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阿酥的信 | 酒

少女酥钺 2017-08-13

亲爱的阿酥:

今天阿钺要给你坦白一个事实,就是……阿钺喜欢喝酒。

听朋友说,家附近开了间小酒馆,在有些昏暗的小巷子里,取名叫“半舊”。店从晚上七点半开到深夜十二点,有酒有歌,没有肉。

阿酥猜猜我喜欢喝什么酒?其实我喝什么都可以,但是不太喜欢啤酒,苦涩的味道太重。但我昨晚点了啤酒。我没喝过这种酒,特意问了老板,“会不会太苦?”“不怎么苦。”实际上我只喝过很少几种酒。那酒闻起来像有水蜜桃的甜味,确实不苦,但入口有点酸。那间小酒馆是我喜欢的样子,一群欢乐的人挤在小小的房间,唱着爽朗或是忧伤的小曲。歌手才唱了开头,就被观众抢着合唱完了整首歌曲。我和朋友聊着天看着他们唱歌,时不时也和上一两句,待他们唱完一首,我们就喝上一杯。

阿酥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喝酒吗?我以前可是对酒恨得咬牙切齿,而我对酒从厌恶到喜欢,大概是明白生活比酒苦多了。

小的时候,因为爸爸经常喝醉酒,我觉得酒啊,是这个世界上最罪恶的东西,酒能带来的只有争吵和眼泪。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爸爸喝到烂醉如泥的样子,大发雷霆把家里的酒都砸在厕所,结果就是我的气消了,厕所堵了。可是当有一天,妈妈在我出门前对我说:“出去少喝点酒啊。”我才猛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就染上了那个自己口中“最罪恶的东西”。只能叹口气,笑自己年幼无知,不懂生活能有多不容易。虽然现在也不能说懂了生活,只能说懂了酒。所以我不开心就说:“走,喝酒!”开心也说:“走,喝酒!”以后阿酥你来,我也要对你说:“走,喝酒!”

阿酥啊,其实我的酒量不好,还会酒精过敏,只有在朋友身边才能卸下包袱大口喝酒,喝到断片也不打紧。但在人情世故的酒局上,酒是最难喝的,不管酒有多贵,在阿钺眼里只是一瓶乙醇。酒量不好的我偏偏喜欢上了喝酒,还去过很多不同的地方喝酒,像是乌烟瘴气的酒吧,清闲文艺的酒馆,前者用来麻醉自我,逃避生活,后者用来充盈理想,是诗和远方。还有一种,夹杂在两者之间的酒水吧,是市井生活也最俗气。

第一次去酒吧喝酒的时候心情很糟,因为什么阿钺暂时不想说,就算我不说阿酥肯定也能明白。那天我喝到瘫倒在沙发上,去厕所吐的力气都没有就直接趴在沙发上往地上吐,脑袋里面也像是灌满了酒,晃不得,一晃就要溢出来。服务生忙碌地拖地清洗呕吐物,又去端水给我喝,我连谢谢也没有力气说出口。超高分贝的音乐声还在不停往我耳朵里灌,可是耳腔也像胃一样,哪里还灌得进去,谁给我说话,放着什么音乐,我是一点都听不清楚,只有心脏和脑神经随着节奏咚咚咚的响。再后来,就记得朋友扶着我回家了。

后来我去了丽江的酒吧,所谓的艳遇吧。不过在那里喝酒,并没有什么美好的故事。阿酥如果去丽江,也一定想去体验传说中艳遇胜地的酒吧,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于是夜幕之下就随着酒店的管家去了酒吧。心想着我们有男孩子保护,还有酒店管家照看,放开喝没关系。谁知道啊,社会人真是复杂难猜,什么艳遇不艳遇,不过是有钱公子哥拿钱逗女孩子开心。花着大把的钱,让全场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你身上,让你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就是他们的把戏,所以阿酥一定要小心啊。当时我们两个男孩子,不停为我们挡酒,挡住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最后喝到胃出血还差点掉进丽江的小河沟里。为此我们还跟酒店管家大吵了一架,质疑他们没有尽到保护客人的义务。这里要给阿酥提个醒,出门在外又人生地不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像我们愣头青又暴脾气,得吃亏。

所以比起酒吧那样鱼龙混杂、每个人都借口逃避生活的地方,我喜欢“半舊”这样适合讲一句“我有故事,你有酒吗”的小酒馆。酒嘛,就该这样喝。喝酒唱歌、理想生活、天南地北、风花雪月,喝到微醺就起身回家。离开的时候,我在店门外站了一会儿,望了望这个巷子的深处。那里曾经住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以前我也经常来这里,我想我现在要是能跟她见一面,就跟她喝一场酒。可是我已经七年没她的消息了。今天我又来到这里,但依然不知道她在哪里。好了好了,好像扯远了吧,打住打住,那么这次的信就写到这里吧。

我在店门口照例拍了张照,阿钺一直在思考“半舊”这个词,对于生活有什么意义?是不是旧的在过去,新的在未来,而我们被夹在眼下——半旧的生活里挣扎。

那阿酥你觉得呢?

安。

阿钺

2017-8-13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少女酥钺
作者少女酥钺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