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一样珍贵

孟冬 2018-02-17 17:46:01

童年视角里时间是被放大了的,街很遥远,假期也是,那时候最开心的就是寒暑假来外婆家跟表孃每个假期的见面,我们一起做作业,一起赶场,乡里停水时跟着大人去山坳里的水井挑水,跟她去卖蛋糕的同学家里做月饼,趴在人家四楼顶上看楼下元宵节打铁板花的活动,更多的时候是央着小舅带我们去山坡上烤土豆,尤其喜欢去山上烧烤,那时候没有烧烤架也没有别的先进的东西,小舅一声令下,我们几个小孩就四处找柴,他用几块大石板靠着山石,很快就能搭好临时的火炉,堆柴生火,不一会儿火就旺了,把带来的土豆小心铺在火堆旁,一群人就坐在火堆旁一边说话一边等,带了报纸就铺开来坐下,报纸不够就自己去找石头坐,土豆烧好一人一个,蘸着从家里带来的辣椒,一个接一个的吃,非常满足,时间若早就不急着回去,倒在山坡上晒暖暖的太阳,连风也很暖和,这大概是从前最自由畅快的回忆。

这样的日子好像到初中就结束了,那时起就很少再在寒暑假来乡下,跟表孃的联系也越来越少,去年冬天回家,表孃结了婚,有了小孩,全家都搬到县里,那次去看还在月子里的她,似乎也想不起许多年前那个带着我满乡满镇跑的小大人了。

大姨准备晚饭,洗土豆时还不忘丢两个进炉子里给我吃,烧好的土豆甜而绵细,我一个人吃了两个,今天天气格外好,在外婆家院子里站着,全身暖洋洋的,不远处的田埂上泥泞小路也变成了水泥马路,我们曾经因抄近路,穿着短袖短裤从那里跑过,被青活麻咬过,为此被大人责骂多次。

夏夜无眠时,躺在长凳上,看乡里的夜空。晚上去表孃家睡,打着手电筒,走过一段土路,电筒的光四处乱晃打出形状,唯独对着夜空看不见踪迹,那段路的一旁是凹陷的小山谷,记忆里从未有人去过下面,底下永远松树遮掩,见不到底,这个装满鬼故事的山谷,昨天吃完饭跟着大人一起散步时经过,往下一瞧,竟没有小时候以为的那样深,还分明地看见一块棉布在谷底,松树不见了,童年不见了,表孃家的房子也是别人家的了。

大人散步一路上谈天说笑,讲这家人那家人都去了哪儿,印象里下街卖豆花的人、打铁铺、还有某个寨子里的疯子等等,这些都像极了奈保尔的米格尔街,小时候稀奇古怪的人和事,似乎每个地方都有,只是岁月悠悠而过,不经意地过了许多年,如今闲聊说起谁时才发现,走的走,离开的离开。也猛然发觉,童年的一部分也随着他们被带走了。

房前的葡萄架,葡萄叶间落下的豆狗虫,矮矮瘦瘦的花椒树,夏日近秋时,一朵朵丢在院子里的向日葵,叶凋了,花蔫了,坐在晚风习习的院子里,一边掰着葵花籽一边听大人们聊天。

那样没有心事的日子,真是盐一样平凡,盐一样珍贵。

童年就像夏日暴雨后的彩虹,绚烂夺目,彩虹虽然散了,可记忆里真的会一直有彩虹。

孟冬
作者孟冬
37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孟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