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白夫人——莎翁笔下死于爱情的毒妇

怀璧不予 2018-04-27 12:17:14
来自话题 我读莎士比亚

1955年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麦克白》剧照
“我曾经哺乳过婴孩,知道一个母亲是怎样怜爱那吮吸她乳汁的子女;
可是我会在它看着我的脸微笑的时候,从它的柔软的嫩嘴里摘下我的乳头,把它的脑袋砸碎,
要是我也像你一样,曾经发誓下这样毒手的话。”

这段惊世骇俗的台词,出自莎士比亚的名剧《麦克白》中麦克白夫人之口。

麦克白作为国王邓肯的表弟,也是立下赫赫战功的将军,在得到女巫预言要戴上王冠后,他所选择的那条弑君篡权之路,每一步都有这位夫人的严厉鞭策和冷血襄助,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依靠麦克白夫人,麦克白绝不可能成功夺取王位。

在莎士比亚笔下,麦克白夫人应该算是最残忍冷酷的女性之一。剧中人马尔康王子评价她为“魔鬼一样的皇后”,诗人海涅则说她是“一匹极其凶猛的野兽",也就是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最后却自杀身亡。

重读《麦克白》的过程中,我发现麦克白夫人具有典型的黑暗三人格特征,即“马基雅维利主义、自恋和精神病态”,它们分别代表着权欲操控、极度自信和冷酷无情。再联想到她的人生境遇,让我饶有兴趣地写下这篇麦克白夫人的心理性格分析报告。

黑暗三人格之一:马基雅维利主义(权欲操控)

马基雅维利原本是意大利一位政治家的名字,他主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由此闻名于世,后来这个名字也成为了权术和谋略的代名词。黑暗三人格中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正源于此,表现为喜好操控、渴望权力和高策略性。

麦克白夫人和麦克白一样,都是野心家和冒险家。不过,麦克白虽然英武有力,性格中却有优柔寡断的部分,麦克白夫人则更加独断专行,充满强势的控制欲。

麦克白夫人第一次出场,就是接到麦克白写给她的信,信上说国王邓肯即将到访他们的城堡,还提到女巫的王者预言,麦克白毫不掩饰他的野心。

从这一刻开始,麦克白夫人迅速接受了自己作为“谋逆者妻子”的角色;同时,她深刻了解麦克白的弱点——有野心,可是没有野心必备的奸恶;有欲望,但只想用正当的手段。正因为如此,她立刻下定决心,要消除麦克白这种软弱和优柔寡断,她甚至迫不及待要开始行动:

“赶快回来吧,让我把我的精神力量倾注在你的耳中;命运和玄奇的力量分明已经准备把黄金的宝冠罩在你头上,让我用舌尖的勇气,把那阻止你得到那顶王冠的一切障碍驱扫一空吧。”

正如她所想,面对丈夫的犹疑,她果决地鼓动他、激励他,直到他们定下当晚执行的暗杀计划。

可是临到头,麦克白又退缩了,他想到无论作为皇亲还是臣子,国王都没有亏待过他,还给了他最高级别的爵位,以示殊荣。麦克白夫人强力而巧妙的操控手腕,又到了用武之地:

“你不敢让你在行为和勇气上跟你的欲望一致吗?你宁愿像一只畏首畏尾的猫儿,顾全你所认为生命的装饰品的名誉,不惜让你在自己眼中成为一个懦夫,让‘我不敢’永远跟随在‘我想要’后面吗?”

“猫儿”和“懦夫”,“我不敢”和“我想要”,果然激得麦克白又掉进她的掌控中:

“请你不要说了,只要是男子汉做的事,我都敢做;没有人比我有更大的胆量。”

看到这一段,我就会想起下面这张《麦克白》的概念海报:一双女人柔美的手,像指挥木偶戏一样,把“麦克白”几个字母悬在指尖。这张图,可以说是道尽了麦克白夫人的权力欲和操控欲。

《麦克白》概念海报

黑暗三人格之二:自恋(极度自信)

麦克白之所以不由自主地受她摆布,除了惊人的说服力,麦克白夫人还具有不容置疑的自信,而这一点,正是优柔寡断的克星。

在麦克白夫人说出具体的暗杀计划时,麦克白有些怀疑:

“假如我们失败了——”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麦克白夫人立刻粗暴地打断他:

“我们失败!只要你集中你的全副勇气,我们决不会失败。”

麦克白还是有顾虑,怕别人不相信他们布置的栽赃假象,麦克白夫人毫不犹豫地回答:

“等他的死讯传出以后,我们就假意装出嚎啕痛哭的样子,这样还有谁敢不相信?”

这样专断的语气,仿佛她从来不考虑任何失败的可能,不惧怕报复,也不怀疑布置的一切会使人不相信,麦克白夫人的极度自信,可见一斑。

黑暗三人格之三:精神病态(冷酷无情,毫无悔意)

如果说前两种特质都体现在话术上,最后这种精神病态,则实实在在体现在行动上,带给她临危不乱的超强心理素质。

在麦克白夫人的筹划中,她会亲自出面,将国王的两个侍卫灌醉以后,麦克白就悄悄潜入国王房间,用侍卫的两把刀将他杀害。然后再把刀放到侍卫手边,并且在他们身上涂满国王的鲜血。

一切都很顺利,然而,当麦克白杀死国王之后,他的心理防线几乎崩溃,失魂落魄,竟然拿着两把凶器走了出来。当麦克白夫人要求他按后续的计划执行时,这个驰骋沙场多年的将军,竟然这样回答:

“我不高兴再去了;我不敢回想刚才所干的事,更没有胆量再去看它一眼。”

麦克白夫人则毫不畏惧地进入摆着死尸的房间,她这样斥责丈夫:

“意志动摇的人!把刀子给我。睡着的人和死了的人不过和画像一样,只有小儿的眼睛才会害怕画中的魔鬼。要是他还流着血,我就把它涂在那两个侍卫的脸上,因为我们必须让人家瞧着是他们的罪恶。”
麦克白夫人接过凶器(托马斯·比奇绘)

等她办妥了以后,麦克白仍然惊魂未定,为手上沾满的鲜血悔恨自责。而麦克白夫人则表现得轻描淡写:

“我的两手也跟你的同样颜色了,可是我的心却羞于像你那样变成惨白。有人打着南面的门,让我们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一点点的水就可以替我们泯除痕迹,不是很容易的事吗?你的魄力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之后国王的尸体被发现,麦克白夫人无可挑剔地演技,自然不需要再赘述。

等到国王邓肯的两个儿子意识到危险,纷纷出逃后,舆论都怀疑这两个王子才是弑君的幕后主使,而麦克白作为国王的表弟,则顺理成章地登上王位,并且派人暗杀了对他有所怀疑的大臣班柯。

然而,在加冕后举行宴会上,麦克白看到了班柯的鬼魂坐在原本属于他的座位上,大惊失色,不由自主地吐露许多本该秘而不宣的话,几乎快要承受不住内心的压力,要把犯过的罪孽都说出来。

这时,麦克白夫人绝佳的心理素质又帮了麦克白。她一边低声制止麦克白,时而安抚,时而斥责,一边神情自若地对宾客说:

“坐下,尊贵的朋友们,王上常常这样,他从小就有这种毛病。请各位安坐吧;他的疯癫不过是暂时的,一会儿就会好起来。要是你们太注意了他,他也许会动怒,发起狂来更加厉害;尽管自己吃喝,不要理他吧。”
麦克白看到班柯的鬼魂(狄奥多·夏塞西奥绘)

当她发现麦克白的失控无法避免时,又当机立断,用优雅自如的态度终止了宴会,遣散了宾客,甚至没有忘记对宾客说晚安。

莎士比亚仅凭麦克白夫人的这几句台词,就将她的冷酷无情和毫无悔意表现得淋漓尽致。

死于愧疚?不,她死于爱情

许多评论家都认为,最后麦克白夫人自杀是由于愧疚,依据主要是两个,一是麦克白登基后,她说过的一段话:

“费劲了一切,结果还是一无所得,我们的目的虽然达到,却一点不感觉满足。要是用毁灭他人的手段,使自己置身在充满疑虑的欢愉里,那么还不如那被我们所害的人,倒落得无忧无虑。”

二是麦克白夫人自杀前开始梦游,并且在梦游时喃喃自语,也说了些跟谋杀有关的话,看起来就像承受不住内疚时的宣泄。

显然,这样的理解,符合恶有恶报、大快人心的主流价值观。

不过,通过我们上文的分析,麦克白夫人这样一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女魔头,会有一天良心发现、怀着负罪感自杀吗?如果真是这样想,那可就太小看莎士比亚对人性的洞察了。

的确,正如上面提到的两点,在麦克白成为国王、她成为皇后以后,她仍然怏怏不乐。而她的这种惆怅和不快,并不是来自杀人的罪恶感,而是来自麦克白。

她一心以为,她帮助麦克白完成夺权大业,等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权力、满足了他的野心,就会使他获得巨大的快乐。然而,麦克白天性中的善良和正直,无时无刻都在与他的野心和疯狂战斗,让他一直饱受痛苦的煎熬。正因如此,麦克白对这个帮助他步入邪恶的女人,很难再爱得起来。

事实上,在加冕宴会后,整个后半部《麦克白》,都再没有麦克白与夫人的对答了。而且前半部中,也并没有他们感情的直白表示。不过,我们仍然可以从一些细节中,看出他们夫妻的感情由浓转淡。

在一开始写给麦克白夫人的信中,麦克白其实并没有具体的篡权计划,却毫无保留地将野心和盘托出,并且将她称为“我的最亲爱的有福同享的伴侣”,可见他的信任。除了这个称谓,麦克白还曾将她称为“最亲爱的亲人”、“最亲爱的宝贝”等等,麦克白对她的感情不可谓不深。

然而,当结尾时,麦克白得知妻子的死讯,他却近乎残忍地说:

“她反正要死的,迟早总会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一天。”

在《麦克白》后半部的空白中,莎士比亚没有直写的夫妻感情,就从这样的落差里,明明白白地显示出麦克白对妻子的冷淡疏远。

像她这样绝顶聪明又深知丈夫秉性的人,怎么会看不出这一点呢?更有力的证据,是在麦克白夫人梦游时说的话中,每一句话,都是对麦克白说的,我只摘录她所说的最后两句:

“洗净你的手,披上你的睡衣;不要这样面无人色。我再告诉你一遍,班柯已经下葬了;他不会从坟墓里出来的。”
“睡去,睡去;有人在打门哩。来,来,来,来,让我搀着你。事情已经干了就算了。睡去,睡去,睡去。”

哪里看得出半分悔恨和内疚?倒是她一贯的语调和作风。而这件事之所以能成为她的梦魇,正是源于感受到了丈夫出于罪恶感对她的冷淡。她说的这些话,也都是为了尽力消除丈夫的愧疚,妄图使他重新燃起对她的爱意。

当她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以后,自杀就成了唯一的出路。这样一个大胆冷静、战无不胜的坏女人,最后却输给了爱情,实在令人唏嘘不已,更不得不佩服莎士比亚对人性的深刻洞察。

怀璧不予
作者怀璧不予
56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添加回应

怀璧不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