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王天武 2017-08-13

像驴一样写诗,但具有兔子的灵性 只为这世界还被爱。 还有人爱你的雀斑。 还有人爱你的大眼睛和厚嘴唇。 还有人爱你,比爱别人更强烈。 就像爱完美,爱意外,爱缺憾。 因为爱和恨连着,就像收音机和电台, 就像很高的天花板和蜘蛛, 就像几块小骨头和母亲。 我搂着她的骨灰盒,一种红色的木头。 人生最后平庸的最好见证。 它的颜色,看起来像悔恨。 2017-7-30 小语种的使用者们 如果你能保持那种好奇 你会奇怪为何是影子跟着我们 如果把我们的思想给影子 像这国家做着的,把一切集中向权力 你发现一根手指就能代替我 一根手指上甚至有笑容有哭声有聚散 如果你喜欢魔幻,卡夫卡 你也许能写诗,你只要跟随影子 2017-7-29 你问我什么是地狱 微信就是。所有夸张的鬼在里面 好像都经过油炸。 你在停过吉尔伯特的尸体的世界开派对。 在艾米莉喜欢的草地上恋爱。 微风好像导游,把你引领向波德莱尔。 你写诗,觉得你已经很丰富了, 你能表达孤独,不妥协。 我也是这样。 可是不妥协我能活到现在吗? 我一直在妥协,因为灵魂一直在伪装。 2017-7-29 中心 如果有一个世界中心, 就是我对她的爱,没有爱时, 我听到鸟鸣。 这里只剩下一些老人。 国家在骄傲的新和难以想象的旧中, 像一只老公鸡在清晨时打鸣。 我听着他的声音,沏了一杯茶。 想到好句子时,因为聚精会神, 烟把桌子烫了三次。 终于完成了。 我喜欢小路。我喜欢在她的 心里散步而她并不知晓。 一个虚幻的爱的建立胜于没有爱。 我把爱向她传递而她感到 风里似乎有微笑。 2017-7-29 诗人 只是为了欢乐,写诗如同卖淫。 我经常想起鸟, 我经常想起大海, 我经常想起白头翁和不许它笨拙的甲板。 我经常想起数千年的沉寂和数千年的波浪。 当普洛斯彼罗回家,独自在孤寂中 看着白星星呼吸, 在清澈的黑暗中,感官敏感如五指, 他触摸着神秘、诗和平静。 他假扮成阿丽尔在那里迎接他。 2017-7-28 早晨的波德莱尔 早晨他写好一首诗, 傍晚时就不要了。或者说, 那首诗安静地被放进遗忘。 他开始喝茶,想象有什么在跨越。 有一万个词在那首诗里拥抱。 群情激昂。啊!拍着自己的老肚皮, 再度放松,想起波德莱尔的两句诗: 当诗人奉了最高权威的谕旨, 出现在这充满了苦闷的世间。 2017-7-28 通道 我看见一个人在这世界上旅行, 其它的都是幻觉。 一个幻觉到来,另一个幻觉离开, 河流上生灵像被孤立过。 一些河流,小心退回它自己的漩涡中, 那里有一个通道。 2017-7-28 诗 他们认为分行就是诗。 他们每天洋洋自得,不断打自己耳光。 如果放肆、简单就能抵达, 像布考斯基,在快感中分析孤独, 在孤独中每天喝醉。 又一次,他摸着自己的肚皮, 翩翩起舞于他幻想的世界。 头发在酒里,而酒在女人身上。 然而昨天我梦到马尔克斯, 宋朝时的笔记,我读过蒲松龄的书, 知道有一个丰富的世界, 像女孩手中的苹果, 月亮的孤单。 像他们那样写诗。 每个词语都因为自身的丰富颤抖, 它居然可以是,也可以说不是, 还可以让使用者哭或者笑, 或者像金辉坐在办公桌后,为每一个字坚持。 2017-7-29 假装拥有他 只是为了欢乐。 作为一个有神论者,内心有严谨性。 语言是沙滩。 你在沙滩上建筑,在无形的美中。 你比划着一座塔, 如何在塔顶发现猫, 在流浪汉的祈祷中发现无奈, 在七月,生机勃勃的树叶间被光影支离。 你虚构的齐纳抱着你。 这世界是临时的, 你不在它们就不在。 但为了无聊编写操作指南, 假装拥有他。 2017-7-30 找我 你对人世还有自己的判断, 所以你来找我。 2017-7-17 猫 我看着一只猫,在它真实的双眸中, 我知道,命真的不在我们手上, 它那么小,还要流浪。 2017-7-27 还要很久 彻夜,右腿都冰凉, 受难的耶稣在我身上。 我抱着他,这遭遇至善至美。 我很穷,但他更穷, 像冰冷的曼德尔斯塔姆和西伯利亚圆隆的黄昏比较。 2017-7-10 苦 我每日朝不保夕, 只求南无地藏王菩萨怜悯, 减去我的苦。但是没有苦,我就活得好吗? 每当想到我没有苦,像谎言一样, 我就活得好吗? 2017-7-27 死路 有一条路死了。当我看见 他们把一条路埋在那儿,而不知道有多深, 路上的人没有一个回来。 开始就是结束,像这个国家。 2017-7-14 海底 我在夜里看到 他们正忙着把尸体送回来。 他们把大捆大捆的蜡烛捆扎着沉进海里, 因为水的推力,他能从海底回来。 他在海底使劲沉。 感觉多好啊!几亿吨的海水在帮他。 当我们点亮蜡烛, 他说他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 2017-7-14 撕咬的地平线 狗叼去了我的睡眠。 相信我,它的牙齿像锉刀 反复撕咬我的岁月。如今更破烂了。 我喝着茶,担心窗外美丽的阳光再不会照耀我。 上次的经历把我吓住了。 我只能等待,像静静悬挂的毛巾。 我想要痛苦少些,但它的撕咬在持续, 颅内的血压在增高。相信我,我也会像一条狗, 撕咬着地平线,你看啊! 我曾幻想我的语言能袭击你的心脏。 我曾渴望是一枚针。 2017-7-13 隐秘而伟大 稍稍偏离了方向。不知道为什么 我有点悲伤。可能我看到年少的妓女 而她无所谓。 她大笑着因为她真的娇嫩。 她死了会有人想念她尤其进入过的男人。 他们会说那儿怎么神秘, 她会让你舔肚脐和其他部位。 但我想的是另一个男人,他为什么会死。 所有人都在疼。狗找不到的疼。 隐密而伟大的疼。 黄昏把他杀死。黄昏不知道他的名字。 2017-7-14 幻觉 在我开窗睡觉的时候,觉得我离自然这么近。 人声,星星的呼吸,花草的呼吸,想念的呼吸, 我也在成为别人的呼吸。 后来我把窗关上,像神一样寂寞。 沉默,告诉我,我是不是被遗弃的神? 我在和灰尘睡觉。 我写下这些,也是想告诉神, 他那么轻,那么轻,是幻觉。 2017-7-26 六十岁时 六十岁时,父亲没有想过 什么是下层生活。他一生被干劲毁了。 当他终于赚了点钱,国家超发的二十万亿 像一辆铁车,把他冲得七零八落。 六十岁时,大姐没有想过她有上千万。 她在海南,在深圳,在德国买奔驰, 最后会一场空。世界重新变革时, 暴富的人因为缺少持续性又变回婴儿。 当我也到六十岁,我还想活得长久。 我已经看透我们的衰老。 我轻轻对我的六十岁耳语说我还想要爱情, 我还没给孩子换过尿布。 我还会遗忘很多东西但能记起温柔。 我还会用人们遗忘的语言说话, 就像我在病房里也会每天醉酒。 不会有年轻人记得我们,他们只会造词。 2017-7-13 诗 在间或的一闪中,诗俘获我们, 然后轻轻放下,诗不收场。 2017-7-26 穷人的心 我看见穷人长久地、紧张的心。 从他们的照片里, 三十年过去了,活着的几个人; 死去的,我们不再计算。 2017-7-17 名字 看到那句诗,他说出一句脏话, 不是愤怒,是太好了。 作者说:写诗使他更穷了,但写作, 还没有名字。 因此这是秘密的事业, 他的穷是幸运的。 2017-7-11 许可 轻轻放下,好好睡眠。 我是非肉体非植物,我是呼吸。 我不觉得我在呼吸。作为沉浸在大海里的人, 没有词语、没有错误、没有爱情、没有希望、 没有恐惧。我希望这些没有都没有。 我希望一个无神论者突然有神。 一个理智的人突然有长矛。 一个年轻人突然兔死狗悲。 我希望灯彻夜照着一个沉睡者的脸庞, 证明陌生人的睡相多么可怕。 现在我只想好好睡眠,这一小小的愿望, 上帝并无许可。 2017-7-26 清晨就开始无所事事 清晨就开始无所事事,我知道没什么别的法子。 我可能愚钝。 我可能分不清, 梦中的那只鸟会不会给我现实。 我可以每一天都走向精神病院。 因为我的灵魂打了卷,因为每个人 都是查尔斯.兰姆和他的姐姐。 他们的泪水流下来, 冲垮了一些东西。 因为我的命就在那儿, 看起来没什么别的用。 2017-7-20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王天武
作者王天武
9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王天武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