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不会死!

五色全味 2018-03-09 19:38:18

每年金像奖入围名单揭晓之际,总会又一次听到“香港电影已死”的论调。对我而言这不过是又一次基于怀旧的一种自我感动,我没有兴趣再听这样重复了十几年的老调重弹,我根本不相信这样的判断,正如我不相信香港电影能够回到它黄金时代的面貌一般。

电影工业是由资本和市场决定的,此一时彼一时,香港电影回不到当年的荣光是不争的事实。弹丸之地的香港当年能够有那般的黄金盛景,是因由各种偶然造就的:是内地的封闭、整个东南亚市场的需求、及它本身创作的自由度所制造出的短暂奇迹。香港电影工业在90年代中后期其实已经开始疲软,彼时已经有人信誓旦旦地说“香港电影已死”,一晃已经差不多20年,你真的看过有人苟延残喘了二十载吗?

香港电影人在03年签署CEPA(《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后全面北上距今也已经十五个年头。香港导演在合拍电影中难免需要平衡审查和在地性,而放弃了一定的固有特色和优势,虽然批评合拍片的声音在十几年中一直不绝于耳,但十五年过去了,他们仍是走到了今天。

放眼每一年的贺岁档,香港导演仍是当中的主力军(2018年便有郑保瑞的《女儿国》、林超贤的《红海行动》、许成毅的《捉妖记2》),他们对于商业类型的掌握和执行力的卓越仍能支持他们在纷乱的内地电影市场中分得一杯羹,或在庞大的票房数据中占据一席之地。即便票房冠军《战狼2》,他的幕后班底也绝大多数是香港团队,包括摄影师敖志君,动作指导黄伟亮,更不消提吴京本人是在香港电影工业中训练成长出来,吸取的是两代香港电影工业的经验(从袁和平、张鑫炎、刘家良到后来的甄子丹、陈木胜)。

吴京与刘家良合作《醉马骝》,中间则是影迷熟悉的银河映像御用场务马尾哥赵志诚

如果只是说香港电影将工业和技术经验传袭予了日渐崛起的中国电影,而以此来否认香港电影工业本身的日渐衰弱,难免像江河日下的英雄吹嘘当年的威赫战绩般,显得倚老卖老。但香港电影本身早已融入了国内电影,却是不争的事实。伴随中国电影商业市场的日臻成熟,香港电影人早已成为了其中一份子,而在他们的电影身上其实自始至终打着深重的“香港”烙印。

就像周星驰近几年的合拍电影虽多被人评论为不复当年勇,但他香港式的喜剧方式及节奏,仍是独一无二(虽有众多仿效者却无法真正达到他的水准),你能说他不是“香港电影”吗?又好比徐克北上,因此多了数倍资源去支持他天马行空的技术实践与奇思异想,中国导演能用同样的资源做到那样的风格吗?能做出那样的效果吗?那些疯狂且富想象力的创作方式,不就是他一直以来的“香港性”吗?在哪里拍又有什么要紧?即便文艺片创作者如许鞍华,无论她拍摄东北作家抑或东江游击队,她的视野一直就是立足于香港的,那是她与生俱来,生于斯长于斯的特性。当然,还有像陈可辛这般善于将写实题材做商业包装的导演,像王晶这样玩三俗“娱乐至死”的导演,他们除了在题材和自由度方面受到合拍片的限制以外,他们在本质上并无太多改变,他们的“香港性”依然如故。

许鞍华、徐克

这些老一派的香港导演大概没有像许多中国导演一样对中国本土性的把握那般准确,但他们所呈现的则是他们的“本土”——香港视角,他们将香港电影的娱乐性、想象力、多变的节奏、擅于多角度思考的特性带到了中国电影之中,为中国电影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同时也延续了香港电影的某些内核和传统,这是香港电影的另一种“生存之道”。

除却老一辈的导演,香港的中生代导演多是基层“红裤仔”出身,他们从低做起,经受过漫长严格的工业训练,以至于他们富于非常强有力的执行力和实操性。这其中的佼佼者就是这几年炙手可热的郑保瑞与林超贤。他们皆是副导演出身,跟随过一众名导,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他们对于场面调度、动作、类型的熟练与灵活,是国内导演无法比拟的。

林超贤在《红海行动》中就完完全全展示了只属于香港导演的超强执行力。这部电影的执行难度是显而易见的,从战争场面的宏大到复杂度在华语电影中都是罕见的。林超贤在现场几乎都是亲力亲为,这或许是源自于副导演出身的习惯和训练使然。他能够凭借一人的调度指导,做出这样一部几乎匹敌好莱坞工业水准的电影,真的证明了香港导演今时今日仍旧充满了活力与生命力。我真的想不到国内能有谁能拍出这样一部“不可能”的电影。香港电影一以贯之的“去到尽”“乜都得(什么都可以)”的精神,仍旧在这班中生代导演身上延续,而他们的执行强度、机动性与灵活是其他人根本无法取代的。

《红海行动》中林超贤亲自示范枪械使用

除却这些北上的导演,香港也仍有人(尤其是年轻人)继续耕耘着本土制作。在香港拍电影,资本上一定没有像合拍片那般宽裕的预算,但却贵在仍能相对自由地创作,在华语电影中,这份空间本身就已经很难得。年轻导演们不再像上一代一样是从片场做起的“红裤仔”,他们多是学院出身,关心本地的政治议题、社会议题、人文议题。这几年,他们也交出了像《树大招风》这般几乎位列敏感词的佳作,亦不乏《一念无明》这样关注底层生活的写实电影。他们的大胆和尝试,又何尝不是饱有着我们经常所说的“香港电影精神”呢?

《树大招风》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

虽然本地市场已经萎缩,但电影从来不是只有市场说了算。电影有它的文化属性,需要时间去证明它真正的价值。就像台湾电影已经被人唱衰“死”了多年,但去年仍交出一部《大佛普拉斯》,而那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年度最佳华语电影。所以,台湾电影死了吗?在最坏的环境中,也许他们正蕴藏着无限的生命力。

有人说因为曾经热爱香港电影,所以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大声疾呼“香港电影已死”。而我觉得,正因为热爱过,才更不该这么说。才更应该看到这十几年来香港电影人是如何在逆境下顽强地打拼出属于他们的生存空间,如何坚定地延续着他们的血脉。

时代与市场的改变是无法阻止的,但无法改变并不意味着就认命,接受所谓的死亡。香港电影以它“打不死”的精神,及灵活多变的生存能力,充满韧劲地继续开辟属于他们的疆土,就像《红海行动》中上天入海,深入异地仍能打出一片天的蛟龙部队一般,那不正就是香港电影人的真实写照吗?

Beyond在歌曲《不再犹豫》中有一句歌词:“谁人定我去或留,定我心中的宇宙”,我也想引用杜琪峰导演说过的一句话作结:

“香港电影不会死——仍有一部就还在!”

(载于《枪稿》公众号)

五色全味
作者五色全味
91日记 41相册

全部回应 6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6) 添加回应

五色全味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