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咖啡馆小地图

莫吉托 2018-01-16 22:47:39

1、Coffee Sweet

这家咖啡馆对于我这样的路痴来说实在是难找了些,之前我有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到了台北车站之后先明智地在行李柜寄存了行李,这样就可以没有负担地打着伞在台风天绕着Google地图上“中山北路一段33巷20弄3号1楼”这个地标走了三四圈。期间路过了好几次看起来也很不错的“二条通一号”和“慢动作咖啡馆”,反复确认并不是我要找的咖啡馆后才终于看到一家用铁丝做的很奇怪的图案为招牌的咖啡馆。进门我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这里是Coffee Sweet吗?得到肯定的答复才敢坐下。

早就听闻这里不让拍照,一天只有30杯虹吸咖啡提供,周六下午三点才开门,经常要排队,所以作为周六下午店里第二位到达的客人,我很小心。但其实我多虑了,老板很热情只是不爱被拍照而已,拍客人自己的咖啡和甜品甚至店里的摆设都没有问题。点了杯巴拿巴艺妓朱丽叶和招牌的提拉米苏,欣赏起老板用虹吸壶做咖啡。

巴拿巴艺妓朱丽叶和招牌的提拉米苏

前期的称豆磨豆过程由一位小哥完成,堪称我所见过最讲究的磨豆,小哥用吸吸的小球将豆子上的粉屑都反反复复吸干净之后递给老板,老板将豆粉放入虹吸壶。那应该是我见过最干净的虹吸壶里面的布了,洁白的和新的一样。老板在制作的过程中不停地调试虹吸壶下面的酒精灯,全程手动拿近拿远,完全不比手冲咖啡轻松。刚开始我会担心虹吸的咖啡毕竟偏苦,不适合做艺妓这样的浅烘豆,但入口之后才知道自己见识的浅薄。虹吸将里面的风味完全发挥了出来,有酸味,果味,回甘,丝丝虹吸咖啡特有的微苦,配合着提拉米苏的甜味和酒味,口腔里面一时间充满了酸甜苦辣,窗外阴雨绵绵,口腔中温暖的咖啡散发出的这几种味道和谐的让人难以相信,回味无穷。

我买了包豆子甚至都害怕自己回家手冲会把这样的好豆子给毁了。老板很耐心地教我如何用手冲来做他们家的豆子,水流一定要细小,速度要慢,这样才能将风味完全冲出来。我想起之前在台南喝到的窄门咖啡,那个做了十八年咖啡的老板娘说单品用虹吸壶做一定比手冲壶做更加好喝,我只是笑笑,因为她做出的虹吸咖啡并没有让我信服。但是在这家Coffee Sweet咖啡馆,我信了,回家之后不管我用多细多慢多温和的水流去做同样的豆子,再也没有体会到那一瞬间很多种风味一齐布满口腔的惊艳感。

2、Fika Fika Cafe

这家咖啡馆是位于伊通公园的北欧风网红店。台北的独立咖啡馆大多任性,临近中午开门,傍晚有时候早早关门,每周还有固定公休,但是这家网红店特别勤劳,没有公休日,工作日早上8点便开门提供早餐。

位于伊通公园的北欧风网红店

网红店不只是环境够赞,整体白色调的咖啡馆,木质桌椅,干净整洁,音乐柔和,适合静静待一天,而且实力也不俗,作为曾经获过 Nordic Roaster 奖能够和挪威的Tim咖啡比肩的Fika Fika Cafe,豆子非常赞。点了一杯招牌的黑糖拿铁和贝果,拿铁奶泡绵密,配上黑糖后服务员小妹还用喷火的小枪仔细烧了一会儿,不过喝下去并没有出现我很害怕的过甜,甜度刚好可以让我接受。贝果作为招牌小点心,配上咖啡吃起来很有嚼劲。可惜我早饭吃的特别饱,并没有吃完全部。

黑糖拿铁和贝果

走的时候带了一包豆子,日晒耶加雪菲吉格莎,包装豆子的时候,服务员小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问我:“请问小姐,你喜欢我们家的咖啡吗?”我说喜欢呀,很好喝。她有些伤心地说:“可是,你并没有喝完耶。”带着那种台湾女生特有的撒娇口音,我顿生内疚。解释了下,我的小胃口真的被酒店的早餐塞满,很难再装下这杯咖啡和贝果,但是不能否认它们真的很好吃,不知道能不能安慰她。“那欢迎你明天来我们这里吃早饭,我们也提供早餐。请问小姐,这包豆子是要带回大陆做咖啡吗?”她一边包装一边问。我点头,不过后来因为时间紧迫,也没有第二次再回去Fika享用早餐。

回杭州之后因为事情巨多,直到昨天才翻出这包豆子,10月13日烘焙,我是10月17日买的,懊恼地打开,想着应该被我拖了这么久糟蹋了最佳赏味期。没想到,在通气阀的地方服务员小妹用透明胶带给我贴的特别紧实,我拆开包装的瞬间,香味扑鼻,一颗豆都没有出油,冲出来还是很新鲜的感觉,很好喝。很难想象这已经是放了三个多月的豆子,冠军店的水准果然很高,不管是豆子的品质还是服务。

3、湛卢咖啡馆

四年前第一次来台北的时候,去的第一家咖啡馆便是湛卢咖啡馆的台大手冲馆。那时候被这家咖啡馆小哥的高颜值完全震惊到了,根本不管喝到的是什么咖啡,光是高颜值咖啡师端着手冲器具到你的桌旁演示手冲咖啡再加上温柔的讲解,就算是不好喝也值回了咖啡钱。

四年后的湛卢咖啡馆依旧是小哥颜值当道,帅到不可复加。我知道这家的手冲咖啡大部分是深烘,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但是深烘的咖啡豆做手冲演示的时候鼓包很酷,配上小哥的潇洒动作,不爱喝也满意呀,完全不会有意见。

台大手冲馆位于罗斯福路三段,罗斯福路是我很喜欢的一块区域,文艺的小店有茉莉二手书店,小日子这本文艺杂志的线下店,吃货专门找过去的陈三鼎青蛙奶茶店以及奶茶店对面的蓝家刈包,还可以溜达到台大里面吃小木屋松饼,夜晚可以去公馆夜市,还可以去唱红过张悬、苏打绿、陈绮贞这些歌手的女巫店听歌。因为对台大的感情深厚,每次来台北都会选择住在这附近的捷丝旅台大店,甚至将他们家的枕头也买了一只搬回家,真的特别舒服。所以每次都会溜达过来湛卢喝一杯咖啡,算是对喜爱台大的一种执念吧。

4、六号水门咖啡馆

这家咖啡馆大众点评网站上搜不到,微博上也很难搜到,是听朋友介绍的,他说这家咖啡馆是万芳的最爱,而他上回过来喝咖啡,还在附近碰到了林心如和霍建华推着孩子经过。如果不是他说到了这几个明星,我真的很难有勇气来到位于塔悠路的这家咖啡馆,因为相对于只在市区范围活动的游客来说,这家咖啡馆真的有些偏僻。搜不到这家咖啡馆的任何营业信息,第一次花了半个小时的计程车到达的时候,被门口贴的“周二公休”的纸条挡在外边,好吧,那周三继续过来。

台北的计程车司机很爱聊天,我说去六号水门咖啡馆的时候,司机说不知道这家咖啡馆,但一定离六号水门很近,到了之后带我去转转就能找到,还和我普及了下台北水门的概念,大抵是因为雨季淡水的水面提高,这些水门按编号就会关闭,避免水流冲入市区。比如大稻埕就是五号水门,塔悠路这里就是六号水门。

这家咖啡馆真真正正就对着六号水门。进门之后被一面黑板的豆单所震惊,这里简直就是手冲咖啡博物馆吧。光是耶加雪菲就有十几种庄园豆,一黑板五六十种豆子,那就多喝几种吧。纠结着先点了一杯90+的真心话,老板娘短发,声音很轻,动作也特别温柔,冲泡好我的之后旁边一位女生要了哥斯达黎加的莫扎特。她耐心地开始磨豆,我还来不及品尝自己的真心话,便被莫扎特磨好粉之后的甜味钻入整个鼻腔。“老板老板,我下一杯也要莫扎特!”我忍不住下单。她看着我笑了笑,点点头。我喝着真心话要开始说真心话,90+的豆子属于怎么冲都好喝的那种,但是莫扎特作为哥斯达黎加的葡萄干蜜处理烘焙,能够那么甜太让人惊艳了,完全比过我在大陆喝的所有的哥斯达黎加蜜处理。甜品有两种,老板娘自己做的,一种是抹茶红豆,一种是百香果蛋糕,我说老板娘我不爱吃红豆,给我百香果吧。老板娘特别温柔,她说我们的红豆和外边的不一样,先切一块抹茶的你看看中间,可以再考虑下要哪种。不过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百香果。老板很温和,在旁边做意式咖啡,看我哗哗哗买了一只又一只的咖啡豆带回去,他过来说可以加一个我的微信,到时候在大陆下订单买豆子给我发顺丰,说大陆的客户都是这样联系,我说好啊好啊,就掏出微信扫一扫,结果发现其实老板掏出的是支付宝。被老板逗乐了,不过的确是可以聊天又转账,互加好友,没毛病。

一黑板五六十种豆子

后来在网络上找到了万芳的一个采访,里面有一段说到这家咖啡馆:“「第一次真正認識手沖咖啡,就是在這家店的前身『櫻桃紅了』,那次是改變我生活習慣的難忘體驗。」這裡最初是導演周以文創立,目前則由弟弟周林宏和弟妹接手並改名「六號水門」,坐落於塔悠路上、正對面就是基隆河六號水門,店名來得理所當然。「我喜歡坐在門口的階梯上,能看到的天空很大,到了晚上又是截然不同的風景。」”那天我曾经问过老板,万芳是不是经常过来。他说是啊,万芳曾经还把狗狗寄养在这里。台北市民对于明星的态度一直很让我喜欢,就像计程车司机会指点我们去台大篮球场偶遇经常去那里打球的周杰伦,或者去深夜的诚品书店偶遇蔡依林一样,老板说起万芳就像是说起邻家女孩一样自然。我没有去门口坐着台阶上,坐在吧台上往外面看,就能看到淡水,视野开阔,天气好应该能看到夕阳吧。

咖啡馆正对着就是六号水门

5、保安捌肆咖啡馆

保安捌肆是位于大稻埕的一家咖啡馆,朋友把它推荐给我的时候说,你是医生,一定要去看看。这家咖啡馆的原身是顺天外科医院,这栋房子是原住民在台北开的第一家私人外科诊所,现在他的第四代掌门人仍然在台北开着诊所,不过这里改造成了咖啡馆。

我进门的时候,看着像是母女的两位短发美女热情地迎接我:“您好,是参观还是喝咖啡?”大稻埕的建筑基本都可以免费参观,即使是咖啡馆,也可以只看不点单,我说我先参观再喝咖啡。年轻的那位美女指引我可以去楼上转转,都是之前的诊所改造,里面保留了原先诊所的铁门、旧窗、推车、输液架、病床等等,甚至还有一副骨架。朋友和我描绘的时候,说骨架站立在楼上很吓人,我看到的时候骨架已经披上了白大褂,手握咖啡杯坐在床上,很可爱。连菜单上都是画着骨架,简直是理想中的咖啡馆。

点了一杯手冲咖啡,两位咖啡师听说我是朋友介绍过来的,便问我是哪个朋友,我说起是那位朋友在杭州也是开咖啡馆的,她们都记得我朋友,还让我转告朋友,她们让骨架坐了下来。咖啡很好喝,因为我急着想看大稻埕的夕阳便匆匆离开,尽管如此,因为阴天,那日没有看到夕阳,这给了我理由,第二日为了再次看夕阳,又再次来这家咖啡馆,这家咖啡馆也是我唯一一家连着两次去的。

第二次去临近傍晚六点,年轻的美女老板已经在清洗咖啡机准备打烊了,我想那就打个招呼离开吧,她问我喝冰滴吗?我说喝呀,于是她从里面取了一杯冰滴。“这杯我请你喝,很抱歉意式咖啡没有了。”我受宠若惊,还为自己打扰人家关门而不好意思。没有别的客人的咖啡馆,她边收拾边和我聊了很多。她说起她最近读的书,我俩品味挺相似,她推荐了我几本日本作家和台湾作家的书,然后说起一位大陆作家的作品也不错,硬是想不起来叫什么,翻出微信寻找要推荐给我,说可惜台湾好像买不到她的书,可以去大陆买,找了老半天,翻给我看,原来是咪蒙的公众号,我忍不住笑出了声,真是可爱的老板。下次去,如果带本咪蒙的书,估计爽朗的老板会连着请你喝好几杯咖啡。

6、那些和电影有关的咖啡馆

台湾导演爱开咖啡馆,从很早之前的蔡明亮咖啡走廊到光点台北里面的珈琲时光,还有蔡康永的黑鸟先生,黄朝亮的太麻里咖啡馆,以及魏德圣的特有种商行,都能在里面看到电影的痕迹。

我这次在特有种商行静静坐了很久,背景音乐放的是魏导演最新电影的插曲,大屏幕上一页一页安静地放着李哲欣的摄影展,冰箱上贴着演员们的签名,楼下是魏导演的工作室。这里不像是一个咖啡馆,一个柜子摆满了文艺活动的宣传小册免费取用,其他地方布置像一个带有浓浓古早味的杂货铺,卖衣服卖帽子卖篮子卖各种古旧的东西,就好像很难想象这个导演既能拍出海角七号,也能拍出赛德克巴莱,还能拍出52赫兹我爱你这些跨度很大的电影。

还记得第一次到台湾的时候,放下行李便去找寻第36个故事里面的朵儿咖啡馆。那时候的台北于我,只有文艺,文艺到可以在咖啡馆里以物换物,文艺到那里的咖啡馆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甜品,周一的生乳酪蛋糕,周二的提拉米苏,周三的手指泡芙,还有周四的布朗尼和周五的烤布蕾。只是那天找寻到了朵儿咖啡馆的时候是晚上9点,它们已经打烊,好吧,没关系,反正要待好几天,反正台北以后也会再来。结果,那次没有时间再去那里,刚回大陆没多久,就听说了朵儿咖啡馆关门的消息,连同蔡明亮的咖啡走廊也不复存在。原来台北也不是只有文艺,还有现实的残酷。

光点台北里面的珈琲时光

很多年前错过的朵儿咖啡馆

所以,台湾的店虽然有不少是百年老店,但要是真的喜欢,还是要尽早去。文艺的店并不会一直在那里等你,也有可能时光的打磨让你不再拥有一颗文艺的心,还未到达却已经失去了兴趣。文艺,也要趁早。

莫吉托
作者莫吉托
10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27 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添加回应

莫吉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