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平

鲁闽 2018-04-28 23:59:13

刚才在网上看到一篇对王勇平的采访文章,我很是有些感慨。

如果七年前提到王勇平这个名字,不用任何介绍,很多人甚至已经为他起了很多诨名。

那时的我,对时事是很关心,花大量时间去看和写,而且乐于争辩。以至于现在有同事在相熟之后和我说:当年就知道我,而且对我评论王勇平的文章有印象。又说:怪不得有人骂你。我笑,但没有彻底让步:话糙理不糙,我当时写的道理还是对的。

现在的我,不会再花大量的时间看时事,更不可能花大量时间去写那样的文章。不过我还是有我的看法。如有机会,我会和相熟的朋友交流一下,但多半也是用一种比较调侃的方式,到最后往往没有什么态度。现在我的立场是:无论怎么看,都是一种看法,既然我可以这样看,别人当然也可以那样看。

啰嗦一圈,主要是因为看到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王勇平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在当发言人时,一直把记者当朋友,也收获了他们对铁路工作的支持和对我本人的友谊。即便在那个被猛烈炒作的时候,我也深深为许多记者朋友的理性真诚而感动。当时有记者确实说了一些过头话,事后他们也在反思,甚至还当面向我道歉,他们同样让我敬重。

鲁闽
作者鲁闽
40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鲁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