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位艺术家眼里的十一种雪景

MArt_現代藝術 2018-01-30 18:05:17

View of rooftops (Effect of snow) - 1978/79

这是印象派画家卡耶波特(Gustav Caillebotte)所画,在窗边眺望的落雪的巴黎。虽然画面看起来像是路过窗边时随手‘咔嚓’拍下的照片,却是十分耐看。一座座方形的房屋错落有致,线条状的烟囱和树木添加了层次。而右侧被大风卷携的雪花更是神来之笔,寥寥几道飞舞的白色线条,为静默的画面带来了动感和声音。风这么大,还下着雪,外面一定很冷!可我们和画家一起,从他的房间里看向外面,我们是暖和的呀。作者巧妙选择的视角,让我们同时感受到了冷和暖。

我个人真的好喜欢这幅画。不论你的眼睛停留在哪个角落,它都牢牢抓住了观者的注意力。除了视觉,它同时刺激着你的听觉触觉等多重感官。而且它亦动亦静,静态中包含了动感。简简单单的画面里,装进了一整个落雪天的故事。

☃️

Snow at Argenteuil - 1875

这是莫奈所画的巴黎近郊Argenteuil的雪景。灰白蓝主导的画面,有着冬天特有的阴霾混沌感。莫奈谈起他的绘画方式,说:“试着忘记你面前有什么事物——一棵树、一栋房子、一片田野,不论任何东西。你只要想:‘这里有一小块蓝色,这是一片粉红色,这里又有一条黄色’,然后就照着你看到的颜色和形状画,直到它呈现出你面前这片风景给你的印象。” 在这幅画里,莫奈成功画出了他所梦寐以求的“氛围感”,瞬间将我们带回了那个尤其寒冷的冬天。

❄️

Boulevard de Clichy - 1886

希涅克(Paul Signac)用点画法画了这幅积雪的巴黎街景。关于点画法的奥妙,后印象派 | 莫奈们撒下的种子 开出了九十九朵花这篇文章里写得很详细了,这里就不多赘述啦!

☃️

Landscape in the Snow - 1888

这是梵高的雪景,想必是作于晚秋。积雪尚薄,盖不住金黄深绿的植被和褐色的土地。虽然这幅画所描绘的依然是梵高所钟爱的乡村风光,却不见了他饱满浓烈的色彩。隆冬将至,草木凋敝,万物休憩,连梵高奔放的笔触都老老实实地紧挨着躺下了。夏日里被似火骄阳所点燃的热情,将暂时被冬雪封冻了。

❄️

Winter Landscape - 1909

说到雪,怎能不提来自俄罗斯的画家呢?抽象画大师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早期受到彩绘玻璃的启发,画过许多童话一般色彩斑斓的作品。古老的俄罗斯传说,以及俄国大地的自然与村镇风光,都是他的灵感来源。

可是你看!这幅画“雪”的作品里,怎么都找不到白色?

☃️

Winter Landscape in Moonlight-1919

表现主义的作品,总而言之就是“大胆”!用色和下笔都毫无顾忌,完全顺着内心所向,追求纯粹的精神上的创作。因此表现主义画家们非常推崇“儿童画”,希望自己也像孩子一样,对成人定下的绘画规则全然无知,以纯粹的心灵画画。克尔希纳(Ernst Ludwig Kirchner)的这幅月光下的雪山风景,并没有我们所熟悉的肃穆寂静,玫瑰色的树和染得通红的天空...... 画下这幅画时的克尔希纳是怎样的心情呢?

❄️

White Night - 1901

生活在挪威的蒙克画过许许多多的雪景。这一幅「白色夜晚」画的是一个雪后归于平静的星月夜,用色集中在冷色调,完全不如上一幅克尔希纳的那么热烈。可它到底是蒙克的作品呀,怎么可能“安分守己”呢?你看眼前这几棵树和影子,像一团团幽灵蠢蠢欲动。空旷的冰原也被画上了流线的反光。哪怕是如此“低能量”的题材、选色,依然被蒙克用曲线,画成了如此暗流涌动的“高能量”作品。

☃️

Skaters in the Bois de Boulogne - 1868

看够了山里风景,看看城市吧。冰雪把巴黎近郊的公园变成了冬日游乐场,市民们在结了冰的湖面上滑冰、打球、做游戏。雷诺阿真的很爱画巴黎人的街头娱乐呢!这是他比较早期的作品,色彩更灰暗素净,下笔也更收敛,比较工整,没那么“印象派”,可倒也因此比成熟后的作品多了一分清秀。

仔细瞧瞧这幅画,你还能找到好几个摔跤的人呢!

❄️

Central Park Winter - 1971

达利也有一幅以“冬日公园”为题的作品,这里的舞台是纽约的中央公园。不愧是达利的作品呢,一如既往的精怪。画面下方的小盒子里是达利小时候常见的招贴画,他把儿时对这张招贴画的印象用作灵感,创造了这个如梦似幻的冰雪奇境。

☃️

Winter, Fifth Avenue - 1893

这也许是摄影史上的第一次,从空中飘落的雪花被捕捉进照片。为了拍摄这张照片,摄影大师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在暴风雪中站了足足三个小时,才等来这个瞬间。纽约第五大道上的熙攘的车马所留下的道道雪印,引着我们的目光聚焦到这位顶着风雪快马加鞭、驾马车向我们迎面奔来的马车夫身上。哪怕过了一百多年,视觉上的冲击力丝毫未有减弱。

❄️

View from the Radio Tower, Berlin - 1928

这是莫荷利∙纳吉(László Moholy-Nagy)拍的雪。不同于上一张的混乱、喧嚣、张扬的力量,这张照片静默而抽象,我们一时之间甚至分辨不出被拍的物体究竟是什么。

当时莫荷利∙纳吉正在探索「摄影」作为一种艺术表达的新的可能性,而当他登上了柏林广播塔俯瞰地面时,完美的素材就在眼前:积雪盖住了了一切旁的细节,凸显了建筑物的几何轮廓,黑与白的鲜明对比增添了节奏变化的同时,更加强了画面的“扁平感”。最终莫荷利∙纳吉得到的这张照片里,高度、重量、空间位置关系等各种能让我们体验到“立体”感的元素都被抽离了,剩下的是简单的形状,和纯粹的形式上的美。


上周好多城市都下了雪呀!可我这边呢,下了整整一周的雨,真是郁闷。看到大家的照片,特别是雪后的江南,实在太美了!于是出于无比羡慕的心情,就有了这一篇更新。希望没见到雪的你,在此饱了眼福;见到了雪的你,希望也有enjoy和我一起看画的时光 💞

MArt_現代藝術
作者MArt_現代藝術
10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MArt_現代藝術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