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6 第三十一回

小白 2010-03-26 10:10:11
由郎咸平想到纪录片前景

    三天前看了郎教授关于2010年全球经济形势及中国处境的演讲,感受颇多,后悔当年没有坚持去做《郎咸平说》,导致现在财不理我。
    通篇演讲逻辑感强烈,句句刀锋,我不懂经济,但是道理明白一些,全看下来,就算他是哗众取宠,以当今民众之信息接受度,不拿点干货怕是不行。所以,权当他说了一些客观可取的话,就像我们蔑视宋鸿兵的文笔,但是《货币战争》出在金融风暴之前,最起码不能说人家瞎编。
    这都不是我想说的重点,是跑题,重点是其中说到“低碳经济”一环,郎教授的观点是低碳经济一词乃是米国人做的一个套,目的是拉动本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同时——请注意这个同时——遏制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
    郎教授的观点,所谓碳排放导致全球变暖,就像一个屁,来自事先吃了好多不好消化的东西,最后酝酿出来,其实是一个毫无价值的泡。这个假说建立在两个认识的前提下:
    第一,所谓碳排放的多少多少吨,其量级比不及人类自体细菌排放的百分之一,工业化碳排放所占比重更少,不会造成气候变化。所谓碳排放导致全球变暖,在去年哥本哈根环境峰会上支持数据论的英国东英吉利大学,是一个可收买的五流大学,去年底被俄罗斯黑客侵入其电脑后证明数据为捏造。背后的潜台词是华尔街操纵不了麻省或耶鲁,但是可以收买一些不入流的科学家,为他们服务。这个论据也释疑了我,我一直怀疑喘气能让地球升温的理论。
    第二,郎教授认为,地球变暖的原因只来自于自然本身,并举例11世纪到14世纪地球同期气温比现在暖和十多度,所以最后元朝皇帝受不了北京的热,跑回蒙古去了(我以前一直对这段很纳闷,至于那么怕热么,原来夏天有这么热!),让太祖治下徐达部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支北伐成功的军队。另外18世纪之前有一段时间是小冰河期,可以解释类似于彼得大帝、努尔哈赤这种戴着毛围脖进攻大陆文明的疯狂行为,他不怕冷啊。

中南海侃爷
中南海侃爷


       其实郎教授并非不重视环保,但是他区分得很明白,垃圾处理和水资源枯竭才是中国的真问题,这跟低碳是两码事,你现在叫嚣低碳经济,低碳的钥匙掌握在美国人手里,既可以作为他攻击你的武器,也可以成为他赚钱的机器,温总理去年在哥本哈根遇到的不是意外,是阴谋。
    在这里,郎教授举了一个例子,克林顿的副手戈尔,离开白宫后谋到一份美差,被华尔街委派来进行低碳经济意识形态的渗透,07年,丫拍的纪录片《不可忽视的真相》居然得了奥斯卡。

华尔街神棍
华尔街神棍


       说回正题了,什么叫奥斯卡形态的纪录片?六年来我看过四部,《华氏911》、《帝企鹅日记》、《走钢索的人》、《海豚湾》,加上戈尔这个,我了解五部。这五部片子什么特点?或者说奥斯卡量级的纪录片什么特点?那是根本颠覆了我上学时老师教的纪录片创作准则的,其实电影的本性是纪录,但是说起这个长了,简单一句话,大量掺杂个人意愿的电影叫故事片,奥斯卡这几个莫不如是,无论你想表现的是多客观的东西,让人出来解说和演绎都是不可取的,拍纪录片的要以弗拉哈迪的名义起誓不这么干,维尔托夫作证。
    可能电影比其他艺术还是不够档次,出现才100年,表现手段已经枯竭,不得已要故事片当纪录片做,纪录片当故事片做。牛X如戛纳,03年把金棕榈给了一个做成纪录片的故事片《大象》,04年又给了一个做成故事片的纪录片《华氏911》,满拧,被美国人玩残了。
    时至今日,纪录片的意识形态特点,已经被无情放大了。像戈尔这种,前年还指挥着华府那些肮脏勾当,扭脸就当环保大使,呼吁保护北极熊,转身不能说华丽,简直是滑稽。政客说环保,背后是金币和血淋淋的东西。奥斯卡是美国人的奥斯卡,就像金鸡是中国人的金鸡,谁比谁真多少,真不好说。
    联想到前天在飞机上看的一本航空画报,里面写了一篇旅鼠的文章,说这种只在挪威北部生存的小动物,夏季到来时会泛滥成灾,冬季却又毫无声息的消失。于是有自作多情者认为旅鼠为了本群生存舍生取义自杀,从而节省生存资源。迪斯尼还为此特意拍了一部纪录片《白色荒原》,来讲这个伟大的故事,还得了1958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
    可是事实是至今没有科学家能解释旅鼠大批的出现和消失的原因,不能简单说是为爱殉情,这就使得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白色荒原》更显得苍白。何止苍白,据说摄制组根本没去挪威,而是在加拿大建了一个棚,募集当地小朋友的宠物鼠做演员,最后拍到集体跳崖自杀的场景,也就是高潮环节时,由于旅鼠不跳,居然把他们赶下了悬崖,你说这帮米国人,糟蹋完老鼠(还是靠老鼠起家的迪斯尼)糟蹋纪录片,以后还怎么跟他们谈电影?
小白
作者小白
79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小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