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贝蒂(4):酒神的信女

喵尔摩丝 2017-12-04 12:27:32

一部《女人女人》,让贝蒂·戴维斯结识了所谓的“毕生至爱”法兰奇·汤恩,也和宿敌琼·克劳馥第一次正面交手,还跟东家华纳的关系搞得不尴不尬。不过也正是凭借这部影片,贝蒂第一次将奥斯卡小金人捧回家,虽然在她看来,这不过就是个“安慰奖”罢了。

大约杰克·L·华纳根本不会想到,一部《人生的枷锁》竟然让此前默默无闻的贝蒂·戴维斯,一夜之间收获了同行与观众数不清的认可和赞誉。在这一年的奥斯卡送选期间,华纳兄弟与贝蒂的矛盾也达到白热化。华纳方面首先游说学院成员,不要把票投给贝蒂·戴维斯,这招果然奏效,贝蒂的名字当时并未出现在最佳女演员提名之列。但贝蒂的支持者们没有善罢甘休,不少媒体对于贝蒂的落选提出质疑,甚至当届的提名者之一瑙玛·希拉,也站出来力挺贝蒂。

在各方压力之下,时任学院主席的霍华德·埃斯塔布鲁克最终作出“所有投票人都可以把他们认为最合适的人选写在选票上”的决定,于是贝蒂·戴维斯以候补提名的形式入围了第7届奥斯卡金像奖女主角提名,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奥斯卡出现了候补提名。然而最终抱得小金人的是《一夜风流》的女主角克劳黛·考尔白,要知道正是因为贝蒂·戴维斯自请为雷电华拍摄《人生的枷锁》,华纳才在随后拒绝出借她主演哥伦比亚公司的《一夜风流》。因为“贝蒂·戴维斯事件”的出现,学院对奥斯卡的投票程序作出了调整,由组委会几个成员参与投票,改为由学院特别机构的全体成员进行投票,票选结果交由会计事务所普华永道进行统计。时至今日,普华永道仍担任奥斯卡的统票与递交票选结果的工作,因此当今年最佳影片颁错的乌龙事件出现后,普华永道首当其冲被问责。

初战奥斯卡铩羽而归的贝蒂·戴维斯,随后出演了另一部影片《女人女人》,这一次,她对小金人的执念终于得偿所愿。

贝蒂在片中饰演了一位名叫乔伊斯·希斯的过气女明星,由于她每次参与演出,总会有各种意外事件发生,因此被视为“不祥”的人(看吧,好莱坞也搞这套迷信)。星途暗淡的乔伊斯沉湎酒精潦倒度日,有一天却被她曾经的粉丝唐·贝洛斯发现。唐是一位事业小有成就的建筑经理人,他将陷入低谷的乔伊斯接回自己的乡间别墅疗养,并希望她有一天能够重回舞台。在多日的相处中,乔伊斯对唐的态度,由冷漠转为爱慕,在唐的投资支持下,她也获得了即将重登舞台的机会。唐本想与未婚妻解除婚约迎娶乔伊斯,却不知乔伊斯有一位深爱她的丈夫,说什么也不和她离婚。演出在即,乔伊斯与丈夫出了严重的车祸,担心自己心血与金钱打了水漂的唐与乔伊斯一顿大吵,随后二人不欢而散,从此生活再无交集。

贝蒂在片中略施粉黛,还有不少戏份都是素颜直接出镜

影片伊始,唐与几位老友在酒吧谈论起乔伊斯·希斯,其中一人评价道,“她真是个充满能量、魅力四射的女人”,事实上这句评语用以形容贝蒂·戴维斯确实恰如其分。她饰演的乔伊斯,以“酒鬼”的形象出场,醉酒后的她,精神恍惚的朗诵《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对白,把眼角眉梢醉态与媚态的交织,拿捏得十分精准,一呼一吸都是戏。

有一件当时的片场趣事说的是,在拍摄一场乔伊斯与唐的激烈交锋戏份前,贝蒂给自己猛灌了两大杯酒,才找到表演的最佳状态。不过“酒鬼”只是贝蒂饰演的乔伊斯覆盖在自己身上的一重面纱,到了唐为她安排的居所,乔伊斯随心所欲,跑到牲口棚,一头扎在稻草车上睡着,卸下伪装后的乔伊斯,像个小女孩般放任骄矜与天真流露,打趣自己和自己破了洞的袜子。乔伊斯说自己在这一刻像“Naiad”,唐玩笑道这比“Maenad”可好多了。Naiad和Maenad都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只不过前者是漂浮在密林深泉的轻盈仙子,后者是追随酒神狄俄尼索斯的狂热信徒,天使与狂徒,恰恰是贝蒂·戴维斯在同一部影片中的两张面孔,无怪乎片名Dangerous的直译说她是“危险女人”,时而放肆时而纯真,单凭一个眼神就能够让人迷醉。

也是因为在这部影片中的合作,让贝蒂对法兰奇·汤恩陷入深深爱恋

及至片尾,乔伊斯面对唐的诘问,冷下脸违心回答“对我来说,你从来不重要”时,贝蒂也显现出天使与狂徒之外的第三张面孔,即普通女人。要知道经过大开大合的表演,再收束起自己的情绪绝非易事,并且还要令观众看到并愿意相信,扫除了光环与阴影的乔伊斯,不过是一个痴情的普通女人,纵使这般稍有差池便会显得做作的高要求表演,贝蒂·戴维斯也完完全全做到了。

《女人女人》中麻烦的女明星乔伊斯,为贝蒂·戴维斯挣得了更多的关注,影评人兼编剧E·阿诺特·罗伯森在刊载于Picture Post杂志的文章中写道:“如果贝蒂·戴维斯早生了两三百年,可能会被当作女巫烧死,她被戏剧的力度所驱使和感染,通过此前不曾有演员尝试过的方式宣泄情感。”。《纽约时报》甚至直接称她是“我们这个时代大银幕上最有趣的女演员”

凭借《女人女人》,贝蒂·戴维斯也最终收获了那尊“相见恨晚”的小金人,但她自己始终固执的觉得,这是学院对于她在《人生的枷锁》遗憾落败的补偿,她甚至还把这尊小金人叫作“安慰奖”,认为凯瑟琳·赫本在《寂寞芳心》中的表演都比她更应该获奖。不过她还是精心的保存了这座奖杯,因为“奥斯卡”也是她第一任丈夫哈蒙·纳尔逊的中间名。2002年,这座小金人被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慈善拍卖晚宴匿名购得,并转交给学院,现在被放置在好莱坞星球酒店展出,作为对这位传奇女星的纪念。

贝蒂当时对自己能够获奖并没抱太大期望,只是简单打扮就来到现场,为此还被琼·克劳馥嘲笑

【喵尔摩斯的吐槽时间】

《女人女人》是一部三观非常神奇的影片,法兰奇·汤恩饰演的男主角唐,是一个彻头彻尾的control freak。他认为自己搭救了处于低谷的乔伊斯,她就理所应当的能够成为自己洋娃娃,接受自己的摆布,甚至在唐的内心深处中,他完完全全相信,自己之于乔伊斯,就是救世主一般的地位(非常想一声冷笑)。唐可以大方的对自己的未婚妻说:“我跟其他女人有染,但是我并不爱她,只是她特别的魅力一直吸引和影响着我,你会介意这件事吗?”。在未婚妻将订婚戒指退还给唐后,他又跑回乔伊斯跟前,强逼她重回舞台。乔伊斯并没有直面回答是否重登舞台的问题,而是借谈爱情,委婉地说明,以后的事谁都无法预知。这也是贝蒂·戴维斯一段很经典的台词↓

贝蒂从此时开始就已经展现出自己一颦一笑都是戏的天赋

对于乔伊斯的回答,唐的评价是,“这个回答太像个男人了”

请不要怪我,因为这个角色,我至今都无法对法兰奇·汤恩产生任何好感。

“太像个男人”的不仅是戏中乔伊斯,戏外的贝蒂·戴维斯更是如此。从《女人女人》开始,贝蒂的角色多半都带有一丝女性主义萌芽的气质,脆弱而倔强,拼命想要在男性制定的游戏规则中,拼命为自己挣得更多一点点主动权和话语权。贝蒂本人的经历也更是如此,在男权至上、资本至上尤为明显的好莱坞,为了好角色和好剧本,不惜和东家华纳对着干,这种敢拼得一身剐的“混不吝”气,即使放到现在,也不是随便哪个女演员都能做得来的。

本文原载《看电影》杂志10月上总第745期,部分内容有增补及调整。

喵尔摩丝
作者喵尔摩丝
15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喵尔摩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