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简讯|开满花朵的冬天

热带植物 2018-03-10 17:03:34

OB rose ×buttercup(DS)


花友墨墨说,秋天才是一年的开始。

等我开始学习种花,就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秋天是最适合播种的季节。对于那些生长周期比较长、又很怕热的植物来说,一定要赶在秋天播种,经历完整的从秋到冬、从冬到春的舒枝展叶,然后在气温刚好的时候,花朵绽放。要是春天才播种,还没发育到可以看花,酷暑一来,就热死了。

更不要说那些原本花期就在秋冬,或者长得风快的植物,秋播没多久,就开了起来,让你整个冬天都不寂寞。今天就来整理一下去年秋播以来,已经看过的花。

秋播的小苗们

去年秋天很可爱,大晴天特别多。新一轮的播种开始时,还有些前一年种的花开得很好。小木槿一朵接一朵、蓝雪花一球接一球,一直疯开到十一月底。十二月,花朵落尽,我把它俩狠狠修剪了一番,希望明年多发新枝。

蓝雪花

十一月的蓝花丹(蓝雪花)

十一月的小木槿

宿根的裂叶堇“红鹤”,深秋开了一两朵,进入冬天之后,地上部分渐渐枯萎。减少了浇水,放在阳光好的地方。最近新叶长出来了,但愿这次多开三五朵。

裂叶堇“红鹤”

蓝蝴蝶(乌干达桢桐)是热带植物,应该比较怕冷。但我看它到了十一月还在持续盛开,除了花瓣微微有点发紫,一直非常健康。加上之前挪进室内就得红蜘蛛的教训,就安心放在窗外露养。谁知突然一次降温,它就给冻死了……看来入冬以后,还是需要搬到室内。

十一月的蓝蝴蝶

蓝蝴蝶

十一月的蓝蝴蝶,颜色微微有变化

拜好天气所赐,秋播的小苗长得很茁壮。转眼,美女樱、紫芳草、百万小玲、角堇就有花朵冒出来了。我把这些初花拍了照,就咬牙掐掉了,为了让小苗勤发侧枝,以后才有更多花可看。

茁壮的小苗们

百万小玲

百万小玲&紫芳草

美女樱

角堇

掐下来的角堇,做成一碗花汤

前年从种子带大的天竺葵,给我留下特别美好的印象。于是去年秋天买了很多品种,把它们放在光照条件不同的地方,实验其生长状况。现在只有直立天“任先生”(出了名的任性)和垂吊天“杏女王”还不肯开花,其它都开得相当热闹。下次专门为养过的几种天竺葵写一篇,今天只看看图吧。

种子天特出鲑红

种子天特出鲑红,因为被放在北窗外,冻得颜色有点变异

种子天特出淡粉,初开

种子天特出淡粉,能开成很大一个花球

直立天棒棒糖

种子天“白星”

直立天“粉羽”

直立天“粉羽”

直立天“国王”

直立天“美皇后”

直立天“大山宫”

枫叶天“火山”

垂吊天“大汉196”(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

垂吊天“粉女巫”

天竺葵小苗

满满一飘窗的天竺葵

桔梗一开始扔在窗外露养,气温降到5℃以下,叶子就发紫。赶紧搬进室内,放在光照最好的南飘窗,慢慢就缓了过来。二月中旬,发出了第一个花苞。也许因为是初花,开得不太周正,希望随着温度的上升,能越开越好。

桔梗的第一朵花苞

微微绽开

第一朵花,开得还不太周正

露微花最早放在阳台,十一月初,有一盆稀稀落落开了一波,天气一冷就没动静了。我把它们换到相对温暖的室内,放在光照最好的位置,不到一周,叶子下面萌发花芽了。整个冬天,花开不断,非常热烈。

十一月初,开了一盆露微花

搬进室内之后,最先开的一盆

第二盆露微花初绽

第二盆越开越好

第一盆和第二盆颜色对比

第三盆也开了,颜色很丰富,粉中有紫色

第三盆发花晚,开起来没完没了

一旦掉入园艺这个巨坑,就会越来越丧心病狂。有阳光的地方堆满了植物,没有缝可以插针了,就开始盘算养点耐阴的。于是,北面的窗脚下,被我栽上了好几种堇兰、非洲堇“小海鸥”、两棵蝴蝶兰。

堇兰在深秋开得相当华丽,搞得我欣喜若狂,掰着指头合计春来还要再养点儿。然而只看了一波花,它们就偃旗息鼓,整个冬天都是巨大的几丛油麦菜。请教了高手,说是这家伙虽然不需要阳光直射,但最好要有12小时以上的亮光,想要多看花,可以夜间用补光灯照着。得,补光灯还是算了,油麦菜就油麦菜吧,电费好贵的呀。

堇兰

熊猫堇

小海鸥

以前觉得兰花很难养,不敢尝试,然而人一旦狂热起来,内心总是一片草原,野火烧不尽。我就大胆揣想,难养的估计是那些看着很清雅的国兰,洋兰大部分一脸奔放,热带来的嘛,应该很皮实吧?养下来觉得确实不难,只要注意千万不要用土去种植,纯水苔或纯树皮都挺好用,但最好不要水苔和树皮混种,会比较难控制浇水的节奏。

蝴蝶兰,花期长得不可思议

蓝花蝴蝶兰(迷你蝴蝶兰)

那些对光照要求比较多、又耐寒的植物,露养在阳台外面。

今年种了好几棵雪割草,已经开了两种。花非常小,精致极了。据说度夏很难,我依照前辈们的方法,用赤玉土鹿沼土加紫砂盆种的,过完夏天再来总结。用全颗粒种植,基本不保水,雪割草又比较怕干透,所以晴朗的天气,需要早晚各浇一次水。

雪割草

雪割草

一直听说欧洲银莲花很难伺候,因为太喜欢,还是硬着头皮种了。一开始预定了块根,等得着急,又买了种子自己播。实践的结果,种子很好发芽;块根比较容易发霉,然而用湿润的珍珠岩催芽,成功率还是很高的(我买了十个块根,烂了两个,顺利发芽八个)。现在粉紫色的已经开啦,蓝色的也打出了花苞。

当然,不能得意太早,接下来还要看能不能度过梅雨季和7、8月的酷暑。到时再来写一篇种植报告。

欧洲银莲花花苞,粉紫色

欧洲银莲花,粉紫色

欧洲银莲花

欧洲银莲花,花蕊特别美

开了几天之后,颜色会变淡

蓝色的欧洲银莲花也有花苞了

好了,终于要写到去年最大的一个坑:酢浆草坑。

一开始觉得这种球根植物超省心的,挖个坑埋进去,出芽就扔到外面晒太阳,动不动给你开成个圆球。不像那些籽播的草花,拿着个镊子对着一方小土精雕细刻,庄严谨慎得跟搞科研似的,大气都不敢出。大气一出,灰尘那么点儿大的种子就找不着了。埋下去了怕不发芽,发芽了怕阳光不够徒长,徒长了怕突然倒伏,好不容易拉扯到长了真叶,又要假植、打顶、定植、翻盆……无限繁琐。

等这些球根们开花了,才晓得自己是太天真了。所谓一言不合就爆盆的,都是别人家的酢浆草,而我的呢,只有两三朵、七八朵……然而,还是喜欢得不得了,宽慰自己说,花少也有花少的好,这样更能留意到每一朵花的个体之美。敝帚自珍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来看图吧。最早的是构巢酢,10月底就开了,淡淡的粉紫色。阴天也能开花的好孩子。

构巢酢Oxalis nidulans

构巢酢Oxalis nidulans

十二月中旬,长发酢开了,特别好看的紫色花朵。本来是非常丰花的品种,可惜我种得太晚了,没给它足够时间释放全部能量。

某种长发酢浆草

某种长发酢浆草

某种长发酢浆草

一月初,酒红酢。其实并不是酒红色,是介于水红和鲑红之间的、非常难以描述的颜色,太好看了。当时觉得大球很贵,就买了两个小球,以为不会开花的,权当第一年养球了。没想到竟然开了好多朵,很满足了。

酒红酢Oxalis glabra ‘Salmon’

一月底二月初,钝叶酢浆草(也就是所谓的OB酢)陆陆续续开了:

钝叶酢浆草“霞光”Oxalis obtusa ‘Sunglow’

乱入一个晚花的紫巴西酢浆草Oxalis brasiliensis,提前开了

钝叶酢浆草“阳光”Oxalis obtusa ‘Sunshine’

OB rose ×buttercup(DS)

钝叶酢浆草“红心皇后”Oxalis obtusa ‘Red Queen’

钝叶酢浆草“草莓奶油”Oxalis obtusa ‘Strawberry Cream’

钝叶酢浆草“夏日之歌”Oxalis obtusa ‘Summer Song’

OB spring bok

OB spring bok,这款后背特别美

二月中下旬,气温慢慢回升,多来几个大晴天,OB酢就越开越多了:

OB rose ×buttercup(DS)

OB rose ×buttercup(DS)

钝叶酢浆草“夏日之歌”Oxalis obtusa ‘Summer Song’

钝叶酢浆草“夏日之歌”Oxalis obtusa ‘Summer Song’

OB rose ×buttercup(DS)

OB rose ×buttercup(DS)

OB spring bok

OB spring bok

OB rose ×buttercup(DS)

钝叶酢浆草“夏日之歌”Oxalis obtusa ‘Summer Song’

因为种得太晚(11月初才陆续种完),所以人家盛花期都快结束了,我的酢浆草还有十几盆在默默装草。希望三月的阳光能够多一点、再多一点,让已经开了的越开越多,也让装草的家伙能够醒过来。

当然,即使就这样,我也很开心了。留下很多遗憾,才有强大的动力总结教训,毕竟还有广阔的进步空间啊。你看,我现在就开始期待今年的秋播了呢。


开了一个小小的公众号叫“城有蔓草”,本来打算以后所有的草木笔记都只放在公号里。但现代社会瞬息万变,说不定哪天微信就给灭了,公号文章会不会也烟消云散?自己这点小破文字不值一提,但对拍下来的这些花花草草,确确实实是珍惜。它们给我带来过多少快乐啊。所以打算在豆瓣上也存一份,算是留个底吧。欢迎各位友邻移步到公号来玩~~

热带植物
作者热带植物
38日记 88相册

全部回应 76 条

查看更多回应(76) 添加回应

热带植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