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之神伍子胥

胡弃暗 2017-11-29 11:38:28
如果法律或者公序良俗规定,人人都必须有偶像,我选伍子胥。

历来真能当得智勇双全之誉的没几个,伍子胥不仅当得,而且当仁不让为古今第一。其鲜明的个性、强烈的爱憎,将他的智慧与勇气催发得淋漓尽致,以至于隔着千年的重帷遥望,依旧满眼浓墨重彩的血色,灼艳逼人。

建造姑苏城,大约是伍子胥泽被后世的最重要的功业,但他一生中最动人的篇章,应数那场伟大的复仇。

同样是复仇,勾践人如其名:够贱。此人为达目的,不惜奴颜婢膝谄媚仇人,为仇人做牛马,甚至下作到吃仇人的粪便,可谓阴柔无耻至极。尽管他最终复仇成功,人格却早已霉烂到臭不可闻。只以成败论英雄。那是混蛋们欺骗、鼓励自己作恶的谰言。

伍子胥则不然,他是站着把仇复了,复得漂亮极了。

首先他师出有名,堂堂正正,杀父戮兄之仇不共戴天,岂有不报之理?他的复仇是不违背义的。宣称要宽恕仇人的人,九成九是因为懦弱或者惰怠。这才是真正的负义。

其次他复仇的路径敞亮磊落,刚健有节。他非但没有装孙子取悦仇敌,也没有逢迎讨好助他复仇的吴王。他同阖闾之间是一场对等的交易,我帮你夺位争霸,你为我提供消灭敌人的兵马军械,彼此合作互利,两不相欠,自然无须降格辱志。

伍子胥骨子里生就了士的独立精神,从来不相信君臣尊卑有别那一套,根本做不到以臣仆的姿态服事任何人,否则不可能跟夫差闹翻,末了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也只有这般桀骜不驯的英雄人物,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楚平王从坟墓里拖出来鞭尸。人家毕竟是君王啊,何况常言道“死者为大”。

叫我说,再没有比伍子胥式的复仇更痛快淋漓的了。三百记嘹亮的鞭响穿透了历史的长空,使千年以下的暴君贼臣、鼠辈小人依旧股战胆寒。至于那些指责他残暴的微词,不过是奴性深入骨髓而不自觉却以宽容自赏的伪君子的迂见,浑不足道。

只有在成功复仇之后,你才可能真正宽恕你的仇人,否则便是自欺和自弃。我相信,扔掉马鞭的那一刻,伍子胥已经不恨楚平王了。在往后的岁月里,他甚至很少记起这个人。

伍子胥当然不是圣人。举荐专诸刺王僚、要离刺庆忌这两件事,无论如何算不得光明正大。我无意为他粉饰。虽说王僚、庆忌这种好战的太子党,专诸、要离这种没有是非观的杀人工具,通通死不足惜,但他们的遗属,毕竟是值得同情的。

然而类似的批评毫无意义,伍子胥从未以圣人自诩。……对已经无法作恶的古人,何必求全责备呢?择其善者而从之可矣。
胡弃暗
作者胡弃暗
107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15 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添加回应

胡弃暗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