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 第一章

默默的山 2018-01-16 14:37:59
1.1

“阿尚,快过来,你站在那儿发什么呆呢?”
“是啊是啊,旨尚,来和我们一起玩...”
柔和的灯光,优美的音乐,周围熟悉而陌生的面孔。浑旨尚脸上浮现难以掩盖的惊诧,他看着众人亲切的向他招手,与他谈笑,几个同龄的男孩女孩伸手将他拉进人群中......
这是怎么了?他想。好像有什么不对,是什么不对了呢...?
他跟着年轻男女走进人群,带着不解的神情扫视周围的亲昵。倏地,他发现了那个不对的源头。他看到,那些灼热的目光全部经过他的身体,落到他的身后。他猛然转身,......身后除了同样亲昵的面孔,一无所有。

是梦......
阿殇惊醒,一边用袖口擦掉满头大汗,一边慢慢地平息沉重的喘息。他并不清楚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更不清楚为什么会好像噩梦般惊醒。
打开手机,看见时间显示在4点22分。
“唉......要不要继续睡呢......"自言自语地走到浴室,然后坐在马桶上发呆。“旨尚......”不自觉的叼了根烟,自嘲似的笑了笑,“什么鬼名字嘛!”

浑旨尚,这个不论听着还是看着都不顺眼的名字,被阿殇在离开家门那一刻毫无留恋地抛弃了,连同他那个不太完整的家。既然有那么一个混蛋的姓氏,干嘛还起个看似纯良的名字。这是阿殇的理论,与其叫这个人不人鬼
1.1

“阿尚,快过来,你站在那儿发什么呆呢?”
“是啊是啊,旨尚,来和我们一起玩...”
柔和的灯光,优美的音乐,周围熟悉而陌生的面孔。浑旨尚脸上浮现难以掩盖的惊诧,他看着众人亲切的向他招手,与他谈笑,几个同龄的男孩女孩伸手将他拉进人群中......
这是怎么了?他想。好像有什么不对,是什么不对了呢...?
他跟着年轻男女走进人群,带着不解的神情扫视周围的亲昵。倏地,他发现了那个不对的源头。他看到,那些灼热的目光全部经过他的身体,落到他的身后。他猛然转身,......身后除了同样亲昵的面孔,一无所有。

是梦......
阿殇惊醒,一边用袖口擦掉满头大汗,一边慢慢地平息沉重的喘息。他并不清楚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更不清楚为什么会好像噩梦般惊醒。
打开手机,看见时间显示在4点22分。
“唉......要不要继续睡呢......"自言自语地走到浴室,然后坐在马桶上发呆。“旨尚......”不自觉的叼了根烟,自嘲似的笑了笑,“什么鬼名字嘛!”

浑旨尚,这个不论听着还是看着都不顺眼的名字,被阿殇在离开家门那一刻毫无留恋地抛弃了,连同他那个不太完整的家。既然有那么一个混蛋的姓氏,干嘛还起个看似纯良的名字。这是阿殇的理论,与其叫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名字,还不如直接叫混蛋好些,虽然可能听着不好听,但至少叫起来不别嘴。他从家里出来,第一件事便是去改名字。当然他没有改成混蛋,毕竟谁也不是很喜欢被那样称呼。浑殇。是他现在的名字。“不是浑身伤啦,你个文盲猪!”记得第一个知道他新名字的酒友笑得趴在桌子上爬不起来,他这样反驳过。但是,真的问自己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阿殇他也不清楚。

“顺眼而已!”这个借口比较好用!

不过这个世界真的是这样,既然你想要一些,就必须要付出一些。改完名字后的第二个星期,他被炒了鱿鱼。某某公司业务员,浑殇。想必这样的介绍使得太多的客户对他的印象大大折扣,再加上本来就自由散漫,三个月的试用期还没到,阿殇便被扫地出门了。

有些懊恼,却又不想去在意。至少赚了两个月的房租……这样想着,一个调皮的笑容爬到阿殇的嘴角:睡觉去!
不想理睬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如果能这样一直睡下去,阿殇想,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1.2

刚觉得睡香了一会儿,阿殇便被一阵砸门声吵醒:“阿殇阿殇阿殇~~开门啊~救命啊~要死人啦~~~”
阿殇一股脑儿坐起来,朝外边吼了一句:“死猪,你再乱叫我送你去见阎王!”
“阿~~殇~~快!开!门!啊!~啊啊啊啊~~~~”阿殇敲了敲头,无奈的爬下床。门一打开,小幸便扑到阿殇身上:“我就知道阿殇最好勒,好困哦,叫我睡一觉嘛...”
“喂,我不是你的抱枕啊。喂!死猪幸!”无奈阿殇怎么叫,身上的人都无动于衷,“......真服了你啦!”
挠挠头,阿殇还是把他半拖半抱地拽进卧室,嘴里不停嘟囔着:“明明骨头架子似的,怎么那么重。”
将小幸安顿好了,又检查了一下被子有没有盖好,阿殇退了出来。觉是没法继续睡了,阿殇钻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泡了杯咖啡,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招聘信息吧,不然该饿肚子喽....”并非担忧的口气自言自语,一边盯着显示器一边喝着咖啡,“唉,还是以前自己煮的咖啡比较香啊。”
看了几页,有点失去耐性了。阿殇愣了一会儿,然后关掉网页打起了游戏。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殇听见房间里有些许声响,便拎了瓶果汁走了进去。小幸困难的睁开眼睛,看见阿殇正斜靠在门上坏坏滴看着他。“阿殇.....”喉咙好干,小幸皱了皱眉,转而看见阿殇递过来的果汁。“嘿...”小幸一边喝着果汁一边问,“阿殇.....我睡多久了?...嗯....你怎么....不上班啊....”
“喝完了再说话,小心呛死你呃。”阿殇没好气的说着,却又将被小幸揣到一边的被子重新盖好,“我被炒鱿鱼啦!”
“啊?你被炒鱿鱼啦!!!!”小幸瞪大了眼睛,猛的坐起来,“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昨天啊......”阿殇一把将小幸推回被窝里,“怎么?很惊讶么?”
“嗯......”小幸继续品尝果汁,“惊讶你们经理真好脾气,居然叫你做了两个月才踢你走。”
“死猪幸!”阿殇将小幸压在床上,“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小心我强暴你哦!”
“诶?”小幸眨了眨眼睛,“阿殇你什么时候也有这种的嗜好了啊?”
“怎么啦?不!可!以!吗!?”阿殇嚣张地说着,用手勾起小幸的下巴。
“喔......”小幸歪了歪头,“人家很期待哦~”
一拳擂在小幸头上,阿殇跳下床去:“少来了你~”
“嘿嘿!.....”
抓起手边的衣裤丢到床上:“你怎么啦?又熬夜工作啦?”
“嗯....”小幸穿上衣服,将瓶子里的果汁喝光,“作晚画了三张图,不知不觉就到早上了。不想在公司睡硬凳子,就跑你这里来啦。”
“你小子还知道这是我家是不是?”
“嘿嘿,你这里比较近嘛,不然人家如果撑不住晕倒在大街上你舍得么?”
阿殇看着一边伸懒腰一边笑嘻嘻望着他的小幸,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吧,吃点东西去。”
“好啊!”小幸转身走进浴室洗了把脸,两个人走出门去。

1.3

我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呢?

小幸从床上爬起来,瞄了一眼闹钟,嗯,时间刚好。他哼这小曲儿走进浴室,像个小女人一样翻出各种护肤品,洗护养一应俱全。这个巨蟹座的自恋狂十分爱惜自己的俊脸,当然还有身上丝绸一般的皮肤以及各种零部件。小幸经常向阿殇抱怨:我亲爱的老娘怎么会突发奇想地把我生成个男的呢?会招来多少漂亮MM的妒忌噢!
当然阿殇多半不会理他,偶尔赏他两脚。
洗漱完毕,又拍了两层精华液和日霜,镜子中的小幸看起来更加神采奕奕,嫩滑白皙的肌肤,浓密纤长的睫毛,外加一头乌黑过肩的长发,这些女孩子们梦寐以求的特质长在一个MAN'S BODY上真是叫人恨的牙痒痒。眯起凤眼,手指抚过高挺的鼻梁:“嗯...宝贝儿,今天的你帅得叫人癫狂呢!”
不得不说,这位仁兄自恋的程度简直是前无来者后无古人......呃,咬舌头了!
走出浴室,在衣镜前又留恋了一会儿。一边摆着各种POSE,一边欣赏着自己完美比例的身材。“其实....一米七三也不是很矮了...吧!”他扬了扬眉角,坏笑着将衬衫的纽扣又打开两颗,露出颈部下方那两条平直的锁骨,“嘿嘿!PERFECT!”
小幸回到卧室,将前一晚铺满整桌的图纸整理到画筒里,又将一些工作的文件塞进包包,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呀呀呀!....来不及勒!”

阿殇常说:“小幸你家的镜子真坚强”
“诶?为什么呀?”
“每天受你蹂躏居然还没碎掉。”
“呃......阿殇你这是在嫉妒我的美貌么?”
“......”更多的时候,阿殇只能选择无语。
当然,事实上,与阿殇的相识发生大概一年之后的样子。

准时来到办公桌前,小幸看到桌子上的三明治和热咖啡:“HOHO!BOSS对我可真好!”拿起早餐,径直走进总监办公室。
“小杨杨~”小幸怪叫着来到总监杨国權桌前,杨国權没有抬头,只嗯了一下,继续翻着手中的文件,不时地在键盘上敲几个字。小幸安静地坐下来,顺手把画筒和包包放在脚边,开始享受早餐。
天气明媚,小幸转头望向窗外,淡蓝的天空上漂着一朵云,那样无依无靠地漂浮着。小幸心想:自己什么时候多愁善感起来了呢?但视线却一直无法从那片云上移开。
“小幸?!”
“诶?”回过神,发现杨国權正好奇的看着他,目光温柔,“嘿,走神了。”
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早餐,小幸从画筒里拿出图纸:“这个是你今天要的。”
“嗯,”接过图,大略地看了一下。杨国權一直很欣赏这个漂亮的男孩子,不仅画图功底扎实,而且思维敏捷,千奇百怪的构思层出不穷。虽然表面看起来性子散漫不合规矩,但做起事来从来不马虎,每次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这个体贴的总监一直劝他转向管理岗位发展,但小幸只想做设计,那些太社会化的交际应酬他实在搞不来。于是,杨国權带着一点点私心的把小幸留在自己身边工作,而没有把他送去可以有更好发展的海外总公司。对于这点,小幸则表示无所谓,相比较总公司那边不知所谓的老头子,他更喜欢爱小杨杨手底下做事,毕竟都是年轻人,沟通起来容易,多一些自由,少一些教条。
“上次远东那个CASE做的不错,李经理对你很满意呢。”
“哦。”小幸嘟起嘴,他不想提起那个色老头。
“他希望接下来的工作能由你来跟。”杨国權放下手中的文件,等小幸的答复。
“不要啦!杨杨...那个色老头会吃掉我的!!!”小幸带着哭腔的抱怨,“再说我只是个设计诶,为什么要我去跟工程啊,人家不想去抬壁纸。”
杨国權笑了笑:“不用说的那么夸张吧。”
“米有夸张诶,那个色老头上次就对我动脚的。小杨杨~人家不要去啦~”
“好啦好啦,”轻叹了一声,推开作势要扑到自己身上的翦耀幸,“李经理那边我去说。”
“嘿嘿,”勾起嘴角,小幸捞起画筒和包包,“起点和富婆那两个什么时候交给你哦??”
“富婆?”杨国權愣了一下,随即想到前些天那个富家太太的别墅设计,“呵,那两个不急,下周交上来就可以,你不用太赶的,小文说你都快要住在设计室里了。”
“嘿!”吹了个飞吻过去,小幸笑着走出去,“新的工作又开始喽!加油加油!”

1.4

和小幸的相识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CUT!阿殇一脚揣开小幸:“你个死变态,有多远死多远!”
重来!
和小幸的相识不得不说是......上天的安排......啊!那个!~谁把灯关了!~阿殇我错了我错了~5555~~
再重来!
和小幸的相识......不得不说....是....呃……是什么来着?
快跑!

“哎,还记得我们怎么认识的么?”小幸一边咬着多汁的汤包,一边问。
阿殇白了他一眼:“谁晓得你吃了什么药跑到我身上发情!”
“诶诶诶~?人家有么?”小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人家可是被你迷惑了的。”
啪!一副筷子飞到头顶,小幸吃痛的捂住脑袋:“阿殇...打傻了你要养我哦...”
阿殇头也不抬的喝着暖暖的小米粥,半碗下去,又悠闲地拣了个包子:“我说阿幸啊,你有句正经的没?”
“人家是很正经的诶!”小幸喝粥的嘴还没离开碗边,就抬头看见阿殇手中的包子马上就要飞过来了,“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嘿嘿!”
阿殇收起包子,咬了一口,结果喷了自己一脸汤汁。小幸一边递纸给他,一边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说起阿殇与小幸的相识简直是最蹩脚的肥皂剧,可是小幸一口咬定,那一天,是阿殇救了他一命。

“阿殇...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小幸低着头自顾自地说着,阿殇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小幸又突然抬起头,“阿殇要不要我以身相许呀?”
“吃饱了饭,快!给!我!滚!”阿殇没好气的说着,惹来小幸哈哈笑个不停:“人家今天不上班的嘛!你又没事情做,就不能陪陪人家。”
“要陪我去陪小MM好不好,陪你个大男人有啥意思?”
小幸皱起眉,一边抬眼看着阿殇,一边撩拨着自己的长发:“人家难道不够漂亮么?”
懒得理他,阿殇转身去结账。付了钱转回头,见这个自恋狂还在放电,阿殇斜靠在柜台回应他:“美人,再不决定去哪,我要一个人回家喽。”
“嘿嘿......我就知道阿殇不会不理人家的!”蹭到阿殇身边,小声的说,“阿殇,其实你也很迷人哦!”
“少来了你!”拎着小幸的脖子,阿殇将他拖出餐馆,不然还不晓得电死多少男男女女。
十点钟的太阳,已经开始灼热。阿殇皱着眉头,一边用手遮着光一边抱怨:“天气越来越热了,晒死了晒死了。”
“诶诶?哪里晒?哪里晒?快来晒晒我!”小幸如同宠物狗狗一般围着阿殇乱转,“我正想晒黑点儿呢!”
阿殇一把抓住小幸的衣领,按在手边:“亲爱的博美同学,你给我老实一点儿。”
“为什么不是苏牧呢?”小幸失落地抬头看着阿幸,“我觉得博美没有我漂亮呢!”
忽略掉小幸无人可敌的自恋本性,阿殇笑着抚平小幸头顶被风吹乱的几缕发丝,一边说:“有你这个型号的苏牧吗?MINI版么?”
“……那就小哈好啦!”小幸用头撞着阿殇的胸口,“阿殇我告诉你,你再敢往我伤口上撒盐我跟你没完!”
“诶?现在提倡少吃盐哦,我换辣椒水。”阿殇索性搂住他的脖子,把他拉进怀里不让他乱动,小幸拧不过他,只好用双手不停地扑腾着:“阿殇!你勒死我啦!啊啊!~杀人啦!”
两个人就这么笑着闹着走了一路,来到一个住宅区附近的公园,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小幸懒懒的斜靠在阿殇肩头,阿殇没有推开他,只是仰着头,看天上的鸽子和云朵。
“阿殇。
“嗯?”
“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么?”
“英俊的王子及时出现,救下了悲痛欲绝的美丽公主!”
“是吗?”
“是啊。”
“在哪里呢?”
“S城嘛。”
“呃……是S城啊。”
“是哦。”阿殇拉回目光看看身边的小幸,又继续看天,“在CLOUDY BAR嘛。”
“呵呵……”轻声笑了笑,“还好,是真的……”
“嗯……”发觉小幸的异常,阿殇抽出右手搂住他,轻轻地安抚。
“阿殇。”
“嗯?”
“会不会觉得我很恶心?”
“嗯。”
“……是么。”小幸想起身,却发现阿殇紧紧地搂着他,“阿……阿殇?”
“你把鼻涕眼泪都蹭我身上了,能不恶心么?”这样说着,却又把小幸的头按进自己怀里,“回去给我洗衣服。”
“嗯……”小幸忍不住笑了,又故意蹭了几下,“不给洗!”
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谁都没动。偶尔小幸好像不舒服似的伸神脖子,阿殇便放开手让他找个舒服点的位置,然后轻轻地抚摸他的脊背,仿佛是在安抚一只丢了玩具的小猫。
“阿殇。”
“嗯?”
“……”
“怎么了?”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
“……我十分害怕。”小幸突然抓紧阿殇的衣襟,“我怕有一天醒来发现记忆里的东西都是假的,都从来没发生过……那该怎么办……”
“小幸。你记忆里有和我相识之后的东西么?”
“……有啊。”
“那我告诉你,这些都是真实的,都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即使你失去了这段记忆,它也是存在的。”
“可是……可是……”小幸开始泣不成声,“……他说,他说我们从来没有交往过,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从来没有和我住在一起……那么,那一年的时间是从哪来的呢?
“小幸!”阿殇双手撑起小幸,强迫他仰头看着自己,“那种人不值得你这样!你可以爱上他,但是不能这样为了他而折磨自己。”
“……阿殇。”小幸看着眼前这张真实的脸,突然放下心来,“嗯……我只是……只是突然感到害怕,不是因为他……”
看着渐渐恢复精神的小幸,阿殇暗自松了口气:“那是因为什么?”轻轻地勾住他的脖子,又一次将他拉近。
“嗯……好像记忆它自己就会制造,不经我的眼睛耳朵和大脑。突然害怕有一天你说,我们没认识过……”
轻叹了一口气,吻上小幸的额头:“记住!这个是真的。”
小幸瞪大了眼睛,盯着阿殇看了好长一段时间,突然大笑起来:“阿殇阿殇,你是不是把初吻献给我的额头啦?……哈哈哈!”
勒紧小幸的脖子:“我决定了,我要杀人弃尸!你自己说,丢哪里好?”
“啊啊啊,阿殇,饶了我吧!”……

1.5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主动说话的?记得曾经的自己,不是这样沉闷的人。

“今天我们老师给我们讲故事来着......”兴致勃勃,阿殇在饭桌上给父母讲述当天学校的趣事,“还是个恐怖故事咧。”
“......”
“然后快下课的时候,就差个结尾,他就不讲了,说要留个悬念。把大家气死了!”
“......”
“那个老师太磨唧了,他有个外号,爸你猜是啥?”
“......”
“......”
“老公,一会儿吃完饭我要下去打麻将。”
“不让去。”
“不行,我一定得去。他们昨天说我臭麻将,我非赢他们点钱不可。”
“你本来就臭麻将,昨天那牌哪有你那么出的。”
“切,就你会出,也没见你赢到钱。”母亲放下碗筷,“我下午打麻将,一会儿你来接我。”
“你等会儿,我跟你一起下去。”
“......”
门“嘭”的一声关上了,留下旨尚一个人,呆呆的举着饭碗。旨尚轻叹了一声,继续吃饭。
是了,一个人就够了,既然是没人需要的话语,还说来做什么呢?

“阿殇!喂!阿!!!殇!!!”回过神来发现小幸正摇着自己的肩膀,猛地一把推开他:“放开啦,你干嘛?”
“阿殇你在这发什么呆嘛!”小幸转身坐在旁边,“你看看你看看,眼前美女如云,帅哥成堆,你自己在这边发什么傻啊!”
“唉……”阿殇拿起桌边的酒杯,“你知道我不习惯人多嘛,都不认识,也没什么好说的。”
“你呀你呀,闷小子一个哦。”小幸凑到阿殇耳边,“有美女想认识你呢!快跟我来。”说罢,小幸不顾阿殇反抗,拉起他朝人堆里走去。
寒暄着穿过人群,在一个角落站着一个长发的女孩儿,穿着橘色的帽装蓝色的牛仔裤。看见小型和阿殇走过来,笑着朝他们摆手。
“萧兰,我把他牵来了。”小幸坏坏笑着,结果颈后被紧紧地掐住。
“啊,你好。我是萧兰。”
“呃……”松开抓着小幸的手,又将右手递出去,“我是浑殇。很高兴认识你。”
萧兰愣了一下,转而笑着和阿殇握了握手。记得,耀幸说过这个人很腼腆,本打算逗逗他来解闷的,可是,这一脸的随意与洒脱,感觉上好像是交际场上的老手。
“萧小姐?”阿殇唤了一声。
“啊,……浑先生叫我萧兰就好啦。”
“呵呵,那么萧兰你也不要叫我浑先生喽,大家都叫我阿殇。”
“呵哈,萧兰看见帅哥不知道怎么说话喽!”小幸在一旁起哄,搞的萧兰哭笑不得,“嘿嘿,你们聊,我去那边聊天。”
阿殇帮萧兰拿了饮料,两人走到窗边,都没有先开口。阿殇饮了口酒,又瞥了一眼萧兰:“萧兰是小幸的同事?”
“嗯,怎么了?”萧兰抬起头。
“呵,只是问问。”阿殇随意笑了笑,“好羡慕小幸哦,周围都是美女呢。”
“啊……呵呵。阿殇在哪里工作呢?”
“呃,在一家文具公司做业务。”阿殇淡淡的说,“普通的市井小民。”
“怎么这么说呢,阿殇是有才华但不外露吧。”
“才华啊……”阿殇勾起嘴角,“萧兰看出我有哪方面才华呢?”阿殇看着萧兰,故意把奉承丢了回去。看见萧兰有些窘意,又笑:“哈哈,我开玩笑的,萧兰你别介意哈。”
又聊了一会儿,阿殇找了借口便离开了。他讨厌这样冠冕堂皇的交际,虽然小幸是好意叫他来解闷的。
回到家,阿殇一头栽到床上。屋子安静得让人惶恐,可是阿殇却十分享受。
静静地躺了一会儿,阿殇去洗澡准备睡觉。明天还要跑客户。
刻意降低自己的身份,并含糊的贬低其他公司的商品,再一遍一遍的向对方灌输自己产品的优越性……这样的手段很不高明,但是也总有人会上钩。这些人能让阿殇吃饱饭,便足够了。
戴着面具的生活,阿殇很厌恶。但是,这个世界需要面具,并且,甘之如饴。
能够安静的离开,是一件多么渺小而困难的事情。

1.6

“生日快乐!小幸!”
“Happy Birthday!帅锅!”
“不是帅锅!……是……帅哥!……”小幸夸张的摇着头,以及手上的酒杯,“我是帅哥!我是……小幸帅哥!”小幸索性站到沙发上大叫起来,结果一个不留神,险些摔下去。
“嘿嘿……”小幸倒在阿殇怀里,“阿殇最好了……阿殇我以身相许好不好……呵呵呵……”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小幸懒懒地举起酒杯,大叫着“干杯!干杯!”周围的几个朋友也热情地回应这,同时也在劝小幸少喝一点少喝一点。
是了,人缘好到膨胀的翦耀幸,每每生日宴都免不了同事一场同学一场朋友一场。这一次虽然离开了S城,少了同学的一顿,小幸还是被灌得整个人都好像飘在天上,只有意识还算是清醒的,其他的一切都乱了。不过,小幸醉的很开心,非常的开心。有这么多朋友给自己过生日,怎一个幸福了得啊!小幸笑了,他靠在阿殇身上,傻傻地笑了,笑着流出了眼泪:“我好高兴啊……”
PK酒吧的小包厢,浑殇,萧兰,秦峰,伊阳,还有翦耀幸,五个人热闹得鸡飞狗跳,果盘麦克风飞满天。不时会听见小幸厚着舌头喊这:“小伊伊……你……你敢用虾条……丢我,我……我毁容了……你养我……啊……”
“啊哈!我才不养你咧!还有,不要那么叫我,恶心死啦!”伊阳看着醉成一滩烂泥的小幸,“阿殇,这家伙你负责送回去哦,我才不跟他一起走,丢死人了!”
“伊阳你……你开什么玩笑!”小幸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猛地窜起来,“阿殇……阿殇是要送萧兰回家的……,你个猪!……”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风流倜傥沉鱼落雁的翦耀幸要出门喽!……”
说着,“嘭”的一声,小幸几乎是用身体将门撞开,然后不出意外的趴在了地上,引出屋里人又一阵爆笑。十分无奈的,阿殇和秦峰将小幸扶起来。
“诶?……是谁?……”还没站稳的小幸突然挣脱两人冲出去,跌跌撞撞地跑到前厅,只收获了一个熟悉而又模糊的背影。
“啊!”小幸正要追出去,结果脚下一滑,又摔在地上。
唉,可怜的帅哥!

“小幸你乱跑什么!”阿殇他们从屋子里追出来,看见坐在地上揉着头的小幸,小幸皱着眉头,带着哭腔:“阿殇,人家撞到头了……”
“活该!怎么不撞死你呀!”阿殇蹲下来哐了小幸一记手刀,“哪里撞到啦?我看看。”小幸也不乱动了,乖乖地把额头伸过来,几缕错乱的长发遮挡的眉角微微地红肿起来。
“呀呀,我们风流倜傥的小幸帅锅毁容喽!耶耶!”伊阳在一旁幸灾乐祸,小幸却没有回击,呆呆地看着伊阳,双眼一点点地失了焦。
“喂喂!”伸手在小幸眼前晃了晃,见他仍没什么反应,转头看向阿殇,“哎,他是不是撞傻了啊!”
“嗯!差不多!快见阎王了!”阿殇一把扛起小幸,“秦峰,这两个家伙要拜托你喽。”
“嗯,没问题。”秦峰笑了笑,伊阳又把枪头对准阿殇:“喂,谁准你家伙家伙的叫啊!破阿殇!”
秦峰开车送伊阳和小幸回家,剩下萧兰和浑殇。
“谢谢你送我。”
“别这么说。”浑殇带着歉意的笑笑。
“嘿,没事情的。不是说好了当哥们儿嘛。”萧兰拍了拍浑殇的肩膀。
“嗯!哥们儿!”

两人继续走着,难免还是有些尴尬,萧兰找了话题来聊。
“伊阳是个挺有趣的女孩子呀!”
“嗯,那家伙很彪悍。”阿殇装作很邪恶的笑笑,“她和秦峰,是我们去年打游戏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我,小幸,伊阳,三个人都玩人妖号,后来见了面才搞清楚,很混乱,呵呵!”
“啊?伊阳玩男生号啊!”萧兰觉得不可思议。
“嘿,也没什么了,现在游戏里都是人妖成群,男的玩女号的比较多,不过女的玩男号的也不少。”
“哈哈!那我同情秦峰。”
“嗯嗯,当时他无语了好半天才搞清楚状况。经理级的强人诶,就这么被我们耍了,小幸还在游戏里和他结婚了呢。”阿殇伸了个懒腰,“对了,你们之前灌了小幸多少酒啊,看他都要烂了。”
“嗯……公司那群人都属饿狼的,灌了小幸顺便吃豆腐,酒没少开啊。”萧兰嘿嘿笑着,“准确点说,是漏了!”
“呃?什么漏了?”
“你去拿个袋子装水,一直装一直装,看看会不会漏嘛!”
“啊哈哈,对对,是漏了!”
展开查看全文
广告
默默的山
作者默默的山
3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默默的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