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我帮你看清每一个小龙虾的尾巴【周末故事01】

猫先生 2017-08-13
落落独自坐在三盘小龙虾前,一面哭一面剥着虾尾,睫毛膏晕染在上下眼睑上。

周围人都怀着怪异的眼神时不时的望向落落,她根本不在乎。

失恋了的落落,除了猛吃小龙虾,没什么可以慰藉她受伤的心灵。

心已经空了,不能让胃也空着。

这是落落的名言。

落落一手提着只剩半瓶酒的瓶子,头埋在臂弯里,伏在桌子上呜呜呜的哭个不停。

桌子上的小龙虾尸横遍野,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青岛啤酒的瓶子。

“美女,我们店要下班了,你把单买了吧。”落落已经耽误了服务人员的下班时间。



出了饭店,路过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帕萨特。

落落的前男友就开着一辆帕萨特,落落怎么看怎么感觉这就是那个他的车。

她想在车窗上写下‘狗男人’三个字。

四下张望既没有树枝也没有铁棍,用指甲划有些不现实。

掏出YSL口红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字还没写完,落落感觉满满的青岛啤酒在她的胃里上下翻腾。

木头终于应酬完了客户,松了松领带,就看见自己车前趴着一个鬼鬼祟祟的女孩。

木头拍了那个女孩的肩膀,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车窗上橘色的‘狗’字。

落落一转身,哇的一口,吐了木头一身,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半夜醒来找水喝的落落,发现身处在陌生环...
落落独自坐在三盘小龙虾前,一面哭一面剥着虾尾,睫毛膏晕染在上下眼睑上。

周围人都怀着怪异的眼神时不时的望向落落,她根本不在乎。

失恋了的落落,除了猛吃小龙虾,没什么可以慰藉她受伤的心灵。

心已经空了,不能让胃也空着。

这是落落的名言。

落落一手提着只剩半瓶酒的瓶子,头埋在臂弯里,伏在桌子上呜呜呜的哭个不停。

桌子上的小龙虾尸横遍野,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青岛啤酒的瓶子。

“美女,我们店要下班了,你把单买了吧。”落落已经耽误了服务人员的下班时间。



出了饭店,路过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帕萨特。

落落的前男友就开着一辆帕萨特,落落怎么看怎么感觉这就是那个他的车。

她想在车窗上写下‘狗男人’三个字。

四下张望既没有树枝也没有铁棍,用指甲划有些不现实。

掏出YSL口红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字还没写完,落落感觉满满的青岛啤酒在她的胃里上下翻腾。

木头终于应酬完了客户,松了松领带,就看见自己车前趴着一个鬼鬼祟祟的女孩。

木头拍了那个女孩的肩膀,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车窗上橘色的‘狗’字。

落落一转身,哇的一口,吐了木头一身,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半夜醒来找水喝的落落,发现身处在陌生环境的陌生床上。

卫生间里还有陌!生!人!在!洗!澡!!

蹑手蹑脚的落落蹲在卫生间门口,手里抱着椅子,准备伏击那个打算对自己实施不轨行径的男人。

结果就是,落落看着不停揉着脑袋上包的木头,心里尴尬到了极点。

木头当时看见落落倒下,再看看剩下小龙虾和啤酒的混合物,心中一万个草泥马狂奔不止。

可是这大半夜,她一个女孩子睡在马路上肯定不安全,木头就开了个房间。

“酒醒了?”

“嗯”

“为什么在我车上用口红写了个‘狗’。”

落落就把失恋自己喝酒,把他的车误认为是前男友的之类说了一遍。

“你那个西装,没什么事情吧。”

“没事。”

落落有些不好意思,“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木头没有拒绝。



马路边的烧烤摊,落落扬起一瓶啤酒就喝。

木头知道落落失恋心情不好,人家一女孩子都吹瓶子,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对着瓶吹。

“我失恋了,先干为敬。”

看着木头费劲的吹着瓶子,落落突然噗嗤的笑了出来。

这是她失恋以来第一次笑出声来。

“我不喝酒的。”

木头讪笑。

木头知道落落喜欢吃小龙虾,在落落失恋的日子里,木头带着落落吃遍了南京城大大小小的龙虾店。

每次看着落落吃的满嘴红油,木头打心眼儿里开心。

落落很享受在吃小龙虾的时候,听着木头在旁边说故事,从他光屁股开始讲,一直讲到木头的大学时光。

关于落落的事情,她不说,木头也不问。

有些事情,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木头和落落谁也没有表过白,似乎也没有像一般情侣那样在一起,虽然牵过手,在一次喝多之后,两个人接了吻,却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但是,落落的事情,木头总是冲在最前面。



他们一起吃一起浪的美好日子,在一个傍晚终结了。

“他回来找我了。”落落不敢看木头的眼睛。

“你心里还放不下他。”木头靠在天桥的栏杆上,桥下的车来车往像流水一样不停的穿梭。

有些人,你极力想去忘掉,你砌砖注墙,想要阻断与他的任何过往。可是只要他出现在你面前,无需只言片语,你过去所有的努力,所有的高墙,瞬间土崩瓦解。

落落开始很少联系木头,木头也从来不会打扰落落,只在落落需要的时候出现。

最近一次看见落落是在酒吧里,落落披头散发,歇斯底里的指着一个男人。一个怀里抱着另一个女人的男人。

这个男人就是落落的前男友以及现男友。

木头认出了落落,虽然不曾见过那个男人,但是再傻缺也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

“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

木头和落落的男朋友扭打在一起。

“你鼻子出血了。”落落声音有些害怕。

木头擦去了鼻子上的血,憨笑。

后来木头就经常容易流鼻血。



落落又一次失恋了,在同一个地方再次摔了一跤。

木头为了让落落开心,没事就陪着落落吃小龙虾,隔三差五的还给落落组局。

在一次轰趴上,落落看见木头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落落。”木头的女朋友美丽大方。

落落心里有些酸酸的,但是看见这个女孩,总感觉她应该更适合木头,而自己只会给木头惹麻烦。

落落也在聚会上结识了木头的哥们地瓜。

木头把地瓜夸成了花。

“你要是敢欺负落落,老子可饶不了你。”木头知道地瓜是个不错的归宿。

木头虽然心里酸酸的,但是他高兴。

和地瓜交往期间,落落很少能再见到木头,即使是地瓜也找不到他。

不幸的事情发生在落落和地瓜出游的大巴上。

由于下雨路滑,山路崎岖,大巴翻下了山崖。

地瓜的腿断了,不过医生说等等可以复原的。

落落却失明了。


朋友们陆续前来看望他们,唯独不见木头,也没人提到过木头。

“虽然我看不见了,可是我能听出木头的声音。”但是落落却再也没有听到木头的声音。

后来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落落恢复光明的那一天,病床前站满了她和地瓜的朋友们,唯独没有木头,木头托一个朋友给落落带了一句话还有一张建行的银行卡。

“我出国了,你和地瓜的婚礼我估计参加不了了,卡里面是我给你们的份子钱。”

落落埋怨木头,忙的连见面告别的时间都没有。



落落和地瓜的婚礼如期举行,婚后的生活也过得非常美满。

有一次,落落在收拾书房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一本书中掉落的卡片。

志愿捐献遗体纪念证。

照片上的木头笑的如沐春风,这张照片,还是她陪着木头一起照的。

落落纠缠着地瓜,地瓜终于说出了实情。

木头查出血癌的那天,在酒吧里借酒消愁正好碰见你和你的男朋友。

那个时候他仅仅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他不愿意做化疗,他说没了头发太丑了,而且不能陪着你,多活三年和三个月又有什么区别。

轰趴上,他给你介绍他的女朋友,也只是为了断了你和她之间除了朋友的其他念头。

后来,他身上的病,发展的比想象中的更快,他倒在了病床上,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听说我们出了车祸,你失明了。

他用微弱的语气骂了我没有照顾好你,他说以后不能再陪着你了。



希望这颗眼睛能够一直陪着你,帮你看清每一个小龙虾的尾巴。

木头是个孤儿,最后的签字还是我替他办理的,他不愿意让你难过,所以让大家都瞒着你。

签了角膜捐献不久,他就走了。

落落听完,怔在原地,眼泪漱漱而下,捂着双眼,再也发不出一句声音。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猫先生
作者猫先生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