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译名

Viking 2010-03-21 10:23:44
昨天的日记,我本不是要讨论译名问题,我觉得这没啥子好讨论的,所以,即使有人在回复中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也坚持不参与,不想跑题——说白了,那就是一个骂人帖。我骂的是谁?抽象而形象地说,就是一些喜欢抱大腿傍权威的人(自己有脑子舍不得用或者没脑子或者猪脑子),好笑的是,他们常常抱着一根粗一点的棍棍,就以为那是大腿了。我的看法是,再粗的棍棍也不能代替大腿,八条腿也不能代替脑子。具体而有辱形象地说:我骂的就是以前的我自己,那个傻逼。我买了那么多的“权威”“规范”工具书就是明证。不要告诉我这是矫枉过正,我这叫思考——你丫别笑,小心舌头下垂。

但是昨天的不少回复勾起我说说译名的事。译名这件事,绝对是困扰编辑(尤其在做翻译图书的时候)的大难题。有些人以为这个很简单,那是因为他心里自有一套,觉得这世界上也就只有他这一套。事实上呢,完全不是那回事,各家出版社,各种权威工具书,各有一套,各行其是。读者就想不明白了,不就几百家出版社吗,做翻译图书的就更少了,你们就不能统一下吗,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你们太年轻了,有时候还很天真。”我曾在大百科出版社的二版(即http://book.douban.com/subject/3677774/)编辑部实习过一段时间,做的工作是人名译名的校对。那段时间,彻底打破我对权威工具书的崇敬,就像后来彻底打破我对图书与出版业的幻想一样。现在想来,我觉得这是好事,某种意义上,这是“思想的解放”。大百科上的译名确实都是经过众多各领域专家审定的,非常具有权威性。但是,注意,专家们也是人,一是会出错,二是也有不知道的。在大百科的不同学科中,同一个人的译名可能就是不同的,因为在那些学科中已形成相对固定的译名,你一统一,别的学科的人就困惑了。到底有多少套译名标准、规范、权威,天知道!总之,我花了上万元买的工具书没帮我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倒给我增添了更多困惑。

很多读者看到某本书上的某个译名跟他印象中的不一致,立马就会叫起来:“啊,这么明摆着错误也没发现,编辑吃屎去了呀!”我更愿意把这种反应理解为一种自我肯定,这是缺乏自信的人通过夸大别人的错误来满足自己。我以前常常这样,我念中学的时候给无数出版社写过信。读者可能是对的,那可能确实是一个错误,也可能只是自己的见识太少。发现一个错误是很容易:给你一本20万字翻译的书稿,看一个月改错,然后把稿子给我,只要一天时间,我就能让你无地自容。就目前的图书质量来说,别说万分之一的质量标准,谁敢说哪本翻译的图书“错误”低于万分之五?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吗?可以,无限地拉长编辑时间,每一个问题都全民公投。扯远了。

编辑绝对有责任尽量减少每一本书的错误。出现错误,编辑就应该承担责任。但什么是“错误”,承担多少“责任”,这是一个问题。常常有人说,这是错误吧,应该避免吧,我可能觉得那不是错误。读者的监督确实会有利于提高图书质量,我欢迎任何人帮我找错,只拜托不要动不动上纲上线。

我认识的很多编辑,桌上都有自己做的书,那不是用来摆看的,那是校勘本,随时发现错误就在书上标记,以便下次更正。那些大惊小怪的人如果发现这个,不知道会兴奋成什么样,这些校勘本会让你大跌眼镜、大开眼界,也可能让你大开杀戒。

再说说Eco译名的选择。我看过一篇新闻中说,上海译文(应该是赵总)说请社科院的专家定译名,认为应该是埃科。专家是有道理的,因为我前面提到的那几本权威工具书也是这么译的。但是,当时几本比较流行的书《误读》《带着鲑鱼去旅行》《开放的作品》《悠游小说林》等已经用了“艾柯”,我认为读者比较认可这个。当然,也有书上用“埃科”,但我通过Google、百度确定“艾柯”比“埃科”的使用频率高很多。当时Eco来中国,媒体上也主要用“艾柯”。再加上,我也认为“艾柯”的发音更响亮(为什么不能作为一个理由呢?)。我选择了“艾柯”,但是Umberto的翻译我依据了以上几部权威工具书译为“翁贝托”,而没有用“安伯托”等,因为据意大利语专家说,发音不符合。

先写这么多,怪累的,想到什么再在回复中写。
Viking
作者Viking
554日记 36相册

全部回应 27 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添加回应

Vikin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