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贾平凹

昔我往矣 2017-08-13
“要我说,我最喜欢的女人还是白雪。
喜欢白雪的男人在清风街很多,都是些狼,眼珠子发绿。我就一直在暗中监视着。谁一旦给白雪送了发卡、一个梨子,说太多奉承,或者背过了白雪又说她的不是,我就会用刀子割掉他家柿树上的一圈儿皮,让树慢慢枯死。这些白雪都不知道。”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昔我往矣
作者昔我往矣
2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昔我往矣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