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死鬼

Helen's荔枝 2017-10-09 10:43:40

第一眼看到柳生我就知道他不是柳生。柳生从水里爬上岸,我就盯上他。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只有我能看到他,这是一只水鬼。

柳生一边拧着衣服里的水一边骂,越骂越生气。所有经过他周围的人都冷的缩脖子,有人开始嘟囔,秋天来了,晚上真凉。我从后面拍他肩膀,他吃惊地回头,盯着我看半天问:"你是什么鬼,我怎么看不出来?"

"我是活鬼。"我逗他。

"活鬼?"他半信半疑。"我刚死还不太清楚,刚才死的时候,脑子里多了很多东西。没提到什么活鬼。哎哟,柳生那个王八蛋缺德玩意!把我害死当替死鬼王八蛋!"

"你别骂了,你是替死鬼,那你就是柳生。"路过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赶紧拉柳生到没有人的角落,一棵歪七扭八的大柳树下。

"你是怎么把你害死的,替死鬼,可是违反规定的。"我继续揶揄他,余光瞥到不远处,有人朝我走来,我从包里拿出蓝牙耳机戴上,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自言自语。

"那个王八蛋,气死我了。我只是失恋而已,没有真的想死。就在河边坐坐,最多想想!他就把我拉下水。王小慧……都怪那个王八蛋。我找到他,我弄死他!"柳生气急败坏的嚷起来。

"你找不到他。他已经夺了你的阳寿,投胎去了,也不知道你还剩下多少阳寿。我听过一个最搞笑的替死鬼,阳寿还剩三天,他刚出生三天就死了。没多活几天不说,还欠一世父母债。下背子又得当人家父母还债。说不定你本来就该死了呢。"我还是忍不住揶揄。

他抬起头,脸变得惨绿,突然伸手掐住我的脖子,布满血丝的眼球贴在我脸上。咬牙切齿的说:"你才该死,你替我死,你替我死!"

柳生的力气很大。我感到最后一丝空气被心肺炸干。拼命的想吸一口气,却扳不动他铁钳一般的双手。然后……我一脚把柳生踹进河里,猛的呼吸了几口空气。居然忘了我是会法术的,差点被一个新鬼杀死,不过他的力气可真大。

"你他妈发什么神经!你是替死鬼,生死簿上你的名字,就是柳生。你已经没有阳寿你杀了我也没有什么用。你想找人替你,得去你死的地方,找一个有寻死念头的人,他才能替你。什么都不懂,发什么神经。惹急了,老子收了你!"我指着水里的柳生破口大骂。

柳生站在水面,水刚没过脚面,就像武侠片里功夫高手一样随波起伏着。他垂着头一脸沮丧,嘀咕着:"我还不想死啊,我死了,小慧肯定跟别人了。"

我哭笑不得,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他的小慧。"你爱死不死!不想死你也死了。你现在是鬼知道吗,人鬼殊途听没听过?你慢慢找替死鬼吧。"

我得回家躺会儿,被替死鬼掐过,魂魄都快散了。至于他是不是害人,我可管不了,反正人命不值钱。有被车撞死的,有工作累死的。有吃饭噎死的,还有被老虎咬死的。怎么死不是死。

况且他是只新鬼,不可能知道我要找的人,也不可能知道醉公。

过了一周左右,也没遇到其他的鬼,我也好奇这个奇葩替死鬼,阴间查的严,现在替死鬼很少见了。我又去那条河边,远远就看到柳生站在水面盯着人群看。我想了想,走上去打招呼问他找到目标没。

他看见我很开心。从水里走到我跟前:"你来了。我等了你好几天。"

"等我?我警告你,再动手,我可不客气了!上次我手下留情了。"我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对这个力气大的惊人的替死鬼心有余悸。

"不不不,上次刚当鬼不太适应。死了以后情绪不受控制,很容易生气。"他表情有点讪讪。

我回忆了孟婆说的关于替死鬼的事儿。好像确实有这个说法,好像是因为替死鬼有怨气吧。

"你等我有什么事?"我还是不自觉离他远点。

"就说说话。他们都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说话。"他伸手比划一下周围的行人。

"你是鬼,他们是人,上次就跟你说了,人鬼殊途,当然看不到听不到。"我忍不住嘲弄他。

他摆摆手,示意我走近些。"你是不知道,当这个鬼算我倒霉,我不想让别人再倒霉。可是太难控制了,我忍不住就想找个替死鬼。你帮我出出主意,你好像是个有经验的老鬼。"柳生一脸苦恼。

"老鬼?你睁大眼睛看着我,我是个人活生生的人!我阳寿多得吓死你!什么眼神儿说我是鬼!"他说我是老鬼,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脸伸到他面前。

"你是活人?你怎么能看到我,怎么能跟我说话!我活了快三千年可没听过这个!"他一脸不可思议。

嘲笑的话,差点出口。一股凉丝丝的冷气扑面而来,我打了个哆嗦。突然反应过来,三千年!这是一只三千年的老鬼,那他的法力德高强到什么程度!怕是黑白无常,都头疼吧。三千年,那兴许真有可能知道我要找的人。

我清清嗓子,给他讲我的阴阳眼,又讲我转世找人,还讲了我的好朋友孟婆(实在不放心,抬出我的靠山)。

他皱着眉头帮我回忆。虽然他是柳生,却也不是柳生。应该说他是柳生们,也不对。反正他要很努力,才能想起来一些事。就像你拿了同学的电脑,电脑里有一万个硬盘,找苍老师的电影,得一个一个文件夹慢慢找。想了半天,他摆摆手说,今天先不想了,等他一个人的时候慢慢想,反正也闲着无聊。

我都转世几回了,也不着急一时半会儿。拱手道谢后开始打听柳生的故事,三千年的鬼,我可是第一次见。

柳生还真不是柳生。以前有个名字叫尾声,就是挺有名的那个。在桥下等一名女子,女子没来,水涨了。他抱着柱子不肯上岸,淹死了。怨愤不解,就成了水鬼。后来有痴情人前来投水,误打撞被尾声夺了阳寿,做了替死鬼。此处自古是水,水边自古生柳。不知从哪一位,尾声变成了柳生。

"哟!你还是个情种!名人啊,我上学那会学过你。你这不是淹死的,你是轴死的!"我还是忍不住调侃,虽然这是只抬抬手就能碾死我的千年老鬼。阳世间业火丛生,红尘纷扰,鬼魂一般存活不了多久,能熬几十年就属于恶鬼厉魄了,一般拘魂术都无效,得黑白无常出面。黑白无常那可是詹姆斯邦德特工级别。像这种千年老鬼,我可想象不出来有多厉害。

待续。

2017.10.9. 10:42

“不是轴,我们说好的。既然相爱,我岂能负她。”柳生就像说别人的故事一样,语气平淡的听不出一丝怨气。

但是我却想起自己,我与柳生,还真是相似。不同的是,三千年过去了,不知多少个柳生交替,他已经看淡了这段经历,而我,却为了一段执念苦苦寻觅几世。“你不负她,她就来负你了!”

Helen's荔枝
作者Helen's荔枝
5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Helen's荔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