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女郎趣史:毛茸茸才是性感的最高级?

雾港 2018-03-19 19:26:37

时尚icon凯特·摩丝以兔女郎造型登上《花花公子》60周年刊封面

每次看到可爱的女孩子戴着“兔耳朵”发箍从身边经过时,我脑海中总是会自动播放《BJ单身日记》片段——迷迷糊糊的女主将一套兔女郎装大摇大摆穿到“妓女与牧师”主题派对上去,却没想到dress code已经被取消了,迎头撞来一堆西装革履的长辈们(以及英俊挺拔的脸叔版“达西”),与着装清凉、晃动兔子尾巴的BJ形成鲜明对比。一个笑料喷薄爆发的魔法时刻降临了,胖嘟嘟的大龄剩女显出了几分奔放的可爱感觉,观众们也立即被她逗得忍俊不禁起来。

蕾妮·齐薇格在《BJ单身日记》中的兔女郎打扮,非常滑稽

掐指数来,欧美的美少女们似乎特别喜欢在需要“放电”的聚会上打扮成兔女郎,类似的情节在青春爱情影片中屡见不鲜。比如在励志“小妞电影”《律政俏佳人》中,靓丽的校花瑞茜•威瑟斯彭被情敌耍弄,而打扮成性感兔女郎的样子出现在日常派对上,幸好她一点也不慌乱,反而以极度镇定的态度赢得了尊重;瑞秋·麦克亚当斯在青春片《贱女孩》中同样扮演了校花,同样在争奇斗妍的万圣节party上选择以兔女郎装扮亮相,引来艳羡目光无数。

瑞秋·麦克亚当斯在《贱女孩》中饰演的校花

从曲线毕露的原版兔女郎套装,到简化后的一对光泽缎面兔耳朵发箍,不论是在银幕上还是生活当中,这个昭显青春性感的装扮方式总是能够轻易俘获人心,把女孩子娇俏活泼的一面展现得恰如其分。那么,这种装扮为什么会具有如此神奇的效力?它又是怎样出现在世界上,并且逐渐演化成一个令人莫名兴奋的文化符号的呢?

《花花公子》真相:一份混搭了裸女图片的文学杂志

渊源要从1953年的美国讲起,风头无两的成人杂志《花花公子》在这一年创刊,首期以性感偶像梦露作为封面人物,一炮而红。从此之后的60多年里,它便成为了同类杂志中的佼佼者,高调影响着人们对于“性感”这个词的理解方式。

不过我们如今难以想象的是,在《花花公子》洛阳纸贵的那个时代,它其实并非行业形态的开创者,身边多得是同类型的成人刊物,有好些的内容甚至比《花花公子》更加暴露、更加狂野。如果一味落入感官刺激上的同行竞逐队列,《花花公子》未必是其中最有胜算的那一家。

手捧《花花公子》创刊号的休·海夫纳

在这一点上,创刊人休·海夫纳的思路非常清晰:他要创办的刊物,与世面上千篇一律的色情载体绝无相似。在他的构想中,这将是一份把裸照内页和格调生活方式混为一谈的新潮杂志,既要有符合成人取向的“外皮”,也不缺高雅严肃的文艺品味。编辑部极具慧眼,经常刊登的文章都是来自博尔赫斯、诺曼·梅勒、科特·冯内古特、杰克·凯鲁亚克、加西亚·马尔克斯以及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等大神的手笔,而这一串金光闪闪的名字,也几乎配得上所有文学爱好者的顶礼膜拜。有人甚至这样说:“如果把杂志中的那些裸女图片撕掉,《花花公子》其实是世界上最豪华、最有品位的文学刊物之一。”

刊登在《花花公子》中的让-保尔·萨特专访

对于这样一本“伪装为成人杂志的文学刊物”,海夫纳觉得有必要为其设计一个令人过目难忘的拟人化标志,让它不仅仅是一份四处售卖的印刷品,而要拥有自己活灵活现的人设形象,让读者产生身份和品味上的认同感。常见的打着领结的绅士头像似乎是个不错的点子,可是又嫌过于呆板,无法从千篇一律的造型中脱颖而出。于是,他机灵一动:把脑海中的那个绅士从人类改成兔子印入封面,滑稽而又富有腔调的审美趣味跃然纸上,一下子把竞争对手拉开了好几个身位。

为什么选择兔子,而不是别的动物?海夫纳曾经在访谈中提到:“我觉得兔子有种幽默的性暗示,同时又是一个活泼有趣的形象。我给他穿上燕尾服,又加上了一点神秘的感觉。”不过,花花公子兔并不是世界上第一只穿上晚礼服的卡通兔,它的前辈可以追溯到比它早生了十多年的脍炙人口的卡通角色“兔八哥”——取材自美国原住民色彩浓厚的动物传说故事,延续了兔子在民间故事中一贯的身手敏捷、头脑狡黠的形象,即使已经化身为文明社会中的风雅人士,翩翩衣装下的那份野性仿佛随时要来个无厘头式的大爆发。

卡通人物兔八哥是“花花公子”兔的前辈

最初的花花公子兔造型被刊印在第二期杂志封面上,我们可以发现它跟后来的经典侧头剪影出入颇大,其实更接近于“游荡在现代社会的兔八哥”这种感觉,相信这也是编辑者们想要传达给大家的信息。在七十年代以前,《花花公子》名气达到峰值之前,这只兔子以一脸坏笑的腹黑表情,衬着极具戏谑意味的日常生活场景插画,频繁出没在杂志封面上。在那黄金一般的二十年里,《花花公子》的封面设计始终够足水准,挑逗尺度处理得恰到好处,每每带给读者“会心一笑”的乐趣,而未曾浮现一丝过于淫秽的色调。可惜杂志过了七十年代后销量下滑,不得不转型为酒林肉池般的直白风格,与前期定位大相径庭,真是非常叫人遗憾的一件事。

早期《花花公子》封面之一,文艺感与趣味性兼具,与后来的风格大相径庭

还好,六十年代的海夫纳还用不着考虑这个问题。1948年发布于美国的原子弹般摄人的《金赛性学报告》在此时余温依存,而对越南战争的谴责与反思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乘着反战思潮和性解放风浪而来的一批年轻人,渐次滑入感官享乐的甜蜜深渊不可自拔,正是他们将这份“有品位的性感杂志”捧入了手心,甚至视其为摇旗呐喊的重要阵地之一。藉着这股强劲东风,心思活络的海夫纳又盯上了“绅士俱乐部”的大好生意。

《花花公子》杂志在越战时期极受欢迎

1960年,第一家花花公子俱乐部在芝加哥开张迎宾,每一位取得俱乐部资格的会员,都会收到一把镌着兔子头的钥匙作为身份认证,并被海夫纳形象地称为“钥匙保管者”。出乎大多数人意料的是,花花公子俱乐部本质上是一家晚餐俱乐部,而非望文生义的色情俱乐部;对出入其中的人来说,西装外套和领带是必须严守的着装礼仪。尽管只有男人才能成为俱乐部成员,但随同前来就餐的女性来宾也同样络绎不绝。

“花花公子”俱乐部的成员身份认证钥匙

俱乐部提供的自助餐包括了蟹腿和菲力牛排,品质自然是优良的;但体现出海夫纳不俗品位之处,其实是超然独步的餐厅助演乐队,大胆启用了诸如纳京高等著名爵士音乐人驻场表演——他是一名狂热的爵士乐爱好者,对爵士乐的推崇上升到了与哲学和艺术相提并论的高度,正如他《花花公子》创刊号上所写的那样:“我们应该享受这样的生活:调上一杯鸡尾酒,准备两份开胃小吃,唱机里放上一段音乐,邀请一位红粉佳人,静静地谈论毕加索、尼采、爵士乐,还有性。”

这份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生活方式倡导书,放到今天来看,都仍是太过于“风雅”、甚至有点故作姿态之嫌的了。尽管如此,花花公子俱乐部之所以能站稳脚跟的秘密武器,却并不体现在这些方面,而是延续了杂志兔子标志并将其三次元化且换了一个性别的性感侍应女郎们——所谓“兔女郎”是也。鲜有人知的是,兔女郎装的始作俑者其实是一名女性——伊尔莎·陶林斯,而非海夫纳本人。伊尔莎·陶林斯是一位演员,风格硬朗而冷艳,当时正在跟《花花公子》的宣传总监维克多·朗斯约会。其人参演的影视作品大多名不见经传,她关于兔女郎装的独特创意倒是流传至今。

“兔女郎”套装创意人、女演员伊尔莎·陶林斯的剧照

兔女郎装真相:一套由女性积极发起的性感制服

按照海夫纳原先的想法,他对俱乐部侍应员的服装构想是超短的褶边性感紧身衣,其灵感来源于富丽堂皇的齐格飞歌舞女郎——齐格飞歌舞团是二十世纪初期活跃在百老汇的规模最大、也最具盛名的一支表演团队,是海夫纳年轻时候的性感偶像。

典型的二十世纪早期“齐格飞歌舞女郎”装扮

不过,伊尔莎·陶林斯作为一名女性,设身处地地向大家表示,过度薄透的着装在端上饮料和为顾客点烟时非常不方便,会让人时时担心是否走光;如果把原属杂志的绅士兔标志替换成女孩子,并使侍应员都照此形象打扮,则要有意思得多。伊尔莎的母亲是一名裁缝,在母女二人的反复尝试和极力坚持下,“兔女郎”套装就此诞生了,随后公司飞速为它注册了专利,成为世界上第一套拥有商标专利权的服务员制服。

与《花花公子》关系极佳的美国著名作家诺曼·梅勒,曾在1963年出版的小说《总统档案》中,这样描述他对“兔女郎”的印象:

延续了“欢愉十年”(1890-1900)风格的一种装束,夸大她们的臀部,束紧她们的腰身……并将她们装入一件双峰挺立的胸罩里——每边乳房看起来都像一颗巨大的子弹,撞在凯迪拉克的保险杠上。黑色长筒丝袜,漫长得无边无际,一直衔接到腰线位置,而在她们的曲线曼妙的后背上,就像是一丛贞洁的蒸汽自身躯中温柔地喷涌着,一团又白又小的兔子尾巴随着她们的步行节奏而摇晃个不停。

这真是一段绝妙的恭维,而衣装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比你想象得还要重要。有人甚至说,“这套衣服可以让平平无奇的女生一秒变身为惹火女神。”这种说法其实很有道理,兔女郎的那半遮半露的火爆身材,早已成为了一种符号般的幻象:她短小热辣的套装,预示了一份永不可得的更进一步的暴露;她温言软语的态度中,埋藏着高强度的兔女郎业务培训经历,一系列严格执行的规章制度,当然还有一份天文数字般的丰厚薪酬。

一名兔女郎装扮的侍应员正在给客人上菜

这套服装的初步雏形是这样的:在“风流寡妇”式的连体束身衣之外裹上一层绸缎材质面料,再搭配上兔子耳朵和毛绒绒的短圆尾巴,看上去更像是一件游泳装。提出建议的伊尔莎·陶林斯本人是第一个试穿这套奇装异服的人。根据试穿效果,他们还对其做了几处改良,比如把大腿处的开衩裁剪得更高,直抵腰际,以拉长腿部线条,强调胯部的曲线,并摒弃了各种容易让人联想到常规泳衣的细节。

原版“兔女郎”套装下半身是光腿的,但海夫纳认为,姑娘们必须加穿带有渔网纹眼的袜子。尽管渔网纹袜完全是由于装饰目的而出现——不能被解下或松开——它们却展露了远甚于赤裸肌肤的诱惑力,让人不由自主感受到一种撩人的“若隐若现”的效果。而在右边大腿根部,会配有一枚玫瑰形饰物名牌,并且一双与套装配色一致的缎面高跟舞鞋也必不可少。

五光十色的兔女郎们,鞋子的配色须与上装一致

诸如此类的性感装束,是每个男士俱乐部都能见到的大同小异的把戏。但是让兔女郎装扬名天下并成为流行文化传奇的,却是从男士晚礼服装中借鉴而来的恰到好处的三点“反差萌”:蝶形领结,假领,和假袖口。这三处小小细节出乎意料地成为了点睛之笔,把它们与兔子的耳朵和尾巴混合搭配于一身之后,挑逗气息和保守作派也就一并融合到这套设计思路中,变成了一种卡通化的女性性感范式,亦包含着一份故作正经的搞笑意味在里面,性感与俏皮兼具。

兔女郎装扮的精髓:与绸质长耳相映成趣的假领结、假袖口

那是一个属于玛丽莲·梦露的时代,她与《花花公子》杂志在享乐主义的风向中相互成全了彼此。受到同名俱乐部感召而前来应征成为“兔女郎”的姑娘们,内心中也埋藏着一个犹如梦露的金发般闪亮动人的迷梦。如今在我们看来,打扮成兔子模样出入于男士为主的消遣场所,似乎颇具有自我物化的倾向;但对于那时的人来说,这却是摆脱受制于人的家庭主妇命运、争取到公开抛头露面机会的重要一步。唔,也许她们这一步迈得稍微大了一点,似乎是对美国传统清教徒式两性观念的一种报复性反弹。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此起彼伏的反弹倾向成为一种潮流之后,谨小慎微的贤妻良母过时了,取而代之的是搽上口红、穿起高跟鞋的自由自在形象。女士们再也无法安于室内:自己也可以成为两性关系的主导者,而非被动接受者;情欲再也不是一种遮遮掩掩的话题了。 她们摇身一变,乐于扮演游离于婚姻之外、强调性别特征、擅长引诱男性的“花花女郎”角色。酥胸半露的同时戴上兔子尾巴?她们乐于尝试。尤其是,这套服装最初的倡导者人也同是一名女性,关于如何另辟蹊径地展现女性性征,并在自我陶醉与愉悦他人之间拿捏得当,她可比雾里看花的男人们要清楚明白得多。

梦露本人也作过与兔女郎相类似的装扮

不过,海夫纳的商业头脑在调动男人的积极性方面同样起到了重要作用,他毕竟是一个在1960年就掌握了“饥饿营销”精髓的人。尽管对现今的世界来说,兔女郎形象简直随处可见,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在花花公子俱乐部开张大吉的头几年里,这套服装的通行区域被他严格控制在了俱乐部内部。侍应员们每天下班后,必须将属于自己的制服上交,严禁带到外面;杂志内页上也不会出现以兔女郎造型为主题的照片;相关环节的所有人都要对此三缄其口(当然后来还是解禁了)。

他的目的达到了。外界所有人都在谈论这种别具一格的性感装扮,为此神魂颠倒;但除非想尽办法混入俱乐部成员,否则你根本无法见识到它的庐山真面目。毕竟,设计兔女郎套装的用意,一开始就是为了给这个高准入难度的俱乐部造势而来的呀。

“兔女郎”的人生真相:性感之外,还有什么?

最早一批进入其中的客人马上就领悟到了,那种弥漫在花花公子俱乐部内部的,俏皮与惬意所交织而成的迷魅氛围。显而易见,在这儿工作的姑娘们必须面对的,是一整套极其严苛的着装规则,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有详尽限定,被称为“兔女郎守则”。俱乐部还设置了一名唤作“兔妈妈”的领班,专职检查兔女郎们的打扮是否合乎规则,从头发到脚趾,一丝也逃不过她的金睛。妆容和体重也会被严格地监控起来;假袖口和假领子必须上过浆并且一尘不染;带有兔子图样的袖钉必须咬合到位。毕竟,这是一份需要严阵以待的工作,并不是随便买弄个风情就能过关。

侍应员们人手一份的《兔女郎守则》

她们的上装罩杯只有两种尺码:34D和36D。不过胸衣内侧都是有暗袋设计的,方便将双峰“填充”饱满。一名兔女郎日后在回忆录中提及这一点,说她们的“衣装顾问”曾告诉自己,几乎所有的兔女郎都有在内衣暗袋中偷偷加“料”。因此,兔女郎在日常工作中是不允许向前弯腰的,以免她们胸口的填充物会不慎滑落出来,那样一来场面就会相当尴尬了。

除此之外,兔女郎的缎面高跟鞋是她们自掏腰包购置的,这种鞋子一共有十二种不同的颜色,所以还必须考虑好与套装和耳朵的配色是否协调。“关于我们的鞋子真是一言难尽,”一名前兔女郎回忆道,“它们基本上是个消耗品,老是要扔掉换新,因为工作时总是会有各种饮料滴溅在面上,弄得污渍斑斑。”弄脏的鞋子,抽丝的长筒袜,或者其他的妆容失误都会导致被记过,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被罚款,乃至被俱乐部炒鱿鱼。

工作中的兔女郎们

还有一点与外界传言大相径庭的是,兔女郎们不仅没有义务满足客人的过分要求,甚至“被保护得相当周到”。在俱乐部里满场奔忙的她们尽管秀色可餐,却绝对禁止客人对她们进行身体触碰。不过,还是会有素质堪忧的客人进入俱乐部,并上前做出些类似骚扰性质的事,比如尝试用打火机去点着兔女郎身后的尾巴什么的,这就非常让人讨厌了。原初设计的兔尾巴是毛线材质的,但是从1969年起,不得不改为使用防火的人造毛皮。

发展到后来,每当有“钥匙保管者”呈现出醺醺醉态时,就会安排俱乐部保安适时地盯住他,不让他们借着酒意去摸或者拽一团团摇动在眼前的兔子尾巴。而一旦真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咸猪手,就会立即被剥夺俱乐部会员资格。与此同时,兔女郎们也必须严守禁令,绝对不允许与任何俱乐部成员、表演嘉宾及公司管理层人员发生约会。当然,她们本身单凭小费收入,就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根本无需费心寻找阔绰金主。

“兔子的尾巴,可是千万摸不得的!”

制服的一大功能,就是淡化穿着者的个人特点,而将制服本身所散发的气质加诸于上,最终让所有人看起来都大同小异,这样才能构建出所在场合的特定氛围。因此,人们在面对“兔女郎”群体时,往往凭着第一印象给她们贴上一枚玫红色的“性感”标签之后,便一无所知了。刻板印象告诉我们,性感的美女往往头脑空空,只堪被当成花瓶;但是如果你把这种看法放到兔女郎身上,可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等到海夫纳决定进一步扩张版图,在各地开设“花花公子”赌场之后,一批新晋兔女郎迅速上岗,接受短期培训后便要担任荷官工作,这对她们的逻辑思维和速算能力都提出了极高要求。因此她们在接受面试时,除了外貌条件之外,还要单独进行数学成绩测试。想到这些晃动兔耳朵的美丽姑娘们居然各个都是过关斩将的潜在学霸,许多俱乐部男性成员也禁不住要瑟瑟发抖了呢!

对于工作在赌场的兔女郎来说,数学头脑是至关重要的

而对于当时的兔女郎来说,这份工作只是人生道路上的一段短暂经历、一种异色体验,等到赚够了薪水之后,就会转身投入其他行业当中。参与其中的,不乏有出身良好家庭、天资聪慧的女孩子。她们当中的登峰造极者包括如下人士:有后来去了加州大学欧文分校攻读生物学并提出免疫学“危险模型”的女科学家波莉·玛卿格;有成长为密歇根大学教授的著名女性主义作家佩妮•加德纳;也有后来当上了克林顿时期联邦大法官的女法学家金芭•伍德……她们所取得的成绩实在太过惊人!看来,来自兔子所加持的智慧力量,是人类绝对不可小觑的。

女科学家波莉·玛卿格和她的爱犬

兔女郎时期的波莉·玛卿格

这些杰出女性在提起早期经历时,无不一脸坦然,认为这只是当年的一种选择,却并不能够定义出完整的自己;除了外表出众之外,她们更为自己拥有了比身材还要性感十倍的头脑而骄傲。兔耳朵标志所蕴含的意义,也因她们的存在而显得更加多姿多彩了。这些弯弯曲曲不可思议的人生之路,恰恰是海夫纳在招募“兔女郎”之初所始料未及的吧。

优雅老去的前兔女郎,曾任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大法官的金芭•伍德

雾港
作者雾港
33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67 条

查看更多回应(67) 添加回应

雾港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