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只四季晨昏吟咏》第四章:把等待变成一种习惯

扫地看电影 2017-08-13

两人不知吻了多久,张阳突然停止,松开抱着孟冬雪的手,四目相对。孟冬雪看见他的额头有细小的汗珠渗出,散发着一个大男孩青春逼人的气息。经过两年多的军校锤炼,张阳随时保持着军姿的站姿,身材高大笔挺。张阳微低下头,用额头蹭着她的脸,转而靠着她的肩膀,像个撒娇的孩子,孟冬雪伸出双手抱着张阳的脑袋,两人微喘连连,空气中积聚暧昧。

张阳双手突然环住孟冬雪的腿,将她高高抱起。

“啊~~”孟冬雪一阵惊呼。

张阳顺势把孟冬雪抗在肩膀上,朝卧室走去。孟冬雪被轻轻放倒在卧室的大床上,张阳压了过来。他吸吮着她雪白光洁的脖子,两只手在她身体上游走。

孟冬雪下意识推了推张阳,这几天她朝思暮想的只是能见到他,能再一次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前享受胸部硬朗的触感,能抱着他告诉他自己多想念他,能亲吻他的脸和唇,感受他的气息。好像,就只有这些。她没想到此刻两人会躺在一张床上,张阳的手已经从衣服下摆伸进来,握住了她的胸。

张阳感觉到她双手传来的力量,抬起头,手停在她的身上,呼吸沉重地望着她。他的眼睛,太美好,里面充满宠溺。

“不喜欢?”

“是不是太…快了?”她羞红了脸。

他趴在她起伏的胸口,撒娇道,“快吗?我等了好几天了。下次见面还不知要等多久。”

是啊,下次见面也许要以月来计算了。正想着,他开始亲吻她的下巴,揉捏她的胸,她开始娇喘,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抱住他,迎合他。

两个新手虽然第一次都颇费了些周章,但还好,成功了。

孟冬雪倒不觉得有多么舒服,疼痛的感觉更多些,张阳看起来倒是很满足。

“疼吗?”

“嗯,疼。”

“对不起宝贝,下次会轻点的。”

“嗯。”孟冬雪在张阳怀里故作委屈。

“我去洗个澡,然后给你做饭。”张阳抱着孟冬雪,不舍离去。

“我也想去。”

“一起洗澡?不要了,我怕待会儿吃不成饭了。”

孟冬雪闻言害羞地捶着他的胸,她发现自己原来有恋胸癖,脸贴着,手摸着,各种舒服。

“我得起来了。”张阳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不多了,他下午四点之前要赶回学校。“你再休息会吧。”张阳疼惜地亲了亲孟冬雪的额头,艰难地起身洗澡。

等孟冬雪洗完澡,来到厨房门前,张阳正在厨房忙着做菜。

“辛苦了,要我帮忙吗?”

“不要,快出去玩你的,客厅有电视。”

“好。”巴不得听到这句话。

孟冬鞋这才得空仔细看看这个房子,几年后,她和张阳,真的就要住在这里了?嘻嘻,这么快就有自己的家了。

她太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家了,7岁爸妈就离婚了,不久后爸爸就又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后来她又有了一个妹妹,继母对她还不错,视如己出,但毕竟不是亲妈,爸爸对她心怀愧疚,所以尽量在物质上弥补她,几乎是她要什么给什么,爸爸有这个能力。但就是再也给不了她一个真正的家,她的家在爸妈离婚那一刻已经彻底破碎了。现在的家不是她的家,是爸爸继母和妹妹的家。

如果,这里真的能成为她的家,她一定会好好的爱它,爱这家里的每一个人。

此刻幸福感渗透到血液中,汩汩地淌遍全身。

“开饭啦!”

孟冬雪看向餐桌,桌上已经摆满丰盛的饭菜,基本上都是东北菜系。

好细心,会做饭的男人,以后一定会是好老公。

张阳此刻打开了一瓶红酒,点燃了不知何时买的两个心形蜡烛,看来他是很有情趣的一个人。

这一切都太完美了,幸福来得太突然,虚幻得胜过梦境。

“等我一毕业,就带你去见见我妈,我妈说了,毕业后想什么时候结婚,我自己决定,然后等你一毕业,咱们就结婚。”

“我从没想过结婚的事情,你怎么这么着急呀?”孟冬雪听到“结婚”这个词,觉得离自己还很遥远。

“你都以身相许了,我得尽快对你负责才好。”张阳看着孟冬雪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

“是我该对你负责吧。”

“哈哈,好吧,无所谓,反正不管是谁对谁负责,结果都一样,就是领证结婚。”

“你多大呀?不是10年后的人穿越回来的吧。没见过95后的人着急结婚的。”

张阳闻言细细咀嚼着嘴里的食物然后将它们吞进肚子,认真地望着孟冬雪,“见到你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要和谁结婚,可是,偏偏让我遇见你,我想和你结婚,想天天和你腻在一起。和自己心爱的人结婚,多么美好的事情。”

孟冬雪一阵感动。

“还有,作为一名军校生,我的假期太少了,所以想早日享受婚姻生活。”

“嗯,知道啦,会满足你的愿望的。”

这顿饭吃得很舒服,聊得很走心。

不知不觉时钟指向了下午两点,两人匆忙收拾残局。张阳和孟冬雪打车回到S大学12号宿舍楼门口,两人一起下车。

“宝贝儿,时间不多了,快回去吧,我得抓紧时间赶回学校了。”孟冬雪抱着张阳不放手。

“嗯,不让你走。”

“乖,来日方长,我答应你一请到假就来找你。”

“好吧。”孟冬雪极不情愿地松开了手。

张阳匆忙在孟冬雪唇上啄了一下,“我先看你上楼,我再走。”

“你先上车吧,等你离开了我再上楼去。”

“好吧,听你的。”

张阳又在孟冬雪额头啄了一下,转身跳上出租车,在车窗旁挥手告别,“快上去吧,自己保重!”

孟冬雪眼泪已经在打转了,她不敢说话,她怕一开口会难过得哭出声音。张阳的车还是消失在视线里,接下来留给孟冬雪的又将是漫长的等待。

孟冬雪知道。这将会成为她今后生活的常态,慢慢会习惯的,她只有这样安慰自己。

此刻,同样苦逼的还有胡月月,她正愁容满面。

这火车票也太难买了,没有卧铺,没有坐票,只有站票。难道又要熬33个小时,想起新生报道时,她在火车里看到的情景和闻到的味道,胡月月不禁一阵眩晕。

唉~~再晕也没用,认命吧。谁让自己太聪明,考上这所全国知名大学,不得不千里迢迢的从南方来到北方上学。

想到这儿,胡月月硬着头皮,踏上了开往学校的绿皮火车。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有一小块空地,胡月月赶紧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小马扎,一屁股坐了上去,轻松占领这宝贵的位置。

火车上的人越来越多,闷热,拥挤,偶尔还有各种怪味。胡月月只有趴在膝盖上听歌来使自己从噪杂的环境中隔离开来。正在听的是莫文蔚的《当你老了》,太感人了,胡月月边听边在心里感慨,这时,耳朵边传来别样的声音,胡月月的肩膀被谁拍了两下,她急忙拔掉一个耳朵上的耳机,另一只耳朵还在听歌。

“你好,这里有人吗?”是一个男生。

“哦,没有。”胡月月看了看身旁的一小块空地回答。

男生把手里的塑料小矮凳放在了空地处,胡月月瞬间感到有些挤,她往旁边挪了挪小马扎。

两人再无交流,胡月月听歌看小说,男生也在听歌看小说。

火车晃呀晃,胡月月困了,趴在膝盖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胡月月被火车进站的汽笛声吵醒,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发现眼前的腿貌似不是自己的,天啊,那是谁的?她猛地一下完全醒来,抬起头,终于知道了,这双腿属于坐在她身旁的那位男生。

胡月月瞬间尴尬无比,“不好意思,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我......”看着男生裤子上的压痕,胡月月又窘又羞。

“没关系,没关系,刚才火车晃得厉害,你的头一歪,就被晃到我的腿上来了。”

“哦,是这样。”胡月月吐了吐舌头,“那你的腿没事吧,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男生看起来从容许多,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缓缓地说道:“嗯,趴在我腿上的时间不是很长,差不多半个小时吧,没关系,只要你睡舒服了就好。我一直不敢乱动,怕吵醒你,呃,现在脚有点麻了。”说完艰难地挪了挪被胡月月枕过的腿。

胡月月听后越发内疚了,不乱动,怕吵醒,此刻在胡月月心里是多么感人的话语。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扫地看电影
作者扫地看电影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扫地看电影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