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片拾遗

本南丹蒂 2010-03-19 15:40:51

一些笔记和疑问罢了

1.关于特伟和美术片的关系
1949年7月, 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之后,还是漫画家的特伟空降东北电影制片厂,参加美术电影工作,同月东北电影制片厂成立美术片组,特伟任第一任组长。两个月后,靳夕调来当副组长。这个不知道和原来的组长(股长)持永只仁是外国人有没有关系。反正就是从那时候起,美术片的领导班子基本开始搭建起来了。

2.陈荒煤
1955年,陈荒煤就美术片说:“不尊重民族遗产、民族风格,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映,对民族遗产的轻视,就是缺乏爱国主义精神。”
由于早期动画片看得不多,不过在陈波儿时期,应该现实主义的讽刺批判题材(有点苏联腔,毕竟华君武的漫画本来就是苏派的)还是蛮多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次讲话决定和影响了美术片之后的风格路线

3.反右
1957年,上海美术制片厂成立反右领导小组,组长特伟,副组长黄万里和王树忱,划了十几个右派,包括原来的副厂长和党委书记 严励

4.拔白旗
康生要拔白旗,于是,陈荒煤在上影厂说要对一些影片进行”资产阶级思想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批评,于是,美影厂批评了《拔萝卜》、《过猴山》和《打猎记》-_- 《九色鹿》和《学仙记》停拍


5.袁文殊
大跃进开始后,上影厂拍了一票相应的题材。58年9月,上影经理袁文殊发话,“美术片有自己的特长,与其他艺术降为一格,则无发展前途,艺术为政治服务必须多样化,遗产丰富极了,美术片不要硬搞现实题材,可以多拍些神话、童话、民间故事的题材。” 不知道这番话是不是针对这些大跃进电影讲的。

6.又见陈荒煤
59年5月,已经是电影局局长的陈荒煤在看国庆献礼候选片时说,“美术片可以搞些轻松愉快的东西,遗产丰富极了,不要硬搞现实的东西,美术片应有自己的特长。”这个……算抄袭么?还是有奸情?

7.诗人陈毅
1960年1月31日,副总理陈毅参观美术电影制作展览会,题诗一首:
春节观动画,
老少均喜欢。
技术大跃进,
干劲真冲天。 (这诗情画意实在是-_-)

不过当时他还说了句影响美术片一辈子的话:“你们能把齐白石的画动起来就好了。”

8.水墨动画

得陈毅暗示,美影厂就开始搞水墨动画实验了。第一次是个三人小组,阿达负责人物背景设计,吕晋画动画,段孝萱摄影和冲洗。试验成功后,第二阶段厂长特伟、副厂长卢怡浩、总技师万超尘、钱家骏指导,唐澄负责动画组,下分“鱼虾组”(郭强、戴铁郎)、“青蛙组”(阿达、吕晋)、“鸡组”(唐澄、浦家祥)、“马组”(矫野松、严定宪),摄影段孝萱。实验结果是《水墨动画片段》
所以说,我觉得把特伟说成是水墨电影之父,这个很值得商榷,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更加像是个领导。

9.出国题材
夏衍说:“美术片要注意出国的题材,《渔童》很好,但里面有个神甫形象,这样,象波兰、捷克等国家就不能去了,所以出国题材要研究。”

10.一只鞋
1961年,美影厂的《一只鞋》被观众指出影片中的老虎不吃人是违背毛主席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也是真老虎”的论断,引起大讨论。后来《人民日报》上,王朝闻写了篇《老虎是“人”从木偶电影<一只鞋>谈起》做了了结。

11.诗人茅盾
1962年,茅盾就《小蝌蚪找妈妈》题诗一首:
白石世所珍,俊逸复清新。
荣宝擅复制,往往可乱真。
何期影坛彦,创造惊鬼神。
名画真能动,潜翔栩如生。
柳叶乱飘雨,芙蕖发幽香。
蝌蚪找妈妈,奔走询问忙。
只缘执一体,再三认错娘。
莫笑蝌蚪傻,人亦有如此。
认识不全面,好心办坏事。
莫笑故事诞,此中有哲理。
画意与诗情,三美此全具。” 这比陈毅强多了~

12.文人蔡楚生
1963年,蔡楚生为《大闹天宫》获百花奖写道:
“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
从碧海龙廷直闹到凌霄天宫,
它是天神天威的叛逆,
它是神话世界中魅人的英雄,
艺人们挥洒神奇的彩笔,
又开创了动画艺术瑰丽的新高峰。” 不愧是左翼风骨啊

13.一场风波
64年,《骄傲的将军》被批斗,不过一个月后特伟就恢复了党的组织生活。76年4月,上海革委会文教组批准增补特伟担任美影厂革委会副主任,同年10月,四人帮倒台。

14.讽刺
1977年,王朝闻来美影厂时说,讽刺片可以搞。这或许鼓励了之后八十年代到90年代初的一批现实讽刺动画,阿达、马克宣他们的那些神作
本南丹蒂
作者本南丹蒂
116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本南丹蒂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