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芳华》的最后一点想法:把美混为一谈是危险的

4cats 2017-12-18 20:34:56
满屏的情怀让人犯愁,说真的,那代人最不缺的就是情怀了,甚至可以说情怀过剩了,成也情怀,败也情怀。情怀是什么?信仰是什么?那代人自己心里的苦自己明白。导演自带的情怀光环无非是一种耽美,而且这种自我沉溺的时代复制永远都是次等的,臆想的。区别在哪里?比较一下“英雄赞歌”在《芳华》和老电影《英雄儿女》中的表演就能一眼体会谁的情感更真挚。

又要有人说了,这一切都是反讽。
如果A对B说:你真美,但你美得荒唐,甚至不那么真实。你有想过美是一把双刃剑吗?
这是反讽和反思。
如果A对B说:你真美。我真心欣赏你的美,让伤痛也无足轻重。
回头又对C说:其实我的潜台词是她冷漠,自私,无情,扭曲。
这是人格分裂啊……

历史的宏图那么庞大,是需要大浪淘沙的,沉淀过后我们需要一个创作者清晰的态度。通篇选择穗子的旁白很显然是导演的一种认同(潜意识)。我对这个旁白是非常失望的,穗子从头至尾都处于一种暧昧甚至是谄媚的,避重就轻,一荣俱荣的状态。她(导演)有看到(展现)一拨人的伤痛,但这一刻很快过去了,因为政委们的委屈和眼泪同样动人,她身在其中无法自拔。
穗子觉得大家都是一样,或者说她骨子里期待和有权阶级融为一体。这是乌托邦吧,在激情岁月里相信乌托邦,硝烟过去,应该知道大部分都成为炮灰了吧?何以那么多年后,还可以在他人的精神废墟上熬出一碗“温和知足”的鸡汤呢?作为一个时代人物的穗子可以这么想,局限性是角色特点,那作为导演喉舌的穗子从头至尾这样发声呢?

年岁渐长,我也不想诛心论。总之,美图秀秀用来遮遮个人的丑样也就算了。给时代的丑陋磨皮磨成这样真是细思极恐。要回溯那一代人的美随便翻翻妈妈阿姨辈的老照片都能心生感叹。但在更广为流传的文艺作品里,我们既然是要反思,就别贪图美景。我们不能让那代人以前吃子弹,现在和着鸡汤把子弹再吞一次吧?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这个社会会更善待她们吗?在电影院流泪的热血青年会减少对广场舞的讥笑吗?

这里要说一下我看芳华那场的真实故事。我旁边坐着一对中老年人夫妻,可以想像他们很久没出来看电影了。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点观影洁癖,不太能容忍大声喧哗,但我旁边的这对老夫妻从八一厂片头开始就很激动地评论音轨,虽谈不上喧哗,但肯定是要叨扰左邻右里了。但很奇怪,我竟然看了几分钟也没想要阻止他们的交头接耳,反倒觉得银幕上下的交相辉映特别有趣。但很快,前排的年轻情侣受不了了,他们回头冷冷地说:大妈,要聊回去聊行吗?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哪怕小萍们现在坐在我们之中,都不一定被善待。

导演,别再耽美了吧。那代人的悲剧难道在穗子说的“温和知足”的面孔上画上句号了吗?

美的偷换概念和混为一谈是极其危险的。尤其是对于有政治背景的美,我们更需要冷静与警惕。
4cats
作者4cats
140日记 75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4cat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