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

ver 2018-02-07 01:33:27

生命中,景入眼,诗出口,是件美妙的事情。你想象着诗人眼前的景、心中的情、生命中的遭逢,有种感同身受的错觉。

我曾看到微风团起柳絮,移动的缓慢,时间在那时仿佛被拉长。我会想起“日长飞絮轻”,想起“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早晨还是阴雨连绵,行走于风雨,情绪因为乱溅的雨水而降到最低,却又不禁想起“一蓑风雨任平生”的潇洒之气。谁料中午微光却又照耀,一阵清脆的鸟鸣声入耳,景象堪比“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又不自觉的想起下句“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园,一一风荷举。”“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也难免有失意之时。那时便默默吟诵“此生谁料,身在天山,心老沧州。”或是将欧阳修的《临江仙》整首吟诵。“记得金銮同唱第,春风上国繁华。如今薄宦老天涯,十年歧路,空负曲江花。”

身被俗物所累之时,或者想起“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忘却一切;或者想起田园,“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或者带些狂放之气,“须放我,些子疏狂”。再狂放些,便是“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了。

还有温暖的人间场景。“邯郸夜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还有完全对于我来说的真实意象之外的。“清晨帘幕卷清霜,呵手试梅妆”“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的惹人心碎的形象;“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樽前”的忘我;“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的有趣……

曾经,我走在路上,吟诵着诗句。我曾经这样活着。我还记得我曾固执的在早读吟诵它们,那种感觉很难形容,简短的句子却带给我巨大的慰藉。仿佛是在拂去我心灵上的灰尘。

如今,原本熟悉的句子变得生疏。我终究还是被生活磨的粗砺。

ver
作者ver
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v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