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客问

墨墨 2018-04-30 17:41:37
问:你好!看到你的《尼各马可伦理学》读书笔记.....虽然可能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有个问题想请教你,可以吗。您如何看待幸福与沉思的关系呢?您觉得尼各马可伦理学第一卷和第十卷的幸福观是否有冲突呢?(感谢问者同意发出所提问题,权作思考记录)

答:我觉得是有矛盾的,其实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一卷里我们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这个问题要从什么是善开始说起,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的每种实践与选择,都以某种善为目的,而其他目的都处于从属地位。只有那些始终因其自身之故而被当作目的的实践活动才是至善,也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幸福。但幸福到底是什么呢?在对比了动物和植物的生活后,亚里士多德得出,人的德性在于灵魂的合乎逻各斯的实现活动,而幸福就是人的灵魂持续不断合乎最好德性的实现活动。紧接着在第八章里,亚里士多德又区分了外在的、灵魂的和身体的三种不同类型的善。虽说幸福是灵魂的事,但如果没有那些外在的手段就不可能做或者很难做高尚的事情。这样说来,至善似乎是其他善的叠加。
由此我们可以提出以下问题:

1) 既然至善本身即是目的,又何需借助外在的善而达到至善?
2) 如果至善需要持续地实践活动,那么我们何时能达到至善?
3) 如果我们能够达到至善,那么其中有多少人可以达到至善?
4) 如果我们能达到至善,那么甲或乙的至善有无高下之分呢?

可是在第十卷里亚里士多德仅仅把沉思定义为幸福了。他说,幸福是合德性的活动,它就是合于我们自身中的那个最好部分的德性的活动,即沉思。它是最完美的活动。但我们只有以自身中神性的东西才能过这种生活。努斯是神性的东西。而道德德性只属于人的实现活动,只能是第二善的,这样说来,似乎只有上帝才是至善的,幸福的。那么人的实践活动又有什么意义呢?难道真如传道书劈头所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

答案我想是有的,沉思让我们能够有选择地生活,这也许就是我们不同于动物的地方,人是能思考的芦苇。从亚里士多德这个沉思即幸福的观点也许我们可以推导出人拥有自由意志这一观点吧?

很多年前的读书笔记还承蒙你问及,而我几乎已记不得了。其实相较于亚里士多德问题——人如何获得幸福,现在我更关心苏格拉底问题——人应该如何生活?勉力回复,仅供你参考。
墨墨
作者墨墨
46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墨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