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Harry Dean Stanton

Madison 2017-09-23 00:58:46
这是昨天发表在[奇遇电影]上的一篇文章,在豆瓣上发的是我最开始写的版本,是不如奇遇编辑之后的,但是在自己的地方,还是发自己的东西好了。
------------------------------------------------------------------------------------

9月16日,这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
 
我像往常一样醒来,拿起手机,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
 
但一条短讯让我愣住了
 
“Harry Dean Stanton于当地时间9月15日晚去世,享年91岁”。
 
停顿了几秒,我打开了《德州巴黎》的影片页面,想要找一张Stanton的照片,试图找寻这个男人在我心中留下的最深印记的模样。

翻着翻着,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在无数张穿着粉红色毛衣,浓妆艳抹的Nastassja Kinski的照片中,消瘦的Stanton并不显眼,就像他演过的那么多不起眼的配角一样。即使是在这部他担当绝对主角的电影中,观众们经常谈起的,也是在影片最后50分钟才出场的Nastassja Kinski,对于这个面庞消瘦,少言寡语的男人,大部分观众,看完之后连他叫什么可能都不知道。
 
“那个演《德州巴黎》的。”
 
很多人都会这么回忆起他。
 
同样的,“《异形1》里面那个死的很惨的猥琐修理工。”、“《史崔特先生的故事》里史崔特开着除草机去找的那个老头”,这也都会是人们回忆起他的方式。
 
Stanton曾还在《铁窗喋血》、《教父2》、《荒野大镖客》、《绿里奇迹》等影史经典中打过酱油,但是更没有人记得。甚至《复仇者联盟》中都出现过他的身影,他无处不在。
 
他就像无数出现在各大经典中的配角面孔一样,熟悉、但又陌生,Harry Dean Stanton这个又长,又普通的名字,很少有人能完整记得。即使他和弗朗西斯·科波拉是挚友,更是杰克·尼克尔森在1962年的婚礼上的伴郎。但这些人脉并没有换来更多的演出机会,他依然出现在一部又一部电影中,演着一个又一个不起眼的配角,他渐渐的厌烦了。
 
是《德州巴黎》改变了他。
 
出生在肯塔基州的Stanton曾在作家和演员之间左右摇摆,最后依然选择走上演艺事业的他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换了一个又一个剧组,却几乎没有出演过一个值得让人记住的角色,他开始对自己选择的道路产生怀疑。但是1983年在圣塔菲的一个当地电影节上,著名编剧Sam Shepard手里握着陷入瓶颈的《德州巴黎》的剧本,他在一个酒吧中见到了同样试图寻找突破的Stanton,Stanton向他大吐苦水,说自己想要出演一个感性的角色。在当时,Stanton并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正在酝酿一个即将在明年拿下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影片剧本,而摘金的最大助推力,就是自己。

天知道我有多爱《德州巴黎》。
 
还记得第一次打开这部电影,影片的第一个镜头,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干涸沙漠,只有偶尔掠过的秃鹰才能证明这里还有一丝生机。紧接着,一个带着红色鸭舌帽的老男人出现在银幕里。晒的干裂的面孔和嘴唇,呆滞的目光,如同行尸走肉,就连身后飞扬的黄土,都比他看起来有生机。

当Stanton扮演的Travis时隔四年,在一家脱衣舞酒吧的双面玻璃一边,看到让自己魂牵梦绕的Jane端坐在一旁,心急的想要褪去身上衣物,敷衍了事接下一个客人的时候。Travis崩溃了,他忙不迭的阻止了Jane,哽咽的说:

“I just wanna talk to you”

几乎没有人不会因此动容,而我,更是在每一次观看到这部电影的这一句台词的时候,都会哭成个傻逼。是的,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傻逼。

孤独,是《德州巴黎》带给观众的第一印象。或者换言之,是Stanton带给观众的第一印象,也是他一直以来,都在扮演的银幕形象。

在《史崔特先生的故事》中,Stanton成为了《德州巴黎》中Nastassja Kinski的角色,Mr Straight用了一整部电影的时间,开着一辆几乎报了废的老旧除草机,去远方寻找自己已经几十年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哥哥Lyle。Lyle在影片的最后一场戏终于现身。脸庞老迈的几乎能看出头骨轮廓的Stanton定了几秒,看着Mr Straight,说出了这部电影中,最经典的一句台词:

“Did you ride that thing all the way out here to see me?”
“你就是开着这么个东西一路过来看我的?”

这是Stanton在这部电影中的唯一一句台词,但毫无疑问的是,Stanton用这一句台词,和寥寥几个镜头,就征服了所有观众,为这部厚重、孤独的电影,画上了最后一个完美的句号。即使在IMDb上,在演员列表的最后一个你才能看到Harry Dean Stanton的名字。

扮演Mr Straight的 Richard Farnsworth在出演完这部电影之后的晚些时候,因为难以忍受骨癌带给他撕心裂肺的痛苦,吞枪自尽。这位穷尽一生在演员事业摸爬滚打的老戏骨,当过特技演员,当过无数配角,终于凭借《史崔特先生的故事》拿到了奥斯卡影帝的提名,却在自己演艺事业的巅峰悄然陨落。

Harry Dean Stanton又何尝不是如此,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洛迦诺电影节上,他凭借《老幸运》拿到了最佳男演员奖。虽说成名已久,出演过《德州巴黎》这样的影史经典,但这竟然是他第一次染指国际A类电影节的影帝殊荣。没想到,也是最后一个。

幸运的是,在《老幸运》这部电影中,出演了一名叫做Lucky的Stanton,做了最完美的告别。

这部两年前,从剧本阶段就为他量身定做的影片,讲述了一名90多岁的无神论者在无垠的沙漠寻找自己生命意义的精神之旅。

这几乎就是《德州巴黎》的翻版。

同时出演这部电影的,还有他多年的同事兼好友,David Lynch。在刚刚完结的《双峰第三季》中,Stanton奉献了他在电视荧幕上的最后演出。

“这就是关于Harry Dean Stanton的故事,只不过他叫Lucky罢了。”

David Lynch如是说到。

这两个老伙计在合作电视剧《法国人印象》中相识,同为老烟枪的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从工作关系变成了亲密挚友,在拍片间隙点上一支烟是他们两人最喜欢做的事情。《我心狂野》、《内陆帝国》、《双峰镇:与火同行》、《史崔特先生的故事》,Stanton成为了林奇电影中的熟面孔。

而如果我们仔细回想,这竟然仅仅只是Stanton第二次在一部电影中担当主角。上一次,就是《德州巴黎》。

也许就是上帝的安排,《德州巴黎》带他走上巅峰,《老幸运》伴随他永久长眠。

这很伤感吗?是,又不是。

寿终正寝对于Stanton来说,也许是对这个世界告别的最好方式,他不曾经历痛苦的逝去,留下的,是250多部电影的光影片段,是他主演的两部电影的珍贵回忆。

Harry Dean Stanton是个活着的传奇——<Rolling Stone>这样评价Stanton的遗作《老幸运》。

他已经离我们而去。

但是这次,我们记住他的名字,Harry Dean Stanton(哈利·戴恩·斯坦通),他早就是个传奇。
Madison
作者Madison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Madiso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