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被美食遗忘的角落

Bienemaya 2018-03-28 01:21:03
来自话题 我的大学食堂

每天看到你们发美食图片,挑剔国内食物口味…… 我实在坐不住了。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德国“美食”了!

这世上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中餐馆的模样。

—— 我自己说的

在豆瓣上,常看到美食栏目的推送。其中不乏对某一地区某一类食物的品鉴。博主们会点评:这家铺子不太正宗,那家少点味道…… 每每看到这些,我在流口水的同时都会恨恨地想: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给你们发德国来,国内啥东西都觉得香了。

《Deutschland》这首歌里唱到,这(德国)是一块被上帝亲吻过的土地。没错,德国气候宜人,冬天虽然长,但也没有国内东北冷。夏天更是凉爽,极少用到电风扇。普通住家几乎没有人装空调。

只是,上帝亲吻这块土地的时候,或许在想:也不能什么好处都让这帮人给占尽了。于是,他发明了德国胃。

今天我就来聊聊我所体验的德国“美食”:以家常与学校食堂、超市为主,高档餐厅因为贫穷所限,了解不多。

先说了解少的正宗德国餐厅吧。在柏林开会的时候,德国司法部曾经组织我们去过两个比较高档的餐厅。面包土豆子大肉疙瘩吃了一堆,味觉上没有什么感受,最后胃里的反应是:堵、顶、涨。

再说说我们法兰克福大学的食堂。据周围学校过来吃饭的同学说,法兰的食堂已经很好吃了。

我们食堂有一种经典菜式,一年到头都提供:小孩儿脑袋大小和外形的一坨土豆泥,拿锡纸包着烤好以后,切两半,中间加一大勺酸奶。这就是主菜!这道菜,我周围的中国人没人敢轻易尝试…… 但是味道大家可以想象。

好激动,终于找到了它的配图!不过这里的土豆是一整个,而且酸奶酱料里的蔬菜也比学校食堂的丰富。我们的酸奶是纯酸奶……

有一次我在食堂发现了一种类似丸子的东西,如下图所示。到现在也想不通他们是怎么做的:死面疙瘩,相当的干燥。没有任何味道。吃进去还是感觉在堵你。后来被别人数落了,说一看就不好吃还敢瞎尝试。

一个人高马大的师兄在食堂经常不好意思吃自己点的菜。因为转了一圈发现,什么都不能吃。没办法,最后拿两块布朗尼蛋糕和一小碗沙拉出来了。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我们食堂对自己做饭没轻没重这事儿心里有数,于是在结账处供应免费的盐和胡椒。齁死人的东西没办法处理;但是可以保守一点,选择一些没有任何味道的食物,自己重新加盐、胡椒拌一下。

一个师妹说:看咱学校多懒,饭都只做一半,咱们还得再加工……

食堂每天(除周六日和法定假日)11点半开始陆陆续续上菜,到下午两点半以后基本不剩什么。这时候再去食堂,往往只能拿一小碗酸溜溜的沙拉。吃完之后从头凉到脚,保证下午上课不犯困。三点食堂关门,不再伺候你了。

三点之后再想吃东西,就得去学校的小卖部。这里的厨师很喜欢创意菜。每个礼拜,都能发明一些新东西出来。其中有一道小吃令人印象深刻:带馅料的面包,馅料是土豆泥…… 这道小吃翻译成中国话就是:大饼卷馒头就稀饭—— 全是主食、淀粉。

吃下去的感觉就像在盖房子:一层砖头,一层水泥,嗯,还是能把你的胃堵得严丝合缝的。

吃德国饭的日常感受

德国人一大早就吃肉疙瘩、吃肠这事儿大家可能都知道。不知你们是否见过,一片面包,上面抹一层甜的草莓果酱,再放一片咸培根一同咽下去的吃法。我就见过一对夫妻这么吃,大快朵颐的。

在国内,我很喜欢肉松面包或肉松卷。因为这些点心都能在西点屋买到,我还以为这是欧美传过来的。到了德国,可世界找肉松面包,发现根本没有——因为没有肉松!只好从亚洲超市买肉松,自己勉强做简陋版的肉松卷。

过生日的时候,我想买一个国内那种最正常最普通的松软的生日蛋糕。周围几条街逛遍了,愣是没有。后来去了一个大蛋糕店,店员热情地给我推荐了一种胡萝卜蛋糕,上面还站了个兔爷。

网络图片,我见到的那款比这个兔爷还大。

这玩意儿里面是这样的:

胡萝卜蛋糕内部紧实,胡萝卜果肉含量极高

结实的蛋糕本体里放了大量胡萝卜。但我没敢买。我还琢磨:会不会还有芹菜、卷心菜蛋糕…… 我还联想到在国内看过的一个纪录片,有一种竹子蛋糕——四川大熊猫过生日吃的。

后来问美食达人哪有松软的蛋糕,人家让我死心——德国没有戚风。

其实德国甜食跟他们的菜式比起来,已经不错了。面粉、鸡蛋、奶质量都好,其他配料也舍得给。从不虚头半脑偷工减料的。可惜,大部分甜食都憋着齁死你的劲儿,放了相当于国内百分之二百到三百的糖。

德国人很少吃鱼,超市里卖的鱼多为清理得一点腥味儿也没有,完全没有鱼刺的鱼块——怕被刺扎到;德国一些港口里螃蟹多得成灾,但是他们每年都要花大力气清理——不吃蟹(也不让我们吃),怕被夹子夹疼;德国人也很少吃辣。大部分人,稍微辣一点他们就“辣死啦”。饭店更是谢绝提供这种服务,怕你告他。

(德国人吃的鱼,大部分长这样)

之前看过一个判决,一个人买了块樱桃蛋糕,被里面的一小片连机器都无法筛掉的樱桃核碎屑硌掉了牙,于是控告蛋糕店。联邦最高法院经过严密论证,认为蛋糕店没有保证樱桃蛋糕里没有一丝樱桃核碎屑的义务,最终判原告败诉。

如果原告赢了,估计一批樱桃蛋糕又要下架。

任何一个德国超市,都摆放着几百种奶酪、上百种面包和十来种蔬菜。

德国奶酪开会

部分德国鲜奶酪开会

德国面包不是不好吃,而是跟我们国内理解的“面包”的概念不同。这里的面包,更像是馒头、火勺一类的主食。趁热吃带着一股面香,稍微冷了以后非常硬,带着可以防身。

德国面包 “硌死人” 联盟

很多时候,德国人要用锯子来锯开坚硬的面包。

锯面包

德国的奶酪有非常多的品种。有一些厂家,会把奶酪做成奶油蛋糕的模样,漂亮精致。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买,后来想想味道是咸的甚至有一些是臭的,只能作罢。

调味奶酪,不是蛋糕,咸臭口味,千万别被外表蒙蔽

下面这个东西,我初见它的模样,差点当绿豆饼给买了。还好,最后看了包装,是臭奶酪。有趣的是,这个奶酪的牌子“Birkenstock”与德国著名拖鞋品牌重名。不清楚二者在味道上是否也有共通之处。

我怀疑,德国人可能是“分子料理”技术的鼻祖——能把外形跟口味做得完全不搭。

像绿豆饼的奶酪

下面我要敲黑板了,单独点评一种饼干,请大家走过路过,一定注意!千万别买!谁买谁后悔。没有一个人能吃完。它外表看起来像苏打饼,味道是…… 你们都收过快递吧?包快递的纸壳子你们如果有兴趣嚼一下试试,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纸壳子饼干

无论是我们学校食堂,还是德国超市,都有个共同点:一旦不小心做了或提供了某种味道尚可的食物,一经发现,立刻下架。绝不惯你毛病。之前学校食堂有一个假期提供土豆牛肉焗饭,除了放奶酪以外,味道总体来说跟国内土豆烧牛肉差不多。不仅我们中国人爱吃,德国学生吃得也欢。可能是食堂管理人员发现大家在这道菜里找到了乐趣,毅然地断货——过了半年、一年……一直到现在,再也没见食堂做过这道菜。

超市也一样。我偶然发现某品牌某口味的薯片特别好吃,后来再去,那个牌子薯片各种口味都在,就没有我爱吃那种——不是被人买光了,是人家再也不进货了。同样情况,有一种美式炸鸡,在烤箱烤过之后口感类似于简陋版的肯德基,比较适合中国人口味。也是出了几天,再也见不到了。

有一次路过德国某超市门口,碰到超市调查员,让我对超市提供的食品提提建议意见。于是,我当街做了半个小时的演讲,把我对德国食物的种种怨气都表达出来。其中,我提到最重要一点就是:你们超市不是有口号说“每天都更新鲜一点”吗,能不能别光在面包和奶酪上使劲,能不能多来点新鲜蔬菜?调解员一边疑惑着,一边刷刷地做记录。但估计我的意见太小众,后来也没见到什么变化。

德国是中国厨师的摇篮。之前会做饭的人就不用说了,来这儿以后,你的馋虫会刺激你各方面做饭技能迅猛提高。连我这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在国内连碗都不洗的人,来这儿以后,也是落地会做饭。

之前跟几个德国人合租房子,共用厨房。有一个邻居,每次见我炒菜就用嫌弃的眼光撇我。他是典型的清教徒生活习惯。平时几乎看不见他吃什么正经饭菜,经常从冰箱里拿一块姜出来,咬下一大口,再打开一瓶萃取的柠檬水(不是果汁,是纯柠檬汁压缩的,可以做替代醋的调料),喝一大口把姜送下去。一个星期开一次荤,做点意大利面什么的。

他喝的柠檬水长这样

有一个周末,我被厨房里嘶嘶啦啦的声音吵醒。打开厨房门,一股葱花味儿扑鼻而来,继而发现这家伙在学我炝锅!他看见我时,眼神惊慌,十分尴尬。很快就躲回自己房间了。

我也给我的邻居们做过饭。他们除了嫌中餐做法复杂、麻烦以外,对于味道都赞不绝口。其中一个邻居非常好奇的问我:为什么你们中国人一道菜里可以进很多味道呢?我们德国的菜,要么就是咸味的,要么就是酸的或是甜的。一道菜只能有一种味道。

大部分德国人确实不太看重吃。可能跟他们的宗教流派有关系吧—— 主张简朴,拒绝浪费及纯粹满足口腹之欲。而且他们也嫌麻烦。大部分人所谓的做饭,就是切一切、拌一拌或煮一煮、直接将半成品烤一烤。能动用到“炒”这项技能的德国人,都得算是做饭发烧友了。

一个网友给我留言说,他身边竟然有些德国人认为:吃饭太烦,如果能把每天需要的营养都做成药,每次饿了只吃几片药就能活就好了。

我回复他说:他们这么想没错,德国的饭确实没有药好吃啊!

德国日用品超市里,营养药开会

在饮食方面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我们这些中国胃很多时候,都是瞎凑合,只要有点中餐的意思便会很满足。

一次过中秋,我下午才得知过节的事。赶到亚超时,月饼都卖光了。同在亚超的还有俩中国女孩,听她们聊天,说本来想买一盒月饼去另外一个中国人家一起过中秋。没有月饼怎么办呢?俩人一合计,买了一袋粽子走了……

法兰克福有一家据说味道挺不错的中餐馆。一个德国朋友告诉我,这个中餐馆叫“北京烤鸭”,我一看他发过来的图片,明明上面牌匾上写着“上海人家”啊。问他去那儿吃的啥,他说鱼香茄子。后来仔细看才发现,它的中文名是“上海人家”,而德文名却是“北京烤鸭”(Peking Ente)。

图片来自上海人家/ Peking Ente 中餐馆网站


欢迎按下方蓝字继续围观我的其他文章:

麦吱吱作妖记

没有那么多 “非如此不可”

怼人小能手戴老师其人其事

新疆的老姑姥爷来探亲

几只狗和一个怕狗的人

你最推荐的关于艺术的书籍是什么?

德国人到底有多抠

写字儿、说话与阅读

阿姨开花了—— 妇女节随想

更多我的原创故事、评论在个人公众号:玩玻璃球的荒原狼

Bienemaya
作者Bienemaya
3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75 条

查看更多回应(575) 添加回应

Bienemay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