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抄

刀叢中的小詩 2017-08-13

7/2

普鲁斯特在14 岁就已經知道:一切有用的思想的根子都来源于日常生活。

7/4

《西遊記》插曲「悄悄問聖僧,女兒美不美」,此種癡問,《吳歌甲集》亦有之,如:「冤家呀,你道是牡丹色好奴容好,奴貌鮮來花色鮮?」亦見於唐寅《妬花歌》,「問郎『花好奴顏好?』,郎道『不如花窈窕』。」後果都是「從今請去伴花眠」,與今日睡沙發同義也。王昌龄《采蓮曲》:「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葉。將歸問夫婿,顏色何如妾。」李清照《减字木蘭花》:「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小兒女情思,明白如畫矣。唐人又有一首《菩薩蠻》:「牡丹含露真珠顆,美人折向庭前過。含笑問檀郎:『花強,妾貌強?』檀郎故相惱,須道花枝好。一面發嬌嗔,碎哸花打人。」這種場面,眼下還不時能見著。

7/5

何謂「三軍」,見於《商君書·兵守篇》:「壯男為一軍,壯女為一軍,男女之老弱者為一軍。」戰鬥之事,壯男主之;勞動之事,壯女主之;後勤之事,老弱主之。《墨子》亦云:「女子到大軍,令行者男子行左,女子行右,無並行,皆就其守。不從令者斬。」可見「婦女能頂半邊天」,自古有之。

7/6

川人如廁,稱之為「解手」。手又不曾綁起來,「解手」,有人疑為「解溲」,解個鏟鏟!「袍哥人家,不得拉稀擺帶」,或許解來解去,解個「雞儿」解個「鴨儿」更為妥貼。據說,「解手」一詞,源自「湖廣填四川」之時,清初因幾大勢力在此拉鋸,十不存一,以致成都白日見虎。於是將湖廣人和江西人用索索儿一個一個給牽了進來,途中內急怎麼辦?便稱之為「解手」,後來又發展為「解大手」「解小手」之別。

7/7

《骨董瑣記》載舊硯,多疑是後人所託。李清照硯詩頗佳:「片石幽閨共語誰?輸磨盾筆是男儿。夢回也弄生花管,肯蘸輕煙只掃眉。」

7/9

管管說搬家:「搬家同養孩子一樣,不搬不養不知其中滋味,它使你哭笑不得。乾脆丟掉算了,敢麽?能麽?不能。不能就得抱著,可是又著實叫人煩,叫人冒火。搬一次家就等於一次家破人亡。好不容易把這個家弄得熱乎起來,誰知一夕傳驚,像被充軍沙門海島似的。一個熱乎乎的鍋又砸了,只好從頭收拾舊山河。而最叫人受不了的,家雖然齊了,但是家的味道還沒出來,起碼還得等個一年而半載,三年五載甚至一輩子,才能釀出來,才能產下來。所以搬一個家就等於多一個家,……而越是老家越叫人想。」來帝都六年,搬家三次,從一個小推車到最後一個厢式大貨車,其間之甘苦,尤其是給兩千余冊書打包,想想都很崩潰。每次搬家,很想該扔的都扔,該閃的都閃,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但扔下的都是回憶,閃卻的都是人生,豈能說走就走一走了之?我想很多人搬家,都有類似的感覺。

7/11

《七贤过关图》,明人摹拟宋人之作。一说是竹林七贤,另一说是描绘唐开元时张说、张九龄、李白、李华、王维、郑虔、孟浩然七位诗人出蓝田关,游龙门寺。图中保留了南宋院体的风貌,马的造型有淮马矮小的外形特点,树石仿刘松年的笔致,衣纹圆转自如,人物意趣萧洒倜傥。

唐子西《砚铭》:笔之寿日,墨之寿月,砚之寿世,何也?砚静也,吾得养生焉。以钝为体,以静为用。唯其然,是以永年。张端义曰:笔最锐,墨次之,砚钝者也,岂非钝者寿而锐者夭乎?笔最动,墨次之,砚静者也,岂非静者寿而动者夭乎?于是得养生焉。

7/14

讀《呂氏春秋》「離俗」一則:石戶之農、北人無擇視天下若無物,不可不謂之高;卞隨、务光羞居濁世,不可不謂之潔,平阿之餘子、叔無孫「亡戟得矛」,從而死之,不可不謂之義;賓卑聚夢被人辱,終不自快,索形不得而死,跡雖迂,不可不謂之知恥。此數子,從另一個角度上可以說,開了一個好頭。

黄宾虹画語:「唐画如面,宋画如酒,元画以下,渐如酒之加水,时代愈后,加水愈多,近日之昼,已经有水无酒,不能醉人,薄而无味。」

7/16

《三代器》:三代鼎彝黃銅質輕,漢器紫銅,六朝唐宋質重。陶器滴水可入,偽者。陽款在外,陰識在內。夏器有款有識,商周有識無款,三代款識多鑄,漢以後多鑿。三代尚質,秦漢尚文。

7/17

李歐納·科恩:我不要成為一顆星星,無所事事,只有等待死亡。請讓我饑餓,這樣我就不會成為靜止點,這樣我就可以分辨樹木多姿多彩的生命。

唯覺老和尚的命理之術:「七尺之軀不如一尺之面,一尺之面不如三寸之鼻,三寸之鼻不如一點之心。」故正己莫若正身,正身莫若正心;心正則面正,心正則路正。不信,看看你的男神。

葛浩文寫《蕭紅傳》至蕭紅躺在醫院無助到快咽下最後一口氣時,竟然扔下筆,匆匆跑出家門,在戶外漫無目的地遊蕩,久久不敢走進家門,更不忍推門握筆寫下去。似乎不進門,不動筆,蕭紅就能活下去。路遙寫田曉霞之死,亦有此感,但田曉霞又不能不死。田曉霞死了,路遙抱著門前的梨樹,大哭了一場。

《打開戀物情結》一書說:「每一星期,美國人平均花6小時逛街買東西,但只花40分鐘和孩子玩耍,花12分鐘和另一個也在上班的她說話。花錢買東西,然後收拾這些東西,這些都需要時間。而這些時間原本可以花在更有意義、更有價值、更持久的事情上——我喜歡我的生活風格,但是痛恨我的生活。……只要人還脆弱,會依賴,會生病,怕老,怕肥,怕平庸,痛恨緩慢——這七個現代原罪,七個人性弱點就讓廠商永遠有機可乘。」

1955年胡适在给赵元任的一封信中说道:「鲁迅若还活着,也是应该被清算的!」1956年,胡适在给雷震的书信中也说:「鲁迅若不死,也会斩头的。」1957年罗稷南曾經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疑问,大家都知道回答了。最有意思的是一句新詩:如果魯迅今天還活著,他的頭顱一定會在廣場上打滾。這不由讓人想起眉間尺來。

7/18

王漁洋曰:「詩本性情,不可不根於學。」又曰:「性情學問,二者相輔而行,不可偏廢。學力深始能見性情一語,是造微破的之論。」張歷友答曰:「非才無以廣學,非學無以運才,兩者均不可廢。有才而無學,是絕代佳人唱蓮花落也;有學而無才,是長安乞兒著宮錦袍也。」

《高唐神女賦》,本宋玉夢與神女遇,舊本「王」「玉」互訛,最後這夢卻落在了楚襄王頭上,以致「襄王枕上原無夢,莫枉陽臺一片雲」,幾百年後,姚寬才把它校正了過來。其說見於《西溪叢話》。

胡蘭成:「有夢可憶的,許多人都回到張岱的路上去了;有錢的都回到西門慶的路上去了;既無錢,又無夢可憶的,都回到袁中郎的路上去了。」又曰:「才子病在迂,做作給自己看;清客則病在浮滑,做作給別人看。」

7/19

有人批評莎翁的劇本《凱撒》,說道:「在英雄的眼裡,群眾不過是大炮的食料;而在群眾的眼裡,則英雄不過是餘興。」胡蘭成補之曰:「至於在大少爺的眼裡,則又群眾與英雄兩者都不過是趣味。」

胡蘭成亦可稱為魯迅之信徒,至少比絕大多數自稱為魯迅的弟子及吃「魯迅飯」者更懂魯迅。胡嘗說:「但願我能學到魯迅的什一」;他也曾想:「倘然魯迅現在還在,他將怎樣呢?」過後又自己答道:「倘若魯迅現在還在,他將反對軍事獨裁也反對屈服。對於中共,他將繼續擁護,可是他對於戰時的文藝與青年思想的批評,將非中共所能忍受,於是他將弄到無家可歸。」

胡蘭成談書法(一):藝術之中有書法,類似科學之中有數學。書法所表現的不是感情,而是氣分:不是造像,而是風格。書法不能欺騙。刻石之全盛時代為漢,而墓碑之全盛時代則為北魏。墓碑不及刻石,而書札則不及墓碑,因書札易流於輕率,且流於纖細之故。漢代石門摩崖諸作,洵為古今書法之最佳作。北魏王遠所書《石門銘》,較之鄭道昭所書鄭曦墓碑,氣度亦遠勝。

胡蘭成談書法(二):歷代士大夫可以分作三類:一類是道貌岸然,謹嚴自持,這一類人以大官為多,他們喜歡的是顏柳歐蘇的書法;另一類是裝腔作怪,做了小官自稱為奇士,做不到官自稱為狂士,他們喜歡的是懷素、鄭板橋的書法;又一類人是做的不大不小的官,在莊嚴與放誕之間,成為風流儒雅,以王羲之的書法於他們的氣分為宜。他們比謹嚴的大官瀟灑,比拘謹或放誕的小官或才子來得溫潤而謹嚴,他們擁護王羲之書法,便很有力量。

胡蘭成談書法(三):書法有形態,有風韻,有氣度。形態佳不如風韻佳,風韻佳不如氣度佳。清道人有形無態,趙之謙、趙孟頫有姿態而無風韻,皆為下乘。王羲之書風韻佳絕,而氣度不及鍾繇。唐之禇遂良,宋之米芾,近人章炳麟,其書皆獨擅風韻者。鍾繇書有風韻,亦有氣度。而漢魏摩崖諸刻,如《石門頌》《楊淮表記》《石門銘》,少室開母石闕,泰山《金剛經》,則無不納風韻於氣度,故能高視今古。氣度不足,始流為風韻,以風韻佐氣度者,帖書惟鍾繇,碑楷惟《 龍顏》。顏書有氣度,能博大而不能雍容,即此不及漢魏摩崖諸刻。蘇書有氣度,但能莊重而不能博大,即此不及顏書。惟流傳宋人陳摶臨摹《石門銘》「開張天岸馬,奇逸人中龍」十字,氣度之佳視漢魏未為遜色。鄧石如篆書摹秦石刻,隸書摹漢墓碑,而不及摩崖石刻,故精湛雍容而不能博大。然鄧書以隸為篆,以方筆通於圓筆,則為漢魏以下所鮮能媲美者。近人如沈曾植、康有為、吳昌碩,蔚為大家。沈書功力最深,但帶有三分學究氣,於天機時有窒礙。所謂學究氣者,如顧炎武、包世臣、王國維諸人之書,雖精細各殊,所皆不能全免拘謹與呆滯,沈書亦不能例外。康書以鄭文公碑為底子,能直而不能曲,見其劍拔弩張,而不能博大雍容。吳書功力勝於康而敵於沈,但帶有三分市儈氣,則此不及沈康。章炳麟、馬一浮、李叔同,書名不及沈康吳,但書法不在其下,而書品皆在其上。

徐生翁说:「我学书画,不欲专从碑帖古画中寻求资粮,笔法材料多数还是从各种事物中,若木工之运斤、泥水工之垩壁、石工之锤石,或诗歌、音乐及自然间一切动静物中取得之。有人问我学何种碑帖图画,我无以举例。其实我习涂抹数十年,皆自造意,未尝师过一人,宗过一家。」

弟子沈定庵回忆:「徐生翁先生早年初习『颜』,后即师法汉隶,以隶书为根底,兼工四体。自谓习隶二十年,以隶意作真又十余年。他吸收汉碑之长,取资特别广泛,尤擅《石门铭》及《史晨》等碑。」

李苦禪:中国文明最高尚者不在画,画之上有书法,书法之上有诗词,诗词之上有音乐,音乐之上有中国先圣的哲理。那是老庄、禅、《易》、儒。固尚欲画高,当有以上四重之修养才能高。了无中国文明自尊心者与此无缘,勿与论者。

徐生翁在《我学书画》中说:「书法自南北朝迄唐,始美备,故学书流别,必以六朝两晋为先河,真书宗汉隶,以遍摹汉碑不能探源……余习隶者二十年,以隶意作真者又十余年,继嫌唐为法缚,乃习篆以窥魏晋,而魏晋古茂终逊汉人,遂沿两汉吉金,上攀彝鼎……」

胡蘭成談書法(四):「學書從方筆入手,必有至理。用方筆以隸書為多,但亦可通於篆,以方筆輔圓筆,而後圓筆之法乃備。秦隸漢篆,以方筆通於圓筆,此意後世惟鄧石如能之。漢魏以下,學篆之所以走入燒毫與所謂鐵線篆之歧路者,皆由於不知以方筆通於圓筆之旨,雖李陽冰亦不能無此弊。能以隸為篆者,惟鄧石如;能以隸為真行者,惟陳摶與李徐。鄧石如與李徐,是皆能以方筆通於圓筆者,其精湛同,而李書之博大雍容,猶勝於鄧。……余學書三年,觀李書而不知其佳,五年後始驚服。得李書數幅,懸掛壁上,配以康書,則康書見其擴;配以吳書,吳書見其俗;配以沈書,沈書見其拘。當擇鄧書之佳者,與陳摶書『開張天岸馬,奇逸人中龍』十字配之。」

7/20

「基督教成為反藝術的說教者」,胡蘭成認為有兩種原因:「其一,基督教的背景阿拉伯商人沒有手工業,他們只有算盤,算盤只能用來算賬,而不能用以雕刻,因而對偶像不發生興趣。其二,基督教的背景是商業社會,他們認為貨幣高於一切,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由此造成一元的全能的上帝。倘如只准雕刻一神,而不准雕刻手工業者所崇拜的諸神,雕刻的藝術已經要感覺寂寞了,何況連這一神都不准雕刻,因為基督教的神是錢神的化身,而錢這一東西是一切形象之中最單調者,甚至於會忘記其是有形象的,他們的上帝也成為無形象」。不能不說,胡說的未必有理,但這樓的確歪得有趣。

張之洞談讀書:「除史傳外,唐以前書宜多讀為其少空言耳。大約秦以上書,一字千金。由漢至隋,往往見寶,與其過也,無亦存之。唐至北宋,去半留半。南宋迄明,擇善而從。」又曰:「讀書貴博,貴精,尤貴通。然必先求博,則不至以臆說俗見為通;先須求精,則不至以混亂無主為通。」

7/21

世界上第一枚足球,是蚩尤的胃。見之《黃帝四經·十大經》「正亂」一篇:「黃帝身禺[遇]之尤,因而禽[擒」之。剥其革[]以為乾候,使人射之,多中者賞。斷其髮而建之天[],曰之尤之旌。充其胃以為鞠,使人執之,多中者賞。腐其骨肉,投之苦[醢],使天下集之」,「執」,陳鼓應曰:「讀為蹋」,也就是踢的意思。如果不「讀為蹋」,蚩尤的胃,那麼就可能是世界上的第一枚籃球,或橄欖球。

米兰·昆德拉在《不朽》里,描写过人类的两种灵魂:一种是做加法的灵魂,要不断的表现自我,彰显自我,要与这个世界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而另外一种人,他们则有一个做减法的灵魂,他们觉得跟这个世界没什么太大的关系,经常试图削弱甚至去除和人的关系。

魯迅曾給許壽裳的兒子開了一個中國文學的書單(12種),以前和章廷謙在信中聊過類似的話題。如《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3497人,746卷),或可以《漢魏六朝名家集》(文集40種,176卷)代替。倘要收專集,「則《史》《漢》《三國》,《蔡中郎集》,嵇,阮,二陸,陶潜,庾開府,鮑參軍,何水部」;唐宋類書:《初學記》《藝文類聚》《太平禦覽》;佛教辯論:《弘明集》《广弘明集》。

7/22

知堂論《香祖筆記》:「鄙人最不喜史論及詠史詩,不特千百年前事不能詳知,未便武斷下褒貶語,且更怕養成文人習氣,輕易裁判別人,以刻薄為論。」晨起驟見此語,不能不有所警醒。

7/23

高、岑二人,同以邊塞詩並稱。岑作359首,38首「意淫」皇帝,51首羨人富貴,55首自怨自憐;而高適詩和李白一樣,多談「劍」「知己」「然諾」「遊俠」「少年」;一個是計較個人得失,一個是任俠使氣,這就是最大的區別。

7/24

胡蘭成評周氏兄弟:魯迅是長子,從小就什麼事都得他出面,吃的苦多,所以剛強,好鬥,他的一生和人相處,總是廝拼得難解滿分;周作人是弟弟,擔風險的事輪不到他,所以和平。也就是這樣,魯迅的是仇恨,周作人的是憎惡;魯迅認為可愛的,周作人認為可喜;所以魯迅慈悲,周作人明達;一個明達的人的世界是理性的世界,而魯迅的卻是眾生有情的世界。

7/25

琴是感,《易經》曰「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而生命亦即是識,是感。故琴在第一。棋是知性的,是數,是變化,此即文明創造之始,故棋為第二。知性、數的變化,因之生出形,形是如同易的卦,有陰陽與虛實的位置,尚未有物象。書的筆致與結構就是這形,故書在第三。有了形,則不日發展成物象,畫即是描繪那物象,故畫在第四。這些話是胡蘭成說的。

讀胡蘭成《書論三則》,尤玄尤妙。如以書法作畫,則畫進;以畫法作書,則書滑也。雕刻可消不可增,畫筆可添不可消,而書法下筆為定,不可增添削消。……此書之莊嚴也。接著又說書法之通於王天下,無心出之者佳,佳書如窑變,不可再得。臨碑學帖,須大於原寸三分之一,臨其字與字之間隔章法。臨真跡,不如臨拓本,真跡多作參考,中國之書,以道家為氣韻;日本之書,亦自以其神道與王朝為氣韻。

胡蘭成學書,十五學龍門造像二十品,求其結體方正,逐日臨寫約百字;一年再改臨張猛龍碑,求其緊湊;又一年臨鄭文公碑,並臨張遷碑,以求氣舒。篆書以漢篆入手,草書以書譜入手,不許學鍾鼎或懷素也。凡臨何碑帖,必先請示於師,勿以私意好惡揀擇,三年後不複禁,遍學諸碑帖。其師,海寧周承德,與李叔同善。教人學書,先學方筆,後學圓筆。

7/27

蓮池大師曰:「耳聽不如目看,目看不如心悟。以心為君,以目為臣,以耳為佐使。用目當心,下矣;用耳當目,下之又下矣。」

7/30

日僧廓门《註石門文字禪》,依《四庫全書》,共302種。其中經部18種,史部54種,子部174種,集部56種。引用至5次以上者,經部11種,史部23種,子部31種,集部23種。引用最多的是蘇軾詩文,共1148次;《大明一統志》463次;杜甫詩文367次;《莊子》261次;黃庭堅259次。上百次的有《詩經》《史記》《漢書》《後漢書》《晉書》《新唐書》《文選》。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刀叢中的小詩
作者刀叢中的小詩
1033日记 21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刀叢中的小詩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