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泠,微醺。

易祺 2018-03-17 01:36:14

我还没有睡着。

你呢?

你会不会有一个夜晚特别地想喝酒,因为几乎没有喝过,因为一直排斥它的味道,所以想试试。朋友在今天白天的时候跟我说起,她们寝室昨晚去看电影,是一个名字很长的电影,之后还去吃烧烤,喝了酒,笑得很开心。我的重点顺理成章般地,就追溯去了那个不小心碰了一点点酒的夜晚,是一家小店,粉色的“樱花”酒,老板娘说是度数最低的,我尝了一下,甜甜的,夹杂了一点点酒的微醺。旁边的那个叫“雕梅”,是很深的棕色,快是黑色了的酒,我用刚才拿起的透明小杯,尝了一点点,很辣的感觉,虽然很少,还是顺着就到心底了。

不会喝酒,是天赋吗?会不会,也是一种遗憾呢?酒杯斟满了酒,生命就真的注满了爱了吗?泰戈尔会不会,也偷偷就骗了我们呢?

今晚,这个城市的风,真的好大,室友静静地去关了窗,但外面的风声还在不懈地打扰着这个夜晚。从我这里透出的灯光,我也好害怕打扰到她们,所以把头埋在被窝里。

也刚和一个朋友在QQ上说再见,他说,他要去打游戏,因为周末了。理由好简单,也好真诚。最近偶然听过一个小演讲, “Design Your Dream Life Through Passive Income ”演讲者是一个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大学生,说的是被动收入和理想生活的问题。但是,我们理想的生活,可以是我们的迫不及待吗?也可以是周末了的一场游戏,抛开了熬夜的弊端,偶尔忘却一下压在身上的无论,也记不清来自哪儿的沉重,偶尔地放纵一下,无关物质,也不谈收入。

就像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好久没有写字了,或许只是偶尔一点点,存在手机里,或者散乱地,留在某张纸的某个角落了,。日记本放在箱子里,最后一页早就满了,没有再买新的本子,就好像是预料接下来的留白的艺术性。倾诉的方式被自己剥夺了一种,通常,也就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了――我用的电波,嘟嘟的声响还是那么严整的频率,那边依旧会挂掉电话再给我拨过来,只是一两句的寒暄就只能抛出了再见,也许是太忙碌吧,也许是快要厌倦了呢。岂不是很难过的事儿吗?凡事,如果没有冰凉的边界,会不会更好一些呢,我的茶艺师证书也终于在这周到了,拖了快一年了吧,证书,也一样,逃不过末路的命运,早先就听说我们是最后一本,以后就取消了,没有关心有没有用,因为喜欢还是毫不犹豫地就去了,结局的棱角想要裹住一层,会不会就温柔一点儿呢~

夜晚,在一天的斑驳和忙碌的喧嚣过后,本应该获得最平稳的安静了~寝室断了两天的水,不知道明早醒来的时候会不会有水在水管里扑腾的声音,我很想念,也在期待,包括现在。

已经很晚了,手机的电也快耗光了,就到这儿吧,稀里糊涂的文字,或许也有些微醺了~

――南顾

易祺
作者易祺
1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易祺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