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体里最伤不起的器官居然是

菠萝万岁 2017-08-13

总有些时候,你会遇上那些意外:赶车扭到脚,缝扣子扎到手,甚至吃饭咬到舌头。但好在疼过之后你很清楚,这些小伤很快就会自己愈合。

我们是如此习惯于这不可思议的能力,以至于从没有认真地意识到它是多么神奇。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愈合的能力,哪怕是割伤了手指也会留下终生的伤口,全身上下所有零件都成了一次性的,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并非只有皮肤、肌肉这样的软组织拥有愈合的能力,坚硬的骨组织在骨折后也可以自我修复。如今我们可以将断指接上,可以吻合神经、血管,可以给人移植器官,这些都得益于机体的愈合能力。

有例外存在吗?那些不给你一丝悔改机会,一旦受伤就再也无法挽回的,最最伤不起的器官。

答案之一是牙齿,是的,你压根没往这上面想,有谁会在意牙齿呢?

你见过有谁牙齿烂了个洞,哪怕是再小的洞,贴上创可贴就能长好的?你只有老老实实用非生物的,和你的肉体没有一毛钱关系的补牙材料把洞给填上。你如果用你的牙齿咬核桃、开瓶盖,崩成两半了怎么办?缝合?你有本事缝一个?哈,哪怕你用一个铁箍把崩裂的牙齿箍上,就算过一百年,裂开的牙齿也不可能长起来一丝一毫。

在我还是个牙医的时候,我发现一个很好玩的现象,那就是来看牙的病人牙齿越差越觉得自己牙还挺好,反而是那些牙齿总体情况不错的人总是说自己牙齿不行。

为什么?贱人就是矫情?就像学霸考了149分就哭丧个脸喊考砸了?说到底无非是个重视程度的问题。就像有些人现在勉强接受了牙齿没法愈合这个设定,但他们还是觉得牙齿的疾病根本不如其他疾病那么重要。

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这些听上去是多么可怕。不管哪个科室的大夫都遇到过那些紧张到不行恨不得主动申请住院的病人。但口腔科的医生只是想让他抽空按期复诊,都会收到一堆推三阻四的理由。这种人实在是太多了。

我国平均每万人口仅有牙医1名,乍听上去好像还行。但让我们来算一笔简单的账。假如1万人每人每年洗牙1次,那么平均每天的门诊量就超过了27人,按每人半小时算也要13个小时了。再加上补牙、根管治疗、拔牙、假牙、矫正、种牙……这些治疗耗时更长,有需求的人数也不会少。那么1个医生就算24小时不吃不喝也是搞不定的。

之所以我们的牙医没有全体累死,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大部分有治疗需求的患者没有选择就诊。

就在今年,有个长辈的儿子询问我有关拔智齿的问题,我看了一眼他的X片,发现有一颗没做过根管治疗的烤瓷牙,就问他做了多久了,答复是七年。考虑到本地的口腔医疗水平,我叮嘱他拔牙的时候务必让医生检查一下这颗牙,如果有必要得重做。结果人直接怼我一句“好好的干嘛要重做”?

我心说我只是要你做个检查而已啊,只好耸耸肩将此事抛诸脑后。结果三个月后,这哥们又联系上了我:有颗烤瓷牙掉了,医生还让我抽神经,做不做啊?气得我直接把上次的聊天记录截图发给了他。

这种事情绝非个例,凡是找我咨询牙齿的朋友,最后的结果都是我比他们着急,他们反正不是忙着工作就是忙着玩,总之不乐意费时费钱费力去看牙。

“牙齿嘛,反正那么多颗呢,有问题就拔掉呗。”

“我的智齿好好的拔它干嘛?我怕什么?有谁喜欢拔牙?”

在不同的情境下,同一个人会很自然地说出这种互相矛盾的话,其原因是普通人对口腔科、对牙齿的无知。在各行各业都高度细分化的时代,这倒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然而,医疗行业有着任何行业都不具备的特殊性。无论是营利性质还是国家福利性质,人们从医疗行业所期望获得的不是某种商品或是某种服务,而是健康。付出同样的金钱,买一件奢侈品或是治疗某种疾病,所得到的结果与预期不符,显然是后者让人产生的不满要强烈得多。

可惜的是,尽管医疗行业每一秒都在挽救无数以前根本无计可施的病痛,但包治百病的时代离我们还很远很远。甚至严格意义上来说,目前大多数的疾病都是无法治愈的。

这简直让人无法接受。实际上大多数医患纠纷的发生并不是因为死亡这么严重的情况,而是患者无法接受花了钱吃了药受了罪,居然“没治好”这一事实和想象中药到病除的巨大落差。

在一个患者会百度看病的时代,医生们恐怕是很难找回旧时代被奉若神明的荣光了。尽管外行指导内行无论在哪里都是惹人生厌的行为,但有鉴于明确的行业特殊性和人们对医疗知识的巨大缺口,“科普”的需求是切实存在的。与其希望病人不懂就闭嘴,还不如指望他们能有一些基本的常识来配合治疗。

一个人面对未知的时候,怀疑和不安其实无可厚非。所以指望病人无条件地相信陌生的医生,也许是太理想化了。但是另一方面,对于医生这个群体都产生怀疑,进而相信一些歪理邪说,就很不可取了。

我们这一代人受惠于网络,眼界和见识往往优于长辈,这让我们可以轻易辨别困扰长辈的“朋友圈谣言”。但到了医疗这个敏感的领域,是不是还有这份辨别力,就很可疑了。

以前工作的时候,我也很讨厌那些自以为是、胡搅蛮缠的病人。和很多医生一样,我也对病人说过“不要相信网上关于医疗的任何东西”,甚至对医疗科普本身反感。

反思之下,这或许是倒果为因了。如果靠谱的科普比谣言更多、传播更广,情况或许会不同。在劣币远远多于良币的情况下,谈劣币驱逐良币就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会试着去做一些口腔科普。不单单是很多人都写过的洗牙、龋齿、智齿之类。这些自然很重要,也有很多质量很高的文章。但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可以带你从零开始、循序渐进地,更系统地了解大多数可能困扰我们的口腔问题。

或许有些难,但我很期待。如果我以后真的再也不从事牙医这个行业,至少它能给那些年华些许交代吧。

下一期的题目是《我为啥这么讨厌云南白药牙膏》,敬请期待。

本文同步发布于豆瓣和微信公众号,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转一波,谢谢。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菠萝万岁
作者菠萝万岁
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菠萝万岁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