

凝视

“玛丽亚手中掉落的花”

遍地落花

大约蹲了有十分钟,我探出头巡视,看到门卫终于走了。但紧接着,我发现了一个更为诡异的现象:每个窗口前都放有一瓶水,有的是玻璃水杯,有的则用塑料瓶盛接。无一空的,也说不清楚里面的那些无色液体究竟是不是纯净水。我们猜想或许是为了防止来者不善的人,来此窃取物件或其他目的———虽较为空荡,却也不是完全没有遗留物———他们可能会不小心碰倒这些水瓶,发出的响动能叫保安闻声赶来。

我不禁想起一些小超市、小卖部的门口都会安装一些能够感应到人进店的小玩意儿,不厌其烦地迎接着每一位顾客。短短的“欢迎光临”四个字,一来能够引起店老板注意,防止盗窃行为发生;二来也可以让顾客产生些微的宾至如归的亲切感,可谓是一箭双雕。

二层的窗前都没有水瓶

课室的玻璃窗也只剩下窗棱

剥落的墙皮像异世界的地图

课室内唯一存留的椅子,已经“不堪重负”倒下了。

油画般的长廊

有趣的是,随着荒废时间的增长,这些课室却越发鲜活。树根依附着墙面攀爬蔓延,墙体中生出了“触手”。大自然接管过人造物后开始改造成它自己喜欢的模样,有些不伦不类的遗憾,却也有些似是似非的碰撞美感。

废墟的破碎

呼吸

改造

融合
树木占山为王,宣示着它的主权。

“你看,这个挂钟的时间是准的欸。” 我们站在唯一一间有时钟的课室里,队友突然指了指墙面。

“什么,还在走吗?” 我继续拍照片,并没有抬头看。

“不,已经停了。”

我终于抬起头望了眼那个其貌不扬的挂钟,又对照了下手机时间。

钟停了,时间是准的。

13:53,难以置信,时间一分不差。

我走近到黑板前,又来来回回看了许多次手机,一时竟有些错愕。

我们从内陆乘船前来香港,又坐地铁来到这片郊外的荒废小学,而踏进这间屋子不过半分钟,是有多小的概率才能赶上这样的巧合?

探视时间表(加利西亚文)

来不及细算,我们听到了窗外传来异样响动,连忙俯下身。

队友小心翼翼地蹭到窗口向外张望,然后站了起来,

“没事,一群小孩子罢了”。

“喔”,我也向外看去,楼下一群穿着校园制服的小学生们在打闹,不知怎么翻入了围墙,又跑又唱,嬉笑声足以传到对面的街区。而围墙外的环卫工也似乎没有看到他们,自顾自地扫着地,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每天放学后都有群娃娃跑来这里撒野,或许他的孙子也刚好是这般年龄呢。

想到这里,厌烦燥热的气息竟也多了几分宠溺感,完全掩藏住不合情理的地方。

而我们也继续参观着。

曾于网文中见到的涂鸦并非在此处,想必是一位“会游走的墙壁人”。

红色笑脸的嘴巴形状恰如桌上的红色香灰缸

墙壁的「自画像」

破坏者的涂鸦

折返时,队友提出不要原路返回,而是顺着方才那群小学生跑出的路线出去。我侦查后发现那条道路过于靠近门卫室,有极大可能被保安直接看到,故决定不铤而走险。

然而我突然意识到:那群小学生,他们是如何离开的?

又望了眼铁丝密布的高墙,多了道疑问:他们是如何进来的??

再望了眼正门方向的门卫室:保安为何对他们的喧闹声熟视无睹???

我和队友面面相觑。她坚持没有看错,小学生们一定是从这条道直接跑到外面的。而我这才回忆起来,进入废校前我站在校外的篮球场上观察过学校的后门附近,以我们的身手根本没有能够直接翻入的地方,更何况是「一群小学生」「直接跑出去」了。

相比起惊恐,更多的感受则是惊喜:又是一次有趣的经历了。我并未感到一丝害怕,总有办法解释的通,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此时此刻,我恍然感觉自己正置身于大雄课桌抽屉内的时空隧道,周围天地间旋转着方才那间课室里所见形态的时钟,忽大忽小色彩缤纷。我像是位莽撞的未来闯入者,不小心窥见了历史长卷中的某一页。站在时光的节点上,眼见的都是真实,触碰到的却全是虚无。

「 废墟镜像 」

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就像他们才是活的,而我们只是被囚禁在时空界限的透明局外人。

「 囚 」

最终,我们还是原路返回了。在我看起来似是依依不舍的屡次三番的回头中,我还是没有寻见他们的出口。

有些事情无须解释。你选择什么样的解释,也都是来源于你心中的宇宙。

而我,选择把它写下来,当作趣闻呈现给你们。

“叮当猫的任意门”

“时光节点”
从这里跳出去,就又回到外面的世界啦!
废校门外的荒废小屋

废校对面的废弃厂房
嗯......真的回来了???


▼URBEX系列文章▼

《时光偷渡客,行走在“第二象限”间。》(开篇)

《废墟入侵计划 | 赶在时间以先,窥探末世之旅》

《我在香港荒废小学里遇见了一群小学生》

《海盐味的废墟冒险 | 乘风破浪的沉船之旅》

▼URBEX系列相册▼

城市遗迹实验短片预告

「废土嬉皮士」- 探险中的我和队友们

「末日窥探」- 废墟影像精选

「城市的乌陵」- 中国废墟影像集合

「 绿野墟踪 」- 一颗腐朽而完好的时间胶囊

「地表之外」- 飘居汪洋的遗骸们

「失落墓城」- 西北石油枯竭型遗落城镇

「永芜之岛NeverLand」- 误闯魔幻星球的失落仙境

「The End of Sin」- 一座罪恶多端的人间失乐园

「港墟异闻录①」- 亚洲第一"猛鬼"学校

「港墟异闻录②」- 荒废的海上难民监狱

「圣母七苦」- 澳门客家村落中曾收留麻风病患的废弃天主教堂

「架空王国」- 烂尾的巨型室内过山车

「地下宫殿」- 大型烂尾的欧式建筑风格商场

「遗落战境」- 人造废墟之军事战争遗迹

「红粉骷髅」- 当假象残陨之后

「子墟乌有」- 破碎祭坛与凋零的神像

「第二象限 · Google Abandoned」- 谷歌街景遗迹旅行

「第二象限 · 城市遗像」- 记录建筑的爆破瞬间

「第二象限 · 百废俱兴」- 被活化后的废墟

「第二象限 · 故障」- 废墟摄影中的故障艺术

「第二象限 · 啃噬」- 生灵攀爬在斑驳墙面上


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进行转载/摘抄/引用/演绎/等任何形式的使用,违者必追究其法律责任!

转载/合作请豆邮联系。

烏陵
作者烏陵
44日记 78相册

全部回应 424 条

添加回应

烏陵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