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的访谈:关于戈达和新浪潮……

赱馬觀♣ 2010-04-05 16:42:00
我喜欢巴黎,戈达总说他从我的电影中获益良多,而当我参演他的电影《蔑视》时,发现他几乎完全是在即兴创作。我忘不了那件事:他曾写信给制片人。一共四页,其中有对芭特洗澡那场戏的描述:

“亲爱的制片人,我没法告诉你这场戏要演什么,角色要说什么,或者他们要坐在什么椅子上……”当时对于已习惯于严格遵循脚本的美式拍法的我来说,真实难以置信!

关于戈达偏好即兴创作,还有个例子。那场戏的演员非常优秀。我们正沿山路下山去海边,他扮演一个被带绿帽子的丈夫。我们俩应该是在讨论尤利西斯和奥德赛。戈达和我都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但一时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后来,谈到了奥德赛的回家,以及如何杀死了妻子房中的所有男人时,我有了主意,”你知道,谋杀不能解决问题“。对此,戈达很喜欢。这就是我们一起工作的方式。

戈达的电影美学是新浪潮式的。他们随其自然的拍摄一切,比如,他们会拍一个场戏,内容是人们坐在巴黎最有名的户外咖啡馆,还包括各种嘈杂的汽车、行人、交谈的声音等等。

可这是艺术吗?我之前说过我是如何使用声音的。如果我一个人坐在街边的咖啡馆,我会关注来往的车辆,路过的女孩子,以及他们所发出声音。但如果是和心爱的女孩坐在一起,就不再会去注意那些事了。我的眼中、耳中只有她!

记得新浪潮电影中的一个情节,忘了哪部片子了,表现的是两个人躺在火车卧铺的包厢里,伴随着许多嘈杂的声音。那实际上是间很小的屋子,噪音来自四面八方。个人认为,这样的处理的是错误的。

我在拍类似的情节时,会做出修正,删掉多余的噪音。我的拍摄方法是一种有规则的选择。因此原则上坚决反对新浪潮的做法。我认为那种原始的、不加取舍,是一种艺术的死亡。

但今天的年轻人对艺术有着不同的观点。新老两代人彼此互不理解。也许这些年轻人正在创造新的艺术形式。也未可知。

对于安东尼奥尼,我从不喜欢他的电影(除了《放大》)。它们都太过消极,讲的似乎都是“无法抗拒,生活即是如此。”我认为这种情绪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们正在努力寻找自我,同时,又要面对一个不是由他们而是他们的父辈所创造的世界。这个世界对他们的存在而言并不轻松。

但我非常喜欢《放大》,因为第一次从安东尼奥尼的电影中看到了比较积极的东西。
赱馬觀♣
作者赱馬觀♣
394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赱馬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