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郭点点 2017-09-04 03:51:57
我23岁,女性,在美国读人类学的研究生。我认为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我常和朋友解释女权不是女性的特权而是男女的平权。
一次和朋友聊到抽烟,我说我觉得女生抽烟很帅,但男生抽烟就觉得乌烟瘴气,她笑我,你这个女权主义,当时我羞于告诉她,其实这反而是我狭隘的性别观念。如果是纯粹的女权,那我当时应该说女生抽烟很帅,男生抽烟也很帅。也许是儿时父亲的抽烟行为让我无法对抽烟的男性产生好感,在这方面我很惭愧。
我不喜欢电视中开玩笑说,让男生回家跪搓衣板。试想如果调转过来,一个妻子被丈夫要求跪搓衣板,那他会受到何样的谴责。不知道在何时另一种不平等又以一种被认为理所当然的形式出现了。但同时我并不是反对这种可能会被认为是家庭情趣的惩罚方式,如果有,当女生做错事时,她也应该同样被惩罚。
我们关注家暴的事件,往往女性是受害者,因为她所受到的暴力是那么显而易见的刻在皮肤上,身体上,面容上。但是,我们忽略了也有男性会遭受暴力。我们默认为男性因为在身体和力量上有着优势,他便不会遭受女性的暴力。女性的施暴反而有更多方式,她们掐,挠,hit in nuts,她们还有冷暴力。而男性又因为固有的性别观念而在这件事上产生的自尊,而羞于启齿。这个自尊是本身就是建立在不平等的性别观念,建立在男性不会被女性施暴,或者说男性不会打不过女性的观念上。
我和男生约会时会要求AA制,或者轮换着买单。以前曾遇到过男生坚持请客会说,我怎么能让女生付钱呢,太没面子了。他觉得这是展现他的豪爽,在我眼里,不过是让我沦为他男性尊严的附属的大男子主义。在一间两人都同意都有能力负担的餐厅,我不需要别人帮我付钱,更不需要看到男生在请客后洋洋得意的傲慢。是的,有两种男生,一种是通过买单获得在两人关系中的主导地位和优越感,这种人会说,我都请你吃饭了,你是不是也应该有回报。这样的男生我相信无论是不是女权主义者,都会厌恶。另一种,是真心觉得社交礼仪要求男性买单,以表达绅士行为中对女性的尊重,对于这种我只能说我们观念不同,我想得到的尊重是认为我也有同样的负担能力。更何况有时这种所谓的女性的尊重也许只是表面,到了床上可能又是另一种模样。
我交往过一个男生,他是女权主义者。(是的,男性也可以是女权主义者。就像黑人的平权运动有白人的参与,女权主义观念也有男性的支持。)他和我抱怨学习生活中遇到的一个女性,两人的矛盾持续数月之久。他说,I hate her so much. I am a feminist. So sometimes I just want to punch her in the face, like physically。我只觉得他很可爱。
女权主义是女性的平权,也是男性的平权,是抛开固有的性别观念和不等地位后的平等交往。分享一下一个女权主义者的日常异想。
郭点点
作者郭点点
6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郭点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