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简讯|春风浩荡,吹醒我的阳台

热带植物 2018-04-01 18:01:19

OB spring bok
湿地森林,绿色紫色黄色


今年春天来得特别汹涌。

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春天通常是一步一步、款款而来,有相对稳定的秩序。拿春天的主角蔷薇科举例,紫叶李最先发花,美人梅紧跟其后。它们满树繁花时,染井吉野樱和大岛樱的花苞才从枝头凸显出来。紫叶李、美人梅花朵渐尽,樱花风华正茂;待樱花大道漫天飞雪,桃花、梨花、海棠开到最美。然后,花事稍歇。要等个大约一周,晚樱盛放;它们开完,春天就只剩下个背影了。

然而今年,全乱套了。三月中旬,连续的晴天,气温一下子飙升到近25℃,搞得蔷薇科的花树们都以为再不开就来不及了,一股脑儿全上阵了。紫叶李开到最好的时候,樱花、桃花、梨花、海棠花,竟然也开到了最好——春天一口气就吃成了个大胖子,真让人不知所措啊。

紫叶李

美人梅

染井吉野樱花

染井吉野樱花

染井吉野樱花

大岛樱

桃花

桃花

桃花

紫色叶子的桃花

湖北海棠

垂丝海棠

西府海棠

杜梨

杜梨

好事还没完。

晴暖的天气持续到足以把春花纷纷催开的程度,突然又回落,降到早春的温度。花朵已经一脚踏进深春,断没有收回的道理。于是,今年的蔷薇科花树,盛花期比往年长了许多,长到晚樱已经铺天盖地,桃花、梨花、海棠才渐渐落幕。

所以,今年春天的花事特别集中,因为集中而显得尤其盛大、奢侈。

晚樱之关山樱

“春分”,湿地森林

不过,这不是我今天要写的重点。说今年春天来得汹涌,除了窗外的自然消息,更主要是指阳台的风光。去年秋播的辛勤劳作,在这个春天给了我丰厚的回报。

二月,雪割草开了两种;进入三月,另外几株也开起来了。那么微小的花朵,花蕊竟可以精致至此。想用准确的语言把花蕊的形态描述出来,反复写了很多遍都失败了。造物主的神奇,有时候远远跑在了语言所能抵达的边界之外。

尽管今年只是稀疏的一朵两朵,已经很满足,毕竟是向往了好久的植物。盼望能把它们养得健壮,顺利度夏之后,明年会开得更多吧。

雪割草

雪割草

雪割草

雪割草

雪割草

雪割草

二月就开了好多朵的粉紫色银莲花还在继续,蓝色的也开了起来。跟雪割草一样,银莲花的花蕊也很出挑,有无数纤毫毕现的细节。每次一朵新鲜的银莲花打开,我都忍不住盯着花蕊看了又看,好像一头跌进童年的万花筒,色彩,线条,奇幻的排列组合,永远无法穷尽的奥秘。

它们的花色也有点特别。初花颜色浓郁,浓郁得多少有点妖艳;多开几天,颜色褪去几层,变成一种清新的美。各有各的好吧,我都很喜欢。

微微打开的银莲花,花蕊崭新

花瓣完全展开之后,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花蕊的精巧

花瓣在阳光下盛开,天暗闭合。闭合后又展开,花蕊会发生变化

花瓣几经开合之后的花蕊

银莲花,开了两天之后,变成了淡粉色

蓝色银莲花

蓝色银莲花

蓝色银莲花

去年秋播用力最大的要数酢浆草,一口气买了二十多个品种。因为实在很忙,养花的时间都是从牙缝里艰难地挤出来的,等这二十多款球根全部埋下去,已经到了十一月,算比较迟了。二月底,看到花友们纷纷在晒爆盆的酢浆草,而我的只开了一两种,心里着急。

酢浆草是非常需要阳光的植物。我每天打开天气预报无数遍,生怕晴天不够多,延误了花期。三月不好好开起来,一到四月说热就热,它们就要休眠了呀。

老天怜惜我的痴心,三月一来,给了好多个晴天,二月里装菜的酢浆草眨眼间就绽放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依然每天打开天气预报无数遍,想知道还有多少晴天,够不够让这些渐渐开起来的小花朵们爆个盆?

这种植物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我如此辗转反侧、牵肠挂肚?想了想,得专门为它们写一篇才能说清楚。留到下一次吧。

钝叶酢浆草“霞光”Oxalis obtusa ‘Sunglow’

钝叶酢浆草“羞红”Oxalis obtusa ‘Blush’

钝叶酢浆草“亮粉”Oxalis obtusa ‘High pink’

OB spring bok

钝叶酢浆草“红心皇后”Oxalis obtusa ‘Red queen’

钝叶酢浆草“羽毛”Oxalis obtusa ‘Feather’

OB rose ×buttercup(DS)

钝叶酢浆草“橘子奶油”Oxalis obtusa ‘Orange cream’

钝叶酢浆草“丁香”Oxalis obtusa ‘Lilac’

OB spring bok

钝叶酢浆草“亮粉”Oxalis obtusa ‘High pink’

钝叶酢浆草“蜂蜜”Oxalis obtusa ‘Honey’

OB rose ×buttercup(DS)

钝叶酢浆草“春之魅橙”Oxalis obtusa ‘Spring charm orange’

钝叶酢浆草“羽毛”Oxalis obtusa ‘Feather’

钝叶酢浆草“红心皇后”Oxalis obtusa ‘Red queen’

钝叶酢浆草“草莓奶油”Oxalis obtusa ‘Strawberry cream’

钝叶酢浆草“蜂蜜”Oxalis obtusa ‘Honey’

钝叶酢浆草“夏日之歌”Oxalis obtusa ‘Summer Song’

钝叶酢浆草“春之魅橙”Oxalis obtusa ‘Spring charm orange’

钝叶酢浆草“丁香”Oxalis obtusa ‘Lilac’

钝叶酢浆草“谷神星”Oxalis obtusa ‘ceres salmon’

OB spring bok

钝叶酢浆草“红心皇后”Oxalis obtusa ‘Red queen’

OB rose ×buttercup(DS)

钝叶酢浆草“草莓奶油”Oxalis obtusa ‘Strawberry cream’

受花友的美图引诱,去年12月初,我买了藏红花和番红花的种球埋下去。藏红花很快发出茂盛的叶子,希望之火在心里熊熊燃烧,觉得它一定会开出惊世容颜给我看。每天围着它摩挲个十遍八遍,迟迟不肯离去。后来无意中看到藏红花应该初秋种下,10月底到11月左右开花——原来花期早就过了。真是一桶冰水劈头盖脸泼过来。

倒是没怎么上心的番红花,三月初开了起来。白底上有蓝紫色花斑,呈非常细致的条纹和羽毛状,清凉而明亮。只是这种早春花卉相当怕热,气温升到20℃以上,就萎靡不振,很快凋谢了。

番红花含苞

番红花“完美君主”

番红花“完美君主”

去年种了蓝色花韭,收了几大把球根。秋播的时候,信心十足地全部撒进盆里,以为今年会看到满满一大盆小蓝花。结果一直长得不怎么样。终于等到开花,不仅花朵变得很小,花量也少得可怜。可能是种得过于密集,导致每一株都发育不良。还种了粉色花韭,很少的几枚球根,倒是开得挺好。

花韭的每片花瓣中央,长着一条从花心延伸至瓣尖的线斑,一种清简之美;蓝色花韭是淡蓝色花瓣配深蓝线斑,粉色花韭则是淡粉花瓣配粉紫线斑。只是呢,这条线斑的颜色不怎么均匀,有时候像是一笔写下去,写到一半没墨了,就断线了;有时候又像墨水漏了,一大滴洇染开来,很有点突兀。大自然有时候也要调皮一把。

蓝色花韭

你看,有一滴墨漏了……

粉色花韭

粉色花韭

地中海绵枣儿的球根很大,于是用了一个又深又宽的盆,结果叶子长着长着就耷拉下来,很没精神。担心是盆不合适导致干湿循环太慢而闷根,挖出来一看,果然是烂球了。我把耷拉的叶子剪去,又把球根外层烂掉的部分剥掉,换了一个小盆重新栽进去。植株很快就恢复了健康,开花了。但毕竟是受过伤,花量不大,只开出小小的一圈蓝色碎花,配淡黄色的花药,明丽活泼。

地中海绵枣儿

魔杖花名字很古怪,开的花也有种古怪的邪魅之气。深深的紫红,类似干枯的玫瑰花沉淀下来的颜色。花瓣细细长长,白骨精的爪子,妖里妖气的美艳。

紫色魔杖花

阳光百合买了两个品种,一个叫“安第斯”,一个错版了叫不出名字。“安第斯”翠绿色花心,蓝紫色花瓣,花瓣上的斑纹猩红如醉、泼辣灿烂,非常狂放大胆的搭配;全靠花瓣形状的明朗端庄,才把它从妖娆的邪路上拉了回来。我喜欢这种摇曳不定的气质,比纯粹的雅正要有趣。

另一种,本来买的是“蓝色海洋”,很干净的天蓝色。错版成粉紫的花瓣,紫红的线斑,也挺好看。而且,这个品种有香气。怎么形容这个香气呢,并非那种明晰的、一下子就能攫住你的味道,它香得恍恍惚惚,让人有点迟疑是真的闻到了,还是片刻的幻觉;在花前多停留一阵,证实了确有香气袅袅而来,又觉得这是一种深郁的、有重量的气息,不是极易向上挥发、遁于无形的清香。

错版的阳光百合

阳光百合

阳光百合“安第斯”

某种阳光百合

再写两种宿根的吧。

蓝目菊是老朋友了。去年两株紫红色、一株粉白色配在一起,开得很好。遗憾的是用了一个宽口盆,株形显得太散漫了。今年选了三株粉红色,吸取上一次的教训,选择了一个窄口径的深盆,紧凑多了。再加上这回是一开始就扔到窗外露养,光照条件好了很多,花量明显比去年大。尽管还远不是高手所养的那种花球,已经给了我非常充沛的快乐。

蓝目菊

蓝目菊

蓝目菊,很喜欢这个颜色

丹麦风铃草是真的开成花球了。当然,并非我养功了得,而是人家本就是特别丰花的品种。最初只一两朵的时候,真是稀松平常,甚至觉得花瓣的形状不怎么周正;越开越多,几乎开到圆满,就不得不惊叹了。这感觉,像一个人站在旷野里唱歌,声音单薄,很有点寂寞。然而歌声被旷野弹了回来,从每一个方向弹了回来,所有的回音汇聚到一处,空阔响亮,震心动魄。

写完这一段,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怎么会产生这样的联想。也许因为风铃草的花朵是个喇叭形状,容易让人想到声音、想到音乐吧。

丹麦风铃草,最早的花苞

丹麦风铃草

丹麦风铃草

自从开始记录身边的草木信息,每一年春天,我都过得特别忙碌而充实。今年,因为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种满了花,我就更是忙得足底生风,停不下来。每天下班回家,都得从家务中挤出时间浇水,清理落花,修剪残枝,给壮大的植株翻盆,如有小苗初长成,又需要打顶和定植了。

往年,我是通过梅花、李花、樱花、桃花、梨花、海棠花、棣棠花,以及玉兰、连翘、金钟花、黄素馨,还有林下草丛里的老鸦瓣、点地梅、二月兰、波斯婆婆纳、紫花地丁、救荒野豌豆、活血丹、一年蓬……所有这些在上下班的路途与我相遇的花木,来丈量春天的进度。

今年,因为自己养了花,手中的尺子更细致、更丰富了。酢浆草的花开、花盛、花谢;天竺葵花色的深浅变化和花枝的多寡;福禄考小苗打顶之后,发出侧枝的快慢;蝇子草浇水的频率;飞燕草蹿个子和发新叶的速度;银莲花打出的花苞,从弯成一个问号到挺直了腰板所需要的时间……所有这些微妙的变化,都是春天最生动的注脚。无处不在的春天啊,如此可触可嗅,结结实实。有这些近在眼前的细节惹人牵挂,我比往年更关心晴雨、温度、风的方向。就这样,跟春天结下了更深的交情,建立起更亲密的关系。

春天的阳台

这个春天有没有留下什么遗憾呢?当然有。酒杯花在寒潮来临的时候冻死了。天竺葵“白星”因为我施肥过度烧死了。蓝铃花烂了根。钟穗花长成一个傻大个儿却怎么也不开花,突然有一天,新叶焦黑,茎干倒伏……还有,小区那三株楸子树,是我最喜欢的春花。今年,它没赶上在第一波升温时开花,之后的温度大起大落,来不及好好绽开,就被雨水打得七零八落,比起往年的美貌差得太远。

感谢这些遗憾,让我能更坦然地接受这个春天慷慨蓬勃的馈赠;否则,难免要因为一切过于丰饶,而深深地感到不安了。

今年的楸子,没能从从容容开放

去年的楸子,一只碧凤蝶

去年的楸子

去年的楸子


开了一个小小的公众号叫“城有蔓草”,本来打算以后所有的草木笔记都只放在公号里。但现代社会瞬息万变,说不定哪天微信就给灭了,公号文章会不会也烟消云散?自己这点小破文字不值一提,但对拍下来的这些花花草草,确确实实是珍惜。它们给我带来过多少快乐啊。所以打算在豆瓣上也存一份,算是留个底吧。欢迎各位友邻移步到公号来玩~~

热带植物
作者热带植物
38日记 88相册

全部回应 39 条

查看更多回应(39) 添加回应

热带植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