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奥库扎瓦吧

novich 2018-03-12 17:02:30

Булат Окуджава 布拉特·奥库扎瓦 Bulat Okudzhava

当我在虾米里听到奥库扎瓦的歌,立刻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这应该是我纯粹私人的体验,因为我立刻意识到,这种感觉来自于我少年时,来自在电视机里看过的苏联电影的插曲,但忘记了片名,忘记了故事,只记住了那把嗓子,那把吉他。后来查IMDB,发现奥库扎瓦在《白俄罗斯火车站》里配过歌,在《合法婚姻》里演过配角,《沙漠白日》的插曲让他一举成名。

奥库扎瓦的诗和歌一方面开创了苏式行吟歌手和诗人歌谣的传统;另一方面,它们也示范了一位艺术家在一个创作不自由的年代(还有不少黑暗和恐怖的岁月)里,如果不是一位斗士、也不想加入大合唱的话,如何不被时代潮流裹胁和湮没,依然顽强地保持艺术的自我和人性。

我在一个歌词翻译网站,找到了不少奥库扎瓦写的歌词,试着翻译了几首,都是通过英语,整理了点背景资料。虾米上原来有奥库扎瓦的七八张专辑,但大多因版权问题而下架,目前还有三张早期专辑可以试听,网易云上有五张,百度音乐也有一些,连同其他歌手的翻唱致敬专辑,我都将链接附于文末。

苏联在五十年代中叶“解冻”之后,涌现出一批极具个人特色的歌曲创作和演唱者,他们没有专业音乐训练的背景,但爱好诗歌和音乐,会弹点吉他。这批“业余票友”自己作词,作曲,演唱,风格大多亲切平易,逐步发展出更为多元的流派。代表人物有奥库扎瓦、维索茨基、尼基金夫妻、别科夫斯基、维兹伯尔、尤里•金等等。他们被统称为“谣唱歌手”或“行吟诗人”(бард, bard),而其音乐则归为“作者歌谣”或“诗人歌谣”(авторская песня,author's song)。

布拉特•奥库扎瓦是这一潮流的早期奠基者。1924年他生于莫斯科,来自一个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的混血家庭,父亲是格鲁吉亚共产党员,被派到莫斯科学习。在1937年大清洗中,父亲被冤杀,母亲被关入古拉格集中营长达十八年。奥库扎瓦从小由祖母带大,苏德战争爆发后从军,是一名普通步兵,1944年重伤退伍。从五十年代中叶起,奥库扎瓦开始创作诗集,并演唱自己作词作曲的歌谣。虽然很少有官方的支持,但靠着地下流传的抄本和音带,其诗集和歌曲得到广泛传播,甚至跨越国境,在俄国侨民中也找到不少知音。海外的纳博科夫曾表示很欣赏其诗作。

1970年,由奥库扎瓦谱曲的电影《沙漠白日》走红,大大提升了他的知名度。但直到八十年代,其诗集才得以在苏联正式出版。奥库扎瓦一直自认为是诗人和小说家,而非歌手,他的自传性质小说《被取消的演出》曾获得俄语布克奖。在苏联时代,奥库扎瓦的歌谣和维索茨基齐名。维索茨基的歌曲激烈直白而带有政治倾向,而奥库扎瓦曲风萦绕愁绪,略带自嘲和讽刺,总体较为平缓舒适。

1997年,奥库扎瓦在巴黎去世,葬于莫斯科。在他生前最喜爱的阿尔巴特大街上,竖起了一座纪念雕像,新一代俄罗斯Bard常在雕像前聚会歌唱。

阿尔巴特大街上的奥库扎瓦雕像,面对主街

歌集目录(持续更新中...点击链接,到阿基米德FM页面收听,也有歌词对照,也可点击合辑链接):

1)《格鲁吉亚歌谣 / 葡萄籽》;2)《告别新年树》;3)《穿上军大衣,一起回家吧》;4)《阿尔巴特大街之歌》;5)《旧外套》;6)《福运》或名《雨后》;7)《窗边女郎》;8)《弗朗索瓦·维庸的祷告》或名《祷告》;9)《莫扎特之歌》;10)《希望小乐队》;11)《别啦,小伙子们》;12)《往昔不可能复返》;13)《感伤进行曲》;14)《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15)《三姊妹》;16)《第一次爱情》;17)《又一首浪漫曲》;18)《刻于石上》;19)《我写了部历史小说》;20)《午夜电车》;21)《阿尔巴特浪漫曲》

**************************** 1) 格鲁吉亚歌曲(葡萄籽) Грузинская песня 布拉特·奥库扎瓦 词曲并演唱(novich 试译) ****************************

我将一颗葡萄籽埋入温暖的土地, 亲吻藤蔓,采摘下成熟的一串, 呼朋唤友,让心中的爱满溢。 否则,何必活在这一成不变的世界里? 挚友们齐聚在宴席, 畅所欲言,彼此交心不留底, 天主也会原谅我的罪孽。 否则,何必活在这一成不变的世界里? 为我歌唱的,是一身暗红的达利, 我满头花白,向她俯首致意。 我倾听,着迷,在爱和悲伤中死去。 否则,何必活在这一成不变的世界里? 落日在盘桓,角落浮动光影, 一幕幕梦境恍若在我眼前飘逝, 蓝水牛,白雄鹰,金鳟鱼... 否则,何必活在这一成不变的世界里?

****************************

* 诗中的“达利”指年轻的格鲁吉亚女诗人达利•查娃

格鲁吉亚歌谣《葡萄籽》的俄语原文和英语译文网页

苏联时代过新年,不过圣诞节,圣诞树也被禁止。到了1935年,当局又允许人们装饰枞树,增添节日气氛,但要改名叫做“新年树”。从奥库扎瓦的诗和歌曲中可以看出,新年树依然被民众赋予了很多信仰的成分。

******************** 2) 《告别新年树》 Прощание с новогодней елкой 布拉特·奥库扎瓦 作词作曲与演唱(novich 试译) ********************

蓝色树冠,鲜红树干, 绿色球果 银铃声声, 一阵风掠过房间走廊, 是人们迎接一对情人。

拨动某处的旧日心弦, 萦绕不去,不停回响, 一月来了,又飞速而过,(注 1) 像郊区电车一样疯狂。

我们忍受飞尘 不停打扮你, 来把你忠实地服侍, 吹响硬纸板做的号角, 匆忙完成非凡技艺。

一瞬间 我不由得深信, 也许,只有天真的心, 才能看见一个美妙脸庞,(注 2) 浮现于节日的盛装。

分离的时刻,偿还的时光, 那一天,岁月凋谢, 为何你变得如此不堪? 或者 仅仅出自癫狂?

优雅 如同夜莺, 骄傲 如同掷弹兵, 为何 可信赖的手掌, 藏起了你的白马骑士?

为何他们不让时间停止? 为何他们不再付出努力? 车轮旋转 隆隆作响, 难上加难的 是永远分离。

重新又开始奔忙, 时间终会做出裁定, 从十字基座上拔下树干, 从此不再有复活主日。

枞树,我的枞树,驯鹿离去, 你那归于徒劳的努力, 雪娘女士的柔和影子, 消失在枞树针叶丛里。

枞树,我的枞树,涌血的救主, 远方若隐若现 是你的侧影, 如同那光 来自神奇的爱, 在燃烧 不会熄灭。

******************

*1)由于儒略历关系,俄国人在公历1月7日过新年

*2)指俄国童话中的雪娘)

《告别新年树》的俄语原文和英语译文网页

俄国网站摘录制作的《穿上军大衣 回家吧》

奥库扎瓦作为普通步兵,在苏德卫国战争中打过仗,1944年受重伤退伍。他写过不少战争题材的诗歌和歌谣,后来汇编入专辑《关于战争的歌与诗》。其中有一首很动人的追思曲,《穿上军大衣,一起回家吧》,献给永远无法回家的战友。此曲曾被用于1975年公映的影片《从日落到日出》中的插曲,该片主题很像奥库扎瓦作曲的另一部电影《白俄罗斯火车站》(1973),都以战后老兵为主人公,他们在战后岁月中坚忍度日,但战争已经让他们永远无法融入日常的生活。

******************* 3)《穿上军大衣 一起回家吧!》 Бери шинель, пошли домой 布拉特·奥库扎瓦 作词 作曲 演唱(novich 试译) ********************

你和我 兄弟 都是步兵, 夏天总要比冬天好熬, 养好战争带来的伤疤(每段第三句都唱三遍) 穿上军大衣 一起回家吧!

战争把我们折磨得够呛, 这日子总算捱到了头, 整整四年,没有见到妈妈 穿上军大衣 一起回家吧!

家乡的大街早已炸平, 可一次、又一次,我的战友, 迷途的灰椋雀,飞回故乡, 穿上军大衣 一起回家吧! (间奏、转调) 如今你已经合眼安眠, 沉睡在木头红星之下。(注) 兄弟,起来啦,起来啦 穿上军大衣 一起回家吧!

我该怎么向你家人交待? 我该怎么面对你的妻子? 昨日的誓言,何必再提 穿上军大衣 一起回家吧!

我们都是战争的弃子, 将军、士兵、全都一样, 春天到来,冰雪融化(唱3遍) 穿上军大衣,一起回家吧!

*************************

注:苏军士兵的墓碑标识。

《穿上军大衣 回家吧》俄语和英语译文的网页

阿尔巴特大街 左侧街角拱门下是奥库扎瓦像

阿尔巴特大街,是莫斯科老城区的老步行街,其历史可追溯至十五世纪。Арба́т一词来源自阿拉伯语,意思是城郊。如今它是莫斯科阿尔巴特区的核心商业区。旧俄时代,此地聚居小贵族和知识阶层,拥有众多老式传统住宅楼。在苏联时代,这些老楼成为政府高官的宅邸,他们的后代经济条件宽裕,能接触西方产品和文化,形成一代“苏式嬉皮”,被作家雷巴科夫写入轰动一时的小说《阿尔巴特街的孩子们》。此街也是艺术家和文人聚会之处,诗人和歌者奥库扎瓦爱在此盘桓,常在作品和歌曲中以阿尔巴特大街为题。他去世后,阿尔巴特大街立有其雕像。

********************** 4)《阿尔巴特大街之歌》 Песенка об Арбате 布拉特·奥库扎瓦 作词 作曲 演唱(novich 试译) **********************

你像一条河水流淌,你的名字多么奇异! 沥青透明,如同河水荡漾, 噢,阿尔巴特,我的阿尔巴特,如命运降临, 你寄托着我的欢乐 我的悲伤。 (每段后两句都反复)

你的步行道,一众凡夫俗子, 他们匆匆奔走,鞋跟敲响。 噢,阿尔巴特,我的阿尔巴特,如我的信仰, 你的路面被我踩在双足之下。

对你的爱,无法治愈, 四千块铺路卵石,让人爱不够, 噢,阿尔巴特,我的阿尔巴特,如我的家园, 在你上面漫步,永远没有尽头!

*************************

《阿尔巴特大街之歌》的俄语原文和英语译文网页

热娜·博罗托娃(Жанна Болотова)

热娜·博罗托娃被称为“六十年代最美的苏联女演员”,气质出众,崇拜者众多。她在大导演格拉希莫夫的多部电影中担任女主角,后来嫁给了导演尼古拉·古别科。热娜一度是奥库扎瓦的缪斯,奥库扎瓦的不少诗和歌曲专门题献给她,导致古别科十分嫉妒,但热娜坚称自己和奥库扎瓦仅仅是艺术和精神上的交流。这首《旧外套》也是题献给热娜的,诗人比热娜要大一辈人,热娜刚出生时,奥库扎瓦已经上了战场。旧外套也可看作是诗人的自喻。

**************** 5)《旧外套》 Старый пиджак 布拉特·奥库扎瓦 作词 作曲和演唱 ——献给热娜·博罗托娃(novich 试译) ***************** 这件外套陪伴我好多年, 陈旧磨损,破破烂烂, 于是我拿去给裁缝看看, 兴许缝缝补补,还能再穿。

我对他说 拜托给你, 能不能妙手回春, 这是一门有魔力的手艺, 让我重获新生,焕然一新。

这是个玩笑,可他当真, 一心一意,埋头开工, 要把旧外套变身潮人装, 他全力以赴,好一个怪人。

他穿针走线,一言不发, 小心翼翼,精确无比, 这是一个神圣的使命, 我的幸福,在此一举。

他把作品交到我面前, 可我难道还能穿上? 我相信 你还爱着我...(后两句反复) 可再想想吧,好一个怪人。

(生于莫斯科,幼年移民美国的俄裔唱作歌手和钢琴手Regina Spektor自弹自唱《旧外套》,向奥库扎瓦致敬,颇可一听,点击虾米链接欣赏。)

《合法婚姻》剧照,奥库扎瓦与葛莲科

苏联在1985年拍摄的故事片《合法婚姻》讲述一对恋人在战争中的生离死别,题材虽然沉重,但处理手法却颇具轻喜剧色彩,兼有抒情和感伤。布拉特·奥库扎瓦在剧中本色出演,饰演巡回剧团中的一位歌手,还出镜演唱自己的歌谣《福运》,搭档伴奏的是他的情人娜塔利亚·葛莲科(Наталья Горленко),也是一位歌手和诗人,两人年纪相差有三十一岁,各有家室。奥库扎瓦的不少歌曲题献给她。《福运》的中译文来自《合法婚姻》电影版的字幕,翻译是肖章。音频来自奥库扎瓦的专辑《关于战争的诗与歌》。

**************** 6)电影《合法婚姻》插曲“福运”或名“雨后” Счастливый жребий / После дождичка... 作词作曲与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翻译 肖章) **************** 雨过天青 万里晴, 碧水色翠 胜铜绿, 城内花园里 长笛圆号,(每段后两句反复) 乐声飘飘似欲飞。

啊 曾记得往昔的乐队, 不奏军乐 只歌颂和平, 大街小巷 但闻乐曲声, 没有唱军歌的人。

相伴的女士个个美貌, 娇艳可爱如朵朵鲜花, 想必福星照耀我们, 约在城内花园中相聚。

过去的往事 昔日的悲怆, 我不抱怨 也不哀诉, 让这乐曲 如潺潺流水, 静静淌入我心间。

加琳娜·霍姆琪克的翻唱版本(点击虾米收听)

奥库扎瓦和葛莲科同台演出

奥库扎瓦认为自己的身份首先是诗人,他的很多诗作被其他作曲家谱为歌曲,其中最出名的一首即为《窗边女郎》,由苏联时代著名的影视剧作曲家伊萨克·施瓦茨(Исаака Шварца)谱曲,曾被用作影片《合法婚姻》(1985年)的插曲。

人们猜测奥库扎瓦此诗和他与娜塔利亚·葛莲科(Наталья Горленко)的婚外恋情有关。葛莲科是一位极有才华的歌手和诗人,两人一起巡演,据葛莲科回忆:“那几年的岁月实在是疯狂,我们总在路上,逃离稳定的一切,所以奥库扎瓦曾写道——爱的天性就是落跑。每当我们要回莫斯科,他就变得极为阴沉和悲伤。” 施瓦茨将此诗谱为一首探戈舞曲,即含有男女苦恋情仇的意味。未找到奥库扎瓦本人演唱的录音,这个版本来自新一代谣唱歌手奥列格·博古金的翻唱。肖章中文翻译也是我从影片字幕中记录下来,略有更动。

*************** 7)《窗边女郎》 Эта Женщина В Окне 作词 布拉特·奥库扎瓦 作曲 伊萨克·施瓦茨 演唱 奥列格·博古金(翻译 肖章) *************** 冬天虽长 但和夏天永不相逢, 习性 面貌 彼此完全不同, 地上有道路两条, 一条你腿酸 另一条令你心焦。

窗边这位穿粉红衣裙的女郎, 她苦叹别离 眼泪打湿衣襟, 因为她面前也有道路两条, 一条美丽渺茫 另一条肃穆陡峭。

单凭拼搏 找不到正确途径, 只靠激情 定不了你我前程, 前途天定 仅有道路两条,(后两句反复) 天和地 永远不可能同行。

新一代俄罗斯歌手,亚美尼亚裔的扎拉(Зара)也有一个翻唱版本,完全抽掉了探戈节奏,未免太过于甜腻,点击虾米链接试听

相比维索茨基的天马行空的泼辣风格,以及对体制现实的嬉笑怒骂来,奥库扎瓦的诗歌有时被指责为过于温和单调,常被冠以“篝火歌谣”,“野餐歌谣”这些带有贬义的头衔。但实际上,奥库扎瓦的歌曲具有一种官方所不喜欢的“平静的颠覆”。他虽然参加过战争,但从来不回忆战争功勋(他曾因作战勇敢而获二级卫国战争勋章),也从不歌颂英雄,而是用哀悼感伤的方式,传达和平主义的讯息。他的作品一向拒绝宏伟的姿态,诗句中还常常带有宗教意味。这些都使得他的诗集很晚才在苏联得以出版。这首假托法国中世纪浪荡诗人维庸之口的祷告词,暗含讽刺,后来被很多歌手翻唱,包括如今当红的俄裔美籍歌手Regina Spektor。 该诗很多时候直接写为《祷告》(Молитва)。

********************** 8)《弗朗索瓦·维庸的祷告》 Молитва Франсуа Вийона 作词 作曲和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novich试译) ********************** 只要地球还在旋转, 只要大地还一片光明, 主啊,请赐予每个人, 他们所缺的东西: 把聪明给予头脑, 把骏马给予胆小鬼, 还有从天而降的财宝... 可千万别忘记我。

只要地球还在旋转, 主啊,您是无所不能! 让那些渴望权力的人 可以称心满意地统治, 让那些慷慨之士得到休息, 起码一天里有个消停。 让该隐也有忏悔的机会... 可千万别忘记我。

我知道,您能创造万物, 对您的智慧,我充分信任, 如同战死沙场的士兵, 坚信自己会光荣地进入天堂, 每一双耳朵都不会错过, 来自您的轻轻低语, 我们只管去信仰, 却不知该干些什么!

主啊 万能的上帝, 您的双眸无比苍翠清澈 只要地球还在旋转, 奇迹就会发生 世上有足够的时间和土地 可以让我们来平分, 请赐予每人一点儿, 可千万别忘记我。

(俄裔美籍的创作歌手和钢琴家Regina Spektor在2012年的专辑“What We Saw from the Cheap Seats”中,翻唱了奥库扎瓦的两首歌,这首《维庸的祷告》为其中之一,点击虾米链接试听。)

《维庸的祷告》俄语和英语对照网页

奥库扎瓦的艺术很有感染力,能立刻获得听众的共鸣。他的第二位妻子奥尔嘉回忆第一次见到奥库扎瓦,听到他拿起吉他开始歌唱,马上断定:“这肯定是一位天才!” 奥库扎瓦无疑有着类似莫扎特式天才类型的特点——轻盈,迅疾,亲切。他的诗歌《莫扎特之歌》,将莫扎特作为纯粹艺术家的理想,拿来自比苏维埃人的困境,但要守住底线——“ 别把我们永恒祖国的罪过,当做自己的偶像!” 歌词译文来自苏杭,《世界文学》1984年第2期,感谢holzwege扫校,我略作了一点修改。

************************* 9)《莫扎特之歌》 Песенка о Моцарте ——献给 伊·贝拉耶娃 作词 作曲与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novich试译) ************************* 莫扎特用一把古旧的小提琴演奏。 莫扎特演奏,小提琴唱和。 莫扎特没有选择祖国—— 只不过在演奏自己一世的生活。

唉,大家知道,我们的命运通常 不是饮酒作乐,就是舞枪弄棒⋯⋯ 请不要放弃,勤奋的大师啊,(这两句每次唱都反复一遍) 请不要从前额挪开手掌。

在终点站的随便什么地方, 我们会对这种命运道谢, 但别把我们永恒祖国的罪过 当做自己的偶像。

唉,大家知道,我们的命运通常 不是饮酒作乐,就是舞枪弄棒⋯⋯ 请不要放弃,勤奋的大师啊, 请不要从前额挪开手掌。

我们的韶光非常短暂。 什么金锦靴、红坎肩、 白假发、袖头镶着花边, 象篝火一样,转瞬烟消云散。

唉,大家知道,我们的命运通常 不是饮酒作乐,就是舞抢弄棒⋯⋯ 请不要放弃,勤奋的大师啊, 请不要从前额挪开手掌。

Белла Ахмадулина 贝拉·阿赫玛杜林娜

“这就是希望的小乐队,由爱来负责指挥”,奥库扎瓦的脍炙人口的金句,献给六十年代文名盛极一时的女诗人贝拉·阿赫玛杜林娜。贝拉是一位有着鞑靼血统的美女,诗风天马行空,用喻奇特,迷倒一代苏联文人,连“高声呐喊派”的领袖叶甫图申科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两人有过短暂的婚姻。奥库扎瓦为贝拉写过不少题献诗作,以这首《希望小乐队》最为出名,相比起奥库扎瓦其他偏向抒情柔和的诗歌-歌谣来,此曲的音节铿锵,节奏近似进行曲,也有向贝拉诗风致敬的意味。2017年一本奥库扎瓦诗歌英译本,就以《希望小乐队》为题名。这首诗的中译文来自1984年《世界文学》刊发的“奥库扎瓦诗八首”,由苏杭翻译,感谢Holzwege扫校,我略作了调整。

******************************* 10)《希望小乐队》 Надежды Маленький Оркестрик 作词 作曲和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 ————献给贝拉·阿赫玛杜林娜(novich试译) ******************************* 当小号还不太准的声音 突吹起,令人警醒, 话好象午夜的鹰 从动的嘴唇进出, 旋犹如暴风骤雨 往群中间倾注, 这是希望的小乐队(每段后两句反复) 由来负责指挥。

在生离死别的年代 一阵阵枪林弹雨 狠狠地抽打着我们的脊背, 你休想祈求慈悲! 所有指挥员的声音都已嘶哑, 正是它来对人们发号施令! 这就是希望的小乐队 由爱来负责指挥。

小号被折弯,单簧管被打出窟窿, 大管被磨得恰似一根旧手杖, 大鼓也已经到处是破洞, 然而单簧管手却仪表堂堂! 长笛手帅得像公爵 气宇轩昂! 他们的演奏让人们汇成一体。 这就是希望的小乐队 由爱来负责指挥。

“斯大林格勒的白玫瑰”丽迪亚(Лидия Литвяк) 黑白历史照和彩色修复照

在苏德战争中,先后有八十万苏联妇女在红军中服役,其中约百分之三在一线作战部队,是二战各国中女性参战比例最高的。代表人物丽迪亚·丽特维亚克是苏军王牌飞行员,1943年在库尔斯克战役中被击落而牺牲。奥库扎瓦此曲标题叫做《别啦,小伙子们》,但最后却落在向参军的女孩告别。英武严肃又不乏女性气质的丽迪亚,正好可以作为此诗的象征——那些永远不会归来的孩子。

****************** 11)《别啦,小伙子们》 До свидания, мальчики 作词 作曲和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novich试译) ****************** 该死的战争啊,瞧瞧你干了什么? 我的田园一片死寂, 孩们昂起了头颅, 他一转眼成人长大, 还来得及上门道别 一接一个,士兵列队出发...

别啦,小伙子们!记住,小伙子, 可千万要活着回来!

别胆小退缩,要勇敢向前, 躲开手榴弹和枪子, 别太顾惜自己, 但千万要活着回来!

该死的战争啊,瞧瞧你干了什么? 离别和硝烟 代替了婚礼。 女孩的白婚纱废弃不用, 只能传给幼小的姊妹。

那双军靴,哪个女孩可以穿得下? 瘦小肩膀加了垫,像绿色的翅膀。(注) 别在意那些闲言碎语,姑娘们, 回头我们再来和他们算账。

别听他们鬼扯说你们毫无信念, 女孩参军只是一时兴起。

别啦,姑娘们!记住,姑娘, 千万要活着回来!(最后两句反复唱) --------------------------- 注:绿色即军服的颜色。

普希金的《青铜骑士》插图

这大概是“温和”的奥库扎瓦写得最大胆的一首诗,他借着怀念普希金和旧式马车,怀念那个莫斯科还相信眼泪的时代,而往昔的奴隶和凌驾于胜利之上的伟人纪念碑,则依然在现实中游荡。奥库扎瓦敏锐地继承了普希金《青铜骑士》主题,代表“时代进步”的大帝铜像将平凡小人物追得无处可逃。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奥库扎瓦的演唱版本,还是1984年苏杭的翻译版本,都略去了第五节“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我重新补充在括号里面。苏杭的版本,感谢Holzwege扫校。我也略作修改,主要为了更精简,并和演唱对得更为准确。

******************** 12)《往昔不可能复返》 Былое нельзя воротить... 作词 作曲和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 翻译 苏杭 ******************** 往昔不可能复返,不过没啥值得悲伤, 每个代都有自己的树木在成长。 但总得遗憾 - 不能和亚历山大·谢尔盖伊奇(注 1) 到雅饭店共进晚餐,哪怕只用片刻。(注2) (每末两句反复唱)

如今我们不必探着步子在街头游荡, 汽车等着我们,火箭也会把我们带到远方。 但总觉得遗憾 - 莫斯科再也没有马车, 今后恐怕一辆也不会再有...令人失望。

我向浩瀚的知识海洋深深地致以敬意, 我爱我的理性时代,我那阅历丰富的时代。 但总觉得遗憾 - 偶像仍在我们梦里徘徊, 而且有时侯我们还把自己当做奴隶。

我们不是白白缔造和孕育了胜利。 我们赢得了一切 - 赢得了幸福的日子和晨曦。 但总觉得遗憾 - 有时纪念基座高耸, 他们高高地凌驾在胜利之上。

(莫斯科,不再相信眼泪 - 时代不同, 如今由钢铁的意志主宰,一切都无比坚强... 可过去,你曾被我们的眼泪打动, 旧日那一幕幕情景,恐怕你我都会为此悲伤。)

往昔不可能复返... 我走上街头, 突然发现 - 就在阿尔巴特大门旁边,(注3) 停着辆马车,亚历山大·谢尔盖伊奇在悠闲散步, 啊,也许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明天。 (1967) ---------------------------------------------- 注1)即普希金的名字和父称。 注2)雅尔饭店,,1826年由法国人雅尔在莫斯科开设,地处铁匠桥街,从普希金,托尔斯泰,到契科夫和高尔基,历代文豪都常去那里用餐,1909年曾开设第二家,但相继在1913年和1925年关闭。如今的雅尔饭店在列宁格勒大街,是后来新开的。 注3)阿尔巴特大门原在莫斯科市中心,是莫斯科河左岸的老白城区城墙城门。老城城墙于十八世纪下半叶拆除,改建为阿尔巴特大门广场。

电影《那年我二十岁》剧照

进行曲是奥库扎瓦歌谣中的重要类别,但他的进行曲从来不会是雄赳赳的战歌,奥库扎瓦开掘这一体裁中更为私人的层面,告别、牺牲、回忆、甚至是这首歌谣中的感伤,所谓“酸的馒头”。歌中的纳杰日达(Надежда)是女性常用名,也是希望的意思,一语双关。在苏联人想象中,相对于严酷、种族灭绝和绞肉机一般的苏德战争,国内战争颇有个人英雄主义的浪漫色彩。

歌谣写于1957年,在1965年被导演马林·胡茨耶夫看中,收入电影《那年我二十岁》(Мне двадцать лет)的配乐,用的就是奥库扎瓦的原唱。电影描绘战后一代苏联青年的迷惘和日常,在苏联电影史上卓尔不凡,曾获威尼斯电影奖。

流亡欧美的大作家纳博科夫向来对苏联诗歌评价不高,但却曾经亲手翻译过《感伤进行曲》,用在自己晚年的长篇小说《阿达》之中。据说这是纳博科夫翻译的唯一一首苏联诗歌。 **************************** 13)《感伤进行曲》 Сентиментальный марш 作词 作曲和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 翻译 苏杭 来自holzwege的扫校 **************************** 纳杰日达,我会回来的—— 一旦号手吹起停战的号角, 一旦他胳膊肘弯得像刀尖, 同把号嘴贴近唇边。 纳杰日达,会安然无恙—— 湿润的土不是为了把我掩埋, 是你那体贴入微善良 和那焦灼的境使我转危为安。

(每段的末两句反复唱)

假如时间拖得很久很久, 你会盼得心神倦怠, 纳日达,如果在我头顶 死神把它的翅膀张开, 请你命受伤的号手—— 命他纵身跃起, 这样,最后颗手榴弹 就不至把我掩埋。

假如万一什么时侯 我无法幸免于难, 不什么样新的战争 把地球轻轻震撼, 反正我在那场—— 遥的国内战争中倒下, 政委们戴着满尘土的帽盔 默默在身旁悼念哀叹。 ———————— 奥库扎瓦常常省略第二段,而且把“遥远的国内战争”(На той далёкой, на гражданской)唱成“唯一的国内战争”(На той единственной гражданской),在虾米音乐的版本中,他仅唱了第一第三段,只有在第三段做了反复(但吉他的音准要好于完整版)。奥库扎瓦的遗孀说,他对待自己的诗歌和歌谣的态度十分自由,类似情形相当常见。 点击虾米网链接收听

奥库扎瓦参演战争电影的剧照

奥库扎瓦是二战老兵,其诗歌和歌谣中常常出现战争题材,他自己也出演过战争影片的配角。他出生于1924年5月,1941年战争爆发时,他17岁。第二年入伍,受训两个月后,随部被派往高加索前线。1942年夏,德军展开“蓝色方案”,向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油田分路进击。奥库扎瓦从属第五顿河哥萨克骑兵师,担任迫击炮手。1942年12月16日,他在捷列克河上的莫兹多克城负重伤。伤愈后,先后在124步兵团和126炮兵团当无线电发报员。1944年3月因伤病而退伍。曾获“保卫高加索”奖章。

这首歌谣名字来自苏德战争中的常用语,“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苏军在二战中伤亡惨重,胜利的代价极其高昂。1922年-24年出生的男子伤亡率高达近八成。此诗也充满惨胜的意味,原来网易云音乐中有一个薛范的翻译本,诠释的调子过于昂扬,有“敌人疯狂,决不能压倒我们,常胜的第十营所向无敌”云云,标题也成了诗中的《我们一心只想着胜利》。俄国如今的一些大型晚会将此曲处理成昂扬的战歌,和奥库扎瓦原意相去甚远。我根据原文,略作修订,以免出现理解偏差。 此曲也曾被表现战后老兵的电影《白俄罗斯火车站》(1970年)用做插曲。

************************ 14)《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Мы за ценой не постоим 作词 作曲 演唱:布拉特·奥库扎瓦 翻译:佚名 ************************ 这里鸟儿不歌唱, 树林也不再成长, 只有我们,肩并着肩, 牢牢扎根,在这片战场—— 硝烟笼罩着祖国山河, 看城市燃烧成瓦砾, 此刻,我们一心只想着胜利, 以一当十,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每段末尾一句反复唱一遍)

等待前方炮火轰鸣, 战友都只剩半条命, 抛开疑虑,拼死再战一晚, 这就是我们的步兵第十营。

战斗刚刚停息, 又来命令传递, 通讯兵好似发狂, 拼命把我们寻觅—— 红色的信号弹升起 机枪在不停地射击 此刻我们一心只想着胜利 以一当十,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等待前方炮火轰鸣, 战友都只剩半条命, 抛开疑虑,拼死再战一晚, 这就是我们的步兵第十营。

从库尔斯克到奥拉河, 战争带我们步步推进, 向着敌人的城门 就这样,兄弟们,鼓起劲—— 有一天我们回头想起, 连自己也不免惊奇, 此刻我们一心向着胜利, 以一当十,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等待前方炮火轰鸣, 战友都只剩半条命, 抛开疑虑,拼死再战一晚, 这就是我们的步兵第十营。

奥库扎瓦和妻子奥尔迦

《三姊妹》表面看是和爱情相关,奥库扎瓦颇多异性爱慕者,他的第二任妻子奥尔迦·阿尔兹莫维奇也容忍了丈夫和他的“缪斯”娜塔莉亚·葛莲科的私情。但其实《三姊妹》是奥库扎瓦最具宗教情结的诗歌之一,俄语中的信念、希望和爱,恰好分别对应三个常见的女性名字——薇拉、娜杰日达和柳波芙。但同时“信望爱”正出自《新约·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的教诲:“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此诗的英译者维克多·里瓦斯说,奥库扎瓦此诗行文,对于俄国母语读者,唤起的声音记忆,来自在苏联时代依然保持信仰的老派知识分子。这点在翻译过程中肯定会损失掉。中文译本来自苏杭,我略作调整。

******************* 15)《三姊妹》 Три сестры 作词 作曲和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 翻译 苏杭 / 感谢Holzwege扫校 ******************* 请把那蓝色窗帘拉下来。 护士啊,任何妙药对我都已失灵。 我的床前站立着三位终极的债主 默不作声——我的信念、希望、爱情。

既然将不久于世,我应该慷慨大度, 然而钱包空空如也,从手中滑落⋯⋯ “不要悲伤,不要忧愁,啊,我的信念(薇拉) 世界上你的欠账还有许多、许多!”

我惭愧地用嘴唇亲吻着你的双手, 并将再一次无力地、温存地对你说: “不要悲伤,不要忧愁,母亲啊希望(娜杰日达), 世界上你的儿女还有许多、许多!”

我转向爱情(柳波芙),伸出空空的双手, 听到她那忏悔的话语流入心底: “不要悲伤,不要忧愁,记忆不会消逝, 我已经把自己分赠给你。

“不管什么人的手把你爱抚, 不管炽烈的情焰怎样把你煎熬, 世间流言已给予你三倍的惩罚⋯⋯ 在我面前你一片清白,你的债已注销!”

无比洁净,我躺在晨曦微露的浮云上, 床单流泻地面,犹如一杆白旗舒卷。 三位姊妹、三位妻子、三位仁慈的法官(末两句反复) 正在为我提供无限的贷款。

(1960)

奥列格·波古金翻唱此曲,降低了速度,每个段落的末两句都反复唱一遍。点击虾米网链接播放

关于布拉特·奥库扎瓦的第一次爱情,倒是有一个挺动人的小故事。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暗恋班上的女同学列柳,但从来不敢表白。有一次学校晚课停电,一片黑暗,十岁的小布拉特溜到列柳身边坐下,大着胆子把头靠在列柳肩头,令他感到无比幸福的是,列柳居然没有反对。奥库扎瓦说,这是他第一次体验到什么是爱情。但不久后,奥库扎瓦转学去了另一所学校,再也没有见过列柳。多年以后,奥库扎瓦在一次对学生广播的电台节目中,提到了自己的初恋,播出后,他居然收到了列柳的来信!原来列柳还记得她的这位老同学和那次遥远的停电往事。

奥库扎瓦的歌谣大部分都是分节歌,一般每段最后一句或两句会反复加以强调,他经常用朗诵调开始头两句,然后在后两句起节奏并反复,这些特点都显示出他受民谣的影响。所以掌握这个规律,听他的演唱,不用看原文,只看译文,也能跟上音乐。这首《生活小调》也称《第一次爱情》明显有吉普赛音乐的风格,带点幽默和自嘲。译本依然来自苏杭,第二段的“战争”(война),我原来拟改成“争吵”,这样的意思和第一段的爱情、第三段的欺骗连接得更顺畅,但看到最后一句比较夸张的修辞——“比战争还要恐怖”,如减轻为“争吵”则效果全无,故此依然用“战争”。

**************** 16)《我的生活小调》或《第一次爱情》 Акак первая любовь 作词 作曲和演唱 布拉特·奥库扎瓦 翻译 苏杭 / 由Holzwege扫校 **************** 第一次爱情怎样——她点燃着心灵。 而第二次爱情——却纠缠着第一次爱情。 第三次爱情怎样——钥匙在锁上颤抖, 钥匙在锁上颤抖,提包拎在手。(每段后两句反复唱)

第一次战争怎样——那不是谁的罪过, 而第二次战争——总要有人有错。 第三次战争怎样——只是我的错处, 只是我的错处——这一点有目共睹。

第一次欺骗怎样——犹如早晨升起迷雾, 而第二次欺骗——趔趔趄趄,象个醉汉。 第三次欺骗怎样——它比黑夜还要昏暗, 它比黑夜还要昏暗,比战争还要恐怖。 (1962)

热娜·博罗托娃

美丽女士的肖像,是诗人们和音乐家们热衷吟诵的主题,奥库扎瓦此曲继承了普希金的传统,其主题不是爱的甜蜜,而是遗憾的回忆,以及岁月流逝带来的一丝宽慰。此诗令人联想起诗人和“六十年代最美女演员”热娜·博罗托娃的关系,它作于1979年,奥库扎瓦已年过半百,博罗托娃也过了黄金时代。Лишний指俄国文学中“零余者”或“多余人”的形象。用在苏联时代,恐怕指非我族类的“寄生虫”和“坏分子”,在恐怖的岁月中被清洗,但互相迫害的人们最后却彼此宽恕......

当然,这首歌曲虽然带点“不和谐”的弦外之音,但总体是一首怀旧怅惘之歌,但带有奥氏很典型的一点苦涩和嘲讽。

*************************** 17)《又一首浪漫曲》或名“美人之歌” Еще один романс 作词 作曲与演唱:布拉特·奥库扎瓦 翻译:苏杭 / 由Holzwege扫校 *************************** 一位美人的肖像深深地印入我的心灵。 她那双明亮的眸子凝望着另一种生活。 那时真美好,没有多余人,没有一年年的恐怖, 人们也早已互相宽恕。

高亢的合唱队正在为她唱着赞歌, 音乐家们个个穿着常礼服绚丽斑斓。 但越唱越觉得,上帝啊,不如别的曲调宜人, 于是指挥家把手中指挥棒一折两断。

我不会匆忙无谓地用泪水羞辱我的命运, 你们瞧,这就是为什么有时侯我心里难过—— 先生们,我们怎能同那位美人相比, 连同我们的女士们,还有我们的生活。

或许一如既往,如今她对我依然垂青, 为了这,苍天啊对她也深表怜爱。 无疑,她时常给我写信,然而邮差老了, 况且我的地址很早就一再更改。 (最后两行反复唱) (1979)

奥库扎瓦和阿尔巴特大街

对于奥库扎瓦诗歌和歌谣的负面评价主要来自两个不同的方向:当奥库扎瓦的传记作者,同为诗人的德米特里·贝科夫把奥库扎瓦和大诗人勃洛克相提并论时,遭到评论家的反驳,认为把“闲适-浪漫的、人性的奥库扎瓦”与“神秘的、毁灭性的、追寻深渊的勃洛克”相比是可笑的,这其中自然对奥库扎瓦的诗歌质量暗含贬义;另一个方向的负面评论来自奥库扎瓦本人所开创的бард(谣唱诗人或行吟诗人 bard)传统,其中诞生出如维索茨基这样激烈而带有抗争性的明星,相比之下,奥库扎瓦的歌谣和诗篇显得温吞低调。

如果要为奥库扎瓦辩护,不如来聆听和审视奥库扎瓦这首晚期所作的《刻于石上》,旋律、诗歌、演唱契合得如此自然而纯净,仿佛得来全不费机巧和功夫,但内在又有一种高贵挺拔之气,令人感叹,诗乐情的表达如此完美,夫复何求。

********************* 18)《刻于石上》 Надпись на камне 作词 作曲和演唱:布拉特·奥库扎瓦 翻译:佚名 ********************* 让我的爱,同世界一起老去, 只信任爱,并忠诚于她。 我 - 乃是阿尔巴特宫廷的贵族, 我的宫殿高朋满堂。

(每段后两句反复唱一遍)

对宫廷表达虔诚和忠心, 献上我那高贵的蓝色血液。 当它毁灭,我也将不存, 当它存在,我就能主宰命运。

传说死亡如纯银赛雪, 后面传来美妙的音乐。 别着急,幸运儿,祝你一帆风顺, 别松开我的手,唯恐遭遇厄运。

别哭,玛利亚,要活着,开朗, 先去把门口的贵客迎进堂。 阿尔巴特,已融入我的血液, 像大自然一样永生不灭。

让我的爱,同这世界一起老去, 只信任爱,并忠诚于她。 我 - 乃是阿尔巴特宫廷的贵族, 我的宫殿高朋满堂。 (1982) —————————————— “阿尔巴特宫廷”当然就是指奥库扎瓦最爱的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后人遂其心愿,在阿尔巴特大街竖起雕像,前后两座拱门,让这条大街真正成为了诗人的“宫殿”。 新一代俄国歌手奥列格·波古金深爱此曲,在他的两张奥库扎瓦歌集中,都翻唱了《刻于石上》,没了奥库扎瓦的沧桑,多了点雕琢,但清秀和优雅是迷死人的。 2018年专辑翻唱版 / 2002年专辑翻唱版 (点击虾米链接收听)

电视剧《莫斯科传奇》的DVD封面

除了诗歌和歌谣外,奥库扎瓦还是个电影编剧和小说家,真的写过一本虚构的历史小说,叫做《1862年,秘密特工希波夫追寻托尔斯泰伯爵的历险记》。他的这首“文论式”的歌谣题献给苏联作家瓦西里·阿克肖诺夫(Васи́лий Аксёнов也有翻译成阿克谢诺夫),后者的成名作《带星星的火车票》很早就被翻成中文,但其实阿克肖诺夫的扛鼎之作《莫斯科传奇》(Московская сага,英译本改为Generations of Winter)是一部向《战争与和平》看齐的历史小说,从俄国革命前一直写到后斯大林时代,聚焦一个家族的兴衰,曾被俄国改编成22集电视剧,在西方也有很高声誉,可惜至今没有中译本。

奥库扎瓦的原唱录音来自他在巴黎举行的最后一场音乐会现场,声音明显苍老。而之后俄罗斯歌手波古金在2002年发行的《那时的爱,依然甜蜜 / 奥库扎瓦歌集》中,翻唱此曲,速度加快,处理得非常轻快而有魅力,把歌词串成一条银线,就如灵感突至的作家下笔如飞。不过,仔细审视奥库扎瓦诗歌原作,会发现诗人抱怨创作的艰辛,始终要保持真诚,这样看的话,奥库扎瓦的原唱自然不如波古金动听,但却更加符合诗意。这个译本来自网易云中的佚名翻译,我做了多处修订。

****************** 19)《我写了部历史小说》 Я пишу исторический роман 作词 作曲与演唱:布拉特·奥库扎瓦 版本之二:翻唱 奥列格·波古金 翻译 佚名 ****************** —— 献给瓦西里·阿克肖诺夫

昏暗的玻璃瓶里, 进口啤酒的下方, 玫瑰娇艳绽放, 高贵却不张扬。 这本历史小说 我写得如蜗牛爬, 像冲进迷雾去寻路 从序幕写到尾巴。 每个人都记下一言一语, 每个人都聆听一呼一吸, 每个人的写作有自己气息, 不要去讨好取悦。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 为何如此?不用我们关心, 有何目的?无须我们置评。

在遥远阴郁的往昔, 堆满了各种虚假历史, 我从自己的命运里, 抽出一根一根长丝。 主人公启程,准备停当, 追寻到过往的情况, 退役的中尉,这个角色最理想。 每个人都记下一言一语, 每个人都聆听一呼一吸, 每个人的写作有自己气息, 不要去讨好取悦。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 为何如此?这不用我们关心, 有何目的?无须我们置评。

虚构 不等于撒谎, 想法 还没有到位。 结束这部小说吧 挥笔直到最后一页。 乘瓶里的玫瑰依旧鲜艳 让我们大声畅所欲言, 心中的储蓄罐早就塞满。 每个人都记下一言一语, 每个人都聆听一呼一吸, 每个人的写作有自己气息, 不要去讨好取悦。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 为何如此?这不用我们关心, 有何目的?无须我们置评。

莫斯科街头的МТБ-82电车

早在十九世纪,俄国城镇浪漫曲就在中产客厅中流行,有闲阶层的女士们歌咏风花雪月,以及得不到排遣的情感。有意思的是,苏维埃时代的奥库扎瓦接过了这一传统,无论是诗还是曲,都将之提升为更具艺术品格的体裁。其诗歌中的意象更为朴实切身,而音乐也赋予舞曲节奏或行进般步调以更深层次,和所唱的歌词更贴和,譬如《午夜电车》中九八拍的旋转感,正对应一圈圈绕行的电车。这点让人联想起舒伯特的艺术歌曲。

此曲中提到的的“蓝色电车”(Синий троллейбус),后来被新一代歌手叶莲娜·康布罗娃用作向奥库扎瓦致敬的专辑标题。音频中第二首,即为康布罗娃的翻唱,比起奥库扎瓦平实的原唱来,戏剧演员出身的康布罗娃自然要挖掘音乐和诗歌中更丰富的意象,并加强了昏昏欲睡的节奏催眠感。

************* 《午夜电车》 Полночный троллейбус 作词 作曲与演唱:布拉特·奥库扎瓦(novich 试译) ************* 当麻烦缠身 实在没辙, 心里感到一阵阵绝望, 我就跳上运行的蓝色电车, 随便多晚,随便哪辆。

(每段后两句反复一遍)

它在沉睡的街头飞驰,午夜电车, 路线没有尽头,一圈圈地绕行, 像救生船,捞起一个个遇险乘客, 都是倒霉蛋,走了霉运。

午夜电车,请为我打开车门, 我明白,在严寒的夜半时分, 你的乘客 - 你的水手们, 专程赶来,拯救不幸的人。

我把烦恼全都遗忘, 和旅伴们肩并肩挤一程, 想象着无穷的仁慈与善良, 默不作声,默不作声。

午夜电车,穿过整个莫斯科, 莫斯科啊,灯火熄灭像一条河, 如烈酒般烧灼内心的痛苦, 也困倦了,困倦了。

苏联时代的蓝色电车МТБ-82型,从1946年生产到1961年,七十年代逐渐退役,它代表着五十和六十年代关于解冻岁月的回忆,也正因为奥库扎瓦此曲,看上去笨头笨脑的МТБ-82带上一丝诗意。

八十年代末的阿尔巴特街 Igor Stomakhin摄

奥库扎瓦和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有不解之缘,有多首以这条大街为主题的歌谣。相比《阿尔巴特之歌》里那一声声“阿尔巴特,我的阿尔巴特”的深情呼唤,另一首《阿尔巴特浪漫曲》倒是取反讽的意味,它的词一点儿也不浪漫,而是反浪漫。“浪漫情调”被贬为老旧“缝纫机”。在奥库扎瓦的意象中,缝纫机既代表老旧的浪漫,来回反复的齿轮运作,也是对“浪漫戏码”老掉牙般循环的比喻。歌谣的主人公喝醉了酒,在自言自语,他显然已经站在暮年的门槛,也许碰到了昔日女神的垂青,心里却半信半疑。

**********************

《阿尔巴特浪漫曲》 Арбатский романс / Arbatskiy romans

布拉特·奥库扎瓦 作词 作曲 演唱 novich 试译

**********************

阿尔巴特浪漫曲如老式缝纫机,

独自上街转悠啊,好似上了头;

一杯开心酒灌下了肚子,

每位路过女士都送来问候...

别白白苦恼,她待你温柔,

让人轻松又哀愁,毕竟年龄不饶人。

听我说,那女人取自我的肋骨,

没有我,她啥都干不了。

爱不就是这回事,转眼烟消云散,

葬送,糟心,栽倒...

瞎折腾的激情,我们都明了,

你看值不值,要不再来上一遭。

曾经的好日子 - 我年轻阔步,

双眼仰望,尽看着天空蔚蓝。

我的第一枚金币还没兑,

骄傲如耀眼的玫瑰。

趾高气扬的步子并不好笑,

要受的罪还在前头,

窗户后头飘出音乐阵阵,

只要窗开着,就仿佛是好运降临。

别白白受罪,到该了断之时,

辛苦耕耘,秋天收获的却是怀疑,

我们从阿尔巴特街巷起步溜达,

看吧,一切都会周而复始。

布拉特、阿尔巴特与宝宝 V.Buturlia (albion)摄于2009年

****************

关于奥库扎瓦的原唱录音,虾米有三张专辑可以试听 / 网易云有五张 / 百度音乐有三张,重复的不计,《关于战争的诗与歌》在虾米上声音反相,但百度正常。目前搜集到十一张,歌集七张,纯朗诵两张,朗诵和歌谣合辑两张 :

《关于战争的诗与歌》朗诵和歌谣 / 《奥库扎瓦》 / 《奥库扎瓦歌曲集 1960-1975》 / 《战争歌曲》 / 《巴黎最后的音乐会》之一 / 《巴黎最后的音乐会》之二 / 《美妙的圆舞曲 现场独唱会》 / 《自由的气息》朗诵 / 《奥库扎瓦:新歌谣》 / 《1993年作家之夜现场录音》朗诵和演唱 / 《朗诵自己的短篇故事 - 健壮点儿 男孩》

波古金在2018发行的奥库扎瓦歌集 / 背景为阿尔巴特大街上的纪念像

翻唱致敬专辑:

叶莲娜·康布罗娃《蓝色无轨电车 / 奥库扎瓦歌集》(虾米)

奥列格·波古金《那时的爱,依然甜蜜 / 奥库扎瓦歌集》(虾米)

奥列格·波古金《老伙伴们 / 奥库扎瓦歌集》(虾米)

热娜·彼切夫斯卡娅 1984年专辑《诗人歌谣 布拉特·奥库扎瓦》(虾米)

热娜·彼切夫斯卡娅 1999年专辑 演唱布拉特·奥库扎瓦歌谣(虾米)

加琳娜·霍姆切克 演唱 奥库扎瓦歌谣集(虾米)

尤里·维茨伯尔演唱奥库扎瓦歌谣(虾米)

安德烈·马克列维奇《奥库扎瓦歌集》(QQ音乐)

阿卡贝拉合唱版《世纪之歌 奥库扎瓦歌集》(虾米)

俄国视频网站my.mail.ru.在国内可以不用翻墙,缺点是速度较慢,点击这里,获得网站上关于奥库扎瓦的视频合集,大部分是单首歌的短视频,也有俄国电视台制作的回顾专题。

豆瓣上“俄苏文学小组”上关于奥库扎瓦的汇总贴: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213998/

1999年俄罗斯发行的奥库扎瓦邮票,纪念两年前去世的诗人和歌手

奥库扎瓦在莫斯科的墓地,果真是“刻于石上 - 传说死亡纯银赛雪,后面传来妙韵仙音”

novich
作者novich
150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添加回应

novic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