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江南春未到

SummerGirl 2017-08-13

20170215-20170225和Dew一起的日子

南京.南京

和Dew的这趟旅行,来的有点突然,进行的也些许慌乱。Dew称它为“哪儿都想去小姐和哪儿都去过小姐的旅行”;认真讲起来,其实是一个无业女和一名半失业族的临时起意;而说到底,定义为“两位中年妇女的短暂避世之旅”更准确些。

春节之后这个时段,很是尴尬,度假胜地的春节人流尚未褪尽,机票酒店的价格依旧高居不下;烟雨江南也还没有春暖花开,想想没有暖气的湿冷,我们两个北方姑娘也一度望而却步。于是,我们的旅行目的地从迪斯尼到济州岛、从广西到海南……最终却又回到了一否再否的南方三城。权择之下,旅期也从最初的3天短游变成了潇洒10天的漫游。

2月15日,陪主公过完情人节之后,哪儿都想去小姐和哪儿都去过小姐乘坐G115次列车出发,驶向本次旅行的的第一站,南京。

提起南京,大概最多的定语是“六朝古都”,历史的沿革早已融在这座城市的血脉中,悠远沉静的气质弥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走在这座城里,仿佛只是身处闹中取静的一隅,而不是一个经济大省的省会。在南京闲游的几日,所谓的早晚高峰我们都经历了,却未见京津的那般拥堵和嘈杂。仿佛赶着去工作的人们也没有很焦躁,似乎要回家的人也没有更急迫。大家都是不疾不徐的,如秦淮河流淌着的河水一样,缓缓却有序而行。

南京在两个吃货的眼里,约等于鸭血粉丝汤、汤包、锅贴、糕团、盐水鸭……。然而以上这些,我们都没有刻意去找寻了来吃。就在几年前,我还很热衷于“探店”这件事,翻攻略、找美食、亲口尝一尝,乐此不疲。直到七年前的夏天,我和主公两个从铜锣湾溜达去金钟的路上,路遇一家门面不大、门口队伍很长的烧腊店,眼见着街坊邻里一样的阿公阿婆都排在队伍中,我们两个馋猫自然要到店里吃上一吃了。结果这一吃,还真的惊艳了我们。貌似平淡无奇的一碗“三宝饭”,拌上葱姜蓉汁,油香立马调动出了肉的美味。烧鸭、叉烧、油鸡每一种吃起来都唇齿留香。不夸张的说,直到今日我还对那一顿不足百块港币的坊间餐念念不忘。这一次的经历之后便顿悟,与其照着别人的攻略去找有趣的地方,远不如自己偶然遇到它们、再去分享给别人。一味循着他人的故事按图索骥,无意间会错过更多、更有乐趣的所在。这一次的十日之旅,Dew和我也践行了这样的“三不”主张:不去照搬攻略、不去“网红”店凑热闹、不走寻常路。

Dew小姐虽然面容甜美,但其实她是身残志坚的小妞一枚。这里的“残”不是玩笑话,她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残疾人”。不过是这些年通过与病魔的顽强抗战,身体状况略有恢复,可以偶尔出门耍上一耍。但是鉴于她依旧算是“行动不便”的体质,我们尽量选择了交通便利的住宿之地,以减少徒劳的奔波和不安全性。(她看到这段应该会有小小的不高兴。不过,姑娘,这是对你的肯定以及支持啦~)

在南京,我们选择了位于老门东的“花迹酒店”。大隐隐于市,大约就是这样的存在。我们两个傻姑娘循着导航,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寻寻觅觅也未见酒店的踪影。我只好让Dew老老实实待在墙角,一个人启动人肉GPS功能,穿街走巷去寻它。而找到它也是一回眸的偶然,灰墙古瓦、两扇木门,静悄悄地匿在一条长椅、几盆小花之后。一块锈迹斑驳的小牌子上画着一朵花的模样。暮然回首,原来你在这里。

据说,这是旧时云锦匠人的家宅,三进式的院落,处处透露出古朴幽雅。仅有十九间客房的体量,却有三个风格不尽相同的小小花园。推开窗,便是布满花朵的天井。晴天看阳,雨天望雨。这种窄门深院的清静,是我在旅途中乐于追寻的。

酒店所在的老门东本身也算这两年逐渐走红的“签到目的地”。所以,每天从酒店的小巷拐到主街都仿佛穿越一样,一下子就被如织的人群包裹起来,清静顿消。当然人多也未必无益,比如我们不用担心晚归的不安全性,以及永远能找到比较好吃的东西。

小郑酥烧饼,应该是这几条街里最火爆的店面,无论早晚永远是排着长队。偶尔能遇到有人买了十几个烧饼,蹲坐在排着长队的人群旁边,肆意咀嚼,脸上还闪耀着“总算买到啦”的窃喜。口味如何呢?我并不知道。因为屡次三番从店门前经过,我却没有闻到过浓郁的葱油香,联想不出它家推荐指数第一的葱油酥饼是什么味道,自然没有被吸引着去排动辄半小时以上的队。

鸡鸣汤包,也是排长队的那一种店。一日晚归,路过时发现没有排队的人群,拉着Dew就走进去。点了鸡汁汤包、虾仁汤包、鸭血粉丝汤和酒酿赤豆元宵,两个人吃的滚瓜肚圆。虽然时候不早了,可店铺楼上楼下还是几乎坐满了人。我们吃饭时,店里的老阿姨们就百无聊赖地坐在角落里聊家常,好像只是饭后坐在弄堂里会邻居一样。而客人一起身离开,她们却会马上赶过来收拾桌椅碗筷。实属不易。

瓦库,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写这家。原因是好吃,但我真的忘记了自己点了什么。唯一印象是最后才上菜的“小米糕”,绵软又紧实,看似矛盾的描述,可入口就是这样的感受。印象深刻的是环境宜人,非“饭点儿”可以来喝喝茶聊聊天,清雅舒心。

南京的几天,除了吃,Dew和我还夜游了夫子庙、蹬足了中山门、粗览了南京博物馆、攀登了阅江楼……甚至还坐了2个小时公交车,去了燕子矶公园。2月里的南京真的是阴凉凉的,尤其到了燕子矶。北面是滚滚长江,江风怒吼、惊涛拍岸,加上别无他人,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悲凉。但是举目远望,江水粼粼、风帆点点,又会体验到无尽的辽阔和壮观,豁然开朗。一悲一喜,仿佛只是转念之间。拉着Dew,对着长江大声的呼喊,心中忧苦和烦闷好像就随着寒冷的江风飘散而逝了。公园里认真走上一圈,看到了陶行知题的碑文“想一想死不得”。想一想,自己刚刚的“一悲一喜”,禁不住笑出声来。原来,只是转个身的距离,人就会有不同的感受、做出不一样的选择。拗着Dew在这块字碑前拍了好些张照片,跟她讲:以后若遇到想不通的时候,不妨多看看这几个字。大概也会想起我们在江边大声喊叫的样子,以及彼时豁然通透的心境。

姑苏,尽枕河

南京之后,我们到苏州。对苏州的感情有些复杂,熟悉又有点陌生。刚刚参加工作的那一年,公司外派我到苏州实习。在这座城市工作生活了半年有余,可是那半年里除了到观前街的商场去采买生活所需,我几乎没有深入地在这座城市里走走看看。唯一的印象,来自于大学毕业时一个人的旅行,来自于那天包车带着我穿行街巷的大叔所说的、我听不太明白的吴侬软语。曾经看过园林、走过小桥流水人家、吃过五芳斋的肉粽……再来这里,有很多感怀往事的情绪。

秉承“住的舒服”的原则,这次我们选择了“花间堂.山塘人家”。看名字就知道,它在离山塘街很近的地方。沿河而居,步行就能到达阊门。白天坐店里提供的免费摆渡车去往周边的景区游玩,晚间沿着河边顺着小桥出去溜溜哒哒,无比闲适。

店里有个极其貌美的店长,名叫布布。大多数时间,她都是很高傲清冷的样子,并不十分亲切。偶尔能看到她很放松,多半是在沙发上,对旁人依旧不理不睬。可能作为服务行业的一员,她这样的态度会引起许多人反感、甚至投诉。可是恰恰相反,我所见到的住客都极其喜欢她的样子。每每遇到,就会热脸迎上去对她表示亲昵。偷拍她发给家人看,家里人也被她的颜值折服。嗯,这就是“颜值即正义”的时代,要服气。即使现在提起“布布”,家里人也还会记得“噢,那只好看的布偶猫”。

店里有一家小店,名叫花间拾零。里面售卖“花间堂”的一应物件。茶壶、茶碗、瓷盘、梳子……。在这儿,我遇到了一只背包。有一点夸张的花色,怎么看都不是我平日的风格。可是她那么柔软,斑斓的色彩里又透着勃勃的生机,即使挂在角落里,我的目光也忍不住地追过去。然后我就认识了一个新的品牌,叫“织遇”。再然后,就是我跑到上海,追到店里,收获了心爱的背包和舒适的鞋子。当然,这是后话了。

店里还有一间餐厅,名叫茴香。菜香酒浓。Dew和我就坐在临河的窗边,喝着桂花酒,聊这些年身边种种。暖灯之下,微醺之间,仿佛回到十六年前,我们在大学宿舍初遇的样子。仿佛这十几年间发生的那些事情,在这样的时光里,都变的不再那么重要了。我们俩幻想着,下一次,拉上全宿舍的姑娘,一起再来。期盼着,我们在一起,不醉不归。

姑苏城外的寒山寺也好,名园之首的拙政园也罢,都不及贝聿铭老先生设计的苏州博物馆震撼我们。且不论展品的丰富与否,建筑本身已然是可以传承的艺术品。现代的通风、排水系统与传统的造园工法有机结合、相辅相成,行走其中只觉“自然”。融于自然、顺应自然、表现自然。我痴迷于光影之间表现出的情景、意境、动静、虚实、神形。不住地感叹,再感叹。以至于此刻还是念念不忘。Dew说她一定会再来再来再来。这应该算是对这里最真切的喜爱。

特意去了当年吃过的那家“五芳斋”。店依旧在,店面却比印象中小了许多。再不是吃罢付款,而是像食堂那样买了餐券交给出餐的老阿姨。再没有人推荐我什么东西好吃,而是一副点餐自便、丰俭由人的样子。果然,记忆中的只能存在于回忆里。不知下次再来,会是几时。

沪上乐园

上海,此行的最后一站。如果说,对于苏州是熟悉又陌生。那对于上海,就真的只有熟悉了。即使是多年以前第一次踏足这里,也没有过一丝丝的陌生感。人的情愫,真的是很难言表。几乎每两年都会到上海走走,这一次为什么而来?为了迪斯尼乐园而来!

为了迪斯尼,Dew和我纠结了很久。我们最初筹划此行的时候,目的地就是“迪斯尼”。我们纠结到底要不要凑寒假的热闹,到底要不要住在迪斯尼的酒店里,到底是玩单日还是两天……我们深陷在纠结的情绪里。然后,她崩溃了,我也崩溃了。最终放弃了迪斯尼,改为筹划其他路径。可是我说过,人的情愫是真的很难言表的。一番兜兜转转之后,我们俩已经站在迪斯尼米奇喷泉的面前,准备好迎接“神奇的一天”。

这一天,阴雨连绵,时而下下,时而停停。阴沉沉的天气影响了拍照的效果,却没影响我俩玩乐的心情。自大学那次宿舍一众同游乐园之后,我们已经有太久没有一起进过游乐场了。两个人手拉手奔跑在各个项目之间,玩到有意思的就雀跃,不小心选了无聊的就吐槽,商量下一项去玩哪一个,争论某一个拍照姿势是不是不太顺眼……。寒冷的天气、身体的疲惫都抵不过我俩一起出来玩的欢愉。

这一天,大概也是Dew此生唯一一次为自己拥有“残疾人证”而小小骄傲的时刻。因为她一直说:“你看,我也并不完全是别人的累赘吧”,“你看,旁边排队的人多么羡慕我们俩”……。我从未当你是累赘,也真的感受到旁人的羡慕。可是,如果能够选择,我乐意陪你排一整天的队,而不是让你遭受那些病痛的折磨。(写下这些不知道适不适合,可是确实是我心之所想。再次说,为你能够好起来而高兴和骄傲。)

因着Dew的证件,我们确实享受诸多便利,也因此可以在一天之内刷完了园内热门的娱乐设施,甚至还“二刷”了某些一排队就是120分钟起的项目。大概细数起来,旁人就不仅仅是羡慕,而是惊诧了。不过为了躲开闭园时的人潮,我们放弃了晚上的烟花表演,留了小小遗憾。

可能是开业之初的负面新闻多到让人印象深刻,所以当自己玩了一圈之后,反而对上海迪斯尼的好感度增添了几分。我们遇到的工作人员都很尽职尽责,虽然谈不上热情似火,可也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应有的服务或帮助。吐槽最多的餐饮,既没有贵到离谱也没有少到吃不饱。网上说难吃到high的米奇pizza,分明比好多专业pizza店的迷你pizza味美许多。你看,如果我们因为纠结这些而放弃了迪斯尼,大概会给此行减少许多快乐的瞬间。

迪斯尼归来的第二天,连Dew这种早起的家伙都累到赖了床。收拾好行李之后,已到了送她去乘高铁的时间。我们在候车大厅分别,俩人互相笑着说“我走啦”,好像只是周末她回家,而我留在宿舍一样自然。可不知为什么,我转身之后眼泪竟然差点流出来,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毕业12年,宿舍的姐妹们各自成家,分散四处。尽管我们从未断了联络,可是能聚在一起玩玩闹闹的机会却并不算多。又想起Dew和我在苏州说过的那些话,总有一天,我们几个人再在一起,一醉方休。在我们心里,大概无论身处何地,只要几个人在一起的地方,就应该是乐园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SummerGirl
作者SummerGirl
6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SummerGirl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