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只四季晨昏吟咏》第三章:等待的滋味

扫地看电影 2017-08-13

菜陆续上齐了,张教官开始狼吞虎咽。

真好,孟冬雪特别喜欢这种吃相,但她自己吃得很斯文。

“张教官,您是军校的学生?”

“对,李教官是我们班的班长。”

“在军校一定很辛苦吧。”

“现在还好,大三了,差不多习惯了。大一的时候,真的很苦,想退学。”张教官回忆起往事神情有些哀伤,“可是,我妈不让我退,她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当逃兵。”

“你很孝顺,是个好孩子。”孟冬雪笑着说。

“我妈不容易,一个人把我养大不容易,我得听她的话。”

“你爸呢?”

“我爸在我还没出生时就出国了,后来就和我妈离婚了。我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张教官装作很轻松。

“哦。”孟冬雪却一脸凝重,真可怜。

“我妈为了我一直也没有再婚,所以我要听她的话,让她高兴。”

孟冬雪点头表示赞同。

突然她发现张教官说话一点没耽误吃东西,啊呜啊呜的,饭菜已经去了近一半。

“张教官您慢点呀,别噎着了。”

“呵呵,习惯了,军校学生吃饭时间都很短。而且军校的饭菜也没这个好吃。”张教官一脸痴笑。

“你快吃呀,怎么光我一个人在吃?”

“我减肥,你吃吧,多吃点。”

“OK,听你的!”

“怎么我的话你也听呀?”意思是我又不是你妈。

张教官一阵傻笑。

“下次是什么时候?”孟冬雪欣赏完张教官的傻笑后问。

“啊?”

“一起吃饭。”

“你定吧,听你的。”

又是听我的。

“那就下周五的晚上七点,还在这里。”

“好的。”

两人约定好后高高兴兴地继续吃。

又到了周一,军训期间,孟冬雪和张教官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只是张教官会经常在休息间隙提醒孟冬雪要多喝水,以防再次中暑。

“给你的卫生巾垫了吗?”孟冬雪在休息时间趁大家没注意偷偷地问道。

“垫了。”张教官笑得很爽快。

“真听话!”孟冬雪笑得一脸灿烂。

周二和周三终于熬过去了,周四到了。周五怎么还不来呀,孟冬雪在心里默念着。

周五在孟冬雪的殷切期盼中来了,正午时分,大家仍旧在军训,又一名女生晕倒了,是隔壁宿舍的小梅,貌似这次是真的。

这次还是张教官受命护送小梅去医务室。

看着抱过自己的身体现在抱着别人,自己靠过的硬硬的胸膛,被别的女生靠着,孟冬雪实在太闹心了。她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这种本能的占有欲,提醒她,她也许爱上张阳了。

一会儿,小梅和张教官回来了,两人看起来也是一路畅聊,脸上都挂着笑。

下午军训结束,孟冬雪想,要提醒一下张教官周五的约定,免得他忘了,她跑到张教官身后不远处,刚想开口,小梅却抢先了一步。

“张教官,周末有时间么?我请您吃饭,谢谢你今天救我。”小梅笑得好甜。

孟冬雪望着两人的背影,屏息等待张教官的回答。

“不用了,这是我该做的。而且,我周末约了人。”

孟冬雪心里暗喜,说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吧。

“约了人?女朋友?”小梅穷追不舍。

“不是,只是朋友。”

听到这个回答,小梅放心了,孟冬雪心情晴转阴了。

“那您什么时间有空?”小梅不放弃。

“真的不必客气,我还有事。再见!”张教官委婉拒绝了小梅,并快步跑开了。

小梅望着张教官的背影有点失落。

这下孟冬雪心里又见到了阳光,但转念一想,她决定明天和教官吃饭时,尽早表白心迹,毕竟现在僧多粥少。

晚上七点。张教官准时赴约,两个人又坐在了东北菜馆里,张教官依旧是不点菜,孟冬雪点完菜,两人又开始闲聊。

“张教官,你,你有女朋友吗?”孟冬雪直接问。

张教官没有回答,却反问:“小雪,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孟冬雪一时惊愕,什么情况。

“做我女朋友会很辛苦,一年见不了几次面,聚少离多,你能接受吗?”

孟冬雪从没考虑过这些问题,她认真地想了又想,半晌才回答道,“我接受,我愿意!”

服务员把账单拿来了,张阳又一次抢着付了钱,孟冬雪抢不过他有点急了。

“两顿饭,买来一个女朋友,太值了。”张阳坏笑着看着孟冬雪。

“什么买不买的呀,我又不是东西。”孟冬雪故作娇嗔。

张阳收起坏笑,欣赏着孟冬雪娇嗔的样子,孟冬雪被看得脸颊发红。

这顿饭两个人吃的都不够认真,草草吃完后,两人都不愿就此分开。

孟冬雪说,“一起去操场走走吧。”

“好,听你的!”

“这是你的口头禅吗?”

“不是呀,这句话我只对三个女人说,我姥姥,我妈妈还有你!”

“真乖!”孟冬雪满意地拍了拍张阳的肩膀,张阳顺势拉住了她的手。

俩人都在适应着刚刚确立的新关系,之前聊得热火朝天,现在竟双双沉默了起来。

晚上,操场上灯很少,人也很少,黑暗静谧,气氛无比暧昧。

走到一颗大树下,张阳的呼吸渐渐粗重,他停住脚步,松开拉着孟冬雪的手,转而双手捧住她的脸。他的手很大,有茧子,孟冬雪的脸在夜色笼罩下晶莹剔透,嘴唇小巧温润,他小心翼翼啄了一下,凉凉的,软软的,孟冬雪主动垫起脚贴上了他的唇。

军训终于结束了,紧接着就是十一长假,新生们一片欢呼。

只有孟冬雪和张阳知道,军训结束,意味着什么。

“十一也不放假么?”孟冬雪问。

“不放假。”张阳无奈地摇摇头。

“能请假吗”

“可以请假,但每天只允许四个人请假,大家轮流。下午四点之前回学校销假。”

“平时可以微信联系么?”

“学校没有网络。”

“这么严格么?”孟冬雪都快哭了。

“军校生就是这样,可以给我留言,我放假了一起看。或者写信给我。”

“好。”孟冬雪怅然若失。

“不许后悔!”

“不后悔!”

两人眼神坚定。

十一长假,311宿舍的其他人都回家了。为了等待张阳的假期,孟冬雪十一没有回家。她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宿舍里上网,偶尔会约表哥一起逛街,还有,写信。

靠,这辈子没写过信。分开的第一天,她想着张阳的话,要写封信给他。

亲爱的小绵羊:

今天是我们分开的第一天,好想你呀。

不知道你现在在忙什么?

有没有想我?

在学校里好无聊,同学们都回家了,只剩我一个人,好孤单哦。

你快点请假吧。么么哒。

写到这里写不下去了,她真的不太擅长写信。

剩下的几天,放弃。

10月5日,长假快要过去了,早上八点,孟冬雪还在睡懒觉,手机响了,是张阳。她一个激灵爬起来,电话通了。

“快出来,我请到假了。”

“太好了,那你现在在哪?”

“我刚出学校大门,正赶来找你。”

“好,我马上准备出门,先不说了,我去洗漱了。”

半小时后,张阳在宿舍楼下等着,孟冬雪冲下楼,一眼看见他,小别重逢,她飞扑过去,两人拥抱在一起。

“要去我家吗?”许久,张阳开口。

“你家?”孟冬雪从他的胸口前抬起脸。

“对,我的另一个家。我家就在本市,我妈去年年初刚刚给我买了一套房子,留给我娶媳妇用的,早晚都是我们住,还不如早点去住,已经装修完了。”

“好。”孟冬雪一脸的乐意。

房子离学校有点远,在市里的另一个区,打车用了半个小时。这是一个新小区,入住率并不高,时不时有装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房子是两室一厅,90平左右,共22层,房子位于12层。里面装修的简约雅致,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孟冬雪和张阳在小区门口发现了一家刚开张不久的蔬果店,他们准备买些蔬菜和水果回家,自己做午饭。

“我不太会做饭。”孟冬雪提起做饭有点头疼,从来没做过。

“没关系,我来做,等着吃就行。”

孟冬雪心里涌起一阵幸福感,又听话,又会做饭,房子也都备好了,真不错。

回到家,一进门,张阳放下手中重重的一袋子食材,一把揽过孟冬雪。

“先把我喂饱才有力气做饭呢。”

孟冬雪还没反应过来,嘴已经被张阳衔住。张阳吻得很用力,屋子里静悄悄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扫地看电影
作者扫地看电影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扫地看电影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