鳟鱼与小溪——Alvar Aalto谈抽象艺术与灵感

Helicopter 2018-03-09 14:01:13

节选翻译自Aalto于1948年发表在Domus/Arkkitehti上的文章。

Alvar Allto, untitled. Credit: Ridou Report

建筑问题往往为我带来难以超越的障碍,一种「凌晨三点辗转难眠」的感觉。因为建筑设计需要驾驭无数互相排斥的元素:社会、人文、经济、技术的需求以及个人及群体的心理诉求。这一切都交织成一个难以以理性或机械的方式解开的网。不同的需求和问题阻碍着想法的诞生。这种时候我会本能地这样做:我会忘记整个问题的迷宫,直到感觉无数的需求都沉淀到我的潜意识中,就开始以一种接近抽象艺术的方式——凭本能,而不是建筑的合成法(synthesis)——去工作。通常是一些像儿童画般的构图,透过这种抽象的方式,主概念便会逐渐成型,帮助我为无数彼此矛盾的部件构筑和谐的共存。

Sketch of Villa Mariea

在设计Viipuri市图书馆时(我有足足五年的时间),我花了很长时间画一些幼稚的画,来找到适合我的范畴。我画了很多漂亮的山峦,山坡被好几个太阳从不同角度照射,这些逐渐变成了建筑的主理念。图书馆的建筑框架由几个阅读和借阅空间层层叠加,行政管理中心则在「山顶」。我那些幼童式的绘画与建筑思考只是有着非直接的关系,但它们最终促生了切面和平面的交织,带来一种水平与垂直构造的统一。

Sketch of Topographic reference

切面

平面

提及这些个人经验并不是要提倡某种方法,不过我相信大多数同行在试图解决问题时都有类似经历。我提到的例子与结果好坏无关,只是想表达一种本能的看法,即,建筑与艺术同源,这种根源既是抽象的,也基于潜意识中所存储的知识和分析

……从个人的、感性的角度出发,我认为建筑及其细节都是某种生命体的一部分。也许它们就如三文鱼或鳟鱼,并非生来便成型,出生地也并非如今所生活的水域,而是在百里以外、河流收窄为小溪的地方;在荒原的细流、在融雪最初滴落的水中。那距离之远,好比情感、本能与日常生活的距离。

就如同鱼苗需要时间长成大鱼,我们也需要时间将想法发展、结晶。比起其他创意型的工作,建筑需要的时间更长。从我个人的经验看来,一些看似只是造型的游戏,会在很久之后不经意地促生真正的建筑形态。爱奥尼式柱头是怎样形成的呢?它起源于木结构的柔韧性,被重物压制时,木纤维拆解和弯曲的形态*。然而大理石柱子并不只是对这一过程的复制。它那经过研磨和稳固的形态,融入了原本构造不具备的人性特质。

Ionic capital, cr: wiki

最优秀的抽象艺术可以说是思想结晶的结果。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它只可以透过情感去理解,虽然建构性的想法以及人类悲剧之网常常默默地影响着这一过程。可以认为,它是一种武器,可以为我们创造文字所失却了的、纯粹的人类情感之流。当然了,这不适用于低俗和商业化的艺术形式,尽管后者在今天有如海藻般到处繁衍。

(*译注:也有说法认为爱奥尼式柱头象征着某种卷叶植物)。


Aalto这篇文章主要是论述建筑、抽象画和雕塑的关系的,但觉得他的鳟鱼的比喻很妙。知识的累积、感性的发想,不管看起来多不实用,总会沉淀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Helicopter
作者Helicopter
18日记 33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Helicopt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