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的餐桌有番茄炒蛋,也有鱼腥草

河河和酱 2017-08-13

交友这件事儿常常很自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选择朋友是一种精神追求,更是惺惺相惜的本能。就像是决定每天早饭吃什么,食堂决定一部分,自己选择一部分。遇见什么样的人,结识什么样的人,是通过自由选择的方式体现出来的“上天安排”。

所以一个人的交友圈子,不仅仅是经济水平、文化素养的集中表现,更潜藏着一些私人癖好,就像餐桌上的鱼腥草,不为大众所接受,而爱它的人却一片赤诚。

饭搭子容易成为朋友,是餐桌提供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机遇。餐桌上不总是类似番茄炒蛋的大众菜,各类饭搭子也不总是一拍即合,无论何时何地,总有些搞特殊的不良分子。蔬菜中的“鱼腥草”、“香菜”,水果中的“榴莲”,都从味觉方面给人强烈的独特感,并不是朋友口味一定相同,但同时对某种食物的迷恋,可以轻易让两个萍水相逢的人产生火花。这种食物越是特别,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就越强烈。

我也不爱吃鱼腥草,但一提到这种近似“极品”的存在,就不由自主的想到我的一个朋友,大家都叫他“刘教授”。不是因为满腹经纶,而是纯粹因为这人好管事儿,爱出主意,还总是阴阳怪气的挤兑人,活脱脱一个现实版“王小贱”。刘教授继承了母亲的美德,爱做家务,早睡早起,生活自律的可怕。一个二十岁的有志青年,硬是把一日三餐过成了五十岁家庭主妇的样子。食物中的极品,不喜欢不往嘴里放就是了,人类中的奇葩可是躲也无处躲。

“我跟你说啊!早饭吃清淡一点,起床先喝杯水,上午十点吃一个苹果,中午十二点和下午两点、五点都要喝水,少喝咖啡多喝茶。”

“你还是个男的吗?日子过这么细。”

“不是我日子过得细,是你过得太糙了。晚上十点半一定要睡觉,你已经够丑了,还有黑眼圈。哼,不跟你说了,我开玛莎拉蒂的男朋友在楼下等我,我要去接受《伊周》的专题采访了,希望你可以早点像我这种仙女学习一下,沉迷炸鸡是没有出路的。”

“不要脸。”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所有“被表白”、“被采访”、“玛莎拉蒂男票”的故事都是胡编乱造,但这种浮夸虚伪的“网红式”语言总是能将彼此交流的中心思想推向高潮。与嘘寒问暖的热情相比,刘教授的存在太突兀。他太缺少阳刚气,甚至有些妖艳过头。就像是有种鱼腥草的腥味儿,就因为这股味道,是他遭人诟病的不足,更是他和众多“追随者”擦出火花的源头。

清蒸鲫鱼最忌讳有腥味儿,对清汤的河鲜来说,翠绿的葱花、细长的姜丝均匀地洒在鱼肚上,再淋上一层芝麻油,普通又大众化才是最合适的配搭。而鱼腥草是辣的、是辛的,是对味蕾猛烈的冲击、对温和顺口的挑衅。那股独特的腥味儿,早已不是追随者需要忍受的缺点,而是最令人钟情的独特。

身边熟悉的人越来越多,没有太多好坏善恶之分,只是有些人像是炸鸡,外表金黄酥脆,良好的水油比例保证了外形的十足诱惑。一口咬下去,动物油脂顺着唇齿间的空隙流进嘴里,清晰可见的鸡肉纹理,仿佛诠释了所有口腹之欲的含义。片刻的满足感之后,是多项由肥胖引起的身体不适,这样的人让人痴迷,更让人害怕,让人忘乎所以,又让人悔不该当初。鱼腥草依旧保持高傲的姿态,不仅不加以修饰,反而肆无忌惮的“腥”到海枯石烂,清脆而辛辣,清热解毒,健胃消食。

想到我的朋友,我有些明白,有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有人扮演出尖酸刻薄的丑陋样子,只是为了嘲笑这一切的荒诞,把虚伪挂在一眼识破的地方,内心也能拥有与虚伪相对称的清澈。

我还是不爱吃鱼腥草,但我想尝试着抛开表面现象多接触不同的事物,或者食物。因为当潜意识里的偏见操控待人接物的态度时,我总会想到我的奇葩朋友,善良的人不该被冷落。我们都可能是别人餐桌上的鱼腥草,任何小团体,偶尔也会混进三观不同的路人。

选择甜豆腐脑还是咸豆腐脑,是同者相互吸引的原因,不该是异者排斥的理由。

愿你的餐桌上有番茄炒蛋,也有鱼腥草,有众星捧月般的家常菜,也有标新立异的独家秘方。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河河和酱
作者河河和酱
3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河河和酱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