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文解字02

游目 2017-08-13

立春

普鲁斯特曾说:很少有如愿以偿的幸福。想来新年计划也是其中之一。人们热情洋溢地写下将那些渴望实现或改变的事项时,偶尔也会遭遇这样的尴尬:将热情耗尽在制定计划这一步,接下来的实施往往举步维艰,拖沓至年末,又抓住了“新年”这根救命稻草,理所当然地重新开始。不知不觉地,新年计划变成了另一种逃避,急于摆脱自己布下的泥沼,即那些过期的、褪色的、丧失了意义的愿望,以及期望自己变好却最终以失败告终、无奈接受一成不变的现实。

《易经·乾卦》曰:元亨利贞。代表着循序渐进的动态历程,卦象的吉凶在无限的量变中无限转化,个人的提升也同样需要经历漫长的磨砺与自省,新年计划存在的意义应该是伴随着计划完成的过程培养耐心与韧性,而不是仅仅满足于用一本漂亮的手账包装出一份自嗨的愿望清单。

清明

竹与竹生长的空隙,犹如一个个隐形的气囊,吐纳四面来风,以无形幻有常。空的古义为窍,“天地之间亦一孔耳。”《齐物论》曰:地籁发自万物之窍。穴窍、池洼、器皿,凡残缺缝隙皆可汇聚、弥散、发作,演奏出万籁之音。而大音希声,倏忽而过,于旷然空寂处反而滋生出了更多的芜杂思绪。

夏至

“哐当”一声,粗粝的麻绳拖过狭长幽深的井道,摩擦着掌心的茧,打上一桶摇摇晃晃的水,清凉倾盆而下。浣衣洗菜,闲话家常,水井处皆唱柳词,镜花水月一场空······凿井而饮,俗乎,文乎,禅乎?

小暑

与困兽斗。

当写不出连贯的句子,机械地将窗外的蝉鸣灌入耳中,对这样的虚耗习以为常时;当眼皮耸拉、呼吸渐渐和缓、意识和身躯皆坠入一片白地时,终于领悟道:夏天,果然是适合睡觉的季节啊!


大暑

中暑须刮痧。

备好一碗水,用手或是瓷制的汤勺一蘸,沿着脖颈、锁骨、后背乃至手肘处使力拍、捏、刮,不消片刻皮肤上便会浮现深浅不一的红斑,待昏涨的脑袋渐渐恢复清明,出了一身汗,才算是将体内的暑气逼出来了。

“痧”,从病义。可见中暑也算是一种慢性病,耐着性子、蛰伏着,一点一点蚕食着人们的精气神。刮痧之后那些暗红色的斑痕让人想起被火燃烧后、残留下的颗粒状的灰烬,是能量释放过的证据。当它们从暗红渐渐褪成淡红,乃至消散,也就预示着暑气消退,不药而愈。

刮痧是很疼的。但凡要逼出些什么东西来,毒火也好,勇气也罢,势必都要历经一番挣扎,绝不会轻而易举就交付出去。刮痧如此,人也是如此。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游目
作者游目
19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游目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