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忙,我的心就会踏实

王玉勤 2017-08-13

两个礼拜没睡床,昨天晚上后半夜醒来躺回到床上去睡了。不知道是学游泳太疲劳还是怕水,那种在深水区找不到抓手呛水的感觉朦胧中仍在潜意识里浮现,以致后半夜醒来,我无法分清是被那种残余的恐惧感吓醒还是天太热了没开风扇的缘故。 刘星泽昨天说被我喷了好多水,“你每次从水里上来都像鲸鱼一样大喷水,真是惨不忍睹。”说的再细一点是朝他的脸喷水,各位,我没有虐人的嗜好,实在是这位同学一直高唱深水区对新手适合,我才茫茫然然壮着胆子跟他过去,岂知实际的情况对我这个菜鸟来说很不乐观,高过我头顶的水时时刻刻都能把我呛到,每次头浮出水面几乎都是被呛的结果。据刘星泽说,我昨天还打了他一个耳光,上帝啊!当他对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完全懵了,不知道正在发生的是哪一出闹剧,哪有打人的不知道打人的经过,毫无疑问是我在水里被呛时伸手抓东西扫到他的脸了。 不过请原谅我,昨天晚上刷牙时一度想到刘同学说我像鲸鱼一样喷水的情境多次忍不住发笑,于是我在群里玩趣地说:“刘星泽今天有被鬼打到的感觉吧!”这位同学还真不客气,直接向我头上再倒苦水,“貌似倒霉吧!”看到这话我当然不会感到高兴了,有些话自己可以说,若是从陪同者口中说出把自己当成负担就不会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了,我试着换位思考若是我处在他的位置会是什么想法,可以说被人喷水不是什么好滋味,不管有意还是无意被人打脸都不会令人感到高兴,只是刘同学,若恶意的伤害后果不算严重我应该都能消化而不是用“倒霉”的字眼来形容,这样我之后学游泳哪还敢跟你一起?无论如何,我也不希望跟我呆在一起的同伴,成为倒霉字眼下的受害者。 诚如你所见,我还是没有学会游泳,深水区对我一点帮助也没有,反而是加深了恐惧感。昨天晚上从游泳馆回来整个人都很疲劳,耳朵现在仍有被水塞的感觉。为了预防感冒下车经过超市买了一点白萝卜和姜煲水喝,人到家懒洋洋的直想躺到床上去睡觉,这时候我仍支撑起身体炒了一个青瓜煲了一点粥当晚饭来吃。奈何疲劳的状态依旧没有改变,到是有了读诗的兴致,从包里翻出济慈的诗坐到凳子上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听就往故事汇约课群里发。 此时另外一位朋友也可能成了受害者,当我说如果他喜欢听人读诗的话那么我在读诗的时候很乐意按一下微信按钮,人家表现的很无奈,于是乎我想起英国社会早期,诗歌与音乐成为人们追崇的娱乐方式,像是《理智与情感》,家庭成员间把读诗当成一种热衷的文化消遣——一伙人围在一起听人读诗。 我说过吧!我不喜欢人家跟我呆在一起的时候总在玩手机,自然我自己也非常反感把专注力放在手机上,在我为幸福忙碌的时候我的心是踏实的,哪怕练舞蹈基本功的过程是痛苦的,学吉他钢琴的初期是枯燥的,我都可以忍过去,并尽可能享受其中的乐趣。因为一旦我的行为开始怠惰,脑子里的犯罪感就会出来审判我,指责我在浪费生命,判给我的刑罚便是空空落落的感觉。 手机无疑是消耗时间的最大祸手,只是没有手机我不可能认识现在的朋友,也不可能展开这么多行动,更没办法听清华大学的课程。人最难的是控制自己始终如一,一不留神脑子里怠惰的那个魔鬼就会出来称王称霸。你要知道我不反对集合式的聊天,但时间要是会拉的很长,做别的事也要受干扰,这样的聊天未免奢侈了。就说我最近因为找驻唱认识一个95后朋友,无疑他是有那种细嚼慢咽的聊天兴致,这可为难我了,一来是为聊天花去了时间感到可惜,二来我搞不懂这样的聊天有什么意义,奇怪的是我并未表示反对马上结束对话,只是忙的时候回的少一些。这是我的病,你知道我一个人住,偶尔需要跟人讲讲话,当然任何时候我都希望跟我对话的人在我的现实生活里,这样手机扔掉又有什么关系呢! 天啦!出现一个可以让我谈恋爱的人吧!一个对的人,可以让我感受到恋爱和生活乐趣的人,一个可以让人更好地憧憬未来的人,能够了解我,懂我,以我能接受的方式与我沟通,有我欣赏像科比那样令我尊重的精神态度,做我的朋友,知音,老师,帮手和情人。那个时候我会多快活啊!哪怕少活十年我也愿意呢!那时我会像得到糖果的孩子,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跑去与人分享我的喜悦。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他有我可以学习的地方;我得说我欣赏做事专注,为梦想坚持不懈努力,活的充实快乐的人。我无法想像两个没办法相互欣赏的人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状况,日久弥新的感情或是生活都需要两个人共同努力去经营,一起成长,各自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有所收获,人生才会丰满。 亲爱的,你在哪里呢?我在等你来找我。不,我不仅在等你,我也在找你。只是,你是什么模样呢?我认不出你来,你认出我来可要记得告诉我啊! 烟花重重雾, 迷离纠我心。 愿君能识我, 与你共歌吟。

图片来自网络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王玉勤
作者王玉勤
23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王玉勤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