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混沌不清的人

屹耳 2017-08-13
如果忍过这段时间,我还可以忍得更久。

昨天,我体验到了一种新的痛苦。

看完那本搁置了的小说,看了40分钟无字幕的电影。每月一次的身体上的疼痛一点点侵蚀,那时候正在看好像是哲学的东西,看到了一句话,眼眶开始发热,喉咙也跟着一起。这种痛苦,大概不全是分离的痛苦,是被世界的两端抛弃摇摆于中间的痛苦。

一年的时间里,我开始厌倦,厌倦群体,厌倦商场,厌倦旅游,厌倦每天午饭重复了二十几年的话题,一切有都让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这不是用内向这样的词就可以概括的,能概括的东西都显得无聊。一个城市里,有没有亲人,有没有同学,对我来说是无关紧要的。那个时候我不能明白的说出为什么这样认为,况且也并不需要对谁说。人怎么可以那么依靠着别人来填充自己的生活呢?这太无聊了。有人比没人更让我觉得无聊。只是偶尔会经过这个城市几个老朋友,会让心情稍微不同一些,因为这样的相处时间真是短暂得正好。

这一年的灵魂可能是有点游离的,不知道我变成了什么,或者没变成什么。而这个春天没有像去年一样刮出很恐怖、很绝望的风。年份的交接点,我看到了加缪,一切也就这样开始了。仅仅是开始。我脱离不了俗世,我也还是一样世俗,之前的一切,可能是我在酝酿着去往另一个世界,可是如果不...
如果忍过这段时间,我还可以忍得更久。

昨天,我体验到了一种新的痛苦。

看完那本搁置了的小说,看了40分钟无字幕的电影。每月一次的身体上的疼痛一点点侵蚀,那时候正在看好像是哲学的东西,看到了一句话,眼眶开始发热,喉咙也跟着一起。这种痛苦,大概不全是分离的痛苦,是被世界的两端抛弃摇摆于中间的痛苦。

一年的时间里,我开始厌倦,厌倦群体,厌倦商场,厌倦旅游,厌倦每天午饭重复了二十几年的话题,一切有都让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这不是用内向这样的词就可以概括的,能概括的东西都显得无聊。一个城市里,有没有亲人,有没有同学,对我来说是无关紧要的。那个时候我不能明白的说出为什么这样认为,况且也并不需要对谁说。人怎么可以那么依靠着别人来填充自己的生活呢?这太无聊了。有人比没人更让我觉得无聊。只是偶尔会经过这个城市几个老朋友,会让心情稍微不同一些,因为这样的相处时间真是短暂得正好。

这一年的灵魂可能是有点游离的,不知道我变成了什么,或者没变成什么。而这个春天没有像去年一样刮出很恐怖、很绝望的风。年份的交接点,我看到了加缪,一切也就这样开始了。仅仅是开始。我脱离不了俗世,我也还是一样世俗,之前的一切,可能是我在酝酿着去往另一个世界,可是如果不是一个人的出现,我不知道这种叫tm酝酿的东西要进行到何年何月。但也正是分离,才让我体验到,我真的愿意过去,可你不愿意带着一个浑身还是溢满了现实世界气息的人走下去了。所以只有分离,才让我开始思考,我竟是多么混沌的一个人。我是一个摇摆人,处于两个世界的中间,悬着,吊着,去现实的一边,让我感到痛苦,并且我也从不再想回去。你走了,你确实该走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逐渐感觉到了危机,眼看着一种曾经远观时的那种独特气质慢慢消散。

只是我呢,现在我的这边只剩我一个人了,昨天下午挺着身体和心里的折磨,看着那本早就提及过的书,我感到痛苦,无以复加的痛苦。这种痛苦,大概不完全是分离,是被世界的两端抛弃于中间摇摆不定的痛苦。以后,谁还会带我一起走呢。而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可耻的,因为你要自己走,你知道的,你是知道你自己的,你的懒惰和游移不定让你无法拥有自己的世界,不是未成形,是连几块完整的砖瓦都没有。

关于这段时间的痛苦如何度过,首先,你要积累出一些完整的砖瓦。否则,连眼泪都一样可耻。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屹耳
作者屹耳
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