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败爱情的,是什么?

毛哈哈 2017-08-13

今天是八月十三号。七月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半睁着眼看时间。她知道,该起床倒尿壶了。屋外的雨声从昨晚起就没停过,今天的雨也不会小了。

起床,换衣服,叠被子,然后提着尿壶开门。一打开卧室的门,就看见客厅放着一个脚盆,家里又漏雨了。打开客厅的门,门口已然湿透,下二楼的楼梯上也淅淅沥沥的在滴着雨,屋顶上搭的棚并没有挡住多少雨。小心翼翼地从楼梯经过,下到一楼来,婆婆不在家,今天是周日,她去教堂了。

七月的心情有些烦躁。

七月是在今年六月结婚的,与许多情侣一样,她的父母并不同意这段感情,但在三月,七月发现自己怀孕了,父母只好匆忙为她筹备婚事,两人就这么奉子成婚了。

丈夫的家境她是知道的,一般般的平民家庭,和她家差不多。恋爱的时候七月也来过他家,他家住的房子是他父母结婚后重做的,与农村的房子相似。这几年一直说要重做房子,但是还没行动。

七月看着外面的滂沱大雨,打了把伞,提着尿壶出门了。家里的厕所离房子有点远,是农村的茅房。天晴还好,一下雨,茅房里就湿淋淋到处滴水,茅坑里还有不少蛆爬出来。好不容易到了茅房,七月的身上已经湿了一半,把伞放在门口,七月提着尿壶踮着脚走进去,吧嗒就有水滴在她的头上,七月看着茅坑,屏住呼吸,打开尿壶的盖子把尿壶中的东西倒进去,然后迅速盖上尿壶,转身逃了出去。

等回到家,七月的脚和裤腿都湿了。她摸了摸被淋湿的头发,心情有些崩溃。

七月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孕妇尿频,丈夫就给她买了一个马桶放在卧室,免得她起夜麻烦。虽然婆婆对她很好,但是自己用的尿壶总不好意思开口让婆婆去倒,所以倒尿壶就成了每天早上折磨她的一件事。

七月刚嫁过来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幸运的,丈夫疼爱自己,公公婆婆也对自己很好,相比那些总是头疼婆媳关系的家庭,她觉得现在的日子简直太棒了。

但是很快就出现了问题。爬满蛆的茅房是七月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刚来的那段时间,七月整天去隔壁医院的公共厕所解决,后来有人说她怎么总是去医院上厕所,七月就只好让自己习惯家里的茅房。这些天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但是一下大雨,还是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七月从不质疑自己和丈夫之间的感情,她也觉得自己并不是个物质的人。所以在很很低的彩礼面前,她也没有要求什么,更别提要求他家有房有车。但是现在,她有些怀疑了。

七月的预产期在十一月底,那时候正步入寒冷。她能想到自己坐月子时过的是什么日子,她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去那个她嫌弃万分的茅房上厕所,下大雨的时候还要面临全身湿透的结果——尽管坐月子的女人不能淋雨。累了一天之后,连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的想法都不能达到——因为家里的太阳能热水器坏了,一到天冷就没有热水。还有漏雨的房子,每天早上需要人倒的尿壶。

想到这些,七月就巴不得现在回到娘家去。

不是没跟丈夫提过这些事情,但是丈夫总会跟她发脾气,说她就是嫌弃自己家,觉得她因为这些小事崩溃,太矫情了。

之前有次七月在上茅房的时候,左小腿痒痒的,她伸手一摸,是一只蛆。当时七月就恶心的快要吐了,从厕所逃出来之后,就打包了行李回了娘家。

结婚几个月,七月在娘家住的日子比在婆家住的长,公公婆婆不太高兴,丈夫也过个几天就骑着摩托车去接她回来。

平时丈夫在家的时候七月还熬得住,因为丈夫会包揽了倒尿壶的重任,还会陪着她到医院去上厕所。但是现在丈夫已经去外地出差一个多星期了,还有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七月九号才从娘家回来,现在也不太好张口说要回去。

七月的心里很烦闷。她甚至想在娘家住到婆家建完新房子再回来。但是因为今年他们结婚了,年底要生宝宝,那将是一大笔开销,建房子的事情估计得推迟一两年。

七月没有人可以诉说了,因为她的这些烦恼,在别人看来都是矫情可笑的。七月不能跟父母抱怨,她执意嫁过来已经伤了父母的心,不愿意再让父母为她操心。也不能跟丈夫说,丈夫会不高兴。至于公公婆婆,他们对她很好,她不想说出来让公婆有种被嫌弃的感觉。

七月抬头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熬下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毛哈哈
作者毛哈哈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