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杨只是拍砸了一部电影,别人用不着替他解围

frozenmoon 2018-02-08 11:24:21

盲道

(文/杨时旸)

似乎绝无仅有,中国导演中竟然还有人能在被观众和影评人指斥烂片的时候,反身自省,大方承认,然后诚挚致歉,李杨最近的举动是罕见的。这个拍出过《盲井》和《盲山》的导演,这一次终于像他自己所言和期待的那样,让中国观众“正大光明地看到”了自己的作品,这部号称十年磨一剑的“盲系列”三部曲的收官之作《盲·道》摆脱了地下电影的宿命,也摆脱了盗版光盘和可疑下载的路径,得以让普通观众堂而皇之地购票,但票房和口碑却双双失利。

其实,作为导演,或者说,作为一个清醒的导演,对于这样的结局,李杨自己早就猜到大半,公映前,电影节上的小范围放映,影评人和媒体观众大范围吐槽和提前离场,早就宣告了他的主要观众群对这部新片成色的判断,而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李杨也毫不掩饰地说,因为资金短缺,也囿于对审查的妥协,这部电影从故事基础到讲述方式,甚至诸多片段的处理上不可避免地被损害了太多。他在这部自己身兼数职的电影里不停地自我分裂、自我撕扯,他说,为了公映“审查意见,我都接受,这是我作为制片人的责任,而观众的批评和吐槽,我也接受,这是我作为导演的义务。”所以说,李杨自己是早就能够坦然面对如今的结局的。他清楚当年《盲井》中粗粝的真实力度该如何锻造,也就清楚《盲·道》这部公益广告一样的院线电影会遭到怎样的群嘲。

客观地讲,李杨其实并没有真的遭遇群嘲——被群嘲的前提是自己得是一名大众的、商业的、知名导演。李杨属于文艺青年和影迷圈敝帚自珍的小众导演,他优秀、专注、不善炒作,以至于在如今喧闹的娱乐圈中基本上是失语甚至失踪的状态,他最接近大众的一刻是因为批评了一位鲜肉演员而被其粉丝们称作野鸡导演,和商业电影最紧密的关系是他参与过徐克版《智取威虎山》的编剧工作,但也没有为大众所知。从这样的基础上讲,那些走进电影院的普通观众,通过宣传势头和明星阵容随即选择购票的人们,根本不会知道李杨是谁、根本不会知道什么盲系列三部曲收没收官,所以,如今票房败北之后,有人说,曾经叱咤柏林电影节的导演输给了中国院线排片,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就像我们承认《盲井》《盲山》的优秀一样,我们得承认《盲·道》的糟糕,以目前这部作品的质量和那些演员的演技而言,低排片是绝对符合市场选择的。

这是怎样一个故事呢?李杨自己扮演的一位假盲人,终日在地铁站贩卖佛珠和十字架,他以上班的心态对待这些,完工后就回到自己的房子里,喂鱼养鸽子,偶然,他碰到了一位真盲的小姑娘,这让他想起自己去世的女儿,开始帮助小姑娘重新寻找人生。李杨自己并不适合作为主演,演技就不用提了,小姑娘来自大山深处,一张嘴却说着一口尾音甩着京腔的普通话,故事一直原地打转,基本上无法推进,煽情的配乐无处不在都令人腻烦。看得出,李杨拼命想在其中插入一点一丝一瞬的尖锐和锋利,但最终都被矫情遮盖过去。就是这样一部电影,又如何争取到排片呢?影院排片是市场行为,影院的最高准则是盈利,你可以说那些院线经理们或许不懂、不在意艺术,但你不能说他们没有商业嗅觉,他们没有道理明明看到一部能卖座的影片,而故意因为什么个人好恶压制排片,当然也绝不可能因为听闻过李杨前两部神作的名声以及新作的如何坎坷,就动容到把《盲·道》的排片率升至第一。排片是生意,不是情谊。

每一次,有些小众影片的票房失利,都有声音出来指斥是排片低害了自己,好像排片高了就真有人去看似的。其实,这两三年以来,中国院线片出现了一个十分明显的变化,之前的烂片高票房的脑体倒挂现象不再那么突出,口碑和票房的正相关正在逐渐成型,即便某些事先被误判的作品,在口碑发酵,或者引发争议性话题开始热度上升之后,排片都会随即跟上,而那些事先依靠小鲜肉和炒话题取得高排片的影片,之后被冷遇而降低排片的也不在少数,市场永远比情怀更敏锐,也更准确,它不会淹没谁,也不会抬爱谁,它永远以一种理性、势利的面貌公平地检视每一部作品。以《盲·道》目前的水准来看,即便强制性地要求排片,也同样不会扭转票房的颓势,更无法改变口碑的低迷。李杨只不过在两部杰作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拍出了一部差强人意的电影,这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

盲山

盲井

如今,李杨自己把更多的责任推给了面对审查的无奈和资金短缺后的慌张,他说得真诚,也是真实的,但这绝不是全部原因。有些作品被要求删掉一些内容,增补另一些内容,或者结尾配一行正义终于战胜邪恶的字幕之类,我们都能透过那些看出底色和原貌,那些被损伤的都是外表,但是《盲·道》,客观地讲,从根源上,这个项目的策划就是失败的,它本不该出生,它的问题都在基因里。《盲井》和《盲山》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的冷硬和冷漠,故事本身的寒意以及讲述方式的不动声色,导演李杨从未对那两部作品进行哪怕一丝一毫的人工增温,一切只到讲述为止,现实种种,绝望重重,他只呈现,旁观,不参与、不干预、不提供解决方案,而《盲·道》则完全走到了一切的反面,它为了呈现人间大爱,而故意兑入了苦难,一切都像是人造的考验,为了先抑后扬地呈现人性的暖。如果说《盲·道》有什么地方还能令人想起前两部杰作的魂魄,也就是女孩被送回山村,亲生母亲却要求对方给自己三万块钱把孩子买走了事。但那些寒意也一闪而过,终究被湮灭在暖意融融的人工情绪之中。

《盲·道》没有被市场错误对待,也没有被评论界错误对待,李杨的前两部作品非常优秀,但由于时代原因,它们未能在中国大陆取得商业成绩,他用那两部杰作积累起了名声,如今,有人声称,“我们欠李杨两张电影票”,没有谁欠谁电影票,退一万步讲,即便真的亏欠,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通过为一部失败的烂片贡献票房去偿还。

(本文首发腾讯娱乐观专栏,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frozenmoon
作者frozenmoon
16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frozenmoo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