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塑造生动的边缘人物?这7部电影可作参考

泽帆 2018-02-26 12:43:41

边缘人,顾名思义,就是主流外人。在故事中,他们多沦为创作者的工具,比如《嫌疑人X的献身》中,石神用来完成死亡诡计的尸体,就是一名无名无姓,无亲无故,面目模糊,灰暗孤独的流浪汉。

这位流浪汉平静地坐着,不承想自己卑贱的生命也会被觊觎,从暗中伸来的绳套,中断了他无所事事的人生。脸庞被砸烂,指纹被烧毁,被警方当另一人。哪怕最后真相大白,他仍然是被作者和读者遗忘的人。

这样被遗忘的人很多,是因为他们没有故事吗?如果细细探究,就会发现他们无波澜的表面下,藏着激越的暗流,他们不死,还不想死,就退到边缘外,不问世事,脱掉社会属性,浑噩,以这种办法,来压抑时时在噩梦中呈现的“往事”。要拍出一个立体生动的边缘人,创作者要为他写十万字以上的废笔,但最后呈现在小说和电影中,可能只是一笔“没人知道他的过往”带过。

更诗意、不动声色的描述,见《大佛普拉斯》中的流浪汉释迦——“他是一个晚上需要听着海浪才睡得着的人。”在这部电影中,肚财、菜埔、释迦三个边缘人物立起,形色各异,都有模糊的过往,直到影片最后仍然没有交代清楚,但我们就是知道,这些过往分量不轻。

电影“黑色幽默”的基调消解了“悲”和“丧”气息,而诗意的(视听)语言赋予了这底层人生美感。最后肚财意外死,菜埔第一次踏入肚财破落的家,窥到肚财在家搭建了一个飞碟舱,“看着床铺的周围,全部都是肚财夹回来的娃娃,和杂志剪下来的美女,菜埔现在才发现,他对肚财竟然这么陌生。”“陌生”,我想到了人的多面和神秘,“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我被切实地打动了。

同样为第54届金马奖导演类获奖电影,同样以一个大雕像为轴开展叙事,同样是边缘人题材。《嘉年华》以“性侵女童案”作为切入点,带出司法制度的腐败与不公,并与现实中同期发生的“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互为映照,导演文晏对此感言:“这不仅是中国的故事,也是全世界正在发生的故事。”

角色是电影的灵魂,在《嘉年华》中,未成年少女小米是一名黑户,因为没有身份证,她拿着低工资,做酒店最脏的活,还时常担忧被老板清退。

需要一张身份证,正是这个动机,促使她做出一系列“反常”举动。明明掌握了性侵的证据,却不交给律师,冒险威胁当事人,索要酬金一万元,用一万元去买一张假身份证,不料却惹上祸端。

怎样塑造引人共鸣的人物,是先将角色置于底端,让他/她浑浑噩噩地活着,最后偶得救赎,实现逆袭或更新,变成另一人。

这种电影角色,大多是边缘人。

在《嘉年华》中,小米最后将视频证据交给了女律师,因为在她眼中,律师对她好,在她受伤需要住院的时候,她只能打电话向律师求助。律师问小米,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小米说我喜欢这个城市,她总共辗转了十五个城市生活,最终来到这座滨海城市。这里温暖,流浪汉流落街头,不用害怕受冻。

在电影的最后,她盛装打扮,砸开车锁,从房间逃离。在路上看到被卸下的倒塌的巨大的玛丽莲·梦露像,前路渐渐明朗,属于她自己的嘉年华,正在到来。

让他们决定改变人生的契机,往往是“爱”。

在51届金马影展上,《推拿》一举夺得六项大奖。这是一部讲述盲人群体的电影,无论在表现形式,还是人物题材上,都有独树一帜的地方。

因为盲人的视觉缺失,电影中摄影(视觉)和音效(听觉)的处理尤为出色,一点细微的响动,雨声,笛声,风铃响,背景音,都与盲人们的哀伤,欢乐,苦闷,焦躁息息相关。

盲人同样是边缘人群体,但因为眼睛看不见,一些事他们反而比健全人看得更清楚。他们渴求爱,爱是黑暗世界里的光,在电影里,他们追寻爱的势头,是毫无保留,是赴汤蹈火,是甘愿舍弃一切,只要和爱的人在一起。你很难不被触动。

编剧马英力在改编剧本的时候,去除了原著小说的枝节——比如盲人间的利益冲突,只突出了一个主题:爱。有爱,边缘人会比正常人更高贵,因为来之不易,他们更懂得珍惜。

比如小马这个人物的转变——他爱上了洗发店的女孩小蛮,因为一次冲突,他被另外一名男客人暴打了一顿,眼睛意外地看见模糊溢彩的世界。最后他带上小蛮,两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推拿店,重新开始另一种人生。

在电影《绿洲》中,导演李沧东让刑满释放的男子与脑瘫女患者相爱,两个生活在底层的人因爱发光。在电影中,碎光映在房间,变作翩跹的蝴蝶,脑瘫女孩三次变身,爱情让她抱有幻想,也能说出甜蜜的情话,唱出动听的歌,跳出美丽的舞蹈。命运似乎喜欢向不起眼的小人物开玩笑,但爱是扔进井中的绳,通过它,可以抵达美满的结局。

在地铁站中,脑瘫女孩突然从轮椅上起身,对着男主角唱道:“如果我是诗人,我会为你歌唱。”这种灵光乍现,是独属李沧东的诗意。

边缘人因为身在主流外,正常人并不能设身处地地代入到他们的处境中。在《绿洲》的结尾,男主角洪忠都从警局逃跑,爬上了脑瘫女孩房外的树上,开始疯狂锯掉树枝。在旁人视角里,他的举动莫名其妙,神经兮兮。但只有脑瘫女孩懂,洪忠都之所以锯掉树枝,因为她害怕夜晚投影在房间墙上像鬼魅一样的树枝阴影。

这也是边缘人物的爱情更能打动人心的地方,试着去挖掘他们异于常人的浪漫举动,便会突增美及感动。

边缘人物行为的不合常理,往往在于这个人物与社会的格格不入。在马丁·斯科塞斯的《出租车司机》中,故事的时代背景是越战后,男主角特拉维斯是典型的“迷惘的一代”,他开着出租车在迷乱的街头四处漫游,痛恨这种生活,却找不到出路,世界像浑水一般漫涌,而他像一个溺水的人在等待死亡。

情场失意后,他急需做出举动来表明自己的存在,刺杀总统候选人失败,他遇见了雏妓艾瑞斯,生出了爱与责任,最终将她从坏人手中救出,阴差阳错成了英雄。

特拉维斯这样的人物或许在智识上存在短板。他看不上这个世界,他也选择了反抗,可贵的是,“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他的做法是将他认为坏的人杀光——政客或者皮条客。严格来说,他是平庸无奇的青年,迷惘,彷徨,脑袋空空如也,要么刺杀政客成为犯人,要么救人成为英雄。这两者的概率各占一半,但爱与责任为他指明前路。

像这种生活失败的人物有很多,但让你热泪盈眶、为之心动的,是那些在烂泥中绝地反击的人。

在《摔角王》中,主角兰迪·罗宾森曾经辉煌,又跌入低谷,命运赠予的荣耀,全数收回,还要偿付利息——身体疾病,家庭破碎,与女儿关系不合,生活一团糟。

最后他重归擂台,并不是为了赢,而是给自己交代,在气数散尽前,用杀手锏向生活出击。电影最后结束在他的纵身一跃里,这是他自己给自己的告别礼。

电影的片尾曲这样唱:你可曾见过一具尘埃浸透的空心稻草人?如果你曾见过那稻草人,你就见过我。

这种表现中年危机题材的电影之所以长拍不衰,正是因为这样的失败者逆袭的时刻太过迷人,哪怕他最后面对的仍旧是失败。

在电影《暴龙》中,也有这样一个生活不如意的老男人,他的家庭破碎,生活烦闷。一次他无意间闯入了一间服装店,结识了店主汉娜,两个生活失意的人相遇了,他们了解彼此的苦闷,内心的善意在同类人中被唤出,温暖由此而生。

很多描述人性的作品都流于表面,这部电影是真正探到深处去,让你看生活的苦难,虽然苦难无解,但人能变好。最后女主角杀死了施虐的丈夫入狱,而冷漠的老硬汉重整旗鼓,穿上西装和皮鞋,化身温柔的老先生,让她不要有压力,他会等她出来。

他在信里写:“我走出门后,想要一个新的开始。”生活华彩的一章,即是在此。

大体来说,边缘人就是生活失意者,失败者,身心缺陷的人。某种程度上,我们或多或少也尝过失败,遭受打击,为身体某个缺陷困扰,受一些心理疾病的折磨,被这个世界冷落。因此在这些典型的边缘角色中,我们往往能够代入其中,更易产生情感共鸣。

什么样的人物普遍又独特,让观众信服的同时,还能触动心弦——是这些身处困境最终不屈服的人。以上七部边缘人物电影可以作为参考。


相关豆列:生动的边缘人电影:我们不愿沦为工具>>

欢迎补充同类题材的电影,我会陆续更新豆列。

公众号:闪电舞台

泽帆
作者泽帆
44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7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添加回应

泽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