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366

Enhui 2018-02-02 17:02:02

要将对爱的沉思,与爱的体验区分开来,并重新认识复杂与简单在诗歌中的关系。一切复杂宛如斑斓错综的织线,但简单更像是光线,它们之间的区别,有点类似于席勒所说的“感伤”与“素朴”,要知道“复杂”大多数时候对应的绝非深刻,而仅仅是审美意义上的“感伤”,而“简单”则要经受“素朴”的衡量。如果一个诗人要领略和表述“简单”,他必须有更为透彻和决断性的体验,如此,他才能走向“意义的奇异性”。对此,哈罗德·布鲁姆曾引用欧文·巴尔菲德一段美妙言辞予以标举:

奇异性并不与惊叹相联,因为后者指的是我们对自己知道得不太明了的事物的态度,或者说至少是我们意识到比以前认为的要更晦涩的事物。而美中的奇异性因素则有相反的效果。它来自我们与不同意识的接触,不同但并非遥不可及,接触一词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不懂的奇异性只能让我们惊叹,而我们理解的奇异性,就能赋予我们审美想象。(参见《影响的剖析》)

By 张定浩 <穆旦:像钢铁编织起亚洲的海棠>

Enhui
作者Enhui
400日记 5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Enhui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