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Mystery” with their white world

迷失火星 2017-08-13

本文记录今年2月至3月的同人文段


2017-02-12

秋舟睁开双眼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无尽雪白的地方, 周围也是亮堂堂的白, 亮到自己身上穿着的藏青色高领棉衣瞬间被提亮成深蓝色.

这里是他的梦境, 他知道了. 今天的自己情绪不太好, 秋舟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他做过多次的深呼吸, 做过非常多自我安慰的暗示, 就是没有办法冷静.

他感觉脑海中有一股积聚已久的感情正随着身体血液的四处流动, 等待着进入心脏, 飞跃自己的胸腔汹涌而出. 比嘶吼还要竭力, 比疼痛还要剧烈, 努力挣扎着脱离他的身体.

接下来的事情不记得了.刺眼的世界让他眼睛好一阵子才能适应.

秋舟从远处看见有个往自己的方向移动的红点. 红点进入自己的视野后慢慢拉伸, 构成画面---是一件红色的衣服, 深红色的被外套裹住的西装, 戴着黑色的领带......外套的轮廓借助光影的暗面渐渐显形, 那是一件白大褂......人物的头像跟着进入了画面, 对方是个男的, 长着一头干净的短碎发, 前额留着非常开的M字形的小戳刘海, 接着是一对浓眉和一双锐利的眼, 它们的主人面带微笑, 一步步靠近着秋舟. 此时的秋舟沉默不语, 眼神却死死地瞪着对方红得宛如染血的赤瞳.

秋舟在此刻却获得了旧友重聚的感觉.

这个外面套着医护工作服,内面却穿着不合时宜的红色西装,怪异保持着面带微笑的自己. 内心住着狂暴的野兽, 满满装载着腥风血雨下追求世界血肉横飞的欲望.

“我讨厌你这坐纹丝不动的大冰山.”西装男发话了,”我的体内不该有你这种没有情趣的家伙.”

“我也不喜欢你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秋舟冷漠地回应道: ”想必这就是你呼唤我来这里的原因了吧, 谜声?.”

”是的, 一直以来我真的好想把你做掉.”谜声咧嘴笑了,“你感受到了吧秋舟? 无论你多么想利用自己的理性抑制我, 都只会让我变得更强大. 当你自以为聪明利用逻辑把我的欲望压倒在深处, 我都能感受到你那颗胆小, 畏惧逃避着不肯接受我的心--我们是一体的, 就像大脑也分左右脑一样, 不是么?”

“你太离谱了, 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自私到了极点. ”

“哈哈哈哈, 你这样不就是在骂自己吗?”谜声笑得更灿烂了: ”我就是你, 你也是我. 我们最后只会融为一体, 你又何必这样执着着追求堡垒分明呢?.”

“我追求的只有除掉你这样在我体内肆无忌惮的祸害. 既然如此, 我也不再等待能够原谅你的一天.”秋舟盯着面前发疯的男人, 他既读不出对方的用意, 又让自己的内心再次裹上一层厚冰.

在谜声面前, 他提不起作战的意志, 他只期待着自己会被这股滚烫的热浪浇灭. 是的, 他们彼此最后只会因一方的妥协成功相融, 创造出新的自我. 在这个过程中, 秋舟只是担心自己判断错误, 他不想这样, 他只想为了创造更好的将来.

然而目前看来, 终会水到渠成. 一切都是几人忧天.

“真高兴能够在最后一次见到这样狂妄的我”, 秋舟看着地面上悄悄蔓延过来的红色液体, 淡淡哼笑着.


2017-03-17

一顿猛烈的重击过后,随着疼痛的消失,趴在地上的谜声终于恢复了意识,光临这片白色世界。他慢慢爬起来,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装。世界就如他的白大褂一样惨白,可是自己的心并未获得这般透析。

“这就是你和我的结果,秋舟。”

根本不懂是谁给穿白大褂的人授予“白衣天使”的称号,在谜声的身上,这只是掩盖自己狂野性格的手段之一——白衣之下掩盖的是熨烫平整的深红色衬衫和灰黑色领带,神奇的是连内套都充满一股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和药物混杂的味道。也不懂是谁授予自己“外科医生”的职位——谜声只喜欢解剖,喜欢切割鲜活的肉体,温热的鲜血浸泡着涌动的血管和张弛有力的肌肉,甚至还有白皙的的骨骼。他像一只被红布吸引的公牛,血与热,就是催促他发狂的兴奋剂。

为了这一刻的自由,他饱受另一半代表理性的人格遏制的痛苦。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割开那个蓝得跟抑郁似的自己,看看这个家伙的身体到底由什么构成。

然后,与之结合,彻底变成真正的自我。

谜声朝着大地上最毁景的蓝点走去。他很透了这个颜色,懦弱,封闭,固执.....这些都是谜声形容蓝色的词语,就如水火不相容,冷与暖对立。他稳步靠近,一名同样倒地的男子映入眼帘。蓝色出自对方的高领衣衫,灰黑的裤子沾上了几处雪白的污渍,对方看上去不知所措,面色紧张的看着自己,似乎意识到自己误入一个不该打扰的地方,没有出口亦没有退路。

但是对方海蓝的眼睛却悄悄检举自己的一举一动,男子宛如猎鹰的视力一般博远的洞察力让他又不禁浑身发毛。那又如何?谜声紧抓最后的空档偷偷发出低沉却自信的冷笑,无论如何都要庆祝这个伟大的开始。

“我讨厌你这坐纹丝不动的大冰山。”


2017-03-21

“你去死吧。”

青年将手腕的伤口里涌出的血滴凝结成轻盈的,片状的碎瓣。白光的折射下,血瓣焕发鲜红的光泽,随着重力的影响向下飘落。

“嗯,好,愿那是你所希望的。”

一只穿戴一串橙黄色的玉镯,从大衣的衣袖伸出的手接住了血瓣,它们如鸿毛般轻盈缓落,在掌心堆砌成小堆。

“这是我身体中千分之一份量的你。我爱你。”

“好的,我也爱你。”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迷失火星
作者迷失火星
4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迷失火星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